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教你四件事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九世探花 书名:旷世神相
    越雷霆见沈江川如此客气,自己都感觉有些过意不去,示意手下把外面的沈翔带进来。

    沈翔的胳膊上缠着纱布和夹板,被越雷霆打断手看样子一时半会是好不了的,脸上的淤青是刘豪打的,肿的像一个猪头,走路都很艰难,没走一步都咬着牙,看样子伤的不轻。

    沈翔战战兢兢站在沈江川旁边,脸上是一种莫名的恐惧,楚天赐忽然发现自己可能低估了沈江川,像沈翔这样桀骜不驯的人即便被越雷霆打断手,也未必会真怕越雷霆,他脸上的敬畏完全是因为旁的沈江川。

    一个看上去心静如水一团和气的沈江川到底有什么会让狂妄的沈翔如此害怕。

    “越老大打断你一只手是给我面子,如果不是因为我,你现在就在棺材你躺着。”沈江川抬起头心平气和的说。“今天带你来就是要教你四件事,我要你这一辈子都记得。”

    沈翔面无表的一直点头,越雷霆都有些看不过去,让人端了把椅子过去。

    沈翔居然动也没动,似乎没有沈江川的同样,他任何事都不敢做。

    “这手是越老大打断的,这边的肋骨是被踢断的。”沈江川居然还笑的出来,慢慢抬起手按在沈翔左边的肋骨。“这边的肋骨,是我打断的!”

    楚天赐很惊讶的看看沈江川,好像站在他面前的根本不是自己亲手儿子,就连越雷霆都有些诧异,没想到沈江川居然能下去手。

    “江川,你这又是何苦,他还年轻吃一堑长一智,何苦虎毒不食子,你怎么把他肋骨都打断了。”

    沈江川并没有理会越雷霆,手用力在沈翔右边肋骨上按下去,一脸慈祥的笑容。

    “疼不疼?”

    沈翔头上冒着豆大的汗珠,嘴角痛苦的抽搐,脸上有一种快要虚脱的表

    “疼!”

    “呵呵,疼就好,疼就好,你要永远记住这种痛。”沈江川并没有放下手,反而更用力。“今天教你的第一件事,要与人为敌之前,要先选对敌人,你连对手几斤几两都不清楚,就敢冒然出手,你断了手和几根肋骨,你应该偷笑才对,因为并不是每一个对手和敌人都像他这么笨!”

    沈翔咬着牙,已经疼的说不出话来,不住的点头。

    楚天赐听到沈江川最后一句话,已经意识到沈江川今天绝对不是来赔礼道歉这么简单,一个连自己亲生儿子都能打断肋骨的人,还有什么事是他做不出来的。

    越雷霆也从沈江川的话里听出点端倪,举着茶杯冷冷的说。

    “沈江川,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刘豪从外面冲了进来,手里提着刀浑是血,大声说。

    “老大,我们被包围了,外面全是姓沈的人,守在门口的兄弟挡不住了,你赶紧走我先扛着。”

    萧连山从沙发上站起来,护在越雷霆的边。

    “哥,你和霆哥先走,没时间了,快!”

    “走不了的,他既然敢一个人来,一定什么都计划好了。”楚天赐坐在沙发上冷冷看着沈江川淡淡的说。

    “沈江川你这个王八蛋是不是活的不耐烦了,敢在我地头上闹事。”越雷霆一把推开萧连山,从刘豪手里拿过刀架在沈江川脖子上。

    沈江川居然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连看都没看越雷霆一眼,脸上始终都保持着祥和而诡异的微笑,看看楚天赐意味深长的说。

    “看来这屋子里还是有聪明人。”

    “你当我越雷霆是吓大的,你和你儿子现在在我手里,就算要死,老子也会拖你们两个垫背。”越雷霆yīn沉着脸冷冷说。

    下面的厮杀声忽然安静下来,刘豪连忙走到窗边一看,顿时面无血sè,越雷霆的手下举着刀开始慢慢往后退,没有一个人敢往前冲,都面面相惧的不知所措。

    “老……老大,他们……他们抓了……千玲和大嫂!”刘豪回过头一脸死灰慌乱的说。

    越雷霆手一抖刀掉在地上,跑到窗边一看,越千玲和岚清被绑着,几把明晃晃的刀架在她们脖子上,楚天赐也跑了过来,看见越千玲惊慌失措的表顿时心急如焚。

    “姓沈……沈……江川,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越雷霆再也没有刚才的霸气,声音中透着一丝乞求。“你儿子是我打断的手,有什么你冲我来,你想怎么样都行,放了她们,不关她们的事。”

    沈江川依然安详的笑着一句话也没说,只是回头看看边拿着刀对着他的人,越雷霆心领神会连忙让所有人都放下刀,然后冲到窗边大声喊。

    “都把刀给我放下,谁都不准动。”

    下面的人相互对视一眼后,颤颤巍巍都放下手里的刀,沈江川只不过用了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兵不血刃就控制了越雷霆所有的人。

    “江川,你要怎么样你就说,你冲我来,要报仇无所谓,你断我手脚都行。”越雷霆跑回到沈江川面前说。

    沈江川并没有看他一眼,而是抬着头对沈翔说。

    “现在我教你第二件事,知己知彼百战百胜,每一个人都有弱点,只要你找到这个弱点会发现很多麻烦和棘手的事都迎刃而解,有时候武力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多用用脑子,对付一头狼,有时候用羊比用猎枪更管用。”

    沈翔点点头,大口的喘着气,好像在沈江川面前,自己永远是一个做错事的孩子。

    从楼下冲上来的人把房间里的人全都押到楼下,楚天赐看着越千玲轻轻摇了摇头,示意她不要乱动,越千玲看见楚天赐似乎不再慌乱,平静了很多。

    越雷霆不敢去看越千玲和岚清,沈江川说的没错,每一个人都有弱点,而越雷霆的弱点正是沈江川手里的这两个人,岚清眼中似乎并没有一丝惧怕,反而看见越雷霆下来的时候,眼神中多了一丝关切。

    沈江川四平八稳的坐在椅子上,沈翔依旧战战兢兢站在他旁边,大局已定沈江川已经完全控制这里,沈江川现在似乎对越雷霆一点兴趣都没有,下楼的时候还不忘带着他亲手泡的茶。

    “都有谁打过你?”沈江川喝了一口茶漫不经心的说。“去把他们都找出来,只要碰过你的,一个都被漏掉。”

    沈江川的话很轻,不过即便现在浑是伤的沈翔却没有半点犹豫,艰难了走到越雷霆手下中,把那天打过他的人纷纷指认出来。

    沈江川很满意的点点头,端着茶杯对旁边的人使了一个眼sè。

    一把明晃晃的刀送到沈翔前面,灯光下刀刃反shè的光映shè在沈翔脸上,一种煞白的寒光,不过和沈江川上透出的寒凉比起来,完全不值一提。

    “这些人都打过你,现在我教你第三件事,有仇必报!要想别人怕你,靠嘴是不行的,你要比其他人狠,比其他人绝,他们才会怕你,记住!做事永远比说话更有用。”沈江川轻描淡写的笑着喝了口茶,冷冷的说。“杀了他们!”

    地上跪着的三个人一听吓的浑发抖,就连楚天赐也很惊讶,生死好像在沈江川的眼中寻常的如同折断花草般简单,没有丝毫的犹豫和敬畏。

    沈翔从来不敢忤逆沈江川的话,但他拿刀的手抖的厉害,平时为虎作伥也是仗着沈江川才会肆无忌惮,即便嚣张跋扈但也从来没杀过人,拿着刀走到跪在地上三个人的面前,脸上的表居然比他们还要害怕。

    沈江川好像早就料到沈翔会这样,慢慢走了过去,一把抓住他的手,声音yīn冷的说。

    “要想不被人欺负,就要其他人怕你,你怎么说也是我沈江川的儿子,拿把刀居然会抖,就你这个样子还敢到处惹是生非。”

    沈翔的手被沈江川cāo控着慢慢抬高,沈翔嘴角不停的蠕动,但手里的刀在沈江川的扶持下一点也不抖,沈江川像是在教沈翔骑自行车一般慈祥,一只手扶着他的肩膀,一只手扶着他的手。

    只不过现在沈翔手里的刀已经慢慢没入第一个人的口,鲜血已经顺着刀刃留了出来,触目惊心的血红映在沈翔脸上,脸sè显得更加苍白,面前的人痛苦的惨叫目睹充斥着赌场每一个人的耳膜,越千玲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场面,差一点吓晕过去,岚清一直紧紧抱着她,捂着她的眼睛,可自己的手却一片冷冰。

    目睹着自己手里的刀慢慢全没入对方的口,鲜血从刀柄流到沈翔的手里,有一种从内心寒凉的感觉,沈江川似乎像在欣赏一件艺术品般观看着眼睛发生的一切,满意的拍了拍沈翔的肩膀。

    “这就是报应,他打了你,是因,你杀了他,是果。”沈江川坐回到椅子上笑着淡淡的对沈翔说。

    越雷霆也算见过世面的人,血雨腥风的rì子至今还记忆犹新,但看见沈江川居然教自己儿子杀人,而且还理直气壮从容淡定,竟然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比起狠,越雷霆绝对相信,自己和沈江川比差的太远。

重要声明:小说《旷世神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