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幕后之人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九世探花 书名:旷世神相
    比试完了之后,楚天赐走了下来,萧连山他们立刻围了上去,越雷霆一个劲的拍着楚天赐的肩膀,激动的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哥,你真有本事,六月飞雪啊,哈哈哈,长这么大我还是头一次看见。”萧连山欣喜若狂的说。

    “这叫啥知道不,这叫天若有天亦老,老天爷也是有感的,不高兴的时候就打雷,伤心的时候就下雨,至于六月下雪。”越雷霆笑嘻嘻的说。“我小时就听老人说过,古时候有一个叫窦娥的被冤枉杀头,老天爷看不过去,在三伏天下了一场鹅毛大雪,一般六月飞雪就是有莫大的冤。”

    “爸,别瞎说,窦娥的六月飞雪是关汉卿编出来的,是假的!”越千玲摇着头说。“不过今天看见了还真有些不相信,估计之前那些关于六月飞雪的事都是传闻吧。”

    岚清摇了摇头笑着说。

    “六月飞雪是违背正常自然规例的事,一般是不会出现的,只有道法高深的人有可能做到,就好像今天天赐这样。”

    “妈,听您这意思,还有其他人做到过?”

    “我没亲眼见过,不过在道家古籍里倒是有这方面的记载,其中有一个人你应该知道。”

    “岚姨,谁啊?”萧连山好奇的问。

    “姜子牙!”楚天赐摊摊手笑着说。

    “天赐说的对,历史上有姜子牙冰冻岐山的典故,冻死商朝几万大家,同样也是再六月飞雪。”岚清点着头说。

    “这也是后人杜撰的吧,几千年前的人了,说什么都行。”越千玲嘟着嘴说。

    “姜子牙也是道教中人,能灭商兴周可以说居功至伟,可见其道法有多高深。”楚天赐很敬畏的对越千玲说。

    “哎,说这些干啥,之前的古人有没有做到我不知道,但今天我是亲眼所见,哥,你给我说说你念的都是什么啊?”萧连山很羡慕的说。

    “对啊,天赐,你既然能六月飞雪,前面又何必多此一举去破欧阳错的法术呢?”岚清也好奇的问。

    “欧阳错赦令风雷电,五神听其号令,我如果不先破他法术,我后面根本不能施展。”楚天赐笑了笑说。“欧阳错果真不同凡响,竟然能借鬼神之力呼风唤雨,可见其道法高深,只是有一点我在前面没想明白,岚姨,您说欧阳错被逐出师门,既然这样按理说他根本没能力起坛作法啊。”

    “我也是这样想的,而且今天看起来,欧阳错的道法修为jīng进不少,应该是拜入其他高人门下,至于是谁我也不清楚。”

    “欧阳错今天所用的是茅山法术,这是一种攻击xìng很强的道法,同时也是极其难修炼的道法,但茅山派创立教派以来,以严谨的教规、严格的教导,尤其是对每一位门徒人格的心术考察,经过三千多年来时间的削刻与洗礼,茅山派才能历久不衰。”楚天赐想起刚才欧阳错yīn冷的笑容忧心忡忡的说。“既然欧阳错被逐出师门,说明其人心术不正,这样的人又有谁愿意收为弟子?”

    “哥,你纠结这个干什么,说不一定蛇鼠一窝,他重新拜的师傅也不是什么好人呢?”

    “茅山道术里面有一样东西叫过执,在茅山法术中,过执是非常重要的,也叫过教,在用法前必须要先过执,过执是师傅完成的。”楚天赐摇了摇头低沉的说。“今天欧阳错用的道法就必须先掌握方法后过执,再进行炼法,在传承中过执时师傅要给他派yīn兵yīn将助他施法,还要下令文敕封,封一大将军等yīn中职务,可统领兵马在yīn中行法,更有效地发挥法术的威力。”

    岚清想了想若有所思的说。

    “呼风唤雨是极其损坏功力的事,但今天看欧阳错的表似乎游刃有余,难道……。”

    “岚姨,我也是这样想的,欧阳错今天呼风唤雨的本事应该有人在后面帮他!”楚天赐点点头意味深长的说。“这个人一直在庭院里坐着,所以欧阳错才能再其帮助下借用鬼神之力,可这次被邀请来的人里面,除了参加比试的人之外我并没有发现其他同道中人,这个人的道法之高难以想象,既然这样高的道法为什么不亲自参加比试,却要欧阳错代替呢?”

    “不可能!”越雷霆摇着头很肯定的说。“被古叔邀请的这些人我几乎每个都认识,道法,呵呵他们要真有道法就搞笑了,都是混的,谁有闲工夫心平气和去修道啊。”

    越雷霆的话也有道理,来的人他几乎都认识,唯一不了解的就是苏冷月和苗仁环,但这两个人绝非具备如此高深道法的人,楚天赐一时间也想不到这个隐藏在庭院中的高手到底是谁。

    “哥,今晚我们也别睡了,明天最后一场,古叔说谁先到谁赢,这还不简单,明天一大早你就在这儿坐着不就完了。”萧连山说。

    “你这样想,欧阳错他们也会这样想,就怕……他会不会让你安安稳稳的坐在这儿。”岚清叹了口气说。

    “咋的,还想来硬的。”越雷霆皱起眉头厉声说。“他们要是敢乱来,我今晚就带人砍了他们去。”

    “越叔,古叔把比试的人留在这里就是为了防止暗斗。”顾安琪眨着眼睛说。“在古叔的别墅里相信没有人敢乱来,古叔说明天谁先到谁赢,是让天赐哥和欧阳错斗法,胜者为王各安天命。”

    “安琪说的对,这是我和欧阳错一对一的斗法!”楚天赐揉了揉额头淡淡的说。“明天还能留在这里的就是最后的胜者,不过斗法往往你死我活,以欧阳错势在必得的架势,今晚估计是真睡不了!”

    “哥,你怕什么,欧阳错的道法明显不是你对手,今天已经输的彻彻底底,让他来斗,他还能翻天不成。”

    楚天赐淡淡一笑没有说话,在人群中张望着,好像在寻找什么。

    “天赐,今天的比试很jīng彩,我是大开眼界了,本来对于玄学方面的东西一直不是太相信,但现在也不得不相信了。”

    冷艳的声音从后传来,秋诺一如既往的保持着高傲而清冷的微笑。

    或许是之前看出越千玲或多或少有些不喜欢自己,秋诺这几天一直一个人坐在其他地方,今天看见楚天赐赢的这么让人惊奇,特意过来道贺。

    “秋诺,我正在找你。”楚天赐看见秋诺长出了一口气。“今晚我让霆哥安排人送你走,这个比试你也看完了,最后一场没什么特别的地方。”

    “我还想看你明天胜出呢!”秋诺大为不解的说。

    “谁输谁赢都不重要,你的安全才至关重要。”楚天赐很认真的说。

    “我的安全?!”秋诺抬头看了看楚天赐不明白的问。“我只是来观看的,和我安全有什么关系?”

    “……。”楚天赐深吸一口气低沉的说。“今晚是斗法,我和欧阳错之间会有一场斗法,我担心欧阳错这个人其心不正,为达目的无所不用其极,你是我带来的人,我担心他会加害于你。”

    秋诺似懂非懂的点点头,还是很感激的笑了笑。

    “那好,我听你的,不过我相信你能赢欧阳错!”

    等越雷霆安排人送走秋诺,楚天赐才发现越千玲的脸sè有多难看。

    “哟,这还没开始斗法呢,就先把人家送走了,敢在你楚天赐眼里,我们的安全就不当一回事啊。”

    “没事,我哥在哪儿我就在哪儿。”萧连山不以为然的笑着说。

    “对啊,就算今晚我有一个三长两短,我也要拖你垫背,你不是很喜欢欺负我嘛。”楚天赐嬉皮笑脸的拉着萧连山一边走一边说。“万一我命赴黄泉,到了下面我也要带上你,呵呵。”

    看着楚天赐得意洋洋的背影,越千玲的拳头都快握出水来。

    “这个白眼狼,天天好吃好喝供着,到头来,我们居然连外人都不如。”

    “你这孩子,永远都只是看到事的表象,看不到最真实的东西。”岚清淡淡一笑对越千玲说。

    “这还表象呢,她都知道今晚有危险,就知道送秋诺走,怎么就没看他担心过我们?”越千玲不依不饶的说。

    “天赐这样做是因为只有我们在他边,他才能更好的保护我们。”岚清摸了摸越千玲的头发慈祥的说。

    “千玲姐,天赐哥送走秋诺是因为,秋诺并不向我们早就在欧阳错的算计之中,但天赐哥又担心会连累她,所以才送她走。”顾安琪笑盈盈的对越千玲说。“如果我们也走了,欧阳错真要做什么事,天赐哥在这里就鞭长莫及,相反,我们留下才是最好的安排!”

    “天赐咋可能是你想的那样的人,前前后后救过我那么多次,命都可以不要,一看就是忠肝义胆的人,这样的男人现在不多见了,再不对人家好点,说不一定真让别人抢走了。”越雷霆似笑非笑的对越千玲说。“我看秋诺长的也不错,万一天赐看上了也不足为奇啊。”

    越千玲一听脸像红透的苹果,拉着顾安琪就走。

    m.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旷世神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