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匪夷所思的事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九世探花 书名:旷世神相
    一个jǐng察,一个高官,在这些无神论的人心中竟然还藏着一个有关僵尸的秘密,楚天赐半天才回过神,这个男孩的案子本来并没让楚天赐多想,但现在却发现这个案子冥冥之中竟然把明十四陵相关的人都串联在一起。

    楚天赐回头告诉越千玲和其他人。

    “你们先去岚姨那儿,我和方jǐng官先去拜会秦秘书,看看能不能了解一些细节,我办完事在岚姨家和你们汇合。”

    楚天赐说完特意嘱咐顾安琪,很认真的样子。

    “让岚姨帮我准备几样东西,半碗晨露之水,一把糯米和一双筷子,最重要的要一只公鸡!”

    顾安琪记下楚天赐的话,和越千玲她们先离开,楚天赐上了方亚楠的车去见秦魏杰。

    按理说向秦魏杰这样位高权重的高官,平rì里应该是rì理万机才对,不过楚天赐总感觉秦魏杰深居简出似乎不太喜欢在外面露面,说到(爱ài)好,秦魏杰对书法倒是(情qíng)有独钟。

    所以楚天赐见到秦魏杰的时候,他正在自己家中的院子里挥毫泼墨。

    “听说你这次去乐山大佛收获不小啊。”秦魏杰连头都没有抬气定神闲的浅笑。

    楚天赐并不意外秦魏杰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不卑不亢的回答。

    “运气的确不错,事(情qíng)也有了进一步的发展。”

    “那就好,呵呵,我这个地方估计你是从来不想来的,今天突然到访,想必有什么重要的事吧。”秦魏杰依旧专心致志的写着字,漫不经心的问。

    “方jǐng官告诉我,有一些关于……关于僵尸的事,想请教秦秘书。”

    秦魏杰手里的毛笔停在半空中,缓缓抬起头,瞟了楚天赐(身shēn)后的人一眼,院子里的其他人都心知肚明的退了出去。

    “怎么突然问起这件事?”秦魏杰放下毛笔很平静的问。

    楚天赐把今天发生的事一五一十说了出来,秦魏杰坐到椅子上喝口茶淡淡的说。

    “方jǐng官,把你知道的告诉他。”

    “是!”方jǐng官雷厉风行的对楚天赐说。“这件事是三年之前发生的,当时我们接到报案,有蓄意伤人事件,当时我们以为就是平常的打架斗殴,我记得我也参与了那一次的出jǐng。”

    方亚楠回忆起当时的经过,楚天赐一言不发的认真听着。

    案发地点在青城山,有三个服装怪异的人面目狰狞,遇到人就袭击,但只咬脖子的大动脉,我亲眼见到这三个人吸食被袭击人的血液,jǐng方打算控制这三个人,但是他们力大无穷而且拘捕顽抗。

    最后实在没有办法,是我下令开枪击毙,但离奇的事发生了。

    我可以很确信子弹击中了他们(身shēn)体,可他们不但没有倒下,反而向没事一样,继续攻击围捕的jǐng察,当时在场的很多jǐng察都不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幕。

    这就是后来民间传闻的僵尸事件,因为事关重大,最后通知军方,由军队接手,再后面的事我就不知道了,这事后来被列为高度机密。

    方亚楠的回忆到此结束,她看着秦魏杰,楚天赐很清楚,后面的事方亚楠是不可能知道的。

    “你是jīng通玄学之人,你对这事有什么看法?”秦魏杰坐在椅子上饶有兴致的问。

    “中枪不死反而继续攻击,说明非寻常人,在道法里的确有驱尸一法,但流传至今会的人凤毛麟角,而且这样的法术一般都很隐晦,绝对不会大张旗鼓袭击路人。”楚天赐平静的回答。

    “这么说你相信有僵尸这个说法?”秦魏杰笑了笑问。

    “鬼神之说不能尽信也不可说不信,不能解释的事不代表不存在,当然也不排除有人装神弄鬼。”

    秦魏杰意味深长的笑着点点头,瞟了方亚楠一眼,示意她也出去。

    楚天赐知道接下来的话,方亚楠是没有资格听到的,可见这件事或许并不像方亚楠说的那样简单。

    “jǐng方对这三个人无能为力,后来通知军方,费了很大的力才控制了这三个人。”秦魏杰淡淡的说。“我们审问了这三个人。”

    “既然能审问,说明不是僵尸?”

    “至少他们还能回答问题。”秦魏杰漫不经心的笑了笑,忽然一本正经的说。“你知道他们是来干什么的吗?”

    楚天赐摇摇头,多少还是有些好奇。

    “他们说是来找一个人。”

    “找人?找谁?”

    “秦王嬴政!”

    ……

    楚天赐向来很镇静的一个人,听到秦魏杰的话目瞪口呆,甚至有些想笑,不过秦魏杰没有笑,他从来都不是一个会开玩笑的人,楚天赐很明白这一点,所以他脸上疑惑的表(情qíng)慢慢变成了震惊。

    秦魏杰看了楚天赐半天,竟然淡淡笑了出来。

    “就你现在这个表(情qíng),我当时和你一样,几乎所有人都相信这三个人是疯子,再后来,不管我们怎么问,得到的答案都只有一个,没有办法,只好派人重兵看守,谁知道第二天发现,这三个人都死了,都变成一具干尸。”

    楚天赐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今天遇到的事本来就匪夷所思,但比起从秦魏杰口中说出来的事,简直不值一提。

    “三个疯子死了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过后面的事倒是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当时知道这些事的人都被管制。”

    “后面还发生了什么?”

    “我们化验了三具干尸,他们都是……都是几千年前的人!”秦魏杰深吸一口气淡淡的说。“确切的说,通过服饰和干尸化验,他们应该是公元前两百多年前的人。”

    “公元前两百多年……秦始皇驾崩沙丘是公元两百一十年,从时间上看是吻合的,难道……他们说的是真的?!”

    “真的也好,假的也好,现在这一切已经无从查证,算是不解之谜,不过有件事既然你在找明十四陵,我想有必要告诉你一下。”

    “这件事和明十四陵有什么关系?”

    “和明十四陵没关系,不过和九天隐龙决有关系!”

    楚天赐端茶的手抖动一下,几滴茶水溅落在手背上,很惊讶的看着秦魏杰。

    “姑且说这三个人都是信口开河,怎么看就看你自己了。”秦魏杰漫不经心的笑了笑。“他们说秦王嬴政并没有死,而是悟道得仙世外飘渺,而秦王嬴政参悟的仙书就是九天隐龙决,他们是追随秦王的信徒,秦王巡游沙丘得道飞升,他们三人本是护法之人,昏迷后醒来发现外面已经面无全非,换句话说,有点山中只一rì,世外已千年的意思。”

    楚天赐沉默了片刻,九天隐龙决记载的是道家五术jīng要,就算里面涉及到长生不老预知未来等法术,但从未听过有得道飞升的仙术,何况事(情qíng)发生的时间跨度实在太大,以讹传讹的可能xìng也有。

    而秦魏杰对九天隐龙决趋之若鹜,想必也是因为这件离奇的事。

    “秦秘书相信得道升仙之说?”楚天赐意味深长的反问。

    “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什么是仙什么是得道在每个人眼里的看法都不一样。”秦魏杰并不掩饰的浅笑。“你也是jīng通玄学之人,可以试想,如果事事都在你预料之中,未来的一切你都洞悉先机,那你和仙人又有什么区别,换句话说,如果秦王真得道成仙,他这个想开天辟地的始皇帝,连自己设想流传千世万世的江山,连二世都没延续下去就让人给灭了,这样的仙人当的太丢人了吧,所以九天隐龙决里有仙术的说法完全就是无稽之谈。”

    秦魏杰的眼界和气势一向让楚天赐多少有些折服,但今天的谈好不难看出,秦魏杰的野心和报复似乎并不是一种盲目的膨胀,他是一个很有理xìng和思想的人。

    和这样的人当对手的确是件很头痛的事,楚天赐总感觉自己再玄学方面的造诣,足以让他和任何对手在交手前可以先把自己立于不败之地,可每次在秦魏杰面前,他总是感觉自己像一面镜子,自己想的什么秦魏杰总是可以轻而易举的看的透彻。

    “秦秘书你刚才说,这三个人第二天就死了,变成了干尸?”

    “对,全(身shēn)一滴血都没有,像是被风干的尸体。”

    “这么说,他们需要血才能维系生命,这一点和我想到的一样。”

    楚天赐起(身shēn)告辞,秦魏杰注视他背影消失在眼睛中,慢慢走到书案前,双手背负(身shēn)后,看着自己刚才写的字,一脸骄傲和自负。

    宣纸上的八个字力透纸背,铁画银钩入木三分。

    九合诸侯,一匡天下。

    “你把这些事都告诉楚天赐,以他的头脑迟早会把所有的事想通,你就不怕他知道其中的奥秘?”委婉的声音犹如百灵从(身shēn)后传来。

    秦魏杰回头一笑,很少看见他脸上有这样轻柔和煦的微笑,似乎只有对这个女子的时候,他才会这样。

    “他是聪明人,要知道的事早晚都会想到,事实上他很快就会发现一件另他意想不到的事。”

    “既然楚天赐与众不同,何不收为己用,有他助你一臂之力,还不是如虎添翼,大事何愁不成。”女子嫣然一笑说。

    秦魏杰淡淡一笑,目光远眺语重心长的说。

    “他是帝王之命,天无二rì,一个天下怎么会有两个帝王,我和他之间早晚有一战!”

    m.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旷世神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