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祭坛机关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九世探花 书名:旷世神相
    越雷霆几乎是在楼下整整站了一夜,霍谦陪在越雷霆旁边,一夜没睡面sè憔悴,天亮的时候看见楚天赐和萧连山回来,越雷霆手都在抖。

    楚天赐回来的路上一直反复在想顾安琪走的时候说的话。

    顾安琪的出现其实楚天赐也很意外,说明知道这古墓的人并不只有越雷霆,但顾安琪明显话中有话,几次提醒自己不要进去,而且顾安琪似乎对风水颇有研究,很显然顾安琪知道一些自己不知道的事。

    楚天赐现在知道下面不是古墓是祭坛,看顾安琪的反应并不知道这个事,到底里面有什么东西让顾安琪如此紧张。

    按照越雷霆所说的话,这个不惜重金请他挖墓的黄爷是冲着一本书来的,到底是什么样的书会让这个黄爷如此在意。

    这些问题一直缠绕在楚天赐脑子里,回来的路上一直没说话,可怎么也想不明白。

    “天赐?怎……怎么样?”

    楚天赐一抬头,才看见站在面前的越雷霆,或许是好奇心作祟,现在连他自己也很想进去看看,里面到底有什么。

    “霆哥,入口我找到了。”

    越雷霆长松了一口气,双手合十口里喃喃自语:“谢天谢地,谢天谢地。”

    霍谦倦怠的脸上也露出笑容走过来说。

    “天赐,你和连山先去休息,后面的事我安排刘豪去办就行了。”

    楚天赐摇摇头有些焦虑的说。

    “霆哥,我还是跟你们一起去,入口虽然找到了,但恐怕想进去没那么简单。”

    越雷霆当然希望楚天赐能一起去,有他在越雷霆感觉做什么都放心。

    “霍谦,你通知刘豪准备好人手,白天不能挖太招摇,我们等天黑了再过去,今晚一定要挖进去,我到要看看这差点把命搭上的墓里面到底埋了什么。”

    等到天黑,楚天赐和越雷霆才出发,去的路上,楚天赐把自己勘察的过程告诉了越雷霆和霍谦。

    “是祭坛?!”霍谦也大感意外。“如果是祭坛那就说的过去,难怪一直找不到入口,原来是有人刻意在隐藏。”

    越雷霆听到是祭坛眉头皱了皱。

    “你说这黄爷,好好的让我挖什么祭坛,这祭坛里面能有什么稀罕玩意,白忙活这么久,也不知道他葫芦里买什么药。”

    车停下来的时候,刘豪早已带着人等着,越雷霆回头看看楚天赐。

    “天赐,入口在什么地方?”

    楚天赐走到水塘边,偏着头确定的说。

    “这就是入口。”

    “水塘……水塘是入口?”刘豪摸了摸下巴有些迟疑。

    越雷霆手一挥斩钉切铁的说。

    “天赐说是这里就一定是,派人下去看看。”

    霍谦看看四周也有些迷惑,走过来问。

    “天赐,你怎么知道这水塘就是入口的?”

    “这里的风水布局是杜鹃泣血,全靠下面的祭坛来盘活,可杜鹃泣血的风水局戾气太重,这里四面环山戾气聚集而无法扩散,祭坛背后的山指着天上的武曲星,武曲星主武,意为挥兵百万,而望孤涯是长矛染血刺帝星,意为直捣黄龙,可这里戾气太重都沉聚于山底,无法上升环绕长矛,也就达不到杜鹃泣血的意思。”

    “你是说要这些积聚的戾气上升才能是真正的杜鹃泣血!”霍谦恍然大悟的点点头。

    楚天赐点点头指着水塘自信的说。

    “这水塘犹如被三座山镶嵌的铜镜,镜面向天,月光会倒影其中,这就是镜花水月!”

    霍谦眼睛一亮慢慢点点头说。

    “我明白了,戾气不能上升,就反其道而行之,把天生星辰倒影在水塘里,这样沉聚的戾气覆盖在水塘之上,杜鹃泣血风水格局就成了。”

    “山为yīn,光为阳,其他地方都是死门,只有这水塘因为反shè月光,所以是杜鹃泣血局里唯一的生门,而且水是百态之首,能容万物同时也能分隔万物,这水塘里的水刚好可以阻止沉聚的戾气透到祭坛里面。”楚天赐有成竹的对霍谦说。

    派下去的人浮出水面,兴奋的说。

    “老大,这水塘深的很,下面见不到底,不过潜到十多米的地方,水塘边上有道铁门锁的紧打不开。”

    越雷霆听见果然有线索,咧着嘴就笑了,朝刘豪点点头。

    “多弄几台抽水机,把这水塘的水给抽干!”

    刘豪连忙安排人去找抽水机,架设好以后抽了个把小时,水塘里的水位依旧没下去,越雷霆在旁边焦急的来回走动。

    楚天赐从抽出的水里捡起几块鹅卵石站起说。

    “不用抽了,这水不管怎么抽也抽不完的。”

    “天赐……这……这怎么回事?”越雷霆一听就慌了。

    楚天赐把手里的鹅卵石递给越雷霆。

    “霆哥,这鹅卵石是经过无数年水流冲击才形成的,这水塘里不可能有这么多如此光滑的鹅卵石,这只说明水塘和地下河流是通的,这些鹅卵石是地下河流带到水塘,你再怎么抽也不可能把地下河流抽干吧。”

    “那怎么办?抽不干水塘里的水,怎么进去?”刘豪擦了一把脸上的汗问。

    “既然下面有门就一定能打开,再派人下去看看铁门周围有没有其他东西。”楚天赐沉稳的说。

    “别这么麻烦,不就一道铁门嘛。”刘豪转过头对旁边的人说。“下去十个人,带上工具把铁门给我撬开。”

    楚天赐刚想说什么,十几个人已经跳了进去。

    越雷霆看楚天赐神凝重,走过去轻松的笑了笑。

    “天赐,有些事就要靠笨办法,天底下哪有撬不开的门。”

    “这祭坛设计如此jīng妙,当初建造的人一定算到万一有人无意中发现入口……我是担心……。”

    楚天赐话还没说完,有人指着水塘大声喊。

    “有血,有血!”

    楚天赐连忙走过去,月光下的水塘好几处地方泛起层层血花,在水塘里慢慢扩散开,然后有几个人从水塘里探出头,抱着另外几个已经昏厥的人往岸边游。

    “下面有机关,铁门刚一撬就有东西shè过来,好几个兄弟都受伤了。”

    萧连山从岸边拉起受伤的人,其中一个人背后插满了已经锈蚀的短箭,萧连山拔下一支打着手电筒看了看。

    “这是从强弩shè出来的箭,近距离有很强的穿透力,看他流的血鲜红,还好箭头没染毒,可能是年代久远,强弩的shè力已经不是很强,不然下去的人都活不出来。”

    “他娘的,吃饱撑着没事干了,水下面按道门还装机关,谁想的这点子。”越雷霆摸着板寸心烦意乱的来回走。

    “是门就一定能开,既然是机关肯定有开关。”楚天赐劝越雷霆不要着急。

    “再下去几个人看看铁门周围有没有其他东西。”越雷霆焦虑的大声说。

    看着躺在岸边疼的惨叫的人,刘豪的手下都面面相惧,没人敢动。

    “哥,我去。”萧连山边脱衣服边说。

    “连山,下去只看就行,什么也别动。”楚天赐关切的叮嘱。

    萧连山满不在乎的点点头,跳进水塘,楚天赐搓着手指焦急的注视着水塘里的变化。

    没过多久萧连山浮出水面,抹着脸上的水大声说。

    “哥,铁门旁边有很多字,好像可以按下去。”

    “是的,我们也看见了,以为没事就随便按了,结果箭就shè出来了。”其中一个躺在地上的人表痛苦的说。

    楚天赐眉头紧锁想了想又问。

    “这些字是按照什么排列?”

    “排列?”萧连山吐了一口嘴里的水说。“什么排列不知道,反正一个四四方方的铁边框里面密密麻麻的的都是字。”

    “四四方方?”楚天赐好像想到什么。“是不是正方形的?”

    萧连山想了想点点头。

    “字是什么颜sè?”

    萧连山皱着眉头仔细回想肯定的说。

    “有黑sè也有白sè,但排列好像是一圈白一圈黑,看的我眼花。”

    楚天赐默不作声的低头想了想,嘴角慢慢翘起。

    “呵呵,是河洛之数的九宫格演变出来的机关。“

    “九宫格!”霍谦走到楚天赐边说。“九宫格不是只有九个数字吗,听连山说下面的字密密麻麻,不止九个。”

    “当然不止九个字,杜鹃泣血算是奇门遁甲之局,机关当然是按照奇门之数排列,奇门遁甲由天盘、地盘、人盘、八卦、八门、八神、九宫、九星、天干、地支和二十四节气等要素的组合搭配而成,一共有一千零八十局,所以上面的字也是一千零八十个。”

    “啊!这么多字?!”越雷霆听的迷糊焦急的说。“这么多字里面到底哪几个才是开门的机关呢?”

    “没有几个,只有一个!”楚天赐斩钉切铁的说。“奇门遁甲里面只有一个是生门,既然是按照奇门之数布的机关,开关当然就是这一千零八十个字其中一个。”

    “只有一个!”越雷霆瞪大眼睛,一千零八十个字里面就一个字是开门的机关,即便他把自己手下所有的人叫来,也不够被下面的强弩shè,找到入口又进不去越雷霆更加烦躁。

    楚天赐浅浅一笑转头对水里的萧连山说。

    “连山,你相不相信我。”

    “哥,瞧你这话说的,说吧,按哪一个?”萧连山憨憨一笑。

    “从上往下数九排,再从左往右数到第五个字,不要按,以这个字为基点,再往上数三个字,还是不要按,再倒退往下数七个字,也不要按,再往上数一个字,然后按下去!”

    楚天赐话刚一完,萧连山想都没想就潜了下去。

    霍谦看着萧连山潜下去起的涟漪,心里也捏了把汗,毕竟要再一千零八十个字里面找对一个字,难度可想而知。

    “天赐,九宫之数我也有些了解,可你怎么如此肯定你推算的这个字就是开门的机关?”

    “河洛之数戴九履一,左三右七,二四为肩,六八为足,以五居中,下面的机关根据河洛之数再结合奇门遁甲演变而成,连山说字有黑白两种颜sè,刚好印证了我的推断。”楚天赐平静的回答。

    “即便如此,必须找到一个基点,这个你怎么推算的?”霍谦还是不太明白。

    “杜鹃泣血是弑君废帝之局,帝是九五之尊,基点当然就是九五之数,也就是从上之下第九排,从左到右第五个字,五方白圈皆阳数,四隅黑点为yīn数,其后逢三退七进一,这是奇门里面很高深的推演口诀。”

    霍谦听的有些迷糊,如此高深的奇门之术他连听都没听过,楚天赐的话说完,就看见水塘里忽然平静的水面开始回旋翻滚,然后慢慢恢复平静。

    萧连山从水里探出头,抹在脸上的水一脸憨憨的笑容。

    “门开了!”

重要声明:小说《旷世神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