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6章 护士凶猛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古栋 书名:极品鉴宝师
    “台湾医院的护士可真难看,看那小象腿就够了。”

    李天宝第一眼看到那护士的时候,便发现了小腿肌非常的粗壮,这样一来,女护士怎么能进的了李天宝的法眼,所以他干脆闭上了双眼,伸出右手放在轮椅扶手上。

    护士进门后没有开口说话,只是忙着将吊瓶放好,等一切准备妥当后,将针管拿在手中准备刺入李天宝右手的静脉中。

    “好浓的芥末味道。”

    闭着眼睛的李天宝突然闻到了一股非常浓烈的芥末味道,这是他最接受不了的一种食材,只要稍微有一点,他就能闻到,更何况是如此浓烈的芥末味道。

    “不对,这护士好像有些怪怪的。”

    李天宝微微睁开了双眼,正巧看到护士眼角因为冷笑容而出现的鱼尾纹,这让他猛地睁开了双眼。

    “等等,你吃过芥末?”

    李天宝睁开双眼的一刻,也被那护士看在了眼中,当被问道问题的时候,护士并没有开口说话,而是点了点头,但那点头的幅度却着实有些大,好像鞠躬一般。

    李天宝顺着护士露出的手臂看去,竟然持针的手指非常的粗糙,那哪里是女人的手,分明是个大老爷们的手,而且从手上的老茧看去,还是个舞刀弄枪的主。

    “美妞,让小爷看看你的股够不够风韵。”

    李天宝心里明白那护士是个男人假扮的,而且从他的举动上看绝对是个本人。所以他很故意伸手猛地在那男子的部使劲捏了一把。

    “嗷……”假扮护士的男子猛地大叫了一声。

    “嘿,好一个大老爷们。居然假扮护士,估计你的药水里肯定是毒药了,为什么想要我的命?”

    李天宝猛地伸手抓住了假护士粗壮的手臂,稍一用力,便将头手中的针头折断在了轮椅的钢圈上。

    假护士并没有说话,猛地伸出了两万一只手,斗大的拳头瞬间朝着李天宝的面目打去,速度力量俱佳的拳头如果落在李天宝的脸上。后果显而易见。

    李天宝眼看拳头打来,伸出右手,迅速抓住了假护士打来的拳头。

    “你到底是什么人?”李天宝问道。

    “嘿嘿……”假护士笑了笑,猛地抬起腿,将膝盖朝着李天宝的口顶去。

    李天宝明白,对方明知道他腿上有伤,所以一定是感觉到了胜券在握。以至于全然放弃了所有的防范。

    “笨蛋。”

    李天宝将手指按在了遥控按钮的后退键上,轮椅自从朝后腿了半米距离,不但躲过了对方的膝盖攻击,更是让对方一个重心不稳,脸部便朝着地面栽去。

    “让你尝尝脚上头的厉害。”

    李天宝眼看对方的脸便要落在地上,抬起右脚猛然朝着他的面额提了过去。这个迎击可比对方的脸和地板的接触要厉害多了。

    “老李,住手。”假护士眼看李天宝下了杀招,赶忙大喊了一句。

    “怎么是你。”

    李天宝听到熟悉的声音,赶忙收回了踢出去的右脚,出手死死抓住了假护士的肩膀。可因为那家伙的体重过于沉重,白色的护士服被李天宝一把扯了下来。而假护士的脸还是和地板来了个亲密的接触。

    “哎呦,你个死老李,怎么下这么重的手。”

    假护士爬起来,一把扯开了口罩,并露出了那张憨态可掬的大脸,而那人显然正是王飞。

    “死胖子,你搞什么飞机,居然开这种玩笑?”

    李天宝眼看真的是王飞,气得变了脸色,如果不是因为脚上有伤,估计他会毫不客气的将拳头打过去。

    “嘿嘿……,却了我老王,你能这么开心。”

    王飞倒是满不在乎的样子,揉了揉脸后,伸手在头柜上拿起一个苹果,二话不说便在上面咬了一口,吃得那是一个格外香甜。

    原来,王飞在潘家园过的可不算好,眼看李天宝回来没几天便去了台湾,他哪里能坐得住,经过周密安排他才骗过许飞的阻拦成功来到了台湾。

    “死胖子,你倒有招的,而且刚刚你上那股芥末味道和鞠躬行礼,还真的让我把你当成了个本杀手。”

    “对了,老李,你的脚到底是怎么回事?”

    在王飞的追问下,李天宝将来到台湾后的所有事说了一遍,后者听后跳着脚的大骂起了那个隐秘的凶手,并发誓要让他血债血偿。

    “如果我知道是谁干的,还用你说,我早就让丫百倍奉还了。只是我来这里不过几天的时候,根本没有结下什么生死仇恨,怎么会突然出现这么个人。”

    李天宝怎么也想不起来,到底还有什么仇人会算计自己。

    “会不会是卓玛的人?”王飞低头想了半天对李天宝道。

    “卓玛和龙翔的人都被逮捕了,就算有漏网之鱼也不会在无端端的为他们两个卖命,所以我敢肯定不会是他们两个的人。”

    一时间,李天宝和王飞都再也想不起到底还和什么人结过仇。

    “算了,想不到就不想了。”王飞拍了拍大脑门,大笑道:“老李,你刚刚说得了传国玉玺,快拿给我看看,那东西可只是在传说中听过,想来还真就没几个人见过。”

    李天宝将传国玉玺扔到了王飞怀里,这家伙吓的浑一抖,直埋怨,“老李,这东西可金贵,你怎么能这么不小心。”

    “废什么话,在金贵也只是个玩意儿而已。”李天宝自然不拍摔碎那传国玉玺,因为就算那东西现在被碾成粉,他也能将其修复。

    王飞正把玩玉玺的功夫。李思雨拎着两个塑料袋的打包饭菜走了进来,王飞自然是羡慕李天宝边又多了一个美女。李天宝介绍了两个人认识后。三人便坐在一起吃起饭来,好在有瓶白酒下饭,不然这二位酒鬼可怎么吃得下。

    菜过五味,一旁白酒早早就被二人喝光,李天宝只能麻烦李思雨在去买两瓶酒上来。

    “老板,还是少喝点吧,你的脚可还伤着呢。”李思雨关心道。

    “这算什么伤,想当初我取出子弹没几天就在阿兰家喝酒。当时宫崎志美可是在没有麻药的况下帮我取出的子弹。”说道宫崎志美的时候,李天宝不想起了儿子。

    李思雨眼看李天宝有些愣神,还以为他生气了,所以便赶忙走出房间去楼下买酒了,只是她这一出去之后,却再也没有回来。

    两个小时过于了,李思雨还没有回来。天色都已经黑了,李天宝和王飞都觉得有些不对劲。

    “老李,打个电话问问,别出了什么状况。”

    在王飞的提醒下,李天宝掏出手机,并拨通了李思雨的电话号码。好长时间对方却都没有接听电话,直到李天宝又打了一次,手机终于接通了。

    “老板,别过来。”

    李天宝还没有来得及说话,便听到了李思雨的尖叫声。但随后,便是她被捂住嘴巴发出的声音。

    “喂。你到底在哪里?”

    “李天宝,你的女人在我手里。”一个冷静的有些安详的声音从手机中传出,而这个声音李天宝却感觉有些耳熟,只是却又想不起来。

    “你什么人,到底想干嘛?”

    “我想要的很简单,只要你从哪里来的回哪里就可以,只要你能做到,你的女人不会受到一丁点的危险,不然的话,你可以自己想想后果。”

    “你是撞我车的家伙?”

    “是的,不过我知道那几下你死不了,所以我也只是想跟你个教训,但你不该来台湾,所以你最好听我的,赶快离开。”

    “我跟你有什么仇吗?你为什么要跟我较劲?”

    “可以说没有直接的仇恨,但你必须离开,不然你的女人会死的很难看。”男子说到此处便挂断了电话。

    王飞一旁只是听了个大概,当对方挂断电话后,他赶忙问李天宝道:“老李,对方想要什么?”

    “不同以往的绑架,那家伙什么都没要,他只是让我立刻台湾。”

    李天宝百思不得其解,对方既然钱也不要,玉玺也不要,那就足以说明他并不是奔着玉玺来的,而且刚刚那男子的声音却是有些耳熟,可李天宝却怎么也想不起那人到底是谁。

    “老李,我们该怎么办,不能在这紧要关头放弃和那个秦艾接触吧,头盖骨极有可能就在她的上。”

    王飞说完,也不摇了摇头,道:“哎,头盖骨在重要,也没有人重要,现在连对方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我们也没有其它办法。”

    “不行,我这次说什么都不会回去。”

    李天宝心里明白,这也许是最好的机会,那梦想中的头盖骨眼看就有了着落,他怎么能轻易放弃。

    “老李,你不会想要放弃李思雨的生命吧?”王飞说话的时候,一双小眼睛始终在看着李天宝的脸色,希望他能想到什么两全其美的好办法。

    “胖子,你帮我找个人。”李天宝拉住王飞,在他的耳边嘀咕了几句,而后王飞的脸上便露出了笑容。

    “没问题,交给我好了。”

    王飞走后,李天宝躺在上一夜没有合眼,显然一夜夫妻百恩,他又怎么能不担心李思雨的安慰。

    第二天一早,王飞带着一名男子走了进来,那男子的长相和李天宝简直有八成相似,如同离着十米开外,就算是王飞也很难认出来。

    “老李,你看着家伙怎么样?我都跟他说好了,十万块。”王飞笑呵呵的对李天宝道。

    李天宝看了那男子一眼,而后道:“我看没问题,一会儿让他穿上我的衣服,做飞机会北京。”

    原来,李天宝的办法便是找个替。这样一来,绑架者也很有可能会放了李思雨。就算不会的话,那李天宝也不会真的回去而耽误查找北京人头盖骨的下落,这已经算是最好的办法了。

    “小子,这趟买卖你是捞着了,这是五万块现金,剩下的等你到了北京,我会给你打到银行卡里。”

    李天宝交代完毕,便将上的站着血迹的衣服脱下。扔给了那个和他长得很像的男子。十万块的惑对于普通人来说自然不算低,而且还可以有免费的机票,顺道还能在北京玩几天,这一切自然让男子高兴不已。

    “谢谢大哥,以后有这样的好事,千万记得兄弟。”

    男子很快将衣服穿上,并坐在了李天宝的电动轮椅上。因为王飞已经提前告诉他要坐着轮椅去机场。

    “好了,你可以出去了,记住,手机必须随时开机,我随时都会确认你的具体位置。”

    李天宝知道绑架李思雨的人应该并不简单,而且很有可能派人跟着自己的替。所以他才要求男子要格外小心,不能露出蛛丝马迹。

    “两位大哥放心,我一定会干好这次任务的。”青年摆摆手,而后作轮椅走了出去。

    李天宝起,动了动。发现脚已经好了很多,估计在有一两天。就能行动自如了,而眼下还有更重要的事,那自然就是化妆。

    “胖子,这回给我来个什么造型?”

    李天宝已经做到了一面小镜子前,这种把戏二人不是第一次玩,所以已经是轻车熟路了,王飞和崔云兄妹两人的易容技术简直做到了极限。

    “老李,听说你能讲语,不如这次咱们来个哈风。”

    “想都别想,小爷最讨厌的就是穿和服,当时我和宫崎志美在本穿过一次和服就够了,想都别想让我再传那鬼东西。”

    “随便来个中年男子的造型就可以。”

    李天宝虽然已经为人父了,但实际年龄也刚刚二十出头,说来也怪,人总是在小的时候希望自己长大,而长大后却又无比的怀念童年时代。

    不过多时,李天宝已经被王飞打扮成了一个风度翩翩的中年男子,尤其是嘴上的那撇小胡子,简直“感”到了极点。

    “死胖子,这大的天,给我弄西服干嘛?”

    李天宝觉得西装穿在他的上显得格外别扭,想了又想后还是将上衣脱了下来。

    “黑衬衣不能脱了,不然就不协调了,你忘了,你现在的份可是个港商,总要穿着正事点才好。”王飞眼看着李天宝伸手去解衬衣的口子,赶忙上前拦下了他,并将变声音的小仪器放进了他的嘴里。

    王飞看着“脱胎换骨”的李天宝,怎么看都觉得羡慕,虽然李天宝长的说不上有多帅,但气质却是一等一的,只是说话和一些举动永远都无法改变。

    “老李,这次和上次化妆成那小老头不同,你可千万得注意点,别让人看出马脚。”

    “放心,不就是装么,这个简单。”李天宝的生意已经变成了一个极具磁的嗓音,开口便给人一种非常有亲和力的味道。

    “好了,就这个造型了。”

    大功告成,李天宝也没有换下衣服,因为他总觉得自己很有可能被人监视,到时候露出马脚的话,李思雨可就危险了。

    “我们离开这里,找家酒店等着秦艾的消息,正合适有时间把腿伤养好。”

    商量妥当后,李天宝和王飞二人光明正大的走出了医院,虽然脚上的伤口时不时的会因为走动感到钻心的疼痛,但李天宝也只能忍着。

    二人打车来到了一家五星级酒店,住进了超级豪华的总统间中。

    “老李,这他妈也太气派了,总算是来对了。”

    王飞眼看着自己周围的环境,简直有种进入了天堂的感觉,并手朝着李天宝的肩膀拍了一把。

    “看把你美的,不过两万块一个晚上,算得了什么,卖掉的那件青花瓷足够我们两个好好享受的。”李天宝说着走到舒适的大便,迅速脱下了皮鞋。

    好在袜子够厚,患处没有被磨破,但王飞还是给他换了药和纱布。

    “妈的,这次不管怎样,我们一定要拿到头盖骨。”王飞看着李天宝脚上的伤,边大声嚷嚷着,显然他也是十分心疼为了那东西而经历了种种磨难的李天宝。

    “东西我们是势在必得,现在只要好好休息就可以了。”

    李天宝翻躺在了上,还没等躺稳当,手机便响了起来。

    “喂,是李爷吗?”

    这个称呼只有一个人,那就是美智子,李天宝赶忙从口中取出了变声器,而后道:“是的,你是美智子小姐,是不是你姐姐已经同意了。”

    “是的,明天我去医院找您可以吗?”

    “不好意思,美智子小姐,你们已经晚了一步,东西我已经二十亿卖给了一位港商,而我也已经回北京了。”李天宝说话的时候,自己都差点笑出来。

    “您怎么这么快就走了,我们都已经说好的。”美智子的语调显然有些失落。

    “真的很抱歉,我也是被人胁迫的,有人我不得不离开台湾,所以我只能说抱歉了。”

    “什么人你离开台湾,你告诉我,我找人收拾他。”美智子对李天宝的印象非常好,听说他被人欺负,自然很不高兴。

    “如果我知道是什么人的话,也就用不着灰溜溜的回北京了,好了,我还有事,以后在联系。”

    李天宝挂断了手机,而后便拨通了李思雨的手机,这一次对方的声音很快传到了李天宝的耳中,道:“我知道你已经坐飞机回了北京,你放心,李小姐的安全我绝对会保证,但我等半个月后我离开的时候才能放了她。”(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鉴宝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