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龙爷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骁歌 书名:仙崇
    第100章龙爷

    咦!喂!你眼神要不要这么**啊。陈放内心一阵颤抖,眼看这老乌龟就要蹬鼻子上脸了。

    陈放真有点后悔,平rì里都是拿这句话来腹黑的,可那也只是说说啊,但这只白条条的老乌龟竟然真的毫不犹豫的踩上了他的鼻子,一脸不屑的瞟了陈放一眼,另外三只脚在一阵悬空之后,欢快的摇晃了几下,最后以妖娆的步伐成功蹬上陈放的鼻尖,来了个大眼对小眼,大头对小头。

    今天哥们彻底栽了。竟被一只老乌龟蹬鼻子上脸了,以后哥还怎么混啊。陈放yù哭无泪,自己一直以来的光辉形象,竟然毁在了这只乌龟脚底,真是听者伤心,闻着流泪。

    陈放一哆嗦,内心一阵呐喊:等……等等……龟哥,龟大爷,要不咱俩商量一下,你别蹬着我,下来再说,小弟胆子小,经不起你吓。

    小白龟竟然很通人xìng的提起了一只前爪,装模作样的打了个哈欠,最后化成一道白光直接钻入了陈放的眉心之中,消失不见了。

    “有妖兽啊!”陈放猛然惊觉,整个人直的弹了起来,竟然喊出了声音。

    能动了?大惊之下,他还没反应过来,连忙双手摸索着自己的**,四处寻找着那只白乌龟。

    难道是刚才做梦了?这么真实?陈放不咽了口口水,看着地上一堆龟裂后的碎片和赤珠,连连甩了甩头。这一切来的太突然,太不真实,甚至连他自己都觉得过于科幻了。

    “臭小子。你找个啊。爷爷我在你脑子里。”一道低沉的声音在陈放脑子里回想起来。

    陈放不倒吸一口凉气,连忙用神识搜索下,竟然发现在脑子里躺在一只鸡蛋大的小白龟,正悠然自得的打了个地铺,翻动着迷离的眼神,没有好气的白了他一眼。

    我rì!不带这样玩的吧。陈放差点气的背过气去,这么大一个东西在自己脑子里定居,你以为是什么,脑瘤啊?就算是脑瘤也没你这样逍遥啊

    “老乌龟,你出来。快给我出来了!”陈放很有点气急败坏的味道。这么大一个东西放在自己脑子里,而且还是个活的,光想想都渗的慌。

    “臭小子,你叫谁老乌龟?叫龙爷!”龙爷一点不受威胁,大有点破罐子破摔的意思,一龟脸愤怒的表,恨不得和陈放来个鱼死网破。

    陈放差点哭了,很崩溃地道:“乌龟就乌龟吧,还硬说自己是龙。我又没有种族歧视。”

    就好比约了一美女去开房,结果脱了裤子后才发现对方是人妖,而那人妖还坚持说自己是美女,他娘的天理何在啊?

    猛然间他想起那条紫sè的火龙,难道就是这二货?这他娘的差距也太大了。乌龟和龙能画等号码?老天爷,你这是在玩我吧。

    “无知!”龙爷没有好气的白了陈放一眼,没好气道:“算你小子好命,上竟然有逆天宝物。不然早将你焚成飞灰了,哪里还轮得到你啰嗦。”

    陈放惊呼起来:“你真是那条紫sè火龙?你在我脑子里干嘛,出来啊!”

    “你他娘的以为我想啊。”龙爷破口大骂了一句,颇有点地痞流氓的气质,伸出一爪,指着陈放鼻尖方向气愤道:“要不是你吃了紫火石莲,体内存有石莲灵力,你以为我想进入你这个练气期修士的体里啊。什么玩意啊,龙爷我这叫屈尊。懂不懂?”

    紫火石莲!陈放终于回想了起来,自己掰断石莲后,那条火龙就冒了出来,若不是赤珠阻挡,只怕早就一命呜呼了。

    如今这只老乌龟住进了自己脑子里,一副颐指气使,老气横秋的态度,曾让陈放无限悲伤地想: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话,难道说,这只乌龟才是真正的主角?而兄弟我,只是一个跑龙的?太他娘的伤自尊了,所以他明智地不再去深思这个问题。决定先把这个老乌龟给骗出来再说。

    “便宜你了,臭小子。”龙爷一副无可奈何之态,继续道:“说起来你那珠子真厉害。爷爷我可是玄冥紫火jīng啊,能抵挡得住我紫焰的东西,除了紫火石莲外,这天底下没有几件宝贝可与之对抗了。”

    “吹吧!当老子白痴啊。”陈放小声嘟囔了一句,一脸鄙夷之sè。还火jīng呢,管你是火jīng还是味jīng,呆在老子脑袋里就是不行。

    没想到这龙爷耳朵还灵,顿时翻着龟暴跳起来,气急败坏道:“小子,你少得了便宜还卖乖。龙爷我见过无耻的,没见过你这么无耻的。若不是你那宝贝能挡住我的玄冥紫火,你以为你能浴火重生?我是没办法,必须要靠紫火石莲修炼。石莲都进了你肚子了,我也是无奈之举,谁叫你那珠子如此厉害,竟然和我拼了个不相上下,无奈之下我也只能送你一副玄冥火体,好让我可以寄居你体内继续吸收石莲之jīng华。”

    敢你把老子体当房子住啊。想进就进,想出就出?陈放根本不领,嚷嚷道:“什么狗玄冥火体啊,老子蛋疼。”

    “你……你……”龙爷急了,彻底急了。两只龟鼻之中喷出两条紫sè火花,甚至当场杀了陈放的心都有了。

    “别你你我我。你到底出不出来?”

    “爷爷我就不走了!”

    一人一龟就这样耗上了,相互威胁之下,双方竟然都都无动于衷。着急的当然是陈放,一直乌龟住在自己脑子里,每天没事还和自己说话,这种生活真他娘的cāo蛋啊。若是将来和娘子们XXOO的话,岂不是便宜了这只yín乌龟?

    陈放眼珠一转,心生一计,连忙从地上抓起赤珠,恶狠狠的威胁道:“老乌龟,你要是再不出来,可别怪小爷我心狠手辣了。”

    “哎哟,我好怕怕啊!”龙爷装出一副惊恐万分的龟样,瞬间就变脸道:“现在的年轻人就是轻佻浮躁。臭小子,我告诉你,少来这。你以为本尊怕你不成?你这珠子虽然厉害,只怕现在早已成了废品。”

    陈放又如何不知手中赤珠早已丧失了灵力,只是急无奈之下以此为凭借要挟一番,连这都被老乌龟看穿了,看样子来硬的是不成了,还得拼演技。

    扑通一声,很没节cāo的跪了下来,一把鼻涕一把泪哭了起来,委屈道:“龟哥,哦!不,龟仙人求求你大人有大量,放了晚辈吧。”

    “叫龙爷!”老乌龟没有好气道。

    龙你妹啊!陈放一阵腹黑。脸sè表依旧很丰富,一脸苦瓜相:“龙爷,小子我上有八十岁的老母卧病在,下有八个月的女儿在襁褓之中,看在我上有老下有小的份上,你就出来吧。”

    那哭得啊,是稀里哗啦的,表真切生动,感也是丰富到位。就连陈放自己也不得不佩服自己演技已经站到了一个全新的高度。

    龙爷看着陈放手捂口,哭的有气无力,伤心yù绝的样子。似乎心有感动,最后王八绿豆大的眼睛里挤出两滴马尿,见他说道动之处,这老乌龟嚎啕大哭起来,来了个泪流成河。

    我rì!哭的比老子还凶猛啊!喂!老乌龟,你别哭了,再哭下去。我就脑积水啦。陈放一抽一泣,装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哀求道:“大家都是读书人,给点面子吧。”

    “哎!小子。不是龙爷我不出来,是我没办法出来啊。”龙爷终于止住了泪水,不知从哪里摸出一条手帕,硬生生的擤了一把鼻涕,毫不客气随手一丢。

    你大爷啊!老乌龟,你还真把自己不当外人。把我脑子当垃圾箱啊。陈放yù哭无泪,翻了个白眼差点栽倒抽搐。

重要声明:小说《仙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