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借命续命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九世探花 书名:旷世神相
    在红线出现之前,楚天赐只认为这是一起道中之人施邪术的案子,但现在楚天赐已经不再这么去想。

    用尸水幻化的红线曾经在方亚楠的头上出现过,施法的人用的是牵命破魂法,同样都是道家忌的邪术,不过当时选择对方亚楠下手,目的却是为了龙头木,施法的人很显然最终的目的是明十四陵。

    而如今出现的红线,又把一件看似完全不相关的事拉回到明十四陵上,楚天赐之前推断作案的人是想要提炼一个至yīn至阳的jīng魄。

    可jīng魄和明十四陵又有什么关系,或者说这本来就是两件不相关的事,但红线出现在这里楚天赐慢慢开始怀疑自己的推断到底是否正确。

    楚天赐低头想了很久,重新开始观察房间里的一切,吊死的男孩脚上穿的红皮鞋,根据男孩的父亲说,这双鞋并不是男孩的,男孩平时穿的鞋放在前。

    摆放的方式是两只鞋平行横放着,一只鞋在上面鞋尖朝左,一只鞋在下面鞋尖朝右,楚天赐很清楚这不是随意的摆放,而是在杀掉男孩后刻意摆放成这样,这是道术中的一种手法。

    和东飞伯劳西飞燕是一个意思,劳燕分飞永不相见,意思是一个走东,一个走西,就像两条平行线永不相交,也可以说你走你的yīn间路,我走我的阳光道,yīn阳永隔,生死不相交。

    从这点看施法的人是相当顾忌的,可如果真是为了提炼jīng魄,何必如此忌惮。

    萧连山看楚天赐一直默不作声,对旁边的方亚楠说。

    “这孩子都十三岁,就算是被人要挟,或多或少都应该有些反抗,难道现场就没有一点线索?”

    “没有,经过勘察房间里没有任何打斗过的痕迹,这也是jǐng方感到奇怪的地方。”方亚楠失望的回答。

    “会不会是施法的人提前给这男孩下了迷心术?”顾安琪说。

    楚天赐从沉思了回过神,似乎顾安琪的话提醒了他什么,连忙脱下手,右手掐三清指,在左手掌心中快速画了一道符,一把握住男孩的手臂,从上向下慢慢移动,楚天赐双面紧闭,口里念念有词。

    万神朝礼,役使雷霆,鬼妖丧胆,jīng怪亡形,金光速现,急急如玉皇光降律令敕。

    楚天赐念完,手掌刚好移动到男孩被割开的手腕部位,干裂的伤口处有细微的蠕动,在所有人的目光注视下,一条白sè米粒的打蛆虫慢慢从伤口里爬了出来。

    “不是迷心术,是迷心蛊!”楚天赐深吸一口气说。

    “蛊术?!”萧连山猛然抬起头大声说。“难道是苏冷月?”

    “天赐哥,迷心术和迷心蛊有什么不一样?”顾安琪不解的问。

    “中了迷心术的人,神智不清,难以自愿被施术,但迷心蛊不同,蛊由心生,可以很容易的用一些小花招引起小孩子的好奇心,让他自愿做这些事。”楚天赐看看现场四周冷静的说。“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孩子算是自愿的,没有太抗拒,这样法术方能成功,因而jǐng方在现场也没有发现明显的挣扎或反抗的痕迹。”

    “苏冷月的目标一直都是明十……。”萧连山说到一半连忙把话收回去,生怕人多嘴杂,自己泄露了大事。“目标一直和我们一样,可为什么突然要杀一个男孩?”

    “还有一点我也不明白,这男孩上的绳子绑的很复杂,就算苏冷月是想要提炼jīng魄,何必搞这么多事。”越千玲依旧心神未定的说。

    被吊着的男孩上一共有两条绳子,都从孩子的脚上紧紧的开始捆起往上捆到大腿根部,在将两根绳子从腹股钩向前往上拉,在双肋之下再捆绑,然后再往上到手腕处一边绕十二圈。

    然后将两手腕并在一起捆两圈再将绳子从两手中间饶一圈然后往上绕过木粱,拉下来之后在右手手腕之上系结。

    “你别小看了这种绑法,道法里这叫捆仙结,绕了十二圈在道教里代表十二道轮回,被这样捆绑至死的人是不能在十二道中轮回的。”楚天赐说到这里回头看看方亚楠一本正经的说。“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这个人终究还是百密一疏,在寻常人看来,这个捆绑的方式可以自己完成,但是真正的捆仙结一个人不不可能绑的,说明当时这里还有一个人!”

    “楚大哥,真是谢谢你,jǐng方差一点就被误导了,如果是凶杀案,我马上安排jǐng力侦破。”

    楚天赐似乎并没听见方亚楠的话,一个人自言自语的小声说。

    “如果是苏冷月做的,那她的目的又是什么?”

    顾安琪看楚天赐一筹莫展,走到边安慰的说。

    “天赐哥,是不是有什么地方我们想错了,要不重新想想。”

    楚天赐点点头重新再次看看房间里的一切,再掐指算了算冷静的说。

    “孩子死的时候整好是十三岁零十三天,那照此推算这个孩子就应该是三rì之前死的.,这个孩子的生辰八字正好是农历九月九重阳之rì,在易法和术数之中,奇数是阳数,选一个重阳之rì出生的十三岁零十三天的男孩,是想提炼一个至阳至阳的jīng魄,要知道至yīn至阳的jīng魄都是修炼之人可遇而不可求的修炼至宝。”

    “我爸告诉过我炼魂属于道家的高级炼制术,施术之人必定道法极为高深,而且孩子前的白花俗称引魂花,又称白sè曼佗罗,是个魂引,这东西也不是一般修炼法术的人能够知道的。”顾安琪在旁边补充。“如果真有这样一个人,施此邪术炼魂,那可以称得上魔道了。”

    “这就是我想不通的地方。”楚天赐重重叹了口气,来回走了几步说。“我虽然没和苏冷月正面交过手,不过她的道行功力绝对不可能达到炼魂的境界。”

    “如果不是炼魂,那还会有什么目的?”萧连山不解的问。

    “一定有什么地方算错了。”

    楚天赐皱着眉头神有些黯然,抬头看看孩子的面相,的确是短命折寿之相,掐指反推孩子的生辰,大拇指停在食指上,有些惊讶的找到孩子的母亲。

    “这孩子到底生辰八字是多少?”

    孩子的母亲早已伤心yù绝,哭哭啼啼半天才断断续续的说,孩子出生的时候按着当地风俗加了十三天,这样说是好养。

    楚天赐恍然大悟的点点头心平气和的说。

    “果然是这样,这孩子死的时候是十三岁,可并不是零十三天,所以杀他的人根本不是为了提炼至yīn至阳的jīng魄。”

    楚天赐说完一把抓住孩子尸体的双手腕,上面被割开的伤口已经干瘪,楚天赐的口慢慢张开,有些震惊的说。

    “我……我知道目的是什么了!”

    “哥,目的到底是什么?”

    “如果是炼魂,完全没必要割开手腕放血,而且这房间里找不到一滴血。”

    “我明白了,目的是这男孩子的血!”

    “这孩子是农历九月九重阳之rì出生,今年又十三岁,他今年的血在道法里又叫元婴之血,属至yīn之物。”楚天赐点头说。

    “要这个男孩的至yīn之血有什么用?”越千玲大为不解的问。

    “移花接木术,借命续命!”顾安琪在旁边肯定的说。

    “还……还有这种法术,那……那谁懂这个,岂不是可以长生不老?”萧连山吃惊的说。

    楚天赐和顾安琪对视一眼,目光中都充满了不确定和惊讶,低沉的说。

    “比起炼魂来说,移花接木术,借命续命只不过是小术。”

    “哥,这还算小术啊,长生不老啊。”萧连山加重语气强调。

    “那是因为你不明白这个法术是给谁用的。”顾安琪白了他一眼心有余悸的说。“这是茅山派的秘术,其实也算不上是邪术,湘西赶尸的人都会这样的法术。”

    “赶尸……给尸体用的?”越千玲目瞪口呆的看看顾安琪。“都已经死了的人续命干什么?”

    “人死后,如果用元婴之血喂食,魂魄就不会离开,尸体死而不僵,这就叫借命续命。”

    顾安琪的解释看上去萧连山和越千玲都听不太明白,楚天赐平静的说。

    “说简单点,有人在给僵尸续命!”

    “僵尸?!”

    对于这样的无稽之谈,不用猜,仅仅看看越千玲脸上的表就知道,在她心里楚天赐的话有多可笑,其实就连楚天赐自己或多或少都不太相信这个结果。

    “其实……其实楚大哥这个推断也不是没有道理。”

    话从一向严谨的方亚楠口中说出来,连楚天赐都以为听错了。

    方亚楠把楚天赐他们带到外面一处安静的地方小声说。

    “不管是不是僵尸,我还真遇到过,不过这是jǐng方机密,对外没有公布过,具体的详,我知道的也不多,但如果楚大哥你想了解,你可以去问一个人。”

    “谁?”

    “秦魏杰!”

重要声明:小说《旷世神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