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孤阴不生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九世探花 书名:旷世神相
    越雷霆不以为然的笑着拍拍他的肩膀。

    “天赐,你是不是人都不要紧,难道千玲喜欢就行了。”

    “够了,简直是目无法理,以为就单凭你们一唱一和就能证明他们两个没做过?荒唐!”胡志文黑着脸厉声的说。“再妨碍jǐng方办事,我连你们一起抓!”

    “你和方亚楠是同事,她的生rì是几号,你应该清楚,你能不能告诉我,很重要。”楚天赐忽然严肃的问。

    “你问这个干什么?”

    “方亚楠现在很危险,你还想救她就赶紧告诉我。”

    “有什么事回jǐng局再说,带走!”胡志文认为楚天赐想拖延时间。

    楚天赐看问不出结果,盯着胡志文大声说。

    “方亚楠是我绑架的,你还想救她就按照我说的做!”

    “哥,你乱说什么?”

    “你脑子烧坏了啊,这种事也乱认?”

    “天赐,话不能乱说,你想清楚,何况这是绑架!”

    房间里的人听楚天赐这么一说都急了。

    胡志文冷冷一笑一脸严肃的看看楚天赐。

    “你终于承认了,你把方亚楠jǐng官绑架到什么地方去了?”

    “这事我一个人做的,和他们没关系。”楚天赐面无表平静的说。“实话告诉你,方亚楠当众打过我,我心里很不服气,所以安排人绑架了她,而且我还打算杀了她,如果时间没算错,也快动手了。”

    “楚天赐,你简直太丧心病狂,企图绑架和杀害在职jǐng察。”胡志文脸一沉,掏出手枪指着楚天赐。“快点说,方亚楠jǐng官现在在什么地方?”

    “你要么现在一枪打死我,要么就按照我说的做,两样随便你选。”楚天赐眼睛都没眨一下冷冷的说。

    胡志文手微微一抖,时间紧迫,如果真像楚天赐所说的那样,现在方亚楠危在旦夕。

    “你想要什么?”

    “方亚楠生rì是多少号?”

    “三月十七号。”

    “哪一年的?”

    “一九六二年。”

    楚天赐一愣猛然抬起头很诧异的问。

    “一九六二年?!为什么……为什么我在jǐng局看方亚楠的档案上写的是一九六一年三月十七号?”

    “方亚楠曾经告诉过我,上学上的晚,所以报名的时候故意少写了一年。”

    “一九六二年三月十七号……。”楚天赐举起左手快速掐算,忽然一怔小声说。“糟了,原来是这里算错了,我以为她是六一年,可她是六二年,错一年……全都错了。”

    “哥,哪儿算错了,错一年有那么重要吗?”

    “命数天理差之毫厘谬以千里,何况是错一年,方亚楠不是天皇星入命,而是天驿星破宫,天驿星,太yīn之垣,是说此命之人yīn盛极一生,难怪要用牵命破法,用尸水幻化红线覆于头上,本来方亚楠yīn气恒久,如今是yīn上加yīn,盛极而衰凶相必生。”

    胡志文不明白楚天赐说的是什么,很焦急的说。

    “你要的我已经告诉你了,你现在必须马上告诉我,你把方亚楠jǐng官绑架到什么地方?”

    “带我去方亚楠的家!”楚天赐斩钉切铁的说。

    胡志文本想发作,可想到方亚楠在楚天赐手里,没有办法,吩咐旁边的jǐng察带楚天赐和萧连山上车。

    方亚楠的家很干净,没有打斗过的痕迹,小区管理员说看着方亚楠回的家,因为一直坐在小区唯一的楼道口和人下棋,如果方亚楠离开过他一定会看见,所以jǐng方很肯定方亚楠不是单独离开的。

    距管理员回忆,大概在十二点钟的时候,下来两个人,因为从来没见过所以多看了两眼,两个人都戴着帽子,帽檐很低看不清脸,两个人抬着一个箱子出来,不小心碰到了棋盘,连声对不起也没说,因此管理员记忆犹新。

    “你看看这两个人,是不是昨晚你见过戴帽子的人。”胡志文指着楚天赐和萧连山问。

    “不是!”管理员回答快速而肯定。

    “你刚才不是说没看清脸,怎么你才看了他们一眼就这样肯定?”胡志文面无表的问。

    “脸是看不清,不过胖瘦还能看清,下来两个人很胖,但头又不大,看上去很不协调,我后来还拿这事说笑来着,头大小走路的样子像木偶。”

    楚天赐听完管理员的话面sè更加沉重,走进方亚楠的房间,窗户是开着的,窗台上的镜子刚好对着前的拖鞋一前一后,好像是有人故意摆放,上很平整几乎看不到一丝褶皱。

    楚天赐蹲在边仔细的看,用手一摸,下有水,给萧连山使了一个眼sè,萧连山把垫翻起来,除了楚天赐几乎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向后退了一步,脸萧连山胆子这样大的人都面sè苍白。

    垫下有一个用红线摆设的人形,大小看上去和方亚楠的材差不多,人形里面爬满了虫,密密麻麻的蠕动看的人毛骨悚然,红线像是在水里泡过,一直滴着水。

    “鬼垫!”楚天赐沉声说。

    “哥,什么叫鬼垫?”萧连山好奇的问。

    “有句话叫接地气,人若不沾地气就会虚寡,鬼为什么脚步沾地,就因为鬼不用接地气,方亚楠是天驿星,太yīn之垣,yīn气过旺,晚上yīn气由盛而衰,阳气逐渐变强,刚好可以yīn阳调节,用尸体幻化的红线摆chéng rén形,格挡在方亚楠和地之间,就变成yīn阳相隔,她睡在上面,yīn气会聚集不散,一直围绕着她,久而久之必伤其命。”

    楚天赐说完回头看看桌上的镜子,皱了皱眉头很迷惑的样子。

    胡志文焦急的站在旁边,不时看手上的表,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到现在还没方亚楠的消息。

    楚天赐慢慢站起再看看房间里的摆设,摇着头说。

    “不对啊,为什么会这样?”

    “哥,怎么了?”萧连山放下垫走过来问。

    “方亚楠的房间被人刻意移动过,从摆设上看,这个人深知风水格局的运用,既然如此如果是想要方亚楠的命,根本什么都不用做,就让方亚楠睡在尸水上,只需要等方亚楠这个月月经来的第一天,方亚楠就会因为yīn气聚气噬yīn散魂。”楚天赐揉了揉额头诧异的说。

    “噬yīn散魂?哥,什么样的况叫噬yīn散魂?”萧连山一脸茫然的问。

    “人讲究yīn阳平衡,阳气过甚人会躁狂不安,易惹事端,多拳脚械斗,会沾血光之灾。”楚天赐说完看了看胡志文淡淡的说。“jǐng局的阳气就很旺,所以jǐng察多半xìng格暴躁易怒,yīn气过旺,会yīn损其体,如不及时调控,会扰乱思绪,胡思乱想,所谓噬yīn散魂,就是yīn气积聚到一定程度,盛极而衰,自己无法控制,出现幻听幻觉和幻想,女子常见如此,比如恍惚间感觉有人在叫自己,走过去发现什么都没有,等反应过来,自己已经堕楼而亡,还有的是耳边有声音教唆自己割腕或者是自尽,体好些被控制,神志不清。”

    萧连山吞着口水嘴角有些抽搐,心惊胆战的说。

    “这么说很多自杀的人都是……都是噬yīn散魂?!”

    “自杀其实是需要很大勇气的,除非真正厌世,否则没有几个人能做到,也不是说所有自杀都是噬yīn散魂,但其中大部分应该都属于这个原因。”

    “说够了没有,事到如今还装神弄鬼,你以为谁会相信你说的这些吗?”胡志文心急如焚瞪着楚天赐大声说。“方亚楠现在到底在什么地方?”

    “想救方亚楠就给我安静点!”楚天赐头也没回,声音比胡志文还大。

    “哥,你刚才说什么不对,还有什么蹊跷吗?”

    楚天赐点点头,若有所思的说。

    “你还记得之前我选了一个离位的审讯室,在门口倒了一杯水的事吗?”

    “记得,你当时说房间向东,在离位,离位属火,jǐng局阳气旺也属火,而方亚楠面相属火,刚好是**次火局,火上加火本来是火煞,别人受不起,但方亚楠邪魅入体,yīn气极盛,三火相交便是三昧真火,刚好可以克制她的yīn气,门口倒水,水是百态之首,能溶化万物,也能阻万物,红线是尸水幻化,进不了这房间。”萧连山回忆起当时楚天赐说的话。

    楚天赐深吸一口气起面sè焦虑的说。

    “当时我以为自己的做法是对的,可我当时算错了方亚楠的生辰八字,方亚楠属虎,甲木生于chūn季,她是过林之虎,此命局入羊刃格,本命局八字主五行,唯独缺火。”

    “既然缺火,哥你不是说**次火局是三昧真火,刚好有火啊。”

    “可是方亚楠生于甲寅rì,甲即为木,还是阳木,甲为兴火之材,阳在内而被yīn包裹,我用三昧真火原本是想克制她上的yīn气,可谁知催旺了她八字,方亚楠五行属木,木生火,三昧真火非但没克制住她的yīn气,反而烧毁了她的阳木,另她yīn气更盛。”楚天赐摇着头很懊悔的说。

    “那……那会怎么样?”萧连山紧张的问。

    “孤yīn不生,独阳不长,方亚楠本来有阳木和yīn气抗衡,现在变成孤yīn在体……我没救到她,反而害了她,我们从jǐng局回来的那天晚上一到十二点,方亚楠定死于非命!”

重要声明:小说《旷世神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