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神龙负图出洛水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九世探花 书名:旷世神相
    楚天赐回到家就急急忙忙拿出黄金龙龟,越千玲和顾安琪走进房间的时候,萧连山正从外面树林里抱着好几块木头进来。

    “安琪,天赐哥要烧黄金龙龟。”

    顾安琪一听吓了一大跳,正想开口就看见楚天赐拿着黄金龙龟兴奋异常的从楼上下来。

    “安琪,真亏你今年带我们去喝茶,我已经知道这黄金龙龟怎么破解了?”

    “天赐哥,你可要想清楚,万一烧坏了,明十四陵的线索就断了。”顾安琪提心吊胆的说。

    越千玲现在一点也不关心什么明十四陵,什么黄金龙龟,刚才楚天赐在自己面前倒掉茶的动作现在依旧记忆犹新,一直想找机会发作,可楚天赐自始至终也没看过她一眼,好像她完全不存在。

    “安琪,你还记得黄金龙龟的口诀吗?”

    “当然记得,神龙金赤九州,伏龟托海显天数。”顾安琪脱口而出。

    萧连山已经把木头放在厨房的燃具上,楚天赐拿着黄金龙龟有成竹的说。

    “刚才我在茶社看见铜壶被烧红,突然明白第一句的意思,神龙金赤九州,龙龟表层说用黄金打造,赤是火,就是要烧到这龙龟发光为止。”

    “那也不一定,既然是黄金,放在阳光下一样金光闪闪,为什么一定要用火烧?”顾安琪还是心有余悸的想阻止。

    楚天赐抬着头很平静的回答。

    “龙龟是玄武,玄武五行属土,可龙龟却用黄金打造,黄金属金,木克土,金克木,以此类推,火克金,结合口诀神龙金赤九州,意思就是用火烧黄金龙龟。”

    “哥,你可要想清楚,要是你推算错了,这一烧可什么都没了。”萧连山在旁边也没多少底气的说。

    “我爸说过,黄金龙龟里面有机关,如果不是正确的打开方法,会自动销毁里面的一切,天赐哥,你真确定是用火烧?”顾安琪抿着嘴紧张的问。

    被顾安琪和萧连山这么一说,刚才还有成竹的楚天赐也有些犹豫,毕竟这是找到明十四陵唯一的线索,一旦自己推断错误,恐怕这个旷古烁今的宝藏就真断在自己手里,永远埋入地下。

    楚天赐叹了口气,看看手里的黄金龙龟,和已经点燃的火,犹豫不决。

    越千玲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他边,想都没想,一把拿过黄金龙龟,丢到火里,一脸满不在乎的笑意。

    “你想烧就烧,烧坏了更好,叫你倒我的茶,叫你倒我的茶。”

    等楚天赐反应过来,熊熊烈火已经吞噬了黄金龙龟,旁边的越千玲两手交叉的抱在前,趾高气昂的抬着头,一副你怎么样就怎么样的感觉。

    顾安琪和萧连山顿时目瞪口呆,楚天赐正想去关火,忽然间黄金龙龟在火中折shè出耀眼的光芒,整个屋子里全是金sè的光。

    “神龙金赤九州!”顾安琪环顾房间惊讶的蠕动着嘴角。

    楚天赐本来惶恐的脸上也慢慢露出欣喜的笑容。

    “天赐哥,下面怎么办?不能一直这样烧下去啊,黄金会烧融化的。”顾安琪高兴了片刻后忽然意识到,焦急的说。

    楚天赐现在明显自信了很多,用钳子把烧红的黄金龙龟拿起来,在屋里转了一圈,目光落在客厅里硕大的鱼缸上。

    “楚天赐,你想都不要想,里面的鱼我养了好多年!”越千玲看着楚天赐发光的眼睛,知道他在想什么,鱼缸里的鱼是越千玲从小养大的,平时换水喂食都是自己亲手,就连越雷霆碰一下,她也会不依不饶。

    楚天赐好像完全没听见,跑过去把烧红的黄金龙龟慢慢放在鱼缸里,顿时腾起一片水汽,然后慢慢沉到鱼缸里面,可怜鱼缸里的鱼,吓的惊慌失措四处乱窜。

    “天赐哥,这是什么意思?”顾安琪好奇的问。

    “伏龟托海显天数,这句话的意思之前我一直不明白,原来我从一开始就想错了地方。”楚天赐目不转睛的看着鱼缸中的黄金龙龟说。“传闻中有关龟托天的记载,只有女娲补天的时候,因为支撑天四方的柱子塌陷,所以女娲斩杀一支大龟,砍下龟的四肢,用来支撑天。”

    “是的,我当时也是往这方面想的,有什么不对吗?”顾安琪不解的问。

    “当然不对,龙龟和龟不一样,我被误导了,其实还有一个典故。”

    “什么典故?”

    “烟波钓叟歌你听说过吗?”

    越千玲心痛不已的看着鱼缸里自己jīng心要的鱼,咬牙切齿的说。

    “就你学问多,以为别人都是白痴,烟波钓叟歌我也会,yīn阳顺逆妙难穷,

    二至还乡一九宫,若能了达yīn阳理,天地都在一掌中,轩辕黄帝战蚩尤,逐鹿经年苦未休,偶梦天神授符诀,登坛致祭谨虔修,神龙负图出洛水,彩凤衔书碧云里,因命风后演成文,

    遁甲奇门从此始……。”

    越千玲赌气的想要把烟波钓叟歌背完,顾安琪忽然打断了她的话。

    “神龙负图出洛水……,这里的神龙指的其实就是龙龟,原来口诀第二句伏龟托海显天数指的是这个意思。”

    “哥,什么负图,什么洛水我不懂,不过意思是这条龙要浮出水面。”萧连山凑过头来好奇的问。“可这黄金龙龟是金子做的,你放在水里,怎么也浮不起来啊。”

    “你不要急,等一会你就知道了!”楚天赐心平气和的说。

    所有人都目不转睛的看着鱼缸中的黄金龙龟,除了越千玲是心痛的看着自己的金鱼,忽然越千玲的目光也惊讶的注视着沉在水底的黄金龙龟。

    在水底一动不动的黄金龙龟突然开始摇晃,然后慢慢的上升,在水上犹如一条蛰伏千年的神龙正慢慢向水面游出来,所有人都看的目瞪口呆,一块黄金居然浮出了水面。

    龙龟张开的龙嘴里衔着一卷纸团,楚天赐小心翼翼的取了下来。

    “天赐哥,你怎么知道黄金龙龟会浮起来?”顾安琪任然不明白的瞪大了眼睛。

    “还是在茶社被启发的灵感,我看见往烧红的汤壶上浇水,忽然明白了黄金龙龟体上的小孔是什么意思,这东西设计的真是jīng妙,烧后的黄金龙龟因为遇体膨胀,里面全是气,放在水中后,水从小孔灌入龙龟体里,里面有一个内胆,遇到水的压力触发机关,内胆里好像潜水艇的排水仓,排出里面的气和水,同时也触发保护机密的机关,因为黄金龙龟是中空的,在浮力的原理下,它自然会浮起来。”

    顾安琪恍然大悟的点点头,没想到几百年前的东西设计竟然如此神奇。

    “你命真好,这样都能让你蒙对。”越千玲无奈的冷笑着说。

    “哥,快看看纸上写的啥,有没有说明十四陵在什么地方?”萧连山探过头急切的问。

    楚天赐小心翼翼展开手里的纸卷。

    “龙头点睛山河动,主颠乾坤在八月……。”

    “没了?就这两句?”萧连山一脸失望的样子。

    楚天赐点点头,默不作声的想了半天,也没想明白纸卷上两句话的意思。

    “天赐哥,龙头点睛山河动,你看着黄金龙龟的头上。”顾安琪指着浮在水面的黄金龙龟说。

    龙头上有一颗晶莹剔透的猫眼石,刚好在龙头两个触角中间。

    “龙龟就是玄武,从来没见过玄武头上有眼的,这一颗猫眼石很明显不是装饰用,龙头点睛……或许说的就是这颗猫眼石,至于山河动是什么意思,我一时想不明白。”楚天赐叹了口气说。

    “天赐哥,能解开黄金龙龟已经很不错了,至少又离明十四陵进了一步,这是好事应该庆祝才对。”顾安琪笑了笑说。

    楚天赐也无可奈何的点点头,把龙龟从水里拿出来。

    “安琪说的对,总算是解开了龙龟的秘密,从纸卷上的线索看,这个龙龟以后还有用到的地方。”

    “瞧你高兴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已经找到了明十四陵,有什么好得意的。”越千玲在旁边冷冷说。

    楚天赐回来这么久第一次抬头看越千玲,忽然一本正经的说。

    “对了,我还没说你呢,谁教你的倒茶的哪些动作的?”

    越千玲一听立马脸红了,咬牙切齿的盯着楚天赐。

    “要你管,我喜欢怎么倒就怎么倒。”

    “倒茶是有学问的,可不敢乱倒,你知不知道你刚才倒茶的手法叫什么,那叫清宫迎佳人,你这杯茶要是倒给一个男人,如果人家看不上你,就会不喝,在古时候你就算没人要的人。”楚天赐一脸淡定的样子,很认真的说。“多看点书,你好歹也是名牌大学毕业的,怎么这些礼仪知识都不懂,万一有人不喝你的茶,你岂不是很没面子,我可是为了你好才给你说。”

    顾安琪听的目瞪口呆,连忙死命抓着越千玲的手往楼上拖,越千玲脸上早已一片苍白,yīn冷的吓人,直到上了楼还传来她撕心裂肺的喊声。

    “楚天赐,你就是个混蛋!”

    “哥,千玲咋又骂你啊,你什么时候又招惹她了?”

    “我今天什么事也没做啊,我哪儿敢招惹她啊?”楚天赐摸着头一脸无辜的样子,实在想不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

重要声明:小说《旷世神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