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同门(下)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九世探花 书名:旷世神相
    苏冷月现在头埋的很低,在她脸上再也看不见往rì冷艳高傲的笑容,事实上真正的幕后主谋绝对不会是苗仁环,有苏冷月在还轮不到他做主,只不过比起苗仁环来说,苏冷月明显还有用的上的地方。

    苗仁环当然也明白自己只不过是一个替死鬼,但在欧阳错的面前,根本没有对错,一切都是他说了算,所以现在苗仁环的表似乎是心安理得,好像一切都很应该,没有半点怨言。

    “错师兄,事已过,我不想再追究,何况他也并没有伤到我。”岚清上前一步把盒子盖上义正言辞的说。“师傅说过要心存善念,你怎么能断人肢体,害其xìng命。”

    欧阳错脸上看不出半点愧意很平静的说。

    “这份礼物是我心意,岚师妹收不收你自己决定。”

    “你居然还是我师伯,岚姨说的对,我爸也教过我,心存善念多行善举,枉你还是学道之人,竟然如此善恶不分。”顾安琪抿着嘴唇严肃的说。

    “哦,原来顾师弟是这样教你的,呵呵,不知道顾师弟有没有教过你表里如一光明磊落呢?我想想,应该不会!因为顾师弟本都不会这些。”欧阳错冷冷一笑瞟了顾安琪一眼淡淡的说。“论辈分你是晚辈,我不和你计较,帮我转告顾连城,就说我欧阳错他rì定会登门拜访以叙故人之谊。”

    “你……。”

    顾安琪正想和他争辩,欧阳错的目光已经落在楚天赐上。

    “苗仁宇是你杀的?”

    “我从来不杀人!是他自己其心不善,咎由自取与人无尤!”楚天赐抬着头很震惊的回答。

    “好!好!好!”欧阳错连说三声好,点着头意犹未尽的说。“好一句咎由自取与人无尤,苗仁宇能死在你手上他也不算冤,不过我这个人向来恩怨分明,苗仁宇既然命断在你手,那我只有用你的命帮他还愿了,所以你也别怪我,用你的话说,这叫咎由自取与人无尤!”

    “错师兄,你是……。”

    欧阳错打断岚清的话,转过冷冷说。

    “先礼后兵,礼我送到了,叙旧也叙完了,以后你还是叫我欧阳错听着顺耳,我毕竟是被师傅逐出师门的人,这声师兄实在当不起,既然各为其主,从此以后我们就是敌人,我不会再顾忌半点同门之谊,各位好自为之!”

    欧阳错说完和苏冷月以及苗仁环转离开,岚清看着欧阳错的背影眼神有些慌乱。

    “这人说话口气还大的,有本事真刀真枪来试试,看看谁怕谁。”萧连山拧着头不屑一顾的说。

    “岚姨,这个欧阳错到底是什么人啊,我爸怎么从来没给我提及过?”顾安琪眨着眼睛问。

    岚清慢慢坐小来,默不作声的沉默了半天后淡淡的说。

    “当年拜入师傅门下一个由七位师兄妹,师傅他老人家从不收徒,只和他有缘的才传授一招半式,欧阳错是三师兄,你父亲顾连城是四师兄,论天赋资质,欧阳错在我们七个人里面出类拔萃,按理说他最有喜欢继承师傅的衣钵。”

    “就这样的人还能继承衣钵?!”顾安琪没好气的摇着头说。“听他说自己被逐出师门又是怎么回事?”

    “师傅本打算传他衣钵,但师傅他老人家向来公平,让欧阳错和其他六位师兄妹同门切磋道法,前面一切都顺利,我们也没想去争什么,可到了和你父亲顾师兄比试的时候,欧阳错忽然方寸大乱败下阵来。”岚清回想起当时的事慢慢的说。“欧阳错一时心急竟然驱动方外之术,非道法正统的邪术赢了顾师兄,但师傅说他利yù熏心罔顾同门之谊其心不纯,暗自习练方外之术其心不正,成败得失看的过重不明道法大统其心不善,将其逐出师门!”

    “技不如人就暗箭伤人,这样人的活该逐出师门!”顾安琪得意的一笑仰着头说。“原来我爸这么厉害,都没看出来,呵呵。”

    岚清摇了摇头若有所思的说。

    “事实上,以我对欧阳错的了解,即便他不用什么方外之术,顾师兄以当时的功力的确很难胜他,当时欧阳错为什么会突然方寸大乱,我也一直没想通。”

    “妈,您一直说什么同门师兄妹,什么师傅的,到现在为止,您都没告诉我们,您们的师傅到底是谁啊?”越千玲接过话好奇的问。

    “这个不能说,拜师之前我们都立誓,师傅他老人家的名字不能说出来!”岚清摇着头说。

    “我爸也这样说,怎么问都问不出来!”顾安琪嘟着嘴无奈的说。

    岚清忽然抬头看看楚天赐很郑重其事的说。

    “天赐,岚姨当然相信你的能力和本事,不过你千万不要掉以轻心,这场比试你最大的对手恐怕就是欧阳错,其他几个有名望的人我或多或少都听过一些,但说句实话,他们和欧阳错比起来,绝对不在一个档次上。”

    楚天赐点点头微笑着说。

    “岚姨,我知道了,您放心我不会掉以轻心的,不光是欧阳错,只要来比试的每一个人对我来说都是很强大的对手,我都会全力以赴。”

    欧阳错坐下来以后一直yīn沉着脸,和刚才的气定神闲比起来,现在的他明显有些担忧,端起桌上的茶杯,犹豫了半天冷冷一笑问。

    “你说苗仁宇是被楚天赐害死的?”

    “我弟弟苗仁宇在风水玄学上的造诣非一般人能及,楚天赐一个毛头小子,怎么可能会赢我弟弟,何况我弟弟的五行局连黄爷都说了无人能及,打死我也不相信楚天赐能破五行局!”苗仁环在旁边低着头毕恭毕敬的说。

    “呵呵,一般人……。”欧阳错喝了一口茶冷冷笑着说。“我刚才过去就是想看看到底什么样的人能破五行局,你知道楚天赐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吗?”

    “他对命理天数似乎格外jīng通,上次我试过他的确有些本事,而且沈江川的死也是由他一手策划,可见楚天赐对风水玄学有些研究。”苏冷月很沉稳的说。

    “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你们连对手是谁都没搞清楚,居然敢去招惹,楚天赐有句话说的对,苗仁宇的死是咎由自取与人无尤,他一点都没说错,你们两个还能站在这里,我都替你们庆幸。”

    “……楚天赐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苏冷月很惊讶的问。

    “进来的时候你们给我指楚天赐,我就感觉这个人非比寻常,恢然远视,若秋rì之照霜天,巍然近瞩,似和风之动chūn花。”欧阳错端着茶杯淡淡的说。“观人面相,一取威仪,楚天赐刚才临事刚毅,如虎下山,百兽自惊,如鹰升腾,狐兔自战,不怒而威。”

    “这个我也有点感触,上次在赌场,本来形势利于我们,可我和楚天赐对视的时候,发现很难直视他的目光。”苗仁环想了想若有所思的说。

    欧阳错面无表的冷笑,瞟了苗仁环一眼不紧不慢的说。

    “你是什么人,敢和他对视,就连我刚才也没坚持多久,何况是你!楚天赐神气清灵,面神眼神如rì东升,刺人眼目,如秋月悬镜,光辉皎洁,俱如rì月之明,辉辉皎皎,明明洁洁,有此相者大贵之人。”

    “可我怎么看也没发现楚天赐有什么过人之处啊?”苏冷月任然大为不解的说。

    “那是你不会看,楚天赐其坐也如界石不动,其立也昂昂然如孤峰之耸,如万斟之舟,驾于巨浪之中,摇而不动,引之不来,这等气势世间少有!”欧阳错深吸一口气声音低沉的说。

    “既然您都说楚天赐是人才,每个人都有他的价值,要不我想办法把楚天赐收为己用?”苏冷月很认真的说。

    欧阳错一听居然笑了起来,他虽然笑了,可苏冷月和苗仁环的头却埋的更低了,欧阳错的笑容里很明显写着嘲讽。

    “你还想把楚天赐收为己用,哈哈哈,你还真是大言不惭,刚才我和楚天赐寥寥数语,就发现他言不妄发,xìng不妄躁,喜怒不动其心,荣辱不易其cāo,万态纷错于前,而心常一,这样的人又岂是你能驾驭的了。”

    欧阳错说完回头看看苗仁环意味深长的说。

    “苗仁宇的风水玄学造诣非一般人能比,这点你没说错,他的五行局,黄爷说无人能敌,黄爷也没说错,不过楚天赐刚好不是一般的人,从他面相就能看出来,他有帝王之命,就是真龙天子,要在古时候就是指点江山的君王,苗仁宇一个凡人和真龙天子斗,呵呵,你说他死的冤不冤?”

    “帝王之命?!”苗仁环脸sè煞白很震惊的摇着头。“不……一点都不冤!”

    m.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旷世神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