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青龙白虎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九世探花 书名:旷世神相
    刘豪战战兢兢地站在越雷霆的面前,头埋的很低,以至于越雷霆坐在椅子上不用抬头也能看见他的脸,从楚天赐和萧连山进酒楼开始,刘豪就这样站着,越雷霆坐在离楚天赐他们不远的地方,时不时的往那边瞟几眼。

    “真他妈的能吃。”越雷霆哭笑不得的自言自语。

    楚天赐和萧连山从坐下来嘴就没停过,服务员过去让两个人点菜,萧连山连餐单都没看。

    “所有的菜都来一盘。”

    服务员端着一盘水煮鱼从越雷霆的面前走过,越雷霆大声叫住服务员。

    “回来,鱼就别上了,换其他的。”

    “你答应过我哥,算对了让我俩随便吃。”萧连山狼吞虎咽的朝越雷霆嚷嚷。

    “就你们两个这吃相,不被撑死,也被鱼刺给卡死。”

    萧连山想想越雷霆说的也对,埋头继续风卷残云。

    越雷霆看看面前的刘豪,手指敲了敲桌子心烦意乱的问。

    “你不是说给我带了礼物回来贺寿吗?“

    越雷霆的手伸到刘豪面前,刘豪的体抖的比刚才更厉害,豆大的汗珠瞬间从额头冒出来。

    “你愣着干啥,礼物呢?今儿这么晦气,看看你小子送我的礼物能不能冲冲喜。”

    刘豪还是不说话,不停的擦额头的汗水,脸上没有半点血sè。

    “说话啊,礼物呢?”越雷霆本来气就不顺,问了半天刘豪不说话,一下又火了。

    刘豪回过神,颤颤巍巍的指着正在狼吞虎咽吃饭的楚天赐和萧连山,声音小的像蚊子。

    “他……他们两……他们两个就是……就是我送给大哥的礼……礼物。”

    刘豪说的声音小,不过越雷霆还是听的清楚,抄起手边的斧头砍在桌子上,指着刘豪就骂。

    “好你个白眼狼,现在承认了吧,老子过大寿,他娘的就送这两个祸害给我,砸我的车搅我的局,我就说这他们两个愣头青,后面没人指使敢跑到这儿来撒野,敢是刘豪在后面撑着啊。”

    “霆哥,火大伤,有什么事好好说。”

    话声是从门口传来,推门进来的人四十多岁,带着一副黑边眼镜斯斯文文的样子,给人的感觉很老城干练。

    走过楚天赐边的时候,和楚天赐相互对视,很有礼貌的点头冲正在吃饭的两人笑了笑,楚天赐正在和萧连山抢红烧肘子上的带皮,左手大拇指轻微而快速的掐动,最后停在无名指上,淡淡一笑,很小声的自言自语。

    “难怪这个姓越的可以裂土为王、财进八方,原来边还有这样的同道高人指点……。”

    进来的人倒了杯茶送到越雷霆的面前,心平气和的说。

    “霆哥,消消气别伤了子,有什么事好好说。”

    越雷霆喝了口霍谦递过来的茶,平静了许多,重新坐回去。

    “好,就听你小子怎么说。”

    “三个月前,大哥你叫我去渝州踩盘子,那边的线头说在渝州的后丰岩有堆头,我带人过去看了,没什么发现。”

    “说重点,说些我不知道的。”越雷霆心烦意乱的说。

    刘豪点点头定了下神继续说:“线头信誓旦旦的说有人从后丰岩挖出很多金饰,后丰岩不大,前前后后加起来就三四个村子,我挨着走遍了,也没发现有古墓的迹象,直到最后一个村子,村里的老人听上辈人说出过大人物,但没人知道葬在什么地方,我就寻思线头的话可能是真的。”

    “后来怎么样?”越雷霆有些兴趣的问。

    “找了大半月,还是没发现,我就想可能没葬在这儿,快要走的时候,一个种田的老头非说我们踩坏了他庄稼,死活要我陪,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就给了他钱,他无意中说分到手的就三亩地,有大半亩从祖辈起就长不出东西,全在剩下的地里刨食养活一家人。”

    “雪落不积、地种不生。”霍谦笑了笑转头对越雷霆说。“霆哥,刘豪果然是你福将,而且现在也学机灵了。”

    萧连山皱着眉头小声问楚天赐:“哥,啥叫雪落不积、地种不生?”

    “这是挖野墓的口诀,一些墓主不想别人知道埋在什么地方,往往墓上不封土,但由于土质和周围的土不一样,埋死人的土里面都会掺石灰防腐,所有雪落在这样的土上会融化,这样的土就更不能种庄稼了。”楚天赐认真的回答。

    刘豪听霍谦夸自己,心也放松了很多:“我就是想到这句话,让老头带我去看他不长庄稼的地,荒突突的一大片周围都长麦子就那块地寸草不生,我心想着如果这儿真有古墓,这里一定仈jiǔ不离十,等到晚上我就去探,铲子打下去最多六米……。”

    “呵呵,是不是碰到石板了?”越雷霆好像完全忘了刚才的事,笑嘻嘻的问。

    刘豪得意的点点头,喝了口水:“当时心里就有了底,下面真是墓。”

    “挖出啥好东西了?”越雷霆兴奋的追问。

    “咋挖啊?我去渝州的时候就带了五个人过去,这事又不敢张扬,渝州那边毕竟不是我们地盘,跑到别人地盘抢食本来就不合规矩。”刘豪摇摇头继续说。“这事又不敢惊动道上的人,最后没办法,我只好去劳务市场找人。”

    刘豪说到这里指了指还在吃饭的楚天赐和萧连山。

    “这两个人就是我在劳务市场遇到的。”

    “你小子还真他娘的会找人,那么多人你居然选了这两个祸害回来拆我台。”越雷霆气不打一处出,瞪了刘豪一眼。

    “大哥,你别气,听我说完。”刘豪居然笑了笑继续说。“这两个人还真不简单,开始的时候,我没要砸你车那小子,我看他单薄的很,而且手上又缠着纱布,受过伤的人也干不了体力活,他主动来找我,说是不要工钱,管饭就行,实在找不到人,我想多一个人多一份力,就带上他了。”

    “后来呢?”越雷霆急切的问。

    “前前后后找了二十几个人,趁天黑我带着他们摸到那块地里,每人发了四个馍,说好吃完就动手,所有人都吃东西,就这小子一下车就不老实,围着田埂走了一圈,爬到田对面的土坡上到处看,开始我还没在意,等到其他人吃完东西,刚要动手。”刘豪一边说一边很佩服的看了看那边的楚天赐。“第一铲子还没打下去,这小子就站在土坡上说不能挖,这是墓,我连忙叫人把他拖下来,开始我是告诉找来的人是挖井,听这小子说是挖墓,没人敢动手。”

    “你是说他只看了一会就知道那田里是古墓?”霍谦很有兴趣的笑着。

    “找来这些人都是老实巴交的人,听到是挖墓都不敢动,我说这小子在乱说,真是挖井。”刘豪点点头很激动的看着霍谦。“谁知道这小子突然说,说什么……什么青龙抱……”

    “青龙抱?!”霍谦有些惊讶的问。

    刘豪的头点的像鸡啄迷似的。

    “对,对,就是青龙抱,后面还说什么记不住了,反正文绉绉一大堆。”

    霍谦若有所思的想了想,朝楚天赐那边看过去,彬彬有礼的问。

    “小兄弟,青龙抱是难得一见的好,堪舆风水没有几十年的眼界很难认出来,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楚天赐和萧连山被带到霍谦面前,越雷霆不屑一顾的笑了笑,体往后一靠。

    “继续编,我是大老粗唬住我不算本事,你面前这位可是真才实学的行家,风水命理样样jīng通,我看你能编出什么花来。”

    “那块地周围都是田,连绵在一起几十亩,明堂开阔,左边土丘绿荫成林如白虎伏降,后面倚靠三座大山,大峰刚直,二峰华峻,右边的河围绕明堂而过,犹如青龙环抱,这样的风水绝佳乾坤拱照之地,埋在这儿的后人必定福音无穷。”楚天赐有成竹的回答。

    “可惜地方我没亲眼看到,如果真如小兄弟所说,那这块地还真正难得一见的青龙抱。”霍谦的语气里有些惋惜。

    “当时我不相信,还后人福音无穷,那地方的人都穷成啥样了,我怕这小子再说下去,找来的几十个人真没敢挖了,就叫人去把这小子绑起来扔到车上去。”刘豪说到这里看了看萧连山心有余悸的说。“谁知道这小子替他出头,说如果楚天赐说的对,违法乱纪的事他不做,我看实在不行,就叫人把两个一起给绑了,免得多事,谁知道……真小瞧了这小子,上去了七八个人,硬是没人能近他的,全给撂翻在地,看的出是练过的。”

    “你刘豪也算是狠角了,居然连一个愣头青都收不了,还好意思说出来,我都替你丢人。”越雷霆没好气的说。

    “大哥,话不能这样说啊,这小子能打,你也是看见的,如果今天不是咱们人多,刀架在谁脖子上还说不一定呢。”

    刘豪说的激动完全忘了越雷霆还在气头上,话刚说完就看见越雷霆的青筋又冒了起来,霍谦轻轻拍了拍越雷霆的说,和气的笑着。

    “说正事,后来怎么样了?”

    “楚天赐让我停手,在地里手了一圈抓了把土闻了闻,回头给我说,西汉女人墓,墓主非富即贵,不过挖了也白挖,里面的东西都烂。”刘豪说到这里眼睛都在放光。“当时我什么都没想,心里就两字,不服!我心一横,有钱能使鬼推磨,我加三倍的工钱,让找的人给我挖,其实能不能挖出来,我真不在乎了,挖不出来最好,我就想搓搓这两小子的傲气。”

    “结果呢?结果挖出什么来吗?”越雷霆很激动的问。

    刘豪沉默了片刻,看看旁站着的楚天赐和萧连山,两人脸上还是挂着让他很不服气,但又无可奈何的笑容。

    “里面全被水淹了,三米多高的墓室,有两米多是水。”刘豪惋惜的回答。

    “哈哈哈,有意思,有意思,开始我也奇怪,既然小兄弟说那儿是青龙抱,后人必定福泽绵长,刘豪又说那里人很穷,开始没想明白,原来……原来墓风水已破。”霍谦抒怀一笑认真看了看楚天赐,礼貌的问。“小兄弟,能不能告诉我,你还没进去,怎么就知道是西汉女人的墓,而且里面什么都没有呢?”

    “我闻过墓上面的土,有漆树腐烂的味道,还混合着淡淡的香味,漆树是用来做漆器的重要成分,而漆器陪葬起源于西汉,当时漆器及其贵重,一般人无法接触到,更不用说用来陪葬,可漆器不容易保存,如果墓封闭不好,很容易腐烂,至于土里的香味,那是胭脂遇水后混合在一起,被蒸发后溶入地面土中,有这些不难看出是西汉的女人墓。”

    越雷霆有些坐不住,在这行当里面摸爬滚打也几十年,挖坟掘墓的高手看过很多,可像楚天赐这样一眼能看出风水指出墓地,闻一下土知道墓年代的人,还真是第一次遇到。

    刘豪无奈的笑着,心有不甘的说:“我这辈子除了大哥,就没服过其他人,从墓里爬出来,我是真服了!霍先生,我去渝州之前,毕竟是去别人的地盘抢食,就请你给我占了一卦问前程,你还记得当时卦文怎么写的吗?”

    “你临走时让我给你占的卦是,子牙厌星救武吉,卦文是不归一、劳心里、贵人旁、宜借力、龙虎现、万事吉。”霍谦点点头很认真的说。“当时根据你卦象看,是说你去渝州之行,诸事杂乱劳心劳力也未必会一帆风顺,如果没有人从旁协助,恐怕要白费心力,只是当时最后一句我没有领悟是什么意思。”

    “我现在知道最后一句是什么意思!”

    刘豪走到越雷霆边,指着楚天赐和萧连山。

    “龙虎现、万事吉,大哥你看这两人,一文一武,青龙加白虎,我专门从渝州把他们带回来,这个礼物算不算惊喜!”

重要声明:小说《旷世神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