第一百四十八章 一反常态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九世探花 书名:旷世神相
    越千玲没把楚天赐的话放在心里,夹到嘴里咬了一口,忽然听见“吱”的一声响,声音竟然是从嘴里糕点里传出来。

    越千玲吓了一条,一边嚼着嘴里的糕点,一边低头看。

    在糕点里面有半截在蠕动的东西,越千玲以为自己看花了眼,吞下嘴里的糕点仔细看了半天,脸上的颜色都变了,毛骨悚然的说。

    “这……这里面是什么啊?”

    楚天赐哭笑不得的说。

    “老鼠!”

    “怎么还在动啊?”越千玲好像还没反应过来。

    “因为是一只活老鼠!”

    越千玲掰开糕点,里面竟然真是一只没有头的老鼠,剩下的半截一直在蠕动,想到另一半刚才被自己吃进肚子里,居然吃了一个活老鼠头下去。

    越千玲转(身shēn)拉开门冲到外面就开始吐,恨不得把胃里的东西都吐干净,想起来都恶心。

    楚天赐跟出去好不容易才让越千玲平静下来,等再次回到房里,桌上的那盘糕点已经被撤走。

    “看看千玲这样子,突然想到当年我第一次吃这道菜时,和她一模一样,呵呵。”周荔淡淡一笑说。

    越千玲捂着嘴想起刚才在自己手里蠕动的老鼠,一阵反胃,很诧异的问。

    “荔姨,您……您竟然吃老鼠?”

    楚天赐给她倒了一杯水,一直忍着没笑出声。

    “都提醒过你的,是你自己不听,这道菜可不是每个人都敢吃,不过号称天下奇菜之一,你今天有幸吃到也不亏了。”

    “你给我吃一口试试。”越千玲瞪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

    “天赐哥,为什么这……这道菜叫醉生梦死啊?”顾安琪已经放下筷子,看越千玲这遭遇,桌上的菜一道也不敢尝。

    “这道菜要一只刚出世未到三天的老鼠,既未长毛也未开眼,干干净净体力没异物,幼鼠又叫子鼠,用酒先灌醉,然后生吃有固本培元滋yīn驻颜的神奇功效,生下来就是醉的,在做梦的时候被人吃,你说不是醉生梦死是什么。”

    “千玲,这道菜其实是静婉给我准备的,没事先提醒你,实在抱歉。”周荔很歉意的说。

    “没事,没事……。”越千玲无可奈何的摇摇手,嘴里说没事,看样子还是想吐。

    楚天赐端起酒杯谦逊的对周荔说。

    “荔姨,今天是您生(日rì),来的时候唐突,也没给您准备礼物,这杯酒我敬您。”

    “礼物……说到礼物,我倒是想让你送我一件。”周荔端起酒杯不慌不忙的说。

    “我?!”楚天赐一愣没想到周荔话的意思。“荔姨请说。”

    “听诺儿和静婉说,天赐你很精通玄学天数,既然今天我生(日rì),不如你给我看看相,赠我两句。”

    楚天赐听完想都没想回答。

    “荔姨一出来我就看过您面相,您神色深奥,目光清澈,不容易看透,算出来的也不知道准不准。”

    “没关系,但说无妨,你看到什么就说什么。”

    “荔姨的面相浑然天成,额骨zhong yāng隆起,形状如(日rì),可谓贵不可言,其他地方不用说,单就眼睛和眉毛,世间少有。”楚天赐放下酒杯一本正经的说。“荔姨眉清而长,此眉之人家世丰厚,手足众多,名声远场,相眼,看眼形与眼神,荔姨眼如凤目龙睛(日rì)月分明,所谓目秀而长贵比君王。”

    周荔笑而不语,浅浊一口看看静婉。

    “天赐,你该不会是因为今天是你荔姨生(日rì)就尽说好听的吧。”静婉笑着问。

    “当然不是,我是根据荔姨面相而说,并非信口开河。”

    “天赐哥真没乱说,荔姨的面相的确贵不可言,而且荔姨龙眼、凤颈,这是伏羲的面相,男子有此面相,将来的富贵可以达到所有人中最高的程度。”

    “你也说是男子有这个面相才好,荔姨是女的,女的有这个面相会怎么样?”越千玲问。

    “天下之主!”楚天赐很肯定的说。

    “天……天下之主?!”越千玲一怔,抬头看看周荔不知道该说什么。

    周荔嫣然一笑,不以为然的喝掉杯中酒。

    “命理天数而已,权当今天我生(日rì)说着高兴,不必放在心里。”

    秋诺放下手里的筷子,很认真的说。

    “母亲,天赐哥在玄学方面造诣非同小可,他可不是信口开河乱说,之前他算的事都很准,这一次可能有些大意。”

    越千玲得意的笑了笑,对着楚天赐说。

    “原来你也有算错的时候,哈哈,这可是今天最开心的事了。”

    “对错并不重要,天赐只不过说他看到的。”周荔笑了笑威严的说。“不过,很多年前,曾经也有人给我看过相,算出的结果和天赐一模一样……。”

    “那……那后来有没有应验?”顾安琪好奇的问。

    “后来……。”周荔一时语塞,没想到怎么回答。

    “后来您不是创建了盛唐集团,这么庞大的企业算起来也可以号称商界帝国,在这个帝国里,您当然是天下之主,看起来似乎没算错。”静婉接过话说。

    “呵呵,还是你这脑子转的快,就是这个意思,就是这个意思。”周荔有些如释重负的样子,轻松的笑起来。

    越千玲从包里拿出一个唐三彩的仕女陶器。

    “荔姨,今天是您生(日rì),秋诺说您喜欢唐代文化,我特意去给您选的,不过不是真品,是工艺品,希望您不要嫌弃。”

    “喜欢,我很喜欢。”周荔接过唐三彩工艺品,满心欢喜。“礼物不需要贵重,有心就行,难得千玲这么有心。”

    顾安琪的礼物是唐代镶金玉臂环,当然也不是真品,都是仿制的工艺品,礼物虽轻,但足见顾安琪下了功夫,这唐代镶金玉臂环可大有来历。

    周荔看了看顾安琪送过来的玉臂环,刚才和和颜悦色的脸上泛起淡淡yīn霾,静婉连忙接过去和颜悦色的说。

    “安琪是看这玉臂环好看,这孩子也(挺tǐng)有心的。”

    “静姑姑,我可是下了功夫挑选的。”顾安琪看周荔好像有些不满意。“这玉臂环可是有典故的,杨贵妃醉酒失手打破唐玄宗御赐玉镯,这是大逆不道的死罪,可唐玄宗非但没怪罪,笑言一句岁岁平安,并命人用金箔重新修复玉镯,再赐予杨贵妃,我送这个是祝愿荔姨像杨贵妃那样遇事否极泰来,事事平平安安。”

    顾安琪的话刚说完,楚天赐看见旁边的静婉脸色都变了,怯生生的看着周荔,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好,好的很,祝愿我向杨贵妃一样。”周荔淡淡一笑,笑意里明显冰冷。“既然希望我平平安安,我就如了你的愿!”

    周荔接过静婉手里的镶金玉臂环,看都没看扔在地上

    哐当!

    玉环掉在地上四分五裂,楚天赐和越千玲面面相觑,不知道为什么周荔突然一反常态,好好的礼物给扔掉。

    “时间不早了,你们随意,我还有晚课要去佛堂。”周荔淡淡说完,转(身shēn)离开,静婉连忙跟过去,被周荔安排留下来作陪。

    “静姑姑,我……我是不是说错什么话了?”顾安琪很委屈的问。

    “傻丫头,你没说错什么。”静婉笑了笑安慰的说。“只不过杨玉环三千宠(爱ài)在一(身shēn),偏偏是一个红颜祸水,大唐的衰败源于安史之乱,和这个女人有莫大的关系,你荔姨向来不喜欢这个人而已,安琪,你不要往心里去。”

    楚天赐若有所思的暗自想,只知道秋诺这一家人对唐代文化(情qíng)有独钟,没想到周荔对大唐的(情qíng)怀竟然根深蒂固,为了一个几千年前的女人竟然有这么大的执念。

    晚饭后,静婉留楚天赐他们在家住,楚天赐并来想着找个机会请教静婉关于无字碑的事,就答应下来,三个女生早早的回房,楚天赐等了半天,也没再见到静婉。

    看时间太晚也不便打扰,一时全无睡意,就去屋外走走,静婉的这(套tào)房子虽说不大,但屋外有一处不小的花园,里面收拾的井井有条,可惜现在是寒冬,不然夜里观花定有一翻(情qíng)趣。

    楚天赐刚走到花园,就看见周荔(身shēn)披着白色裘皮静静站在花园边上。

    “这么晚荔姨还没休息。”

    “长夜孤清,出来透透气。”周荔头也没回沉静的说。

    “荔姨,安琪不知道您不喜欢杨贵……。”

    “不关安琪的事,是我一时失态。”周荔打断楚天赐的话。“明儿你帮我给安琪说说,招待不周希望她不要见怪。”

    “您是长辈,她不会把这事放心里,您别多想才是。”

    “对了,听静婉说你想进乾陵?”

    “是的。”楚天赐点点头。“静姑姑提点我,要进乾陵先要明白无字碑的含义。”

    “那你可以参悟出什么?”周荔转过头心平气和的问。

    “天赐愚钝,一时半会还是无法领悟其中深意。”楚天赐叹气说。

    “那你慢慢想吧,我也不打扰你,我先回房去了。”周荔淡淡一笑说。

    楚天赐本以为周荔会给自己一些提示,想不到竟然半字未提,有些失望的目送周荔离开。

    周荔走到房门处突然停下来意味深长的说。

    “一块石碑上面一个字都不留又能看出什么端倪,你不妨换一个角度去想,这个石碑是留给谁看的!”

    m.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旷世神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