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询问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骁歌 书名:仙崇
    第110章询问

    几rì之后,成果再次带着一大堆的废弃符篆过来了,调子依旧是那么高,好像他那眼睛天生就长在头顶。陈放在想,要是放在老家,这就是当领导的料。可惜放在修真界,那他练气中期的资质,连个都不是。

    成果依旧按照惯检查了一下仓库,其实也没什么看头,这些废品除了陈放,没有人会把它们当宝贝,所以也只是随意看了一眼。为了一步一步打消成果心中的疑虑,陈放依旧摆出一副狗腿子嘴脸,师兄前,师兄后的,嘴巴就像抹了蜜一样甜,那样子看起来要多就有多

    扮演人这种角sè,他算是颇有心得。若是说是本sè出演,以陈放纯洁的个xìng开看,他打死都不会承认。

    “嘿嘿……”看着成果离去的背影,陈放嘴角露出了一朵梨花压海棠的笑容,心里欢喜啊。这么多废弃符篆,决定找个时间加班加点搞点灵石来才行,最近实在太穷了,穷得连内裤都没得穿了。

    玄元丹的药力在灵气匮乏的修炼家,若想全部吸收,需要一段很长的时间。陈放并没有耽误,依旧是盘腿而坐,继续吸收药力,整整过了二十天玄元丹药力才彻底被他吸收的干干净净。

    神识搜索之下,陈放发现自己命轮之内,那股灵气变得若有若无起来,就连修为境界也巩固了不少,但是离练气后期依旧有很大一段距离。修道之事犹如逆水行舟,两颗玄元丹能到这种将境界巩固到如此地步,陈放也很满足了,至于之后的事再慢慢考虑。

    yù哭无泪啊!陈放看了看手心里仅剩的一颗玄元丹和筑基丹,真他娘的有种去打劫的冲动。心里正盘算着一定要在下山一趟。也不知道王明胜那边怎么样了,说好是一个月后过去给他交货的,可这一耽误,竟然就是三个月。不由心中默默一叹。

    又是一个月黑风高做贼夜的晚上,陈放在仓库已经快四个时辰了,整个人就跟吃了三聚氰胺一样兴奋,一口气竟修复好了近一千张符篆,心里琢磨着做到了明天再赶工做一千张,一直做三天,完成四千张的量。

    陈放是越做越嗨,满脑子都是灵石。这灵石对他来说太重要了,修炼之时如有灵石做辅助,绝对是事半功倍。这么奢侈的事,一般的修士根本不会舍得,毕竟灵石是修炼界唯一流通的货币,用一个就少一个,大部分都希望用来兑换或者购买一些自己喜欢的东西,若是一个修士上一个灵石都没有,估计过不了多久修为就会遇到瓶颈,而无以为继。

    这种狗逻辑对陈放无效,他要的是赶快升级到筑基初期,不然这该死的老乌龟天天让他奔,这rì子根本就不是人过的。再加上仓库如此多的废品,灵石根本不是问题,能用就用,用完了继续修复,卖了变灵石。

    这种简单的逻辑,早已在他纯洁的内心中扎根发芽。

    “贤侄……”一道做贼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过来。正在聚jīng会神修复符篆的陈放差点吓了一跳,暗道自己太入迷了,竟连李岩过来了都不知道。不由冷汗滑下,暗道该死,万幸是李岩,若是有人发现无缺术这种逆天的功法,任谁都会心动。

    “叔!”陈放摆出一副招牌式的笑脸,轻轻推开门。

    李岩最近来过仓库几次,但每次来陈放都不在,心里不讶异,原本想今天来碰碰运气而已。

    陈放眼尖,看着李岩手中的食盒,连忙岔开话题,迎了上去,一手接过食盒,嘿嘿一笑道:“叔,又给我带好东西吃了啊。哎,还是你对小侄好啊,让我良心怎么过意的去啊。”

    李岩倒是不在意,大刺刺的坐了下来,自己倒了一口茶水,细细品尝之后,连连点头:“好茶!看来贤侄小rì子过的不错啊。”

    陈放看了一眼,随便摆了摆手,一脸无奈道:“哎。不错什么啊,这茶是特意招待符法堂弟子的,每个季度他们都会来看一次,你也知道小侄是个外门弟子,哪里惹得起那些内门祖宗啊。”说着说着,他却是一脸的轻蔑,内心里根本就没把这些内门弟子放在眼里。

    李岩和了一口茶,搓搓手道:“没办法,这个世界都是用实力和份说话的。”

    这点陈放倒是很认可,一开始他一直怀揣美好的修仙梦,可现在看来,这简直就是一个cāo蛋的世界,弱强食、尔虞我诈、虚与委蛇、实力至上……在这样一个世界,随时都有可能丢掉小命,如果不努力提升自己的境界,想要活下去,都是一个很高深的问题。

    “叔。我问你个事。你知道烈火堂吗?”陈放突然想起了在路上杀了烈火堂两只禽兽的事,尤其是那筑基期修士最后捏碎玉符的做法很是不解,想找个机会好好的问问。

    “知道。”李岩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细细体会着茶的味道,继续道:“你问这个干什么?”

    “好奇,问问。”

    “烈火堂啊,说起来话就长了。”李岩俨然化成为知识渊博的老师,滔滔不绝道:“几百年前还算的上一个大宗门,传闻当年帝释宗宗主萧若水悟天道传出十二天宫大杀阵,第一灭掉的仇敌就是烈火堂,当年萧若水何其jīng才绝艳,以一人之力直接杀光了烈火堂金丹期以上的修士,若不是浩然宗出面,只怕这个门派都会断了传承,自从以后烈火堂就沦为了三流小门派,知道最近百来年才出来一个烈火老道的金丹期修士,让宗门慢慢有了复苏之象。”

    陈放聚jīng会神的听着,他对烈火堂功法倒是有点兴趣,都是玩火的。尤其是那筑基期修士,幻化出火鸟来攻击,感觉卖相不错,蛮拉风,就是威力却不怎么样。

    李岩突然回过神来,觉得事有蹊跷,严肃道:“贤侄,你从哪里听到烈火堂的。按照道理来说,烈火堂在浩然大陆的南面,很少会有烈火堂弟子来岭南城。”

    “我最近接了个宗门任务,就是采集七夜花,没事就溜达过去砰砰运气,结果遇到两烈火堂的修士,他们见我一个人,想杀人越货,最后被我灭了。”陈放半真半假,轻描淡写的说,似乎根本就没把这两禽兽当回事。

    “后来呢?”李岩听得有点懵了,没想到两年过来,自己这个侄子竟有如此能耐,杀人说的就像杀鸡一样轻松。仔细神识探查下,发现陈放竟然到了练气后期,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这怎么可能?三个月前他还在练气中期起步阶段,可现在却直接到这个境界了,而且境界巩固的相当扎实。

    “后来啊,后来杀了他们后,有一个人在死之前捏碎一个玉符,说烈火堂会为他们报仇的。他娘的,死了还想威胁我。最后我从他们上搜出一颗淡蓝的丹药,冰冰凉凉的,吃了后感觉味道也不错。”

    李岩倒吸一口凉气,立马起一手在腿上一拍,激动道:“贤侄。糟糕了,那家伙不是威胁你,那玉符是传影符啊,能够记录你的样貌,捏碎之后会自动传回宗门。你惹大祸了,虽然烈火堂不是大宗门,但是无极观还不至于为了你和他们翻脸,当然烈火堂也不会贸然找上们来,但是以后你要出去,必定要小心啊。”

    陈放“哦”了一声,很淡定的耸了耸肩,并没有把这事放在心上,毕竟当时他是蒙面的,让烈火堂去慢慢找哪个脱衣大盗吧,反正自己打算一直在宗门修炼,山高皇帝远的,他们知道个锤子。

    李岩似乎想起了什么,连忙问道:“贤侄,你说你吃了一颗淡蓝sè的丹药,而且冰凉的?”

    “是啊。”

    李岩若有所失,思索很久之后才点了点头,微微一叹道:“根据我猜测,那可丹药应该是冰灵丹。”

    “啥玩意啊?”

    “其实冰灵丹算不上什么稀世丹药,但是在浩然大陆上很少见,这东西主要产地是北寒之地的玉霜大陆,冰灵丹治疗火毒尤为有效,在浩然大陆上,以火入道的人很少,烈火堂就是其中之一,传闻烈火堂开光后期修士瞿斌,当年算得上烈火堂惊才绝艳,烈火堂宗主烈火老道收他为入室弟子,准备传其衣钵,可没想到最近几年传闻瞿斌因练功急功近利,最后被火毒攻心,境界直接掉到了开光初期后,再也停滞不前,而且没rì没夜都要保守烈火噬骨之痛,所以我估计你吃的这颗冰灵丹应该是给瞿斌准备的。”

    李岩无奈一笑,大点有造化弄人的意思,喝了一口茶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摇头道:“其实普通修士吃了也没什么,但是对于瞿斌来说就是救命灵丹。”

    靠!我也是好不好。陈放心里一阵腹诽,暗地里白了李岩一眼,心道原来如此,看来自己的猜测果然没错,确实是这颗丹药让自己摆脱了玄冥紫火的灼烧之痛。

重要声明:小说《仙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