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0章 日子过的挺滋润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骁歌 书名:仙崇
    第090章rì子过的滋润

    这悠闲自在的小rì子,陈放过的比较嗨,白天仓库这堂口别说人了,连根鸟毛都没有,恰好给陈放创造了一个静心修炼的绝好环境,眼看月圆之夜快来了,每天白天陈放不断的修炼着自己的jīng神力。

    这次jīng神力境界能达到筑基中期,确实让他有点意外,内心同时也有点小风sāo。若不是古怪的赤珠在救自己的时候顺带帮了一把,只怕他目前还没光看着夜极天九图的想法,说不准真可以看到第三张图。

    自从练定神指和无缺术以来,陈放越发觉得这夜极天九图的神秘了。到底是谁这么逆天,能够将看似鸡肋的jīng神力修炼出如此出神入化的招数。放在眼整个修炼界,一般修士简直想都不敢想。

    一种完全脱离个人修为境界,另辟蹊径的功法,无一不是弥漫着各种神秘。陈放甚至有点迫不及待的打开第三张图,一窥全貌才好。

    自从鉴心桥出来后,陈放觉得这普通的jīng神力修炼方式真的很慢,若是能再去一次鉴心桥逆行一次,将他的jīng神力境界在推进一点就好,不过这种事急不得。还是先搞点灵石,到时候兑换点丹药才行,说不定还真有jīng神力修炼方面的丹药或者丹方。到时候突破境界指rì可待。

    一到了晚上,陈放就jīng神来了,在连续试飞了几次后,陈放也慢慢克服了这恐高的心理障碍,甚至在空中的控制力已经运用的圆转自如了。相比之下那些在地上跑的万里神行符和速度还不错的风遁符,简直弱爆了。

    这些鸡肋式的符篆,一定要下山找个机会卖掉才行。打定主意后,陈放又钻进了仓库,专门挑一些那张种符篆修复。相比昨天之下,他动作也收敛了许多,虽然有三大仓库的废气符篆,但是也经不起他每天这样折腾,修复了五十几张后就罢手了。回到自己房间后,继续盘腿观想,进入了夜极天九图的修炼功法中。

    两rì之后,陈放迎来了在无极观的第一个月圆之夜。说实话,陈放风sāo的内心还是有点小憧憬的,两年以来,他做过无数次的尝试,一直都之能看到夜极天九图的前两幅图,这让他很有一种挫败感。如今jīng神力境界又高了一层,让他原本平静的内心sāo动起来了,甚至不惜放下自己的修为境界的修炼,每天跟打了鸡血一般修炼着jīng神力。

    希望就在今夜,若是能一窥第三张图全貌,那就意味着自己在jīng神力功法修炼上又多了一份依仗。修炼界的月亮总是那么妖娆,平时一直都像出嫁的小媳妇一样半遮半掩的,也只有每月的十五,才能一窥全貌。

    当红月悬挂于高空之时,陈放早已经迫不及待的拿出了那久违的丝帕,皓月当空之下,随手一样。夜极天九图在红sè月光的照耀下,变得明亮起来,最后有如一张巨网一般平铺撑开,随后一变二,二边四……最后变成了九幅透明光影图展现在空天之中。

    自从了解这夜极天九图秘密以来,陈放已经不是第一次看到这景象了。可这次依旧让他失望了。平铺的九张光影图,他依然只能看到前两幅定神指和无缺术的。心中不由大失所望,如今筑基中期境界的jīng神力,也无法开启着第三张图,确实让他有种淡淡的忧伤,无奈之下只好将丝帕收回了自己的怀中。

    心里琢磨着必须要想办法赶快提高自己jīng神力境界才行,现在唯一的办法就逆行鉴心桥。为一个外门弟子,如果没有任何凭借去鉴心桥的话,难免会引人怀疑,必须要找一个合适的契机,再逆行一次鉴心桥才行。

    一切想明白之后,陈放也释然了,心态远远没有了前几天那么着急。百般聊赖之下,他又可耻的走进了仓库,继续着他修理工的工作。如今口袋空空,就连说话底气的不怎么足了,说什么也要先发点小财再说。

    这逍遥般的rì子,陈放过的也算充实。就这样过了二十多天,他一个人是玩的很嗨,可是早已在仙指峰周诗诗、小九都快急死了。自从成为阵法坛内门新弟子后,每天事也变得多起来,可是她依旧不忘打听陈放的下落,由于当时各堂口选弟子的时候,她jīng神力方面的天赋,早已被阵法堂的那些长老当香饽饽一样盯着,弟子选拔一结束,就被那些老家伙给提前带走了,根本搞不清陈放被分到了那个堂口。连续问了很多同门师兄弟后,不是说不认识,就是说不知道。好像陈放就这样在她的视野中消失了一般。

    另外就是小九,她在培养灵药方面有着极高的天赋,这点就连陈放等人都不知道。她是毛遂自荐去了药库。执事长老对她也是赞不绝口。每天除了打理药园和挖掘新药外,她也一直在留意陈放的去处。

    不过她却没有周诗诗那么明目张胆,一直都是在暗中询问或者是旁敲侧击。在同一期经过考核的修士中,对陈放的大名可谓是如雷贯耳,但是经过询问,她也也不知道陈放的去处,这让小九内心很有点纠结。

    难道是陈放就没有进入无极观?这应该不可能,按照无极观的规矩,只要通过考核,肯定会成为无极观弟子,无极观共有四堂五库,弟子上千,她下定决心一定要暗中好好探查一番,看看陈放到底被安插在了那个堂口。

    周盈盈很意外的进入了执法堂。这点连她自己都有点糊涂,他们周家一脉一直是以阵法修炼为主,按照道理应该和姐姐一样进入阵法堂才是,可偏偏进入了最枯燥的执法堂。

    执法堂是一个看上去比较拉风,实际上十分沉闷的地方。如果按照陈放的话来说,那就是城管待的地方,每天要管的东西太多了,不过很多内门弟子都很羡慕执法堂弟子,平时巴结还来不及,哪里敢去得罪。

    但就是这种枯燥无味的rì子,让内心有点躁动的周盈盈脑海中经常浮现陈放那猥琐又萧条的影,想到入神的时候,甚至她每次可以看到陈放那转头时那猥琐而又无耻的笑容。让她是又喜欢又生气,不知不觉中冒出两句“混蛋“”就知道欺负我”的羞表,竟然搞的同门弟子莫名其妙,还以为是这新进的小师妹生气了,每天都有人来向她赔罪。

    至于这向一帆,毫无悬念的进入了无极观最勇武的一个堂口——玄武堂。此堂口称为宗门的中坚力量,很多外出的任务都是交给玄武堂弟子去执行的,堂内弟子无不是各个惊才绝艳,功法玄妙之辈。就连何梦芝都在此堂之中。

    而现在的陈放,哪里知道里面有这么多美女惦记着自己啊。此时他正袒露rǔ,四仰八叉的倒在上,舒服的抱着枕头做着chūn梦,一脸yín的睡姿,嘴角的流出的哈喇子早已蔓延到沿上,那样子看起来要多风sāo就有多风sāo,那姿势要多妖娆就有多妖娆。

    他现在简直就是一个万年老乌龟,整天龟缩在仓库,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就差发霉变质了。

重要声明:小说《仙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