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空心菜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九世探花 书名:旷世神相
    车居然还是停在明月轩,和楚天赐想的地方不太一样,如果真是谈事,这里显然不是最好的选择,就连包间都没有换,依旧是昨晚越雷霆宴请赵远桥他们的那一个,只不过楚天赐从主人变成了客人,但直到现在他也不知道,在包间里等着自己的会是谁。

    开门的是方亚楠,一合体的便装,让她看上去英姿飒爽,楚天赐想到了各种可能,但惟独没想到方亚楠会出现在这里。

    方亚楠的表很自然,把楚天赐迎进门,房间里除了方亚楠一共有两个人。

    秦魏杰还是坐在他昨晚坐的位置上,脸上的笑容依旧谦逊平和,看见楚天赐走进来,很有礼貌的笑着站起,轻微点了点头。

    另一个人背对着楚天赐,几乎是和秦魏杰同时站起来,只不过转的时候,楚天赐多少有些大吃一惊的感觉。

    罗德义昨天已经见过,但总感觉今天看到的罗德义有明显的不同,让人感觉更加威严刚毅。

    “我给你们重新介绍一下,这位是第二十七军军长,罗德义!”方亚楠摊着手说。

    楚天赐一愣,虽然看面相他能算出罗德义绝非什么厅长,应该是武职,但怎么也没想到,面前的罗德义会是二十七军军长!可惜萧连山没有来,否则他能告诉自己,堂堂一个军长的军衔到底有多大。

    二十七军的军部设在蓉城,罗德义居然是一个万人之上的人,但这让楚天赐并没有太多的惊讶,现在他更好奇的是,一个能指挥万人的军长在秦魏杰面前也毕恭毕敬,秦魏杰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罗德义伸出手主动和楚天赐握手,那是一双孔武有力的大手,手掌上的皮肤很粗糙,一看就是常年摸枪留下的茧子,从握手就可以看出一个人的xìng格,和楚天赐看的面相如出一辙,罗德义是一个雷厉风行令行止的人,有很强的执行力和服从力,想必这也是秦魏杰看上他的地方。

    “实在抱歉,因为我是军长,不便出入某些地方和见某些人,所以昨天我解释的时候,我说是厅长,不过还是被你算出来,呵呵呵,一回生二回熟,有机会来我军部坐坐,虽然我到现在也不相信什么算命,但你楚天赐倒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人。”罗德义声如洪钟说话很有气势。

    罗德义口中的某些地方和某些人指的当然就是越雷霆和这明月轩,这让楚天赐很好奇,既然这个地方这么不方便,为什么会面还要选在这里。

    “罗厅……应该叫罗军长才对。”楚天赐不卑不亢的笑着说。“昨晚不知道罗军长有所避讳,妄言直说还希望罗军长不要介意。”

    罗德义爽朗的大笑,握着楚天赐的手把他送到座位上,指着对面的秦魏杰刚想介绍,楚天赐已经主动把手伸了过去。

    “秦秘书,您好!”

    秦魏杰稍微愣了一下,立马反应过来伸出手意犹未尽的笑着说。

    “你能算出罗军长的真实份,我的当然也不例外,你既然知道我和罗军长一样,都是名不副实的头衔,为什么你改口叫罗军长,而还叫我秦秘书?”

    “秦秘书和罗军长不一样,罗军长是瓜田李下避讳,秦秘书却是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的真实份,既然今天是谈事,您的份已经不重要了,何况我也清楚您并没有打算告诉我!”

    秦魏杰笑颜逐开松开握着的手淡淡的说。

    “难怪越雷霆还有命活到现在,边有一个像你楚天赐这样的人,他不想发达都难,请!”

    桌上的菜已经点好,一切都和昨天一样,秦魏杰亲自给楚天赐倒了一杯酒说。

    “昨天的酒宴很丰盛,不过我吃的比较清淡,所以加了几道菜,不知道合不合你胃口。”

    楚天赐有过目不忘的本事,看了一眼桌上的菜,什么都和昨天一样,唯独多了一盘蒜蓉空心菜。

    “我经常头痛,医生让我多吃这个菜。”秦魏杰给楚天赐夹菜放到餐盘饶有兴趣的说。“菜不名贵,不过烹饪出来蒜香四溢,混合了菜的清香,脆嫩爽口。”

    楚天赐原想今天这场会面不会简单,想好了应付各种突发况的可能,可一上来秦魏杰给自己夹菜,好像老朋友叙旧般平常,反而让楚天赐有些不知所措。

    “我对吃的没什么讲究,能填饱肚子就行,不过这蒜蓉空心菜吃到嘴里还真像秦秘书所说,回味无穷。”楚天赐也不推脱很冷静的说。

    “民以食为天,会吃的人才会好好活。”秦魏杰意味深长的淡淡一笑,,忽然用手指着那盘空心菜奇怪的问。“那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关于空心菜的典故?”

    “空心菜的典故?!”楚天赐一愣,秦魏杰不会在今天的场合说这些琐事的小事,他既然这样问一定有他的原因,楚天赐放下筷子很有兴趣的说。“这个我还真不知道,不如秦秘书长给我们讲一讲。”

    “这盘菜有没有典故我不知道,不过,它的价格我倒是很清楚,蒜蓉空心菜,就这么一盘八十元!”罗德义也放下手中的筷子大为不解的看着秦魏杰。

    “妲己蛊惑商纣不理朝政、沉迷声sè、建造酒池林,导致盗贼横行、烽烟四起,世局动,宰相比干多次进谏,但忠言逆耳,纣王并不採纳,老当耳旁风,这事儿惹恼了妲己,于是rìrì在纣王面前进谗言,要比干挖心以示忠诚,比干被无奈,只得一死以报君王,传说,比干临死前,姜子牙给了他一道符,教他挖心之后,将符贴在口,立即策马狂奔,离开京城两千里,只要不回头,即使无心也可以不死。”

    “没有心也能活?可是……我知道最后比干还是死了啊?”方亚楠在旁边很迷惑的问。

    秦魏杰的笑始终让楚天赐看不懂,好像时时刻刻他都在笑,平静而温和,就如同三月chūn风一般让人惬意舒畅,可楚天赐相信,在这份柔和之下掩饰的是雷霆万钧的暗涌,稍有不慎就会被淹没其中,所以即便现在秦魏杰依旧笑的轻柔,但楚天赐反而更加谨慎。

    “比干依照吩咐行事,不想,中途遇到一名妇人,在他后沿街叫卖空心菜,比干好奇便回头问妇人,菜无心可以活,那人若无心又会如何?妇人回答,人若无心当然会死!比干听完立刻坠马而亡。”秦魏杰一边说一边抬头神颇为奇怪的看了看楚天赐。

    现在的况下秦魏杰不会无缘无故的说这些话,秦魏杰在以菜喻人,说的是比干无心,其实是问自己昨天说的那些关于明十四陵的话是无心插柳之举动,还是真心真意想像昨天说的那样,比干最终还是死了,是在提醒楚天赐,如果说的是实话那一切还有得谈,但如果是无心插柳随便一说,下场就和比干一样。

    这么隐晦的暗示不是每个人都能听懂,秦魏杰说的这么婉转,一是想看看楚天赐到底有多少本事,第二就是想知道楚天赐能有什么反应。

    “如果没有比干的典故,我想也不会有我们面前的这道佳肴,不过听完秦秘书的故事后,我有一个很有趣的问题,比干到底是死在妲己手上?还是死在卖菜的妇人手上?”楚天赐没有丝毫犹豫很冷静的说。

    罗德义不知道楚天赐为何突然问这个问题,想了想说。

    “我认为比干是死在妲己手上,如果不是妲己蛊惑商纣不理朝政、沉迷声sè也就不会导致烽烟四起,世局动,那比干也就不会进谏从而招致杀之祸。”

    “可比干最终是因为妇人的那句“人若无心当然会死!”的话而堕马亡,那比干还是应该死在妇人手上。”方亚楠在一旁说。

    “我看都不是!比干应该是死在自己手上!姜子牙已经再三嘱咐切记不可回头,是他自己不听,回头去问卖菜的妇人,否则比干也不会死。”楚天赐淡淡的笑了笑,意犹未尽的看着秦魏杰说。“可见一个人如果不听别人的忠告和建议,会有很大的麻烦,秦秘书!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秦魏杰心满意足的点点头,楚天赐比他想的要聪明的多,一语双关,比干死在自己的手上,是因为他不听别人的忠告和建议,楚天赐说出这个就是给秦魏杰表面,自己很清楚不听话会有什么下场,所以他绝对不会犯同样的错误。

重要声明:小说《旷世神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