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鸿门宴(下)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九世探花 书名:旷世神相
    赵远桥瞟了瞟楚天赐,漫不经心的给自己倒了一杯酒。

    “这杯酒我喝不喝就看楚天赐你本事了,你给他们都算了,我也来算算,你就给我算算体健康。”

    “赵市长您面相看属水,您手上戴着的表是黑sè,流动之物不停不歇亦为水,黑sè在五行里同样是水,您本来就是犯水局,上又戴了这么多属水的东西,水加水即为灾,五脏之中肾为水,您肾有事。”

    “赵市长生龙活虎红光满面的,怎么会肾有事。”越雷霆在旁边赔笑着说。“即便有事,呵呵,男人嘛,又几个肾没事的,哈哈哈。”

    赵远桥举着手指在面前的酒杯上指了指笑意斐然的说。

    “这事,我没给任何人说过,我的确是肾有问题,但是绝对不是越总说的那种,我去医院检查过,肾结石!不过直径很小医生说可以保守治疗,我连媳妇都没说,因为她要是知道了非我吃着吃那,受不了,这事就我一个人知道,真是服了,想不到这个你也能算出来。”

    赵远桥喝完杯里的酒,又给自己倒了一杯,浅笑着说。

    “那我再算一个,我年纪也不小了,干不了几年就要退二线了,楚天赐,你就给我算算,我退休之前还能不能往上升?”

    “这个我算不了!”楚天赐想都没想脱口而出。

    赵远桥一愣诧异的问:“我这个怎么算不了?你能给范区长算仕途,为什么我不能算?”

    楚天赐心平气和的对赵远桥说。

    “赵市长您八字平和,五行不亏不缺,可您命中正官无印,在命里印主官位,就是说您命不带官,您本来是做不了官的,一切都不是您力所能及的范围。“

    “我做不了官?!”赵远桥听完呵呵笑了起来意犹未尽的说。“我现在是市长,难道,难道我这个官还是假的?”

    “就是,天赐你怎么能这样说,赵市长怎么可能做不了官,你算清楚再说。”越雷霆在旁边小声说。

    楚天赐一点也不慌乱气定神闲的说。

    “赵市长,我是实话实说,您命不带官,按理说您不该居这个位置,不过您生得面如满月,清秀而神彩shè人的,这叫做朝霞面,男子有此形相主其人将有贵人扶持不歇,您今天拥有的一切都是您贵人所赐,不但让您官运亨通,而且富庶不败,您这位贵人可谓不同凡响!”

    赵远桥很震惊的看着楚天赐半天没说话,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默不作声的把杯里的酒喝了下去。

    “天赐,有机会你到我那儿去坐坐,随时来都行,我很欢迎。”

    越雷霆看见赵远桥居然邀请楚天赐去他哪儿,而且刚才范良也有这意思,约这些人出来无法就是想近乎,一顿饭当时是不行的,还想着第一次见面先给对方一个好印象,其他的等来rì方长,没想到楚天赐给他们看完相,都把楚天赐敬为上宾,越雷霆脸笑的都合不拢。

    “秦秘书,你也别闲着,也算算吧,反正闹着玩的。”越雷霆对着坐在角落一直不说话的秦魏杰说。

    “我就不算了,你们尽兴就好。”秦魏杰淡淡一笑有礼貌的说。

    “这有什么,你都说要尽兴了,秦秘书你也算算,你放心,这屋里说的话,出了这个门我保证不会有其他人知道。”越雷霆走到他边,一边倒酒一边说。“你要不想算,要不就写个字,天赐会测字,就当玩玩。”

    秦魏杰推托不过越雷霆,用手蘸了点酒在桌子写了一个字。

    田!

    楚天赐一看秦魏杰的面前这个四平八稳的田字,暗暗深吸一口气。

    越雷霆低头一看马上笑起来,兴高采烈的说。

    “这个字不用天赐,我都会测。”

    “愿闻其详!”秦魏杰很镇定的问。

    “还是秦秘书实在,你看这田字写的中规中矩,这叫什么,管好自家门前一亩三分地,秦秘书一看就是实干的人,不愧是做秘书的,只要吩咐的事一定会一丝不苟的完成,秦秘书,我说的对不对。”

    秦魏杰谦逊的笑了笑,举起酒杯喝了下去,越雷霆认为自己说对了,仰着头心满意足的大笑。

    赵远桥看第二瓶酒也见底了,看着对面的越雷霆很认真的说。

    “越总,首先我们很感谢你今晚这顿丰盛的晚宴,特别是天赐,说实话我们是真尽兴了,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时间也不早了,饭吃了酒喝了,所谓无功不受禄,越总约我们也不是第一次了,既然今天大家聚到一起,有什么事越总可以直接说。”

    越雷霆没想到赵远桥会如此直接,原本多接触几次后再谈事,现在赵远桥一上来就把话说穿了,越雷霆正求之不得,擦干嘴角笑了笑低声说。

    “各位领导,真人面前不说假话,我越雷霆是做什么的,相信您们也清楚,在道上我越雷霆说句话还管点用,当然在您们眼里不值一提,请各位领导来,一是想交个朋友,以后有什么能用得着我越雷霆的地方,您们只管开口,上刀山下火海一句话的事,至于第二,我给各位准备了点礼物。”

    “还有礼物,呵呵,越总一出手就是一斤的黄金雕像,我们几个喝的差点把命都快搭上了,不知道越总还有什么礼物要送?”赵远桥笑了笑意味深长的问。

    越雷霆看了看旁边的霍谦,很快一个袋子被霍谦心领神会的递到他手里,里面是成捆的现金,在越雷霆的逻辑里这个世界上没有不喜欢钱的人。

    越雷霆刚要把袋子拿到桌上,发现楚天赐的手紧紧压在上面。

    “越总给各位领导准备的礼物还是我来说吧。”

    “天赐,你每次都能给我们惊喜,不知道这一次打算说什么?”赵远桥笑盈盈的说。

    楚天赐深吸一口气异常冷静的说。

    “越总打算送给各位一座陵墓!”

    “陵墓?!”范良一愣抬起头很诧异的看着他。

    “天赐?!你……。”越雷霆也惊呆了,不知道楚天赐是什么意思。

    楚天赐的手很用力的握了一下越雷霆的手平静的说。

    “明十四陵!”

    越雷霆瞪大眼睛,就连旁边的霍谦也不知所措,没想到楚天赐居然把这么重要的秘密说了出来,完全没有准备的震惊。

    “明十四陵?呵呵,我该不会是听错了吧,不是只有明十三陵吗?”罗德义的脸上看不出吃惊的样子,反而平静的很。

    “在风水堪舆界一直有一个传闻,朱元璋为了防止明朝灭亡,修建一处极其隐秘的地方,要历朝历代的君王,每年都往里面运送金银珠宝以备不时之需,地点是君王和继承者之间相互口授,所以没有人知道这个秘密,但崇祯自缢煤山后,这个秘密就失传了,而这个埋藏宝藏的地点,就是明十四陵,只不过里面埋的不是君王,而是大明的命脉。”楚天赐毫无顾忌一口气说完。

    “史书上好像没有关于这个的记载,考古方面也没听说过明十四陵,天赐你都说是个传闻,未必可信。”范良不慌不忙的说。

    “事实上这不是传闻,我们已经找到了关于明十四陵的线索,足以证明明十四陵的存在。”楚天赐沉稳的说。

    “你们真能确定有明十四陵?”罗德义问。

    楚天赐点点头很肯定的说:“如果一切顺利应该很快就能找到明十四陵。”

    “等会,既然有明十四陵,天赐,你刚才说要把这个送给我们。”赵远桥意味深长的笑着说。“送给我们是什么意思?”

    “明十四陵里面有价值连城的宝物,还有富可敌国的财富,如果找到明十四陵不管是考古价值还是文物价值都不可限量,如果这么重大的发现是由您们三位主持负责下被发现和挖掘出来的,相信不管是对国家还是对您们都有重大帮助。”

    楚天赐的话让旁边的越雷霆差一点就躺到地上去,原想着楚天赐还真机灵,既然想拉关系,舍不得孩子不住狼,与其送钱打通关系,还不如把明十四陵拿出来和这些人分享,这么大一个宝藏估计谁都会心动,有了面前这三个人罩着,那以后在蓉城还不真一手遮天了,何况明十四陵里面的东西加在一起富可敌国,分给他们三人,也亏不了多少,一举两得的美事。

    可听楚天赐话里的意思,并是不是想拉这些人下水,是打算把明十四陵献给国家,千辛万苦才得到的明十四陵,差一点把命都搭进去,没想到楚天赐几句话就送人了。

    “既然是这样,你们可以直接和考古研究所联系,这个线索如此重要,你们能提供出来,对国家和人民都是有功的,可天赐,你告诉我们有什么用呢?”赵远桥的表很平静,好像从一开始就早知道明十四陵一样。

    “我们并非唯一知道这个消息的人,只不过线索在我们手里,霆哥是混**的,您们应该知道,**上很多人现在已经知道这个消息,如果由考古队接手,我相信等他们找到明十四陵的时候一定是一座空空如也的陵墓。”

    “那你希望我们怎么做呢?”罗德义笑着问。

    “由霆哥负责找寻明十四陵的确切位置,等我们找到地方后,第一时间通知您们,由您们负责主持挖掘。”

    “呵呵,有点意思,按理说越雷霆经营**,很大一部分收入是来自盗墓贩卖文物,既然你们知道明十四陵,完全可以打捞一笔,可你们现在献给国家,我在想,这对你们有什么好处?”赵远桥淡淡一笑目光如炬的问。

    楚天赐看看旁的越雷霆很坚毅的对赵远桥说。

    “我们不要什么好处,希望能将功补过,能弥补一点算一点,万一rì后大祸临头,还希望三位领导高抬贵手。”

    赵远桥没有回答,和其他几个人站起默不作声的离开,走到门口,赵远桥忽然转过声若有所思的看了看楚天赐。

    “今晚这饭局有意思,这酒喝的也有意思,礼物更有意思,不过……天赐,你这个人是今晚最有意思的事,呵呵呵。”

重要声明:小说《旷世神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