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深藏不露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九世探花 书名:旷世神相
    楚天赐在琳琅满目的藏品中走了几圈,目光停在一个瓷瓶上,慢慢拿到手里。

    “好眼里!你手上的是清雍正青花釉里红云龙天球瓶,以铜红料为着sè剂在瓷胎上绘画纹饰,罩以透明釉,在高温还原气氛中烧成,使釉下呈现红sè花纹,铜只有在还原气氛中才呈现红sè,因此釉里红瓷器的烧制对窑室中气氛要求十分严格,烧成难度大,成品率低,雍正时是烧制釉里红最为成功的时期,呈sè稳定,sè调红艳。”钟卫国端着手里的茶壶喝了一口得意洋洋的走过来。

    “钟先生好像对瓷器有独钟啊,这一件应该是钟先生的心头好了吧。”楚天赐没有抬头漫不经心的问。

    钟卫国也不客气,走到楚天赐边,指着瓷瓶说。

    “特别是青花和釉里红施在同一器上的“青花釉里红”更为突出,因二者烧成气氛不一致,能达到两sè都鲜艳的,只有雍正一朝,你手上这个就是难得一见的珍品,像这样的大件流传于世的据我说知不超过五件,其中有两件在故宫故宫博物馆,一件在台湾故宫博物馆,另一件在大英博物馆,而剩下的最后一件就是你手上拿着的。”

    钟卫国说了半天的话,才发现越雷霆和萧连山一脸茫然的站着,连忙赔笑客气的说。

    “能到这儿来的都是我钟某的贵宾,不用客气,大方点,来了这里就不要太拘束,随便坐。”

    萧连山对什么古玩一点兴趣都没有,站了半天是累,走到越雷霆对面的椅子上,刚想往下坐。

    “等等这个不能坐!”钟卫国指着那把椅子极其紧张的说。“前明永乐年的海南梨花木雕龙镶花椅,世面上品相这么好的已经不多见了,呵呵,我对这椅子比对我家老祖宗还上心,每天要擦好几次,你换另个地方吧。”

    萧连山白了钟卫国一眼,连忙移开脚步,生怕一不小心这前明的椅子就在自己面前散了架,按钟卫国这口气,指不定要赔多少钱。

    萧连山刚往后退了一步,钟卫国整个人就从楚天赐边跑了过来,从没见过一个胖的走快几步都会喘气的人动作会如此敏捷。

    “别动!”

    萧连山听到这句话像条件反shè般,体僵直面sè凝重,好像脚下踩着地雷千钧一发的样子。

    “别动!”钟卫国再次强调,小心翼翼的猫着腰从地上移开一个物件。

    楚天赐拧头才看见是一个青花落地双耳景瓶,萧连山看见钟卫国手里抱着的瓶子没好气的说。

    “不就一个破瓶子,你至于一惊一乍的吗?我还以为踩了你尾巴。”

    “你别小看这花瓶,这可是乾隆爷官窑出来的珍品,平时我这儿基本不会让人来,所以这些物件都按照我喜欢的方式摆放,你再退一步,我这宝贝可就包销在你脚下了。”

    “就这破烂玩意也叫宝贝,吃不能吃、喝不能喝,送给我我还嫌占地方。”萧连山不屑一顾坐到台阶上。

    钟卫国摆放好青花落地双耳景瓶,刚回头,就看见楚天赐手里正把玩这从红木书架上拿下的瓷盘。

    钟卫国激动异常的抬起手,古玩行当是有规矩的,请你鉴赏那是客气话,只看不动为观,主人没把物件亲手递到你手上,你就只能看不能动,真想要你鉴定,会递物件给你的时候在上面弹三下,这意思是说物件是过你手是完整无缺的,如果磕了碰了,谁接手谁就要赔偿,如今楚天赐就这样直接拿在手里,钟卫国心里怎么都有些不悦,但碍于越雷霆的面子又不好说什么。

    “你……你小心点,这可是。”

    “元青花飞凤麒麟纹盘!”楚天赐打断钟卫国的话,掂量几下后不以为然的说。“看这纹饰,自元代延祐元年开始明确“双角五爪龙纹”及“麒麟、鸾凤、白兔、灵芝”等,臣、庶不得使用,所以这应该是官窑的。”

    钟卫国眼睛一亮,得意的笑了笑。

    “好眼力啊,一眼就能看出这是元青花!”

    “元青花倒是不假,不过是仿品!”楚天赐反复看了良久很肯定的说。

    “楚老弟,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这些可都是钟某这些年倾家产收回来的珍品,每一件都是经过鉴定的。”钟卫国脸一沉很不高兴的从楚天赐手里拿过青花盘。“古玩这行讲的就是一个信字,你这一句仿品要是传出去,我钟某在这行当名声可就毁了。”

    “你还好意思说诚信,我们专门跑这么远来,你头一件就拿假头盔忽弄人,指不定这屋里还有多少是假货。”萧连山坐在台阶上说。

    楚天赐没有回答,围着红木书架走了一圈,钟卫国默不做声的跟在后面,楚天赐一边看一边摇头,钟卫国的脸也跟着往下沉。

    “连山说这屋里还有假货,还真是抬举你了,这些藏品不光是刚才那件元青花飞凤麒麟纹盘,其他的,没一件是真品!”

    “楚天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钟卫国冲到楚天赐面前凶神恶煞的问。

    “这是梨花木,可惜不是海南梨花木,应该是越柬紫檀木,前明永乐年的时候,紫檀木的价值及其廉价,根本没有得到认可,这椅子的花纹是雕龙图,应该是皇室所用,又岂有用紫檀木的道理,紫檀木的兴起是晚期时候的事了,这椅子应该年代不久才对。”

    萧连山虽然不知道楚天赐到底在说什么,反正他是一句也没听懂的,不过看见现在钟卫国脸煞白的脸sè,心里莫名的高兴,从看见钟卫国第一眼,不知道为什么萧连山就不喜欢这个人。

    越雷霆下来后自始至终都没再说话,现在听到楚天赐居然说这里没有真货,转过头很奇怪的看着钟卫国淡淡一笑,不过钟卫国发现越雷霆的眼睛在轻微的抽搐,钟卫国避开越雷霆的目光,开始擦额头上的汗水。

    楚天赐的目光回到刚才的青花盘上,又拿在手里掂量几下,有成竹的说。

    “这件元青花飞凤麒麟纹盘,元青花瓷发sè不稳定,青花sè泽晕散,青花料分为两种,一种发sè浓重鲜丽呈青翠浓艳,浓厚处有黑sè锈斑,俗称“黑疵”,浓处用手抚摸时青花釉面上呈凹凸不平之感,这就是使用进口“苏泥勃青”料所特有的呈sè效果,另一种为国产料,国产料青花发sè呈蓝中泛灰,有的sè泽呈青蓝偏灰或青花发sè蓝中闪灰,延祐期青花发sè的牡丹纹深入胎骨呈云层块状,像潜伏在胎骨上,呈立体感似有闪动,这麒麟盘的青花上浮与釉面紧贴,晕散青花呈炸开状,上浮青花釉面显有浓黑丝及小点,青花纹饰紧贴釉面,微呈凹状,绝对不是元青花的纯sè。”

    钟卫国已经不再说话,汗水浸透了背心,有种寒凉刺骨的感觉。

    越雷霆不以为然的点点头,示意楚天赐继续说下去。

    “俗话说“衣对骨必对”,瓷器里的“衣”是指瓷器的釉,“骨”是指瓷器的胎,元代青花瓷器的釉质都白中泛青,特别是早期产品与宋代青白瓷的釉sè基本一样,这种透明釉的颜sè往往与胎质有关,在烧制过程中,胎中的铁元素会在高温的作用下向釉内扩散,加之窑炉内的还原气氛,致使成品的釉面呈现出亮丽地青白sè,而这麒麟盘的胎都含铁量不足,其釉面看上去都青sè不足。”

    楚天赐说完转过对钟卫国苦笑,气定神闲的说。

    “这麒麟盘绝对是高仿赝品!”

    钟卫国从裤兜里拿出手帕,如果楚天赐没记错,这应该是他第七次做这样的动作,钟卫国的表很奇怪,被楚天赐把他整个地下室的物件糟蹋的一无是处,脸sè居然还没有变的太难看,萧连山都不知道,到底是钟卫国修养好,还是他根本没把楚天赐的话放在眼里。

    “椅子年代不对,麒麟盘是高仿赝品……看来我这里没有什么东西你能看上眼的。”钟卫国把手帕放回去,自嘲的笑了笑。

    楚天赐没有回答钟卫国的话,再次认真的在地下室走了一圈,漫不经心的看了看所有的物件,一点也不客气的说。

    “这个真没有!如果真有什么稀罕的,这地下室里的所有物件,高仿的程度足以以假乱真,要想找到这些高仿都是件极其困难的事。”

重要声明:小说《旷世神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