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测字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九世探花 书名:旷世神相
    从鬼市回来过了半个月,楚天赐就发现越千玲老是躲着自己,就连说话也变得细声细气,一天到晚没事就对着铜镜翻来覆去的看,楚天赐很纳闷,越千玲去了一趟鬼市是不是中了邪,整个人像吃错了药,完全不正常。

    顾安琪要去西岭雪山下面泡温泉,萧连山自告奋勇的当了导游,留下楚天赐和越千玲两个人在家,吃晚饭楚天赐早早的就躲回到房里。

    自从越千玲回来以后,研究明十四陵的进展异常缓慢,每次稍微有一点灵感,总是被越千玲诸如逛街、散步、购物各种事打断。

    就像现在楚天赐刚静下心,在全神贯注的翻阅手里的洛玄神策,越千玲推开门一言不发的站在门口,楚天赐默默的叹口气,转过吓了一跳。

    越千玲今天打扮的很漂亮,一张清丽白腻的脸庞,小嘴边带着俏皮的微笑,灯光照shè在她明彻的眼睛之中,宛然便是两点明星,淡淡画过妆的双眉犹如新月,清新可人。

    越千玲晃动着手里jīng致的小包,偏着头说。

    “今晚我闺蜜约了我出去玩,你快换衣服。”

    “你们一群女人在一起,我去干什么啊?”楚天赐皱着眉头不解的问。

    “我爸托付你和连山哥照顾我的,连山哥现在不在,我一个女生晚上出去,你不保护我,你是不是男人?”越千玲不依不饶的说。

    “呵呵,你……你还需要我保护。”楚天赐yù哭无泪的摇着头。

    “赶紧,别磨蹭,快迟到了。”

    越千玲的口气完全不是在和自己商量,楚天赐和她住了这么久,深知越千玲一旦决定的事,没有人能改变,这一点和自己很像,只是没搞明白,为什么每次到了最后,妥协的都是自己。

    走进酒吧瞬间就被震耳yù聋的音乐和喧闹的人群所包围,这种地方楚天赐第一次来,紧紧跟在越千玲后面,生怕一不小心跟丢了,自己会迷失在里面。

    越千玲抬着头四处张望,转头的时候发现楚天赐头埋的很低,忽然笑了。

    “哟,还有你不好意思的事啊,怎么了,没来过?”

    楚天赐慌乱的摇着头,眼睛一直看着自己的脚尖,逗的越千玲直发笑。

    舞池zhōng yāng肆意的扭动着体的男女,这里如同一个宣泄的沼泽,暧昧和放纵交织在一起,没有顾忌更没有羞涩,空气中弥漫的香水和酒混合的味道。

    酒吧的角落有人叫她的名字,越千玲抬起手兴高采烈的的摇晃,拉着楚天赐的胳膊走了过去。

    一桌的女孩见到越千玲叽叽喳喳兴奋的不行,楚天赐龟缩在灯光照shè不到的角落,战战兢兢努力让自己看上去很自然。

    “哟,千玲,现在都有小跟班了啊。”有人用戏谑的口气笑着问。

    “他叫楚天赐,是我……是我哥,带他出来见见世面。”越千玲想了半天才想好如何介绍他。

    然后越千玲把面前的几个女孩分别介绍给楚天赐。

    长头发的叫花倩,个子最高的叫严静,缅甸一些的叫张聪,稍微有些胖的叫李梅。

    楚天赐客气的对她们笑了笑,然后又拘谨的低着头坐在一边。

    “千玲,是你什么哥啊,不会是哥哥吧?”花倩话一说,所有人一团哄笑。

    越千玲干笑两声抓起瓜子砸了过去:“没正经的,都说了是我哥。”

    “既然是你哥,那越就是我们的哥,千玲,你该不会介意吧。”严静笑嘻嘻的坐到楚天赐边。“天赐哥,你喝什么酒?”

    “不!我不喝酒。”楚天赐摇着手说。

    “来酒吧怎么能不喝酒,你一个大男人还怕我们几个女的把你灌醉啊。”李梅在旁边起哄。

    “来一打啤酒。”张聪摇着手大声喊。

    “我……我真不能喝,喝了会出事的……。”楚天赐用期盼的眼神看着越千玲。

    “别墨迹,大男人一个,喝点酒你怕啥,真醉了我扶你回去。”越千玲及其鄙视的瞪了他一眼。

    其他女孩看见越千玲都发话了,一拥而上,二话不说没人着楚天赐气都不喘,一口气喝了四瓶啤酒。

    “千玲,你天赐哥干啥的啊?”花倩好奇的问。

    越千玲看楚天赐被搞定手足无措的样子,笑着说:“他……呵呵,他是算命的,据他说有过目不忘的本事,姐妹们,要不你们考考他。”

    楚天赐已经脸颊cháo红,本来就不太会喝酒,一口气喝了四瓶,胃里翻江倒海,口干舌燥。

    “天赐哥,你会算命啊?”严静又把一杯酒递到他面前。

    楚天赐想都没想就接过来仰头喝完,脑子已经完全不听使唤,一脸奔放的说。

    “十指掐算天下苍生,一卦谋定万代江山,今天高兴,谁要算的尽管来。”

    “哟,天赐哥,你这口气还真不小。”

    “信不信算了就知道。”楚天赐一边说一边解开口的纽扣。

    “花倩,你是教语文的老师,他说他能过目不忘,要不你真考考他,免得他天天大言不惭。”越千玲火上浇油的冲花倩笑笑。

    花倩转从包里拿出一本书递给楚天赐。

    “天赐哥,这是新出的唐诗宋词编录,你先看看,我再问你。”

    楚天赐接过来看了没五分钟,一本书已经翻完,随手潇洒的扔在一旁,憋着嘴说。

    “小意思,随便问。”

    花倩翻开书,越千玲坐到她边,兴高采烈的说。

    “第十五页是什么?”

    “包融的武陵桃园送人,诗是:武陵川径入幽遐,中有鸡犬秦人家。先时见者为谁耶,源水今流桃复花。”楚天赐脱口而出。

    严静看花倩没说话,就知道楚天赐说对了,连忙好奇的探过头问。

    “三十四页是什么?”

    “寇准的词,柳。词是:晓带轻烟间杏花,晚凝深翠拂平沙。长条别有风流处,密映钱塘苏小家。”楚天赐洋洋得意的端起酒杯,双眼迷离的说。“能不能来点有难度的啊?”

    所有人的惊讶的相互对视,厚厚的一本书,被楚天赐就看了五分钟不到,居然都答对了。

    “第二十七页,从下往上第九行,从右往左第八个字是什么?”张聪小心翼翼捂着书,生怕楚天赐偷看。

    “呵呵,这个有点难度。”楚天赐已经彻底的奔放,喝完手里的酒大声说。“是清……不对,清是第九个,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第八个字是浅。”

    除了越千玲几乎所有人都惊呼起来,这样的本事可不是人人都会,每个女生眼里无不充满了羡慕和崇拜,越千玲抿着嘴唇心有不甘的盯着楚天赐。

    不知不觉楚天赐又被灌了几杯酒,四仰八叉的倒坐在沙发上,得意洋洋冲着越千玲笑。

    “天赐哥,千玲说你会算命,要不你给我算算。”李梅把手伸过去。

    楚天赐推开李梅的手,看手相太麻烦,测字吧!

    “好,我想想,测一个令字。”

    “问什么事?”

    “问,问我事业。”李梅想想说。

    “你要问事业,话从口出,口中有令,为囹,表示自己目前被围四周都是竞争对手,令是今多一撇,分明是说画蛇添足,所谓令行止,这个字是说,你目前周围有很多和你竞争的人,听上级的话,不要随心所yù做好自己本分的事就行了。”楚天赐气定神闲的说。

    李梅若有所思的想想,旁边的严静问她算的准不准,李梅一脸惊讶的点着头。

    张聪凑过来指着自己手包上吊着的小熊饰品说。

    “天赐哥,我就算这个,也问事业吧。”

    楚天赐回头看了看,不以为然的笑着说。

    “一熊一绳,熊去脚是是能,一绳为吊,口下有巾,是非太多,你有抱负,但不能强求,只要能勤快必能成事,但要远离是非。”

    花倩转着眼睛想了一会,对楚天赐说。

    “天赐哥,你说的这些都是话,也没个准,我测一个字,萌,问问我最近的健康,看你能测出来吗。”

    楚天赐看见越千玲坐在花倩旁边意味深长的笑,知道这主意是越千玲出的,想看自己笑话。

    “萌是草下rì月无光,是yīn晦之像,孤yīn不生,独阳不长,yīn阳去双耳就是明,双耳为聂,聂是女子小声说话,这个字又是你朋友问的。”楚天赐说到这里有意无意瞟了瞟越千玲,忽然笑着说。“朋为月月,就是说此女子月月都会有件yīn晦的事不能直言告诉其他人……既然是问健康,那就是痛经了!”

    花倩兴奋的跳起来,都围在楚天赐边顶礼膜拜,剩下越千玲一个人孤零零的坐在楚天赐对面,看着楚天赐现在左右都是美女,像极了一个左拥右抱高高在上的帝王,越千玲抿着嘴唇脸yīn沉的像是要生吃了他。

    “你也别傻坐着,要不你也测一个字。”楚天赐仰着头,语气挑衅的笑着说。

    越千玲心有不甘,搞不明白为什么走到哪里楚天赐都是焦点,就连自己一起长大的死党,现在都已经完全倒戈相向,气不打一处出,拿起花倩刚才的书。

    “第七页是什么?”声音很冷淡的问。

重要声明:小说《旷世神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