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浮龙谷钉纹璧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九世探花 书名:旷世神相
    离开茶摊的时候,燕同寿叮嘱楚天赐有空常来坐坐,楚天赐高兴的点点头,越千玲倒是对这里没有半点留恋,拉着楚天赐头也不回的走进人头攒动的鬼市里。

    “你今天是不是很得意啊?”越千玲忽然笑着问。

    楚天赐一愣不知所措的摇摇头说:“我什么要得意?”

    “找到组织了啊,没瞧见燕六指看你那眼神。”越千玲的话怎么听都有股淡淡的酸味。“就像你真是帝王一样,他就没差给你三跪九叩了。”

    “燕同寿也算是前辈,没道理那我开涮,而且安琪上次也yù言又止的说了一半,我看她对命理相术了解颇深。”楚天赐一本正经的看看越千玲。“也许,我运气好,真是帝王之命也说不一定啊。”

    “哟,你还学会顺杆往上爬了,老骗子遇到小骗子,人家是挤兑你呢,这个都听不出来。”越千玲憋着嘴一脸看不起的样子。

    “别说我了,你一大早把我叫到这里来,不会只是想逛逛鬼市这么简单,到底有什么事。”楚天赐无所谓的笑笑说。

    越千玲偏着头左顾右盼的说。

    “我爸说你对古玩鉴赏jīng通的很,我刚好在做一个关于玉器真伪辨别的论文,鬼市里面什么货都有,既然你行,今天一是想看看你到底有多厉害,二嘛……也教教我怎么分辨玉器的真伪。”

    “我就知道没什么好事,你又不是没看见,刚才我就多了一句嘴,人家就要一里红,你这不是摆明要去砸人家摊子嘛。”

    “玩古玩就玩眼力劲,真的假的往那儿一摆,看不看的出是自己本事,什么叫砸摊子。”

    前面的路已经被堵的水泄不通,一片喧闹的嘈杂声,人群像炸开的锅,越千玲好像对所有闹的事都有独钟,拉着楚天赐就往人群里挤。

    好不容易挤到前面,同样是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摊位前面什么也没摆,绒布上面就放着一块白玉,物件大约有手掌大,白玉晶莹光润,扁圆形,用浅浮雕和yīn刻技法琢制纹饰,一面浅浮雕团龙,另一面浮雕四朵如意形云纹,纹饰细密流畅。

    “你学考古的,考考你,知不知道这是什么玉器?”楚天赐忽然笑着小声问。

    “这是谷钉纹璧。”越千玲不假思索的回答。

    “还有两下子,那你再说说是什么年代的?”楚天赐意犹未尽的继续问。

    “此璧多褐sè沁,yīn刻龙纹,刻工遒劲粗犷,曲线跌宕起伏,样式是汉代,确切的说是东汉时期的东西,不过龙纹和东汉的有些出入,而且工艺远比东汉要先进,宋代很重视璧的使用,沿用了汉代的用璧制度,并制造了大量玉璧,应该是宋代仿汉代的。”

    楚天赐赞许的点点头,没发现平时耀武扬威的越千玲,基本功还扎实。

    “这位小姐一看就是圈内的人,一眼就认出这物件是宋代仿汉代的,好眼力。”摊子听见越千玲刚才说的话,也有些吃惊的抬头说。“好多人都说这是汉代的,如果不是行家,还真看不出来是宋代仿的,这要是蒙一个些外行轻轻松松的事。”

    在鬼市里溜达的一般有两种人,一种是真正的行家里手,来这儿捡漏的,还有一种就是完全不懂跑来赌运气的,第二种人明显比第一种要多很多。

    但不管是哪种人,能在鬼市上见到品相如此完好,而且完整无缺的谷钉纹璧,那可就不是常事了,不管是汉代也好,还是宋代也好,只要这东西是真的,那可就是价值连城的珍宝。

    “这位小姐是行家,来,拿在手里看看。”摊子大方,小心翼翼把谷钉纹璧递给越千玲。“外行看闹,内行看门道,您给掌掌眼,看看这货是真是假。”

    越千玲虽然是学考古的,古玩玉器见过不少,但如此完整的谷钉纹璧,还是第一次见到,兴奋异常的接到手里。

    谷钉纹璧非常漂亮,有大烧饼那么大,比烙饼稍微小点,中间镂空,碧面上布满了谷钉,还淡淡的带着一点朱砂,摊子说这是出土的时候带的。

    多少有一点考古知识的人都知道,如果墓底下垫上了一层朱砂的话,这种墓地的规制绝对小不了,墓里面陪葬的东西也会是非常好的东西。

    那么这块rǔ钉上带一点点朱砂的痕迹,正好证明这是大墓出土的陪葬品,摊子再三解释,自己不是盗墓的,这东西是通过其他渠道买过来的。

    鬼市出好货,看来这句话一点也不假。

    越千玲按照自己学的知识,反复把玩,越看越喜欢,而且不管从任何一个地方看,这谷钉纹璧都是货真价实的真货。

    越千玲看的不释手,发现楚天赐在旁边一直没说话,心里没多少底气,把谷钉纹璧递给他。

    “帮我看看,是不是真的?”

    楚天赐摇着头心有余悸的笑着说:“真的假的有什么关系,反正你也不买,赶紧给人家放回去,摔坏了赔不起的。”

    “不卖就不能看了啊?”越千玲偏着头白了他一眼。“好东西当然要鉴赏。”

    “这位小姐说的对,买不买不要紧,给掌掌眼就行。”摊子是实在人,一脸和气的笑着。

    摊子周围围的人越来越多,如此稀罕的谷钉纹璧绝对少见,好几个人对谷钉纹璧的品相赞不绝口,楚天赐连忙把谷钉纹璧递过去,接手的是一个带眼镜的老头,大概有六十多岁。

    “包浆厚重荧光四shè,yīn阳面由水沁园,但不失美观。”老头扶着鼻梁上的眼镜,如获至宝般兴奋。“好东西,好东西。”

    越千玲一抬头愣了片刻,忽然笑起来。

    “姜教授!您老也来逛鬼市啊?”

    老头眯着眼才看见旁边的越千玲,点着头也笑起来。

    “千玲啊,哈哈哈,习惯了,没周我都会来一次,干了一辈子考古,就喜欢盘弄这些玩意,千玲,你……你一个人来的?”

    “哦,不是,我和我朋友来的。”越千玲指了指边的楚天赐说。

    “呵呵,原来是和男朋友来逛,你这丫头就是鬼jīng,先培养共同好,哈哈哈。”老头祥和的冲楚天赐点点头。

    越千玲脸又泛起红晕,咬着嘴唇连忙解释。

    “姜教授,您别误会,他……他不是我男朋友,就是……就是一般朋友。”

    “哦!呵呵,朋友,朋友。”老头意味深长的笑了笑,对楚天赐小声说。“多逛逛慢慢就变成男朋友了,小伙子加油啊,革命尚未成功同志还需努力啊。”

    “您老真误会了,我真不是她男……男朋友。”楚天赐被他这么一说也感觉不好意思,扯开话题。“您好,我叫楚天赐。”

    “这位是我们考古研究所所长,姜露华教授。”越千玲抿着嘴在旁边介绍。

    摊位前围着的人听说考古研究所所长都说谷钉纹璧是真的,一片嘈杂和惊叹声。

    “姜教授,这上边还有朱砂沁呢,有朱砂的痕迹,您再看看。”人群中有人好奇的问。

    “沁生sè,sè生光,光生气,气生神,古玉之沁,集自然之灵气,借时光之酝酿,自然而生,光气活现,神韵非常,凡古玉真品,可无沁sè之表象,但不可无光气神之灵魂要素,今人可仿型料工纹,但难仿其沁;能仿其沁,却不能与光气神达到统一,故古玉鉴定,能看型料工纹者乃是初学;能看沁sè者可谓高手;能将光气神烂熟于心者方为高人也。”姜教授背负着手侃侃而谈。

    教授就是教授,一出口全是引经据典,文绉绉的话虽然深奥难明,不过听着还真像那么回事,楚天赐对姜教授所说也很认同。

    “至于这块玉璧上的玉那就不用看了,岁数大了,眼神不济了,这物件真和假主要就看看这做工。”姜教授很肯定说。“至于有没有朱砂沁并不重要,这块玉璧本就是珍品,当然有更能体现价值。”

    “老爷子,您给估估价,这物件值多少钱,您老是权威,说的价也中肯,如果合适我就买了。”人群中又有人期待的问。

    “玉璧讲究的是古意的魅力和神韵,但是玉璧实难估价,这个我也说不准。”姜教授摇着头有些为难的样子。

    “您老随便说个价,这方面您老有经验,不会坑人。”刚才问话的人追问。

    “您老但说无妨,东西摆这儿就是给人估价的,要的价,谈的才是钱,就算我漫天要价,也要有人买才行,只要合适我就出手。”摊主一脸和气很客气的说。

    姜教授默不作声专心致志的掂量半天,深吸一口气说。

    “非要说个价的话,以我的经验,应该……应该五万左右!”

    人群中一片哗然,八十年代工人工资一个月才五六十元钱,这么小的一块玉璧竟然要五万元,相当于一个工人不吃不喝攒一百年才买的起。

    越千玲突然发现旁的楚天赐心不在焉的到处张望。

    “你看什么呢?”

    “看哪儿有卖吃的地方。”楚天赐揉了揉肚子笑着说。

    “你饿死鬼投胎的啊,怎么一天到晚就惦记着吃?”越千玲没好气的说。

    “深更半夜你把我叫起来,站了大半天了,饿的头发晕。”楚天赐一脸苦笑。

    “你不是很能看嘛,去看看玉璧是不是真的。”越千玲瞪了他一眼忽然笑了笑。“看准了的话,逛完鬼市我请你吃好吃的。”

    “这个还需要我看什么啊?”楚天赐摊着手很无奈的对她说。“你们所里的教授都说是真的,那还能假的了。”

    姜教授听见越千玲和楚天赐在旁边嘀咕,笑容可掬的把玉璧递到楚天赐面前。

    “小伙子,你也看看,感受感受历史的厚重,这可是上千年的东西啊,千玲是想熏陶熏陶你的文化气质。”

    姜教授显然没明白越千玲让楚天赐看的用意,楚天赐没有办法接过玉璧,装模作样的看了看,手在上面摸了一圈,连忙递还给摊子,好像生怕砸在自己手里,赔不起的样子。

重要声明:小说《旷世神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