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八龙抱珠项链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九世探花 书名:旷世神相
    房间里都陷入了沉寂,越雷霆和霍谦怎么也没想到,二十出头的萧连山不但经历过战火的洗礼,而且还有这么一段曲折的故事,对于军人特别是保家卫国上阵杀敌的军人,道上混的人都特别敬重,上过战场经历过生死的人对于忠义的理解总是特别深刻。

    “连山,那后来你怎么又去了劳务市场遇到刘豪的?”霍谦问。

    楚天赐拍拍萧连山的手,让他平复心

    “我带他去的。”

    “对了,我一直忘了问你和连山怎么认识的?”越雷霆把目光落到楚天赐上。

    “我从山里出来,什么都不会,想着找点事做填饱肚子,晚上没地方住,就蹲天桥下,这小子就躺在哪儿,浑直哆嗦,我一摸他额头烫的吓人,嘴唇都干裂了,我找到水喂他,上就剩下半块馍,一小块一小块掰给他吃,我把他的脉,脉象急乱浮沉不定,是风寒如体邪火所致,是他命大,我在天桥下面的乱草里找到了鸭拓草和其他草药,熬药给他喝,一天一夜后他才清醒过来。”

    萧连山感觉的对楚天赐笑了笑。

    “我好不容易从边境回来,可又不能回家,都说沿海地方发展快有饭吃,我就爬上火车打算去粤州,结果等我醒来发现……我坐错了方向,跑到了渝州,呵呵。”

    屋里的人都跟着萧连山笑起来,楚天赐也苦笑着摇摇头。

    “醒了就叫我哥,搞得我都不好意思,反正我也一个人多个伴也好,我就带他去劳务市场,然后认识了刘豪,后面的事你们都知道了。”

    “哈哈哈,这就是缘分,你们两兄弟有这个缘分,茫茫人海给遇到,天赐先救了连山,后来天赐阑尾炎,连山去求刘豪救天赐,这就是因果报应,天赐种的善因最后结的善果。”越雷霆欣然一笑。

    霍谦坐到楚天赐边很认真的问。

    “天赐,有些事一直想问你,又不知道方不方便。”

    “谦哥,有什么你就问。”

    “我看你年纪也就二十多岁,可在命理天数上的造诣无人能及,我也对此略懂一二,深知风水命理几十年算入门,有人穷尽一生也不过小成,像你这样真正能做到铁口直断料事如神的寥寥几人,可你这么小年纪怎么就如此jīng通,不知道师承何人?”

    “没人教过我!”

    “没……没人教过你?”霍谦更加惊奇。“那你怎么会这些博大jīng深的东西?”

    楚天赐也茫然的摇摇头很诚恳的回答。

    “其实这个问题我一直也很想知道答案,从我记事起,我好想就会这个,迎面走来一个人,我能清清楚楚看到他面相十二宫,脑子里自然而然的就能算出这个人的祸福旦夕,走在外面看山川河流,在我眼里就变成风水图层,任何地方我看一眼就知道风水好坏,晚上看天上的星星,就推演运势天机,每次都很准。”

    霍谦目瞪口呆的看着楚天赐半天才说出话来。

    “无师自通,难道你有这方面的天赋,可你说你从小就会这些高深莫测的学问,的确另人匪夷所思。”

    “不光是风水命理,道家五术,山、医、命、卜、相,我都有所涉及,道家五术无一不jīng,只不过命理相术用的最多,其他的很少运用。”

    霍谦深吸一口气重新打量楚天赐:“这些都是源自易经,易经涵盖时空,宇宙的万事万物,都yīn阳相互对立又能相互转化,如冬去chūn来,夏去秋来,月升rì落,老死少生等等,易经深奥难懂堪称神书,能窥之一二就能受用无穷,天赐你竟然无师自通,道家五术驾驭的轻车熟路,真是神奇。”

    护士进来换药,解开楚天赐手里的纱布,被砍伤的伤口快要愈合,霍谦的目光落在楚天赐的中指上。

    “天赐,第一天见你的时候,我就发现你中指断了一截,伤口整齐是一刀剁下来的,是谁干的?”

    楚天赐看看自己的断指,惨然一笑。

    “我家老头子,因为我不听他的话,二话没说就给我切了。”

    “你……你父亲干的?”

    楚天赐点点头。

    “虎毒不食子,到底因为什么是,你父亲如此狠心?”

    楚天赐的目光忽然变得柔和透着思恋,然后无力的笑了笑说。

    “老头子是一个极其冷僻的人,话少的可怜,从我记事起和他说过的话,都能数出来,山里的娃都不上学,也没钱给你上,老头子每天都去他山上刨他一亩三分地,我几乎把所有的时间都花费在了老头子不为人知的书库之中。”

    “书库?”越雷霆好奇的问。

    “老头子的房子有一个夹层里面还有一间石屋,以为我不知道,每天晚上等我睡了他就进去,其实我早就知道,那是老头子建造的密室,里面麻麻烦烦放着各式各样的古书,上至天文,下至地理,包罗万象无一不有,我一直都很奇怪,平时看来一个大碗喝酒,不洗脸漱口,袖口上蹭鼻涕的糟老头,为什么会有满屋藏书,而且只要走进这个密室,他就像换了一个人,温文儒雅高深莫测。”

    “我就说天赐言谈举止颇有风度,原来全是在自己看书学得,哈哈哈。”霍谦若有所悟的笑了笑。“古玩鉴定的本事想必也是这些书里学的吧。”

    楚天赐点点头继续说。

    “与世隔绝的深山中,我就靠这些推挤如山的古书慢慢长大,rì子过的贫瘠而充实,直到我无意中发现了老头子的另一个秘密,在密室的后面还隐藏着一个不大不小的藏书房,里面的书籍是我之前完全没有接触过的,几乎包罗了奇门、堪舆、相术各门各派的jīng要,我也突然发现,这些文字生僻jīng奥的书籍,我就像冥冥之中在哪儿看过,几乎能过目不忘,这些似乎是老头子刻意隐瞒起来的藏书,不知不觉中我就看完并融会贯通。”

    “这么说……你父亲也是命理天数的高人?”

    “他还高人,呵呵。”楚天赐自己都乐了。“除了种地就是喝酒,就是坐在村口和人瞎掰扯,没做过一件正常的事。”

    “后来呢?”越雷霆追问。

    “一天下雨,老头子提前回来,看见我在翻阅这些书籍xìng大变,拖我出去什么也没说,用镰刀就剁了我一截中指,然后让我滚……。”楚天赐说到这里神黯然。“什么也没给我,扔个我一个项链,让我再也不要回去,甚至连一个理由都没给我留下。”

    楚天赐说完时手里已经多了一条古朴jīng致的项链,霍谦看了一眼整个人目瞪口呆的站起来,指着项链有些语无伦次。

    “八……八龙抱珠!你怎么会有这……这条项链?”

    “谦哥,你认识这项链?!”楚天赐好奇的问。

    “不认识,不过听过一些关于这项链的传闻。”

    “霍谦,你平时稳重的人,今天怎么这么激动,慢慢说,我也想听听。”越雷霆拍拍他的手。

    “这是道家的秘传,八龙抱珠项链是道家圣物,里面蕴含着道家五术jīng要和迷藏,谁要能参透八龙抱珠的秘密,就能就能博古通今学得道家五术所有不为人知的秘密,这些jīng要和迷藏包罗万象都是研究五术之人趋之若鹜的真迹,传闻学得里面的真传能通天彻地无所不能。”

    越雷霆从楚天赐手里接过项链,反复看了半天。

    “这里面什么都没有啊?”

    “相传此八龙抱珠玉环项链不是人寻玉,而是玉寻人,这是通灵xìng的圣物,没有资格的人拥有它只是普通项链,一旦此玉找到能驾驭它的主人,必将光芒万丈,五术jīng要尽传此人。”霍谦越说越激动。“不过这些都是传闻,从来也没有人真正领悟过。”

    “难道我从小就会道家五术……就是因为这条项链?”楚天赐一脸茫然的说。

    “天赐无师自通实在说不过去,道家五术博大jīng深短短十几年又怎么会融会贯通,天赐有这样的能力,一定是机缘巧合之下解开了八龙抱珠的秘密,天赐!你就是这条项链的主人,所以你才会这么小年纪就能尽得五术jīng要迷藏。”

    越雷霆把项链递还给楚天赐很高兴的说:“天赐,这就是你的造化,好好保管着,要是我像你这样什么都能算,那还不高兴死了,要钱有钱,要权有权,至少……呵呵,逢赌必赢,哈哈哈。”

    “八龙抱珠,封疆裂土,江山万物,只认其主!”霍谦也点点头继续说。“这句话一直在道家弟子之中传言。“意思是说谁得到并参透八龙抱珠里面的秘密,他rì封侯拜相,裂土为王是轻而易举之事,即便天下万物都是一手在握。”

    楚天赐淡淡一笑把项链挂在脖子上不以为然的说。

    “都是传闻而已,我从来也没把富贵之事看的有多重要,一切随遇而安我不强求。”

重要声明:小说《旷世神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