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被发现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骁歌 书名:仙崇
    第116章被发现

    陈放迷茫了。觉得这样看下去没啥意思,而且自己现在还奔着,要是被发现了,就算自己不是yín贼,也会当成yín贼。他一双眼睛很自然的向山泉顶上的草丛里瞟来瞟去,心里琢磨着还是赶快拿着自己的储物袋闪人才是王道。

    可和尚完全就是一副享受样,光想想他就觉着刺激,全心地等待着清水出芙蓉的那一刻。他坚信,当长发美女从水中走出来的一刹那,必然是万分惊艳的。美女不出浴,坚决就不走。

    “前辈,晚辈还有事,先走一步,您老慢慢享受啊。”陈放轻声细语的说着,这个人就开始sāo动起来。以他那天才般的脑子可以想象的到,偷窥这种事意思意思就行了,若要是把指导方针贯彻到底的话,肯定会摊上大事的。多少前人血一般的教训提醒着自己。

    在关键时刻,光头早就看的如痴如醉,忘乎所以,哪里还留心陈放所说的话。而且一切如他所愿。美女门起了,前的美好渐渐地展露出来,雪白的带着水珠的肌肤透着无限的暧昧,让人忍不住冲动地想要一亲芳泽。

    光头差点看的喷火,一条隙缝般的双眼睁得不能再睁了,哈喇子不流了一地。内心咆哮道:再走近点,再起来点。对对!就这样……

    就在临门一脚的时刻,三女惊呼起来。连忙躲进了泉水中,三双怨恨毒辣的眼睛,看着光头这边看过来,那为首的师姐,怒斥一声:“yín贼,去死!”说罢,单手一扬,一道剑光御空而来,快如霹雳。

    娘希匹啊。被发现?光头有点不敢相信,凭自己的修为根本不可能啊,等他明白过来的时候,才一拍大腿,发现陈放早已离开他的荧光庇佑范围之内,被那三个女修神识搜索到了。

    光头暗道可惜,一拍大腿,直接一个侧,躲过了那道剑光,潇洒一笑,传音给陈放道:“兄弟,快跑,这里我顶着。”

    陈放当然知道发生什么事了,没想到这个光头还真有点义气,心中不佩服起他来。正想转头看来个jīng神上支持一下光头的,结果发现那光头溜的比自己还快,一眨眼的功夫,人就不见了。

    我靠!陈放暗骂一声,这还得了。自己这奔样儿,铁定被这个三个小妞乱剑刺死啊。脚下不自觉的一发力,想着山头猛跑而去。

    三女一见自己沐浴被人偷窥,心中怒气大盛,但一时也不敢离开水面,只能等陈放跑远了,连忙穿起衣服,御剑追去。

    他娘的,别都对着我来啊。又不是我一个人看的。陈放心里暗骂,一脸委屈的苦样,心里琢磨着,就算自己看了,也不完全是自己的错啊,是我先到这个泉塘休息的。

    陈放潜意识里已经认定是自己先到一步,就算要看,也是这几个小妞不请自来,先打搅了自己,这还算了。而且还公然有伤风化地在自己先占领的一亩三分地里洗澡。就算是偷看几眼,算是补偿下自己受伤的心灵了。更何况还没看到什么东西,这让他何以堪啊。

    姑nǎinǎi们,求你们别跟着我来啊。小生无福消受。陈放一边逃跑一边心里默默祈祷着。可天那会遂人愿,三道绿sè的剑光很快就追了上来,大有点不死不休之势。

    坑爹的光头啊。有你这么没义气的吗?刚才好说给老子顶着,你他娘的比谁都遛的快,亏你还是前辈高人,做事太特么没担当了。陈放心里暗骂,知道自己这回真的是茅坑里点灯,找死了。

    “yín贼,哪里跑?!”大师姐喝一声,脚下踏着飞剑急速而来,手中一道法诀打出,一股极强的灵力瞬间在陈放边炸开,差点把他给吓尿了,哆嗦了一下,跟发了疯似的。

    咻咻咻……三道绿sè影疾驰而过。

    好吧!陈放被成功的围堵了。在三个筑基期女修面前,他就是那待宰的小羊羔,弱弱的站在原地,瑟瑟的发抖。

    储物袋还在山顶草丛里躺着睡大觉,自己光棍一条,怎么打?唯一的期望就是希望人品爆发一下玄冥紫火。经过陈放无数次奔风sāo的经验,这玄冥紫火每次都是不要它出来的时候,总是很嗨皮的冒出来抖动两下,要它出来的时候,这家伙就开始装死罢工。每每都让陈放气的发疯,这不诚心捉弄人,和自己做对吗?

    “女侠!饶命。我冤枉啊。”陈放很没节cāo的跪了下来,心里琢磨着这事还只能靠演技。

    “yín贼!我要剜你双眼,让后将你碎尸万段去喂狗。”大师姐一看陈放穿的下流无比,只有一条草裙遮体,气就不打一处来,心里更加肯定这家伙就是那光头的同伙。

    rì!这么狠。陈放心里发虚,琢磨着自己真的就节cāo不保,要死在这几个娘们手上?哥难道真的就是一跑龙的命?那风sāo的光头仔才是第二主角?这他娘的违背了穿越原理啊!凭什么好事都让他给占了,老子被黑锅啊。

    陈放索xìng把心一横,这光头这么没义气,他做初一,老子做十五。表快速酝酿下,陈放哭了,哭得有点煽,有点儿憋屈,有点儿让人心疼。

    三女愣了,变化来得太快,思想都快跟不上了,看着眼前这衣冠不整,一脏兮兮的练气期修士,气归气,但不知为何,看到一个大男人哭得如此伤心,三人面面相觑。

    “各位前辈,我真是冤枉的啊。都是那叫花子,是他挟持我的。”作为一个优秀的演员,陈放始终铭记这演员的自我修养与发展。面对威势,必须临危不惧,定要将黑的说成白的。

    陈放风sāo了摸了一把眼泪,抽泣道:“三位姐姐,我是被那叫花子一路追杀到此的,在下修为低下,硬被他提着到了此处。他……他……他不是人!他想侮辱我!”说到这里,他哭的更大声了。

    他娘的,为啥我就要说这茬啊!就连陈放自己也觉得剧有点狗血啊,但是配合自己上的打扮,还真有七八分真。继续瞎掰道:“那家伙喜好男sè,见我长得帅,一路调戏我,见我不从,最后用强。前辈姐姐们,你看我这一,难道还不明白吗?” .an. ,希望大家可以喜欢。

重要声明:小说《仙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