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神仙难断寸玉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九世探花 书名:旷世神相
    第二天的比试安排在下午,越千玲从早上到现在都是一副无jīng打采的样子,楚天赐很知趣的离她很远。

    比起昨天的比试,今天显得井然有序,不过会昨天比起来不同的是,庭院里面多了一堆大小各异的石头。

    庭院里没有酒席显得格外宽敞,每个人的座位前面摆着清茶,参加比试的人坐在最前面。

    “今天不知道要比什么,怎么弄这么多石头来?”萧连山盯着那堆石头好奇的问。

    “那是玉石,也叫翡翠原石!”回答的是秋诺,虽然面带微笑,但声音依旧冷艳。

    秋诺从事文物鉴定,对翡翠玉石有很深的了解,所以一眼就看了出来。

    越雷霆毕竟是见多识广的人,听秋诺这么一说,看看那堆石头皱着眉头说。

    “昨天是占卜预测菜名,古叔今天该不会是想让他们赌石吧?”

    “赌石?!”萧连山愣了一下很好奇的问。“霆哥,石头有什么好赌的?”

    秋诺淡淡一笑很冷静的给萧连山解释。

    “所谓赌石,就是用璞玉来赌博,要知道,通过玉的外皮而能看出玉石里面的优劣是需要很深的玉石学问的,在科技发达的今天,也没有一种仪器能探测到它,玉石原料挖掘出来,外面又包着一层岩石的皮壳,皮壳里面是什么,依旧没有人说得清,所以行内把判断玉的过程称作赌石。”

    岚清想了想摇着头很肯定的说。

    “应该不会是赌石,所谓神仙难断寸玉,即便再高的玄学修为也不可能达到看穿石头里面是什么的本事。何况比试内容有五项,昨天比的是占卜,今天不会还是一样的。”

    越千玲现在已经不再关心今天到底比什么,满脑子都是自己怎么会傻到去买楚天赐赢,把希望寄托在一个闻到麻婆豆腐就会吐的男人上,是一件多么可笑的悲剧。

    其他人还在议论的时候,古啸天和孔观以及卫羽坐到位置上,庭院里安静下来。

    “都说算命看相骗个十年八年没有问题,说的都是几年甚至十几年之后的事,不管准不准,等算命看相的人反应过来,已经找不到人了。”古啸天微微一笑深沉的说。“所以我想到了一个办法,看看在场的七位到底是江湖神棍,还是铁口直断。”

    孔观站起来,走到那堆石头面前面无表的说。

    “这是翡翠玉石,是从缅甸矿场没经过挑选,随便拉过来的,这堆石头里面到底那一块有玉那一块是废石,就看看各位本事了。”

    “比试规则很简单,你们现在有七个人,可是进入下一轮的只有有五人,就是说有两人会被淘汰,如何区分胜负,就是谁选的石头最值钱谁就获胜,排名最后两位出局!”古啸天很平静的说。

    秋诺yù言又止的想了想很诧异的说。

    “这批玉石皮壳杂sè,以灰绿及灰黑sè为主,透明度好坏不一,水底好坏分布不均,个体大小悬殊,应该是缅甸各个场口的毛料混合在一起的。”

    “这场口又是什么?”萧连山问。

    “你怎么什么都不知道,赌石你得先知道场口,缅甸的话叫磨,场口不同,出来的东西也不同,比如刺通卡,麻辣两个场口石头解出的豆绿比较多,老帕敢场口是翠绿多,回卡场口的蓝sè翡翠往往有点黄sè,不同场口玉石各有不同,知道了场口赌石就多一分把握。”越千玲看都围着秋诺问,很不满意的插嘴,毕竟也是搞考古的,这方面的知识多少懂一点。

    秋诺似乎并没有注意到越千玲的不满,认真的说。

    “千玲说的对,赌石一般有三步,第一步是是擦石,也是行家都会做的一步,很多新手不懂赌石,拿到石头就用锤子给敲开,这样就算里面有顶级的翡翠,这一敲也给敲坏了,所有懂这行都是擦石头第一。”

    “第二步是切石。”越千玲见缝插针不依不饶的接过秋诺的话。“赌石行话说擦涨不算涨,切涨才算涨,切石是这块石头是否值钱的最关键的步骤,但是有经验的赌石商人,只要擦石见涨,他就加价转手出让,让别人往下去赌,风险也可以分担,因为切石风险很大,涨与垮只在丝毫之间。”

    秋诺微笑着点点头,等她继续说下去,越千玲不以为然得意的说。

    “第三步是磨石,磨石是为了抛光,把透明度完全的表现出来,这样能使人看到它的sè好或水好。”

    “正因为有这三步,所以我才感觉奇怪,即便是行家,也没有一个人敢说自己选的石头一定有货,可现在参加比试的七个人估计连这入门的三步大多都不会,要他们选石头来定胜负,这未免也太儿戏,难道要赌运气?”秋诺大为不解的说。

    楚天赐这其他六个人现在的想法和秋诺差不多,突然让去选石头比价值,楚天赐一点眉目都没有,不知道该从何下手。

    古啸天对手下点点头,不一会进来七个人,并排站在前面。

    “你们七位恐怕对赌石是一窍不通,让你们亲自选真是难为你们了,所以我帮你们找好了七个行家,站在你们前面的都是赌石行当里炙手可的人,而你们七位要做的事,就是从这七为赌石行家中选出帮你们赌石的人!”

    岚清听完古啸天的话顿时恍然大悟,笑了笑说。

    “古叔这安排还真巧妙,第二场比试的内容是道家五术里的命!”

    “算命?”萧连山还是不明白这样安排的意思,好奇的问。“岚姨,道家五术里的命是啥意思?”

    “所谓命,就是透过推理命运的方式来了解人生,分析宇宙自然rì月对人体的影响,进而改善人命的一种学问,推命所用的主要方法有很多种,比如紫微斗数、子平推命、星平会海等,其方式就是以人出生的时间和yīn阳五行为理论基础。”

    古啸天站了起来慢慢走到参加比试的七个人面前,不紧不慢的说。

    “都说命由天定,每个人带多少财命里早就注定好的,你们七位就观他们面相,看看今天谁最带财谁最旺,平时算的都是以后的事,准不准也没人知道,今天我倒想看看各位到底谁铁口直断当之无愧的是神算。”

    秋诺还是很疑惑的摇着头大为不解的说。

    “就算请来七位赌石行当里的高手,可赌石从来没有万全的把握,实属赌运气,这样的比试未免也太正规了吧。”

    “古叔这样安排其实有他的深意。”岚清笑了笑给秋诺解释。“神仙难断寸玉,就如你所说赌石没有万全把握,本来就是靠运气,但每个人运程有高低,财福有旺衰,财运旺的人选到有玉石头的机会当然就大,财运衰的人,就算给他上好玉石解出来也可能什么都没有。”

    燕同寿在观相断命上颇有些声望,也很赞同的点点头说。

    “这场比试说是比赌石,其实比的是相命,用赌石来判断胜负是为了高下立现,一刀下去算的准不准一目了然,天赐的观相断命的本事我是亲眼所见,相信他没什么问题。”

    “亲眼所见……。”越千玲很无力的笑了笑,痛心疾首的小声说。“有很多事就算亲眼见到也未必是真的!”

    孔观拿出一个密封的纸盒,放在七个人面前,郑重其事的说。

    “为了公平,谁先选谁后选,这纸盒里有七个数字,你们一同去选,选到几号就第几个选人,听天由命!”

    宋回选的是一号。

    燕同福选的是二号。

    陆庸选的是三号。

    腾国渊选的是四号。

    常乐远选的是五号。

    欧阳错选的是六号。

    ……

    当前面六个顺序排出来的时候,岚清脸sè很忧虑的样子,淡淡叹了口气。

    楚天赐好像没事一样,一脸无所谓的表,举着自己手里的纸条。

    七号!

    “运气不会这么差吧,一到七,居然也能选到最后一个号?”萧连山也很遗憾的说。

    “虽然天赐观相断命颇有造诣,但他前面的六人也不是泛泛之辈,越往前胜算越大,可天赐选了第七,就是连选择的机会都没有,剩下都是其他人放弃的,可见最后剩下的人面相一定不会好!”岚清忧心忡忡的小声说。

    越千玲现在心彻底冰凉了,听到岚清的话,更加怨恨楚天赐,如果不是第一场他赢的那样轻松潇洒,自己也不会鬼迷心窍跟着买楚天赐赢,现在倒好,连第二场都过不去。

    抬头看见楚天赐居然还敢冲自己笑,要不是现在是比试,越千玲真想冲上去,把楚天赐的皮剥了。

    楚天赐脸上是很平常的微笑,因为他也没想到自己居然抽到第七号,完全是无可奈何的苦笑,但现在最忌惮的不是楚天赐,而是欧阳错。

    他实在看不懂楚天赐脸上笑容的含义,高手过招,胜负就在一招之间,何况前面还有六个人,楚天赐在第七的位置,可以说这场比试还没开始,楚天赐已经输了,可楚天赐居然还笑的出来,或许别人看不明白,但欧阳错很清楚,楚天赐的笑容中分明有淡淡的自信和轻松。

    最后一个选,或者说连选的机会都没有,楚天赐怎么会一点也不担心呢?

    m.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旷世神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