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九字真言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九世探花 书名:旷世神相
    虽然滕国渊只坚持了五分钟,但所有人都啧啧称奇,人为造成的云涌风起一直停留在传闻当中,今天亲眼所见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第二个出场的人是欧阳错,所有人都期待他的奇门之术会更加令人震惊,不过欧阳错似乎并不太着急,走到古啸天面前耳语了几句,古啸天点点头,欧阳错一个人转离开。

    等到欧阳错再次出来的时候已经换了一干净的衣服,看样子是洗过澡。

    “难道他要其坛作法?”岚清在下面小声说。

    “岚姨,欧阳错用的方法和腾国渊不一样吗?”萧连山问。

    “先看看!”岚清目不转睛的看着欧阳错的一举一动。

    欧阳错在庭院的东方用一张桌子设坛,并点燃三根檀香插在米碗内,然后跪在垫子上,烧黄纸三张,三拜三叩后,用右手中指在地上划十字,把小腿压在十字上,右腿压在左腿上,席地而坐,接着两眼微闭,体周正,头顶悬,鼻吸口呼九次。

    “欧阳错用的是茅山道术!”岚清看完很肯定的说。

    “茅山道术和之前腾国渊用的九字真言有什么不一样?”萧连山问。

    “茅山道术是一种很神秘的法术,威力是根据施法者道行、法术类型、符箓的类型、施法的环境等决定的,因此即使一个非常简单的法术在道行高深的大师手中,其威力足以撼山动地。”岚清不慌不忙的说。

    欧阳错做完前面的仪式,站起手里拿起一张紫sè的纸,右手握笔蘸着红sè的朱砂。

    “这个我知道,这叫鬼画桃符,哈哈哈。”萧连山高烧不退浑没力,不过依旧笑着说。“可是,岚姨,我小时候听村口说书的老人说画符都是用黄sè的纸,欧阳错怎么用紫sè的?”

    “符箓的颜sè并非是你所知道的只有黄sè,一共包含了金sè、银sè、紫sè、蓝sè、黄sè五类,金sè符箓威力最大,同时要求施法者的道行也最高,消耗的功力也最大,银sè次之,紫sè、蓝sè又次之,威力最低的才是黄sè,这也是最普通的符箓,大部分道士由于悟xìng一般,终其一生都只能停留在使用黄sè符箓的道行上。”岚清笑了笑给他解释。

    “既然金sè的威力最大,何必用黄sè,直接用金sè不就完了。”越千玲看的目不转睛,好奇的问。

    “千玲姐,这是不行的,如若强行施展高级的符箓,大部分况下由于法力不足而无法施展,若是机缘巧合施展成功也会遭到符箓法力的疯狂反噬,轻者经脉错乱、半不遂,重者七窍流血、当场毙命。”顾安琪笑盈盈的对越千玲说。“大部分的道士终其一生,由于醉心道术,穷困潦倒、家徒四壁,那来的钱财购买昂贵的宝石和高级的符纸,是以只能使用些黄sè符箓。”

    “没想到错师兄现在竟然能驾驭紫sè的符箓,看来这些年,他的功力jīng进不少!”岚清淡淡小声说。“只是……错师兄怎么能画符呢?”

    “妈,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越千玲回过头很不解的问。“欧阳错既然能驾驭紫sè符箓,为什么又不能画符?”

    岚清叹了口气忧心忡忡的低声说。

    “画符时有诸多的忌,一定要严格遵守画符的程序,按各种各样的画法和要求去画才有作用,总的说来有十戒八忌,这是对画符人的道德要求,必须遵守,否则画符无效。”

    “岚姨,这十戒八忌您给说说都有什么?”萧连山问。

    “我告诉你吧,一戒贪财无厌,画符人,为别人消灾解难,略收些财物,无可非议,但不能藉此敛财,贪得无厌,除衣食所需,多余部门应奉献宫观,二戒迟疑不决,画符时应速断速决,一点灵光一气呵成,三戒鲁莽从事,cāo之过急。应心淡泊,中庸行事,四戒假公济私,戒用宫观器具物品,为个人发财,五戒亵渎神明,六戒无帮杀生,七戒好sè酗酒,八戒铺张扬厉,九戒朋比为jiān,十戒滥收学徒,传非其人,泄露天机。”顾安琪又给萧连山倒了一杯水递过去。

    “你今天咋老是我喝水呢,我都喝了七八杯了,你看肚子,快撑暴了!”萧连山万般无奈的说。

    “你现在发烧,让你在屋里休息你又不听,发烧就要多喝水。”顾安琪没有半点商量余地的说。

    萧连山无可奈何接过杯子,继续问。

    “刚才是十戒,那八忌呢?”

    “八忌就是避开忌讳事物,如犯了八忌,画符失效,永无灵验,此八忌是一避妇女经,二忌见sè动心,以作符为名,行**之事,三忌神志错沉,遇生病或醉后画符,四避新婚燕尔期间画符,五避忌藉术起家致富,而迁神怒,六避忌见死不救,七忌为菲盗歹人画符,八忌抬高价,沽名钓誉。”顾安琪如数家珍的脱口而出。

    萧连山听完回头看看岚清好奇的问。

    “岚姨,今天欧阳错画符是为了作法,似乎和十戒八忌都没有抵触,那你为什么刚才很奇怪欧阳错能画符?”

    “画符念咒,并非一般道士所能为,一定要有道法修为的道家之人,才能画出有灵验的符录,未受过职,没有扶将,更无役使万灵之权,不能画符。”岚清停了停看看前面的欧阳错诧异的说。“错师兄虽然天赋过人深得师傅喜欢,但最后被师傅逐出师门,无职无位非正统,按理说他画符应该无效才对,除非……。”

    看岚清yù说又止,越千玲急着拉着她手问。

    “除非什么啊?妈您别像楚天赐好不好,一句话您一次说完,听的可揪心了。”

    “除非欧阳错拜入其他高人门下,而这个人要比师傅他老人家功力还要高深,否则欧阳错还是不能画符施法!”

    “难道是那个什么黄爷?!”萧连山皱了皱眉头说。“欧阳错是代表黄爷参加比试的,欧阳错能心甘愿帮黄爷卖命,说明这个黄爷也不简单。”

    “这就是我担心的地方,如果欧阳错的师傅是黄爷,这个从未见过的黄爷,到底是什么来头,竟然能让错师兄拜入门下,甚至能让欧阳错重新画符作法!”岚清声音低沉的说。

    台上的欧阳错全神贯注,指着桌上的一碗清水口里念念有词。

    “此水非凡水,一点在砚中,**须臾至,病者吞之,百病消除,邪鬼粉碎,急急如律令。”

    然后再把手指里夹着的紫sè符箓放在眉心,闭目说念。

    “北帝敕吾纸,书符打邪鬼,敢有不服者,押赴丰都城急急如律令”。

    再右手执笔停于食指之上,笔横放。

    “居收五雷神将,电灼光华纳,一则保命,再则缚鬼伏邪,一切死活天道我长生,急急如律令。”

    萧连山虽然不喜欢欧阳错这个人,甚至有些反感,但看刚才欧阳错的动作极其潇洒自如,很新奇的问。

    “他这是在做什么?”

    “画符之前必须先请水、符箓和笔三样东西,他口里念的分别是请水咒、请符咒和请笔咒!”顾安琪平静的说。

    坛前欧阳错念完后,然后握笔在手,凝神静气大声说。

    “天园地方,律令九章,吾今下笔,万鬼伏藏,急急如律令。”

    接着叩拜三通,喝净水一口,向东面喷出,聚jīng凝神,一笔画下,欧阳错一边画符,一边念咒。

    “赫郝yīn阳,rì出东方,敕收此符,扫尽不祥,口吐三昧之水,眼放如rì这光,捉怪使天蓬力士,破病用镇煞金刚,降伏妖怪,化为吉祥,急急如律令敕。”、欧阳错咒完符成,不过口里依旧还在念着什么,但这一次念的没有人能听见。

    “你不用问了,我告诉你吧。”顾安琪知道萧连山一定会问自己欧阳错在干什么,抢在萧连山开口之前说。“这叫结煞!一道符的灵验,除了符式完整、笔画正确……等等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就是在画完符后,需要结煞取气,度入符中。”

    “这个结煞听上去重要,到底有什么用?”越千玲的问题正是萧连山想问的。

    “刀无钢不快,符无煞不灵,画符容易结煞难,什么符,就结什么煞,否则道符没有灵力,但自古以来结煞均系师传口授,不形成文字,故道藏无载,史籍无考,口授时还要起誓为盟,不得泄露天机。”岚清看着前面的欧阳错一本正经的说。“欧阳错用的应该是天罡煞,这是符咒术中运用得最多最广泛,也是最有名的一种结煞法,古话说无罡无煞不成符,这里的罡,指的是天罡,煞指的是结煞。”

重要声明:小说《旷世神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