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7章 吴道子传闻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古栋 书名:极品鉴宝师
    老和尚说完,打开了随带的一只木箱。

    吴道子一瞅怔住了,这满满一箱画稿,没一张是完整的,上面全是一个小水珠、一朵浪花或一层水波,这时,吴道子才知道自己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

    自从那件事以后,吴道子每天早起晚归学画水珠浪花,风天雨天,也打着伞到海边观望水波浪涛的变化。

    光似箭,一晃三年过去了,吴道子画水很有长进,得到师父的赞赏。可他万没料到,回寺的第二天,老和尚竟病倒在了。

    吴道子跪在前真诚地说:“师父,我愿替您画那幅《江海奔腾图》。”老和尚见十五六岁的吴道子,竟说出这样有志气的话,心中大喜,病也好了一半,当下就答应了。

    于是吴道子便走进后画起《江海奔腾图》来,整整九个月,他不出堂,吃喝睡全在里边,精心构思壁画。

    深秋的一天,吴道子高兴地跑出后,跪在老和尚面前激动地说:“师父,我已把《江海奔腾图》画出来了,请您去观看。”

    老和尚听后,病竟然全好了,他沐浴更衣,领着全寺院的和尚一同去后观赏。

    吴道子把后大门轻轻打开,只见波涛汹涌,迎面扑来一位和尚大声惊呼道:“不好啦,天河开口了。”众和尚吓得你挤我撞,争着逃命。

    老和尚心里有底,站在门口,看着扑面而来的浪花仰天大笑,冲着吴道子说:“孩子,你画的这幅《江海奔腾图》成功啦。”

    从那以后,来柏林寺观赏临摹《江海奔腾图》的文人画师络绎不绝。但吴道子并不骄傲,他更加刻苦地学画,终于成为中国盛唐时期的“画圣”,为了帮助徒弟积极进取,吴道子采用师傅的方法,将徒弟与自己归为而一。

    “不错,算你还是个古玩高手,还知道什么?”李天宝听完店主老头的话后再次问道。

    “其他的就不知道了,难道你知道?”店主老头眼看自己的学识露了怯,所以将事退给了李天宝,虽说他肯用一块钱讲画卖给李天宝,但却不想在专业知识上输给一个年前人。

    “老头,听着,小爷我给你说说其他的故事。”李天宝说完,讲述起了他被貔貅眼告知的无关吴道子的故事。

    《卢氏杂记》记载了这样一个故事,有一次,吴道子去访问一个僧人,讨杯茶喝,但此僧对他不太礼貌。他很气愤,即请来笔砚,迅即在僧房墙壁上画了一头驴,画完后吴道子便走了。

    不料一天晚上,他画的那头驴竟然变成了真驴,且生恼怒异常,在屋里来回奔跑这尥蹶子,还把僧房的家具等物都给践踏得乱七八糟。

    僧人很**觉出是吴道子所画的驴在捣乱,只好莫开面子请他把壁上画涂抹掉,吴道子见那僧人知错赔礼便将那画从墙上涂掉了,说来也怪,自那以后僧房便天下太平了。

    又有一次,画圣吴道子来朝鸡足山,他在金顶寺住宿的那天晚上,月亮格外明。他与跃治禅师对月饮酒,闲话古今,谈得非常投机。

    禅师说:“久闻大师是丹青高手,乘此良宵,敢请大师即兴作画,一来让贫僧开开眼界,二来也给寒寺留下一个永久的纪念,不知意下如何?”

    吴道子连连点头。禅师便命小和尚侍侯。画师略微想想,就拿起笔来,作了一幅《立马图》,那马画得真是活龙活现。刚要画最后一笔——马尾,画师觉得闷恶心,十分难过,就把画笔一搁,快步走到院里,呕吐起来。

    执事和尚忙端茶水请画师洗漱,又搀回禅室安歇。

    第二天醒来,画师精神好些了,但没有记起画马之事,吃过饭便辞别众僧,下山去了。

    过了几天,禅师细看《立马图》,才发觉马尾巴还没有画,十分惋惜,但也无可奈何,只得将它挂在禅堂侧室里。禅师每天要在画前烧一炉香,一来怀念大师,二来观赏马图。看那马,越看越觉得活灵灵的,好象嘶鸣着要跳下来。

    有一次,山下十来个农人闹闹嚷嚷地冲进寺院来,怒冲冲地对禅师说:“你们寺里的秃尾巴马,天天晚上来吃我们的庄稼,这次被我们追着,它一直跑进你们这个寺去了,你们得赔还我们庄稼。”

    禅师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说:“佛家养什么马?不信请你们遍寺搜一搜。”

    农人们到处去找,却连马的影子也没见到,他们想一定是禅师藏了,便和他纠缠不休。禅师想了半天,忽然想起那幅画来,便对农人们说:“众位乡邻,老僧确实无马,倒有一幅吴道子大师画的立马图,请进屋来看看。”

    庄稼汉一看那图上的马,都大吃一惊,这秃尾马竟跟他们尾追而来的秃尾马一模一样,看它嘴里,还衔着几根青麦苗呢!于是,指着画上的马说:“就是它,天天夜里偷吃我们的庄稼。”

    禅师大怒,指着秃尾画马骂道:“畜生,留着你害人,不如送你到火塘里去。”

    一说这话,只见那马跪了下来,两眼流着泪。庄稼汉看着真是惊奇,觉得把它烧了也可惜,就说:“算了,只要它诚心改悔,不再糟蹋庄稼就行了。”

    从这以后,人们经常看见有匹秃尾马从鸡足山下来,去帮庄稼户干活,驮柴,驮麦,驮稻子。许多人不知道它的来历,可那十多个庄稼汉心里明白:它就是吴道子画了留下的秃尾神马。

    李天宝的故事说完,听得已经有些入迷的蒋天齐才更是大声道:“真有意思,李哥,还有没有。”

    “有,一会儿在给你说,我先问问老头服不服。”李天宝说完,将目光看向了一脸羞臊的店主老头的脸上,想来书画鉴定一定要对每一个大家的生平事迹了解一二,可那店主老头也只是鉴定了真伪,但却在对作者的了解上彻底的败了。

    “原来李先生是个真正的高手,小老儿我真是有眼无珠,想来这画就应该是您的。”

    店主老头总算是对李天宝佩服的五体投地,可刚刚李天宝的故事非常的有趣,他也还想听听,所以便对李天宝道:“李先生肯定还有更精彩的没有道来,能不能再说几个。”

    “李哥,快说说,还有什么更神奇的故事。”蒋天齐在一边早就已经忍不住了。

    “有,听我给你们慢慢道来。”李天宝做出了一副老学究的样子,再次对他和蒋天齐讲述了起来。

    吴道子在某天傍晚,路过一座茅草房边,听到里面传出纺棉花的声音,但奇怪的是看不到里面有任何光线,因为天色已晚,所以他也并未停留。

    第二天一大早,吴道子再来到这茅草房前,没一会,一个白发老太婆从屋里走了出来,并很的要请他进屋喝茶。

    吴道子进屋后,接过茶问道:“老人家你认得我吗?”

    老太婆说:“认得,认得,我到街上卖线子,听人说你是吴画匠,还说你为人好,不巴结发财人和官府。”

    吴道子微笑着点了点头,又问她:“你家有几个人?”

    老太婆很是有些道:“丈夫死得早,前几年儿子害病死了,剩下我这孤老婆子,就靠纺棉花卖线子糊嘴巴”。

    吴道子叹了叹气,又问道:“你晚上纺棉花,为啥不点灯?”

    老太婆满含泪道:“哎,吴先生,我白天夜晚不停地纺,赚的钱还供不住吃饭穿衣,哪有钱买油点灯啰,从儿子死后,已经三年没点灯了。”

    吴道子想了想,对老太婆道:“老人家,你的子很苦,我也帮不了你啥忙,给你画幅画吧。”

    吴道子研磨铺纸,开始作画,他先是把蘸饱墨汁的笔往纸上一甩,顿时纸上立刻出现许多亮晶晶的小点点,又用笔在小点点上轻轻涂了那么几下,最后在空白的地方画了一个圆圈儿。

    “你把这画贴在屋里,会有用的。”吴道子对老太婆道。

    老太婆虽看不出画的是啥,可是深信吴道子是个好人,不会骗她,她高兴的接过画,随即从头边取出一把挽好的线子对吴说:“**劳你了吴先生,我不晓得咋个报答你,就把线子送你去换笔墨吧!”

    “我给画画,不是为了钱。要是为钱,你就是出一千两银子我也不会画的。你还是留着线子换米吧!”说完,吴道子收拾画具出门走了。

    老太婆小心地把画帖在纺车前面的墙壁上,但她怎么也想不到,夜里竟然发生了传奇般的一幕。

    天黑的时候,老太婆发现,那幅画竟是一片蓝天,上面有数不清的星星在闪光,一个圆圆的月亮把屋里照得和白天一样亮。

    从那以后,一到夜晚,画上的星星和月亮就会发出光来,老太婆对着星月纺线自然也比以前方便了许多。

    李天宝说完撇撇嘴,表现出了骄傲的一面,但这些东西也全部都是“貔貅眼”告诉他的。

    “这也太神了,简直就是神话故事。”蒋天齐在一旁笑呵呵道。但他对李天宝的崇拜却加深了很多,包括一旁的店主老头也是对李天宝敬仰不已。

    “历代人都喜欢给牛人编著很多故事,虽然大多是些道听途说,但那却说明了对古人成就的极大认可,吴道子从丰富多彩的大自然中受到启发和陶冶,创造出不用勾勒放笔挥洒的“泼墨写意山水画”,成为中国美术史上具有开创精神的著名画家,这点是毋庸置疑的。”

    “那这副画圣的精品到底能值多少钱?”蒋天齐实在忍不住问李天宝道。

    “价钱很高,但这对我们来手没什么意义,因为这话毕竟是用来送人的。”李天宝甚至画的价格,但却并没有说出来,他还真怕店主老头得知后会突发心脏病,但他却并不知道,店主老头早就知道价格。

    “好了,我们该去找蔡玉洁了,她应该还在,我们让她帮着引荐蔡议员,肯定可以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李天宝此时满心都是得到蔡议员的支持,一来蔡议员和想要暗杀他的蒋霸有仇,可以当成和蒋霸抗衡的后盾,而来也可以请他帮忙,看能不能救出山口秀一。

    走出门,李天宝和蒋天齐开始在整个古玩市场寻找蔡玉洁的影,可连女厕所都没有放过的二人却连她一个影子也没有看到。

    “李哥,我女厕所都去了两趟了,也没有见到那女人的影子,我们怎么办?”蒋天齐可是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只好问李天宝。

    “既然找不到就算了,回去找张笑试试,看能不能帮忙联系下那个蔡议员。”

    李天宝心里其实不高兴的,自己可是在蔡玉洁危难之时救过她的命,可刚刚明明见面,她却就此走了,这怎能不让他气愤。

    蒋天齐拿着吴道子的山水画,跟随李天宝走出了古玩城。

    “李天宝,我等你好长时间了,快上车。”门口的一辆商务车的后门打开后,蔡玉洁朝着李天宝招着手。

    “原来你在这里,我还以为你走了呢?”李天宝有些不大高兴,可同时也有种侥幸感,总之不管怎样,能成功接触到蔡议员就好。

    李天宝没有犹豫,两步走上了车,坐在了蔡玉洁的旁边,并发现商务车是经过改装的,和驾驶室之间被钢板隔开了,从那金属的特殊材质上看就知道是防弹车了。

    “你不能上车。”就在蒋天齐也想上车的时候,门口的保镖拦住了他。

    “喂,你什么意思?”蒋天齐有些不大高兴了,倒也不是待遇不同,他只是怕李天宝会遇到什么危险。

    李天宝沉思片刻,朝着蒋天齐摇了摇头,示意他自己没用危险,并伸手接过了吴道子的画,而后嘱咐蒋天齐回家和王飞等人回合。

    车门关合后,车辆缓缓而行,坐在李天宝对面的蔡玉洁微笑着看着他当发现李天宝胳膊上的伤势后,她才有些心疼的问道:“不好意思,刚刚都没有发现你的胳膊上的伤,我来这里之前去过医院,但他们说你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走了。”

    蔡玉洁将手放在了李天宝手臂伤口的旁边轻轻抚慰着,随后探在那伤口上轻轻吹着气。

    “哇,好**的**。”

    “你在看什么?”发现李天宝目光有些不对劲的蔡玉洁问道。

    李天宝赶忙正了正,为了避免尴尬,他紧跟着问,“对了,你在古玩城里买了什么礼物?”

    “对了,你不是个古玩商吗?给你看看我买来的东西值不值那个价钱。”蔡玉洁说完,从手袋里取出一个红色的首饰盒,而后放到了李天宝的跟前。

    “原来是个玉坠,很顶级的和田玉。”李天宝打开锦盒后发现,里面是两块和田玉的吊坠,造型分别是一尊佛和一尊观音。

    “男戴观音女戴佛,难道你是送男朋友的?”

    李天宝之前并不了解蔡玉洁有没有男友,但看到那是一对吊坠的时候,他才想到了这一点。

    “男朋友?”蔡玉洁先是愣了一下,想了想后,都李天宝道:“我也不知道算不算是男朋友,不过我喜欢他,就是不知道他喜不喜欢我。”

    “遭了,她竟然有了心仪之人,这可不好泡了。”李天宝虽然感觉到事的难办,但不惧挑战勇往直前本就是他的格。

    “原来是这样!”李天宝说完,便也不在提这事,而是问蔡玉洁有关蔡议员的事,话里话外自然是想要请她帮忙介绍认识。

    蔡玉洁极其聪明的听出了李天宝的意思,顿时脸上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并将一对大眼睛紧盯着李天宝不放,好像一个母亲看出孩子的小秘密一般。

    李天宝被蔡玉洁看得有些不太舒服,但送礼巴结人这种事在他心里的确不算光明正大的事,所以眼神便有些闪动,像个犯了错误的孩子一般。

    “你别这么看着我,我就是想送礼,怎么了?”

    李天宝被蔡玉芬看得有些急了,一改刚刚唯唯诺诺的样子,反而变得理直气壮起来,并将目光直视着她的双眼,丝毫没有了尴尬之色。

    蔡玉芬的眨了眨眼睛,她从没和李天宝对视这么长的时候,慢慢的,她的脸有些红润了起来,这是这个气质美人很难见到的。

    慢慢的,李天宝看着蔡玉芬嫩的色透着些许红晕,在他眼中她更加漂亮了一些,更加有女人味道了一些,这让他突然有种想要亲吻那**的想法。

    “混不吝,你怕什么,管丫有没有心仪之人,亲了在说。”

    李天宝想了想,而后将脸慢慢靠近了蔡玉芬,刚开始的时候,她羞涩的躲闪了一下,但后来却也不在动弹,只是子因为害羞而有些稍稍的颤抖。

    当李天宝的嘴唇几乎都要贴在蔡玉芬脸上的时候,汽车停了下来,机会在同一时刻,门被打开了。

    蔡玉芬赶忙躲闪开了李天宝的嘴巴,随后在一名时装少女的搀扶下走到了车外。

    李天宝心里自然不爽,因为这有可能是最后和蔡玉芬亲吻的机会了,显然如果她有男友的话,自己还是很难有什么好机会的。

    李天宝走出了车门,眼前是一栋堪比任何别墅的一栋三层小楼,古香古色的院落中绿树葱葱十分的茂密,除了道路外江整个院子几乎全部沾满了。(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鉴宝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