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不速之客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九世探花 书名:旷世神相
    三天之后就是初七,楚天赐居然感觉有点紧张,毕竟是第一次和别人比试,其实输赢倒不重要,但秦魏杰的话犹如一把刀悬挂在头上,赢不了,输的可不仅仅是一场比试,楚天赐从来没像现在这样,原来所有的责任都压在上的感觉这么沉重。

    门被重重推开,越千玲一脸怨气的站在门口,没好气的说。

    “外面有人找你!”

    “谁啊?”

    “你不知道自己看啊!”

    楚天赐不明白越千玲好好的怎么无缘无故发火,很茫然的走出去,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

    “秋……秋诺?你怎么来了?”

    上次见到秋诺还是在拍卖会上,到现在楚天赐也没搞明白,像秋诺这样冰清玉洁的女孩怎么会和沈翔在一起,刚想笑忽然又忍了回去,后背莫名的发冷,不用回头,楚天赐也知道那是越千玲冰冷的眼神。

    “我和姜教授有点事想麻烦你,不知道打扰你吗?”秋诺很有礼貌不过依旧冷艳。

    听到姜教授,楚天赐才看见站在秋诺后的姜露华,连忙有礼貌的笑着请他们坐。

    “有什么事直接说,别客气。”

    “哟,这几天关在屋里门都不出,见到秋诺瞧你高兴的劲,楚天赐,真没看出来你是这样的人啊。”越千玲声音冰冷在他耳边yīn阳怪气小声的说。

    楚天赐哭笑不得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越千玲居然不依不饶的问。

    “秋诺,上次见到你和沈翔在一起,你们是什么关系啊?”

    “一个普通朋友。”秋诺微微浅笑。

    “不像普通朋友啊,那天瞧见你喜欢啥就给你买啥,出手又大方,该不会是你男朋友吧。”越千玲把最后三个字故意拖的很长,分明是说个楚天赐听。

    “不是,我喜欢的人不是他那样的!”秋诺似乎并不介意越千玲的挑衅,很冷静的回答。

    “那你喜欢什么样的人啊?”越千玲咄咄人的问。

    “我喜欢的人要雄才伟略,杀伐果断有舍我其谁的霸气。”秋诺居然想都没想脱口而出。

    越千玲没想到秋诺会回答,不过对这个答案她还是相当满意的,所以用一种胜利者的姿态瞟了瞟楚天赐,很明显,怎么看楚天赐都不可能符合这些条件,丁点都沾不上。

    楚天赐很尴尬的笑着,再这样下去,完全会演变成两个女人之间的战争,连忙岔开话题说。

    “姜教授,您和秋诺找我有什么事吗?”

    “也不是什么大事,考古所最近发现并挖掘一处古墓,出土一件字画文物,可我对字画鉴定不是太在行,让秋诺看过,她也不太肯定,所以打算让你帮忙看看。”

    “好啊,到底是什么字画?”

    姜教授从包里取出一个jīng致古朴的木盒,小心翼翼的放在桌上,然后戴上手,极其虔诚的打开。

    泛黄的画卷被金箔纸包裹着,看着包装就知道贵重的很,姜教授慢慢打开画卷。

    “天赐,先卖个关子考考你,你既然对鉴赏有见识,瞧瞧这幅画是什么?”

    楚天赐低头仔仔细细看了看,越千玲也好奇的围了过来。

    平铺在桌上的是一副以山林为中心结构画面。吊睛白额虎藏于大片松林之中,松树遒劲有力,风骨傲然,深深扎根于岩石山缝之中,井然有序。

    “这是陈放为的《山松藏虎图》!”楚天赐面露笑意有成竹的说。“陈放为的画以山水见长,其画风并不是当时的主流流派,所以在当时可谓无人知晓,到晚年才悟出心得,因此传世的画极其稀少,而陈放为从未画过动物,所以这副山松藏虎图真可谓稀世之宝。”

    “哈哈哈,天赐果真不同凡响,陈放为的名号在画界并不大,就像你说的那样,成名太晚,他成名的时候都快七十多岁,还能画出几幅画来。”姜教授兴致勃勃的笑着。“有见识,有见识,看不出你年纪轻轻,对古玩这行无所不知。”

    楚天赐认真看了看画,用手摸着纸张,低头在画上闻了片刻。

    “年代没有错,这宣纸的确是上阳宣,用的墨,用的墨也是松烟墨。”

    “天赐,听你这样说,这画是真的?”姜教授很兴奋的小声问。

    “是真的!”楚天赐斩钉切铁的点点头。

    “如果是真迹,这幅画应该属于国家一级文物了”秋诺很沉静的说。

    “如果是陈放为的真迹,这画当然价值连城。”

    “好,这画我……。”姜教授刚说到一半,发现楚天赐的话不对。“你……你刚才是啥意思?如果是真迹?你意思这不是真迹?!”

    “画是古画不假,但不是陈放为真迹。”楚天赐很肯定的回答。

    姜教授是真急了,指着画没多少底气的问。

    “你的意思,这画是真的,可画画的人不是陈放为?”

    楚天赐平静的点点头。

    “为,为什么,你,你这么肯定不是陈放为的手笔?”

    “您也知道,陈放为是晚年成名,可他成名实属和他的画无关,按照当时的流派和风格,陈放为的画完全不入流,他能扬名天下完全是因为另一件事。”楚天赐心平气和的回答。

    “你说的是岳飞的冤案,陈放为是岳飞的门人,亦师亦友,岳飞被冤杀,陈放为受连带之刑,为给岳飞申冤,沸沸扬扬写下万言书,在民间广为流传,因此背负谋逆之罪和岳飞一同处死,因此名扬天下。”秋诺点点头如数家珍的说。

    楚天赐站起来,走到画前,指着画上的落款rì期说。

    “看着年月,刚好是陈放为关押天牢的时候,按时间算,如果没记错,这画完成两天后,陈放为就和岳飞一同处死。”

    “嗯,是的,就是两天后。”姜教授低下头看了看说。“可,可这也不能说明就不是陈放为画的啊?”

    “您当天牢是陈放为家的书房啊,您见过那个两天之后要问斩的人,还能有笔墨斥候的?”

    “那也不一定,或许有人敬仰陈放为的高风亮节,偷偷替他送进来的,完成他最后的心愿,也不是没有可能。”越千玲在旁边嘟着嘴说。

    楚天赐白了越千玲一眼苦笑着说。

    “看看这画,山松藏虎图,仔细看看这老虎,脚下荆棘密布,松林怪石嶙峋狰狞,不管画这画的人是谁,都是在借物喻志,所谓潜水困蛟龙,这分明就是虎落平阳图,即便是林中霸王,也寸步难行举步维艰,虎眼无神,左顾右盼在寻找出路,这是暗语自己当时的处境,和陈放为被关天牢的形如出一辙,或许就因为这个原因,就更让人相信这是陈放为的真迹。”

    “对啊,天赐,你自己都说了,作者以画喻志,除了当时的陈放为,还有谁能画出如此传神的画来。”姜教授据理力争。

    “这画品相保存太完好,说明有人一直jīng心收藏,可当时谁敢收藏陈放为的画,谁要敢收藏,就坐实了自己和陈放为是同谋的罪名,谋逆是要诛族的,何况当时陈放为并没有什么名气,谁又会为一个死囚的画,担上九族的xìng命。”楚天赐在旁漫不经心的解释。

    “即便像你说的这样,可依旧没有证据能证明不是真迹啊!”越千玲不依不饶的说。

    “要证据其实很简单,其他的不用看,就单凭这副山松藏虎图的落章就能看出来。”楚天赐指着画卷左小角的印章有成竹的说。“这画也有可能是陈放为画的,当然也有可能谁脑子突然没转过来,真帮他把画保存下来,世事无绝对嘛,什么都有可能发生,但是即便所有的条件都成立,可这画上面如果没有这个印章,或许还好说,偏偏多了陈放为的印章,这就完全是画蛇添足,本来还是模棱两可的事,现在彻彻底底变成赝品了。”

    “画了画当然要盖章,这有什么好奇怪的?”越千玲不以为然的说。

    “你见过谁进监狱还能带媳妇的?”楚天赐乐呵乐呵的笑着反问。

    “陈放为是死刑犯,关押在天牢,上又怎么可能会有印章。”秋诺一直默不作声,终于很冷静的说。

    姜教授多少都有些失望,好不容易找到一副传世名画居然是假的,痛心疾首的一言不发,越千玲连忙把姜教授请到客厅给他泡茶。

    楚天赐忽然意味深长的笑了笑对秋诺说。

    “这幅画你早就看出来是假的,还来找我,并不是为了鉴定画吧,到底是什么事?”

    “三天以后你们会有一场比试,我很好奇,想去看看。”秋诺居然没有反驳淡淡一笑说。

    “那是上的比试,外人进不去的,何况比试的内容你又不感兴趣。”楚天赐笑着说。

    “你也是里的人?”秋诺很平静的反问。

    “当……当然不是!”楚天赐说。

    “既然你不是,你都能去,为什么我不能去?”秋诺咄咄人的问。

    “这……。”楚天赐一时无言可对,很为难的说。“问题是,你是以什么份去啊。”

    “我是你朋友,这个份够了吗?”

    楚天赐发现自己的确不太擅长和女生打交道,特别是不讲道理的女生,越千玲是这样,秋诺同样也是这样,无奈的笑了笑点点头。

    “好吧,三天之后我会安排你参加。”

    m.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旷世神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