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无赖遇上风骚男(下)第(18:12)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骁歌 书名:仙崇
    第124章无赖遇上风sāo男(下)

    这次,张公锉肯定不会再傻不拉几比什么石头剪刀布呢,这种赌博方式本来就是陈放是搞出来的花样,不论如何赌,主动权都不在自己手上。这只老狐狸心里琢磨着,若要赢,必须要狠,比一些这小子都不敢的。仔细琢磨来琢磨去,一条“毒计”从这货肚子里酝酿出来。

    “这次玩别的,规矩我来定。”张公锉大有风sāopiáo客进窑子的做派,一脸笑容见得可以。

    就连陈放看了,也是没来由的一哆嗦。心里想着是不是答应的太快了,这老不要脸的肯定不会有什么好果子让自己吃。

    嘿嘿!怕了吧。张公锉得意一笑,一副吃定陈放的样子,老jiān巨猾的双眼滴溜溜的转动着,臭不要脸道:“这次我们比尿尿。看谁尿的远。敢不敢?”

    呃!陈放一惊,犹如雷击,全都僵硬起来。自己大小赌桌上过无数次,人送外号“人品爆发小郎君”,长这么大以来,从来没和人比过尿尿,这老货竟然如此下流格,一把年纪了,竟然玩重口味,着实让人震惊不已。

    谢谢啊!老泼皮。陈放差点快哭了,内心那股子风sāo直接窜上了脑门,让他激动不已。二十年了,陈放从来没有在一件事上自信满满过,惟独这个尿尿,有时候甚至怀疑,自己的膀胱构造和别人完全不一样,甚至连括约肌都不同凡响,每次只要一激动,那尿就滋滋的往上窜,简直就比刘翔110米跨栏还威猛。

    张公锉见陈放没有回答,以为害怕了,心中更是得意了,他算准了这小子肯定不敢在大庭广众脱裤子,就光凭这一点,连比都不要比,自己就赢了,心里一得意,竟忍不住“哇哈哈”大笑起来。不断称赞自己绝顶聪明,连这么绝的狗血点子都被自己想出来了。想不赢都难啊。

    “敢!”陈放就说了一个字,斩钉截铁。人群之中所有人都噤声了,有些女修士甚至有点难以置信,难道他们真要在大庭广众之下比尿尿不成。

    就连一脸chūn风得意的张公锉也差点惊得下巴脱臼,还以为自己听错了,脸sè顿时变得酱紫sè。

    哼哼!老泼皮我就怕你不敢呀。陈放内心一笑,秉着这一年多来的奔jīng神,尿个尿算什么,就算奔都敢和你死磕。

    “尊敬你是前辈。我们青少年都时刻保持着优良的传统和尊老幼的jīng神,张前辈,您先请。”陈放压根就不相信这家伙会脱裤子。就算脱了,也不相信比自己shè的远。

    张公锉懵了,脑细胞顿时死了一地,自认为自己很无耻了,没想到还有比他更无耻的,眼前这小子外表看起来纯洁善良,张口闭口就是什么尊老幼,一股的敬意、前辈什么的,可骨子就一无耻人,简直到骨髓里去了,得天地不容,人神共愤。一开始就被这人一副天真纯洁的小脸蛋给欺骗了。

    当下也不好发作,只能打落牙齿往肚里吞。他干咳连声后,压抑住内心的cāo蛋的绪,一双毒辣的眼睛,看着陈放,咬牙切齿道:“这多不好啊,你是后辈,还是你先吧。”

    呸!陈放恨不得啐他一脸,心里恨不得把这泼皮无赖祖坟都刨出三里地,外加s.m大鞭尸才好。

    撑死大胆的,饿死胆小了。陈放心知此事很难善了,就算自己赢了,只怕出了月光城后,这无赖也会追上来讨个说法,既然事已经发展到这个地步,只能搏一把,先让这老小子认了自己这个“干爹”再说,至于以后懒得去管了,大不了在这月光城定居算了,谅他张公锉手段通天,也不敢在黑石的地盘杀人越货。

    “敢不敢一起脱。”陈放很有点光棍jīng神,闷sāo的不得了。

    张公锉气的差点跳脚,原本以为吃的准陈放了,可这臭小子完全不按常理出牌。混迹修炼界这么多年,难道要晚节不保?这还是第一次让他觉得有那种羞耻感,脸sè火辣辣的,好生纠结。

    “脱……脱……脱……”

    墙倒众人推,凑闹人的越来越大胆了,越来越狗血了,越来越彪悍了……张公锉差点没被这些人的唾沫星子给淹死,一双长手战战兢兢的提住了自己裤腰带,不知道想保护好,还是想脱下来。那姿势很有点意味深长,令人遐想连连。

    陈放想故意激一激他,故作为难道::“前辈,既然你不敢,我看就算了吧。毕竟这样有伤风化,然后呢你走你的阳光道,我过我的独木桥。你看如何?”

    一听说自己不敢,张公锉顿时就怒了,这小子成心气人啊,光听他说话都觉得憋屈。顿时大吼一声,发挥泼皮本sè道:“不行,非得比。”

    啧啧!好气魄啊。陈放苦笑的摇了摇头,心中一叹,真是给你脸不要脸啊。不由大声道:“各位兄弟姐妹,呃,姐妹们先自觉回避啊。”

    人群之中爆发一阵久违的嬉笑之声,更是有些女修士脸不一红,纷纷别过脸去不敢再看。

    陈放继续道:“各位兄弟们,大家都是纯爷们,铁血真汉子,就给我做个见证。”

    “好!”一群牲口们吼了出来,震得人耳朵嗡嗡作响。就连张公锉这次都吓到了,意识到自己这次踢到铁板了,现在是骑虎难下,脸sè变得越来越奇怪起来。

    自打一开始他就没有真心想脱裤子尿尿,只是借此来陈放认输而已。没想到这臭小子竟然跟打了鸡血一样,玩起了真的,这让他这张老脸往哪里搁啊。

    一想到输了的后果,张公锉顿时想死的心都有了,就算不必也要奔喊干爹啊。这毒誓发的太特么的伤天害理了,他恨不得当场抽自己两耳光。死活没想到今天就栽在了一个毛头小子的手里,顿时被气的面无人sè,气血上涌,扒开人群,撒丫子就逃了。

    “切——”在各种倒彩声中,张公锉终于心里崩溃,灰溜溜的逃了,反正赖皮是他一贯来的风格,就算被人每天戳着脊梁骨骂都没问题,这当场脱裤子比尿尿的事,到关键的节骨眼上,他还真不敢,这只要一脱,一世英名就将毁于一旦,最后传到遍整个修炼界,以后叫他这张老脸往哪里搁啊,若是遇到一些认识的同辈,以此为笑柄的话,到时候再挖坑把自己埋了也无济于事。

    倒是陈放赢得比较坦然,比较淡定,比较莫名其妙,内心还真有与这老匹夫以尿尿论成败,以成败论英雄的想法,最后还是天不遂人愿,自己在松下裤腰带的那一瞬间,张公锉可耻的落跑了。

    起点中文网.idi.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idi.阅读。</>; .an. ,希望大家可以喜欢。

重要声明:小说《仙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