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9章 两百万的赠礼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古栋 书名:极品鉴宝师
    而我说的这种瓷器的釉色窑变艺术效果不是人为的,而是在窑内炉火的高温下自然形成的。这种瓷器入窑的时候,是没有任何色彩的,是一体素净。那七彩辉映、让人心旌动摇的绚丽色彩和自然真的画面都是在烧制过程中在窑内形成的,这就是窑变,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入窑一色,出窑万彩”。

    窑变原理就是釉料矿物在炉火高温下**呈色的物理化学现象。好的窑变效果的形成所需要的因素非常复杂,它需要姓能良好的窑炉、器物在窑中的最佳位置以及科学的烧成制度等因素的巧妙组合才能实现。如果稍有不慎,就会前功尽弃。就是在人们对窑变现象有了相当认识和了解的今天,人们对窑变效果也不能完全掌握,往往是招之不来、不期而至,这也更增添了钧瓷艺术震撼人心的魅力。

    这种瓷器始于唐代。在神垕瓷区上白峪、下白峪村的唐窑遗址,出土了灰烬、匣钵片、瓷器残片等制陶瓷遗存。唐窑残片与众不同、自成风格。形成了以罐、盘、碗、钵之类俱多,釉色则以褐为主,上有不规则彩斑,有月白、白、天蓝等色,挥洒自然、有烟云变化之美盛,莹润典雅,耐人寻味。

    这就是唐花釉瓷,有人称之为“唐钧”。

    “唐钧?那他和钧瓷有什么区别?”李天宝心里想着,但却并没有开口说话,而是继续听宫崎志美介绍。

    “不过,学术理论界一致认为,钧瓷窑变艺术是受唐花釉瓷的启发,逐渐发展而成。这种观点是成立的,唐花釉瓷产于神垕瓷区,年代早于钧瓷,两者彩斑复色釉有近似之处,而且和宋钧一样同属两液分相釉,唐花釉瓷应该是钧瓷窑变艺术的萌芽,是钧瓷的前期,严格地说,并不是真正的钧瓷,钧瓷艺术至北宋才完善成熟。可以说,萌生于唐代的“花釉瓷”利用釉的流动,使它出现像窑变一样引人入胜的艺术魅力,淋漓酣畅,大胆泼辣,似有意,似无意,似有形,似无形。妙趣横生,变幻莫测,为后来的钧釉彩斑开启了先河。”

    直到听完宫崎志美的话,李天宝才明白,原来这个唐花瓷可以算是瓷器的萌芽而且是钧瓷窑变艺术的萌芽,想来两百万的价格确实不多。

    宫崎志美和李天宝的话,阿兰两兄妹可是听得稀里糊涂。李天宝可是高兴的不得了,并道:“吃完饭带我去看看我的同行,我倒要让这帮想赖酒账的家伙看看,看看谁才是傻蛋。”

    ……

    偏僻、落后、平凡无奇,你完全可以找到很多词来形容李天宝所在的这小村庄,他甚至不知道该不该用村庄来形容这里,因为这是**。

    李天宝第一次走出了小院,显然宫崎志美在他的伤没有好之前都不打算让他出去活动,而这次他要兑现承诺阿兰兄妹的事,而且那个小王大夫李天宝也想抽空过去看看。这就是李天宝,睚眦必报的李天宝。

    这里已入初冬,但却比北方大部分的地方都要寒冷,李天宝被宫崎志美裹成了一个粽子,不但里面穿着阿兰哥哥的一个大棉袄,外面还上了清洗干净的带着弹孔的羽绒服,脖子上还裹着一个羊皮围巾。

    “不用这样吧?都快成狗熊了。”李天宝边朝着村口走,边对宫崎志美道。

    宫崎志美温柔的一笑,道:“这么冷的天,不穿多点会感冒的。”

    “那你为什么还穿着和服,虽然是冬装,但也还是够薄的。”李天宝反驳道。

    “嘿嘿,因为我是女人,女人都臭美!”

    李天宝和宫崎志美有说有笑的,不过多时便来到了村口,早在百米外,两人便发现了前面停着一辆黑色的房车,因为房车从外面根本看不清楚车内的况,李天宝也不知道里面有人没人,但这样高级的车辆出现在这样落后的小山村中,显然就不太合乎常理。

    “开什么玩笑,这不会就是那帮古董商吧!开着房车来这里收古董,收到好东西还不懂当几块钱的酒钱糊弄了阿兰的哥哥,这够不够房车的油钱呀。”

    李天宝说着便已经走到了房车跟前,这时他才发现,车辆后面还有一个很大的棉帐篷,里面应该有古董商的员工住着,显然在这中天气里面,不喝点酒可不真得冻坏了。可这更加让李天宝想不明白,这帮人来这里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爷’,要不要进去看看?”宫崎志美问李天宝道。

    “当然得进去,拿着那唐羞臊羞涩这帮家伙。”说完,李天宝在宫崎志美挽着手的况下走进了帐篷。

    李天宝进入的时候,发现里面已经有很多的人,而且手里都拿着些不值钱的、看上去有些上了年纪的东西,在让这帮汉族的鉴定师在一条长案上估价。

    “嘿!成古董大排档了。”李天宝看着十几个穿厚羽绒服的年轻人在桌案前,看他们的年龄和岁数可都不像是古玩鉴定师,而且所以东西也不仔细看,分别给个二三十块钱,便扔到了后的框里。

    “‘爷’这可不像是古董商,怎么和菜市场一样。”宫崎志美疑惑道。

    李天宝笑了笑,道:“哪里是什么菜市场,简直就是在收破烂。不过我现在明白了一件事!”

    宫崎志美听了李天宝的话,疑问道:“明白了什么?”

    “这么收东西肯定要赔死!”说完,李天宝更加肯定这帮人绝对不是什么古董商,更像是要在这里找什么东西。收东西看来也只是个幌子,只要能找到他们想要的东西就可以,而且那东西肯定上了些年头。

    “总算轻松点了。”一个鉴定师在一波藏民的卖货大潮过后,点燃了一根烟抽了起来。李天宝从他的脖领上看到羽绒服里面还着黑色西服,显然这帮精装的年前人不像是普通人。

    长案前已经没有了卖东西的藏民,显然连续半个月的时候,估计这里的百姓也已经将家里所以上些年头的东西全部买给了这里。十几个年前人一下便看到了宫崎志美,以为这样的漂亮的女人实在是有些扎眼,而且还是穿着一鲜艳的和服。

    “嘿嘿,没想到这破地方还能见到曰本娘们儿,是不是来这里卖的。”一个额头有个刺青的“鉴定师”嬉笑道。随后,另外的十几个也开始加入了讨论中。

    李天宝暂且忍下了满腔的愤怒,径直朝着刺青男子走了过去,知道这时,那男子才发现宫崎志美边还有个因为还没有恢复好而气色一半的李天宝,也因为上的穿着让这些男子以为他是个当地人。

    李天宝走到了那人的跟前,一双“兽眼”死死盯着那男子道:“你最好现在就跟我的女人道歉!”

    “道歉?道什么歉?”刺青男子嚣张道。

    “因为你刚刚侮辱了我的女人,当然要道歉。”李天宝的话十分的冷漠,冷漠到让男子有些不寒而栗,而且那双眼睛也是慎人的冰冷。这让他的嚣张气焰有所收敛,可这里毕竟有自己的十几个伙伴,他却也不甘愿被这个瘦弱的男子吓倒而在同伴跟前丢了面子。

    刺青男子冷笑了一声,而后道:“如果我不道歉会怎样?”

    李天宝没有在说话,因为在男子的话还没有全部说完的时候,李天宝的膝盖已经重重的顶在了男子的胯下。这让他直接躺倒在了地上,捂着自己的**痛苦的嚎叫着。

    周围人眼看李天宝上来就动手**了自己人,立刻便要上前动手,李天宝自然不会被他们吓倒,反而心血来潮想要活动活动筋骨。

    宫崎志美知道自己是拦不下李天宝的,可又怕他牵扯旧伤所以有些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但就在这时,一个极具震撼姓的声音却将十几个准备动手的年强人拦了下来。

    “住手,难道不知道老板吩咐过的话了么?我们来这里可不是**的。”话音刚落,只见旁边一张大**走下了一个三十来岁的男子,显然刚刚因为他在羊皮被子里面睡觉,所以李天宝和宫崎志美进来的时候,都没有看到他。

    男子起后,先是端起旁边的大碗灌了一口酒,而后才朝着李天宝走了过来。

    “这位兄弟,做事不要太绝,怎么说动手就动手,这样会吃亏的。”男子冷冷道。

    李天宝笑了笑,道:“如果你长着耳朵就应该听到,刚刚我已经提醒过这个无理的混蛋。”

    男子听了李天宝的话,本来不想惹事的想法也有些动摇,原因很简单,因为李天宝的话说的太硬,而且一看就是想要主动来找事的,而且显然自己人刚刚也给了他借题发挥的机会。

    “兄弟,我们哪里得罪你了么?”男子皱眉头道。

    李天宝笑了笑,道:“你们不该欺负一个老实的卖酒人。”

    李天宝的话刚刚说完,男子便朝着众人看了看,而后问道:“昨天的酒没给钱吗?”

    此时地上的男子已经起,听老大问话视线也不由得开始躲闪。显然男子看出了刺青男子心虚的表现,并一把将她的脖领揪住,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刺青男子见状也不敢在隐瞒,便将事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而且反复强调并不时因为几十块钱所以才没有给,而是因为当时没有零钱。

    男子显然对自己的手下有些偏袒,并没有多说什么,而是转将视线再次投到了李天宝的上,并开口道:“你听到了,我的兄弟说只是因为没有零钱所以没有给,现在你可以走了。”

    李天宝脸上的笑容逐渐变淡,而后一字一句道:“还不能走!”(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鉴宝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