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真龙之穴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九世探花 书名:旷世神相
    越千玲听完楚天赐说的话,眨眼不解的说。

    “既然当时李世民已贵为天子,平白无故冒出一条龙脉,天下都是他的,为什么不简简单单毁掉这条龙脉,又省心又省事,何必这么麻烦,在这山上凿出一座大佛呢?”

    “毁龙脉是件损yīn德的事,当然如果危及到大唐江山,李世民不用你教他也会这样做,可惜这条龙脉生的奇骏,估计李世民当时不是不想毁掉,而是根本不敢毁!”楚天赐笑了笑回答。

    “天赐哥,这又是为什么啊?”秋诺问。

    “这个要从李家开始显贵的风水说起。”楚天赐坐到船沿边慢慢说。“追溯唐朝开国皇帝李渊的家族龙脉,不得不提到陇西,李家是陇西贵族,从汉武帝时名垂青史的飞将军李广,一直到李渊的八世祖李暠,李氏家族世代生活在陇西地区。”

    “这龙脉和李家风水八竿子打不着,你怎么扯那么远?”越千玲急不可耐的问。

    秋诺浅浅一笑平静的说。

    “说起风水玄学,又有谁比天赐哥jīng通,既然从李家显贵的风水说起,一定有天赐哥的用意,我们安静听他讲。”

    “陇西处于黄土高原腹地,位于河西走廊上,渭水流经全境,西临兰州,东达古都长安,这一地区将中原和西域连接在了一起,古代民间的风水师认为,一个地区的风水好坏,往往取决于该地山川气势中所蕴藏的山水之气,从山川气势来说,气非势不壮,势愈雄而气愈旺,陇西之地,气、势皆占,有龙虎之气。李氏家族受此旺地的滋养,龙气渐显。”楚天赐不慌不忙的说。

    “一个在陇西,一个在巴蜀,两个地方相隔那么远,我看不出有什么利害冲突啊?”越千玲听到一半忍不住打断楚天赐的话。

    “耐心点听我说完。”楚天赐回头看了看后的大佛接着说。“陇西的边陲重地武川是龙虎之气十分旺盛的地方,武川在北龙yīn山山脉之上,水草丰美,地质地貌独特,境内地形由南至北逐渐低缓,东、南、西三面环山,构成了武川盆地,大青山脉绵延于县境西部、南部和东南部,沿内蒙高原南缘绵恒东西,山势险阻,由西向东延伸,气势磅礴,拔地而起,四座青山陡峭险峻,远远望去群峰林立、沟壑纵横,这种由如此雄伟的山势围拢而成的呈簸箕形状的半封闭盆地,成就了武川的地脉气旺。”

    “李家占据这么好的风水宝地难怪显贵,后面的贞观之治想必也是因为这风水格局所带来的。”秋诺点点头说。

    “李家占据的风水的确是好,可偏偏美中不足,想必后来李淳风和袁天罡也看出其中端倪。”

    “不好,都当了皇帝,还有什么不好的?”越千玲嘟着嘴问。

    “山是龙的势,水是龙的血,因而,龙脉离不开山与水,自古以来,山环水抱之地都是风水宝地。”

    “山环水抱……。”秋诺突然想到什么很兴奋的说。“缺水!”

    楚天赐点点头有成竹的说。

    “秋诺说对了!这个龙脉偏偏缺水,所以后来李家得江山,建都长安,并不是随意的决定,看重的正是这个水!”

    “八水绕长安!”秋诺脱口而出。“八水指的是渭、泾、沣、涝、潏、滈、浐、灞八条河流,它们在长安城四周穿流,均属黄河水系,八水之中,渭河汇入黄河,而其他七水各自直接汇入渭河。”

    “李家就是借助这八水巩固了江山基业……。”

    楚天赐还没说完,就被越千玲打断。

    “等会,这李家借八水和这大佛有什么关系?”

    “江大还是河大?”楚天赐反问。

    “江河,江河,当然是江大!”越千玲不以为然的回答。

    “李家的风水龙脉缺水,必须依水而发,这里三江汇聚,又有龙脉延伸,李家断水必败,相信袁天罡和李淳风绝对知道这一点,何况这龙脉被秦岭所隔,并不会影响李家江山,所以……。”

    “呵呵,说到这里我终于懂了。”越千玲抢过楚天赐的话的得意洋洋的说。“所以在这里修建大佛压住龙脉,既不破坏也不让其发展。”

    “这里风水奇骏,又不偏不倚成了李家江山的软肋,如果公告天下大张旗鼓的修建大佛,一旦让居心叵测的人洞悉真相,后果不堪设想,所以才会让一个和尚出面修建!”

    秋诺和越千玲不约都有些惊讶,一座矗立千年的佛相竟然隐藏着鲜为人知的秘密,可是秋诺半点也高兴不起来,想了想yù言又止的说。

    “天赐哥,就算这大佛是用来压龙脉的,可也是唐代的事,我们手上的线索都是明代留下来的,和这大佛怎么看也没什么关联啊?”

    “这也是我还没想明白的地方,不过有一点我很奇怪。”

    “奇怪什么?”

    “这大佛虽然压住了龙脉,可是从这里的地势看,大佛对面一马平川,算是明堂开阔,左右双峰华俊,青龙白虎降伏,背靠大佛,万佛朝宗,而且三江汇集生生不息,凌云山的龙脉虽然抬不起头,但是经过几百年的变迁,这里必定会出真龙之!”

    “真龙之?”越千玲皱了皱眉头问。“什么是真龙之?”

    “说简单点,这附近一定有一个地方,如果把先人埋下去,后世必定会出皇帝!”楚天赐斩钉切铁的回答。

    “拉倒吧,你说玄乎的东西还能糊弄人,历朝历代就那些当皇帝的,每一个都传承有序,有据可查,从来没听说过这里有皇陵,更没有那个帝王故里在这里的。”越千玲不以为然的说。

    “这个我当然知道,不过这里风水的确有真龙之。”楚天赐笑了笑回答。

    大佛被修葺在凌云山脉之上,龙脉被压不可能出现真龙之,而附近风水又平淡无奇,楚天赐认认真真看了半天,目光最后落在大佛半闭的眼睛上,随着眼睛望去,大佛对面是一片开阔的农田,连绵的群山刚好围绕在这片开阔地周围。

    楚天赐让船停在岸边,下船之后一直沿着大佛眼睛所注视的方向走,大佛面向西,一路往西走,穿过农田后发现青衣江竟然有一条支流蜿蜒而过,楚天赐越往前走越兴奋,脚步逐渐加快,跟着后面的秋诺和越千玲不明白他要找什么,但都没问出声。

    楚天赐终于停在一处支流围绕的空地上,目瞪口呆的盯着前面缓缓流淌的河流半天没说出话来。

    “天……天赐哥,你这是怎么了?”

    “风水里有句话,水曲回流,山势倒转,必是真龙显世之地!”

    楚天赐说完指着眼前的支流异常兴奋的说。

    “你们看,这支流本来应该一直往东汇入青衣江,可是这里地势奇特,前有巨石立于河水正中,水流冲击后借力回转,而迂回一圈形成水势倒流,就是风水里说的水曲回流……。”

    “山势倒转这个我知道。”越千玲又抢着说。“后面的群山刚好倒影在水中,从水面上看,山是倒着的。”

    “这样的地方恰好就是真龙之所在的位置。”

    “都说了,这里从来没有出过皇帝,你就别瞎猜了,而且这些都是自然形成的,毫不根据的东西,我还不相信你真能凭空变一个皇帝出来。”越千玲白了他一眼说。

    楚天赐没有理会她,到处看了看,走到一处低洼的水坑前面,里面的水看上去有些浑浊,楚天赐蹲在水坑边摸了摸周围的泥土,突然听到后面有人大声喊。

    “你们什么人,没事跑到庄稼地里干什么,看大佛你们走错地了,方向都反了。”

    楚天赐循声望去,一个种地打扮的老头扛着锄头站在后。

    “大爷,这里离江面这么近,要取水灌溉庄稼方便的很,咋要挖一个蓄水的坑啊?”楚天赐笑嘻嘻的问。

    “谁没事挖坑蓄水,这里啥都缺,唯独水不缺,没见这三面都是江啊。”老头没好气的说。“从我大小这个水坑就有了,说了也怪,这里面的水就是从青衣江流进来的,可里面的水养不了庄稼,灌什么地方,什么地方的庄稼就要死,来来回回填了好几次,过不了多久这水坑又冒出来了。”

    楚天赐听完,不由自主的笑起来,一边拉着越千玲和秋诺走,一边小声说。

    “你们先找一个地方住下来,我立刻赶回去找刘豪他们过来。”

    “你回去找刘豪干什么?”越千玲不解的问。

    “挖墓!”

    “挖墓?!”两个女人几乎同时喊出来。

    “你们叫这么大声干什么,怕别人不知道啊。”楚天赐偏着头笑嘻嘻的盯着越千玲说。“你还真说对了,我真要在这里给你变一个皇帝出来!”

重要声明:小说《旷世神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