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元丹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骁歌 书名:仙崇
    第50章玄元丹

    舍不着孩子不着狼,吃不了菊花抓不住土鳖。两兄妹只能强制忍受着陈放的恶趣味,闭着眼睛一口气将自己碗里的菊花吞了下去。

    “李兄,我们还是现在启程去黑市吧。”朱刚烈脸sè是青一阵红一阵,一股酸水返了上来,差点要呕了。

    哟,这么快就没耐心了。陈放心中冷笑,也好早点打发你们,老子早点回来休息。临走了,还不忘指着桌子上剩下的菊花道:“朱道友,这么好的菊花,就这样浪费啦?”

    老子打包还不成吗?朱刚烈哭丧着脸,求爷爷告nǎinǎi的,希望早点离开着破凤凰阁才好。

    岭南城东门外十里地,早已是人烟罕至,虽然没有大片的密林,但也是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了。

    陈放是越走越慢,心里琢磨着此时不动,更待何时?难道土鳖当久了,真去自投罗网?所谓先发制人,后发受制于人。猛然暴起,一把黑sè的短剑突然出现在他手上,直指左边朱芯漪口而去。

    这妖jīng毕竟比陈放低了一个小境界,虽然各怀鬼胎,心中有所戒备,但这一剑来的实在太突然,吓的是花容失sè。

    “当——”一声脆响,只见朱刚烈早已闪而过,替自己的妹妹挡下了这灵力的一剑,只见他拿着一把下品中级飞剑,震怒道:“李兄,这是为何?”

    到这时候了,还演戏。陈放还真佩服他的脸皮比城墙还厚。不过两着两兄妹的架势,早已做好了提前动手的准备。

    “戏演完了吧。”陈放冷冷一笑。

    “原来你早就知道了。故意耍我们。”朱刚烈终于露出了丑恶的嘴脸,一双眼睛yīn冷无比,只怕他比谁都更希望这出戏提前落幕。因为应付这个土鳖实在是让人难以忍受。

    “耍的就是你!”陈放毫不客气的说着,手中散魂剑直接祭了出去,咻的一声,一道黑光直刺朱刚烈的面门。

    朱刚烈早已有了杀人越货之心,当下也懒得再装,直接同时祭出飞剑硬拼了一把。一道澎湃的灵力,瞬间从空中炸开,两人心惊,纷纷被这股子波动震退三四步。

    朱刚烈心头剧震,明明对方比自己低了一个小境界,就算他手中那把黑sè短剑不凡,也不至于和自己拼个旗鼓相当。这完全超出了他的认知范围,因为境界高低,直接影响到功力的强弱。

    这点就连陈放也不知道,刚刚只不过是想试试,自己练气中期和练气后期差距到底有多少,结果这种结果,倒是大出他意料。按照修炼界的境界理论而言,这叫不科学。若是一般况,低一个小境界,那种实力都是天差地远。当然也有异数可以越阶杀敌的,不过这些修士无一不是天赋异禀,天纵奇才,惊才绝艳之辈。陈放自认为还不是这种奇葩。

    只有一个解释,唯一能说服自己的就是这个人境界比较山寨。陈放有时候真的很单纯,像这种世界级疑难问题,他索xìng懒得深究。

    如果说开始他还有点担心,那现在的话,看朱刚烈的眼神都不对了,这哪里还是人,完全是砧板上的

    “芯漪,你先走。”朱刚烈神sè凝重,他甚至有种不好的预感,今天遇到的这家伙不但不是土鳖,而且还是一个硬茬子。

    “想走,没那么容易。”陈放大喝一声,二指一伸,一道无形的jīng神力直接击中在了朱妖jīng口。

    呃!为啥每次都是口啊。你问我,我问谁去啊。陈放才不管那么多了,谁叫她部大,目标比较明显啊。

    顷刻间,一股莫名的恐惧感涌上心头,体竟然无法动弹了。

    “芯漪,快跑!”朱刚烈只觉得况不对,自己妹妹就算再不济,也不至于傻站在那里不动。尤其是眼看着陈放几个快速的起落,伸手只抓朱芯漪部而去。

    陈放一直认为自己是一个正直的人,她也只是下意识的一抓,并没有想那么多,毕竟这定神指虽然出其不意,但是也只能定住她几息时间,若是让这妖jīng回过神来,只怕会逃走搬救兵。到了那时候自己就真蹦跶不起来了。

    朱刚烈暴起,手中长剑嘶鸣,一道凌厉的灵力注入了剑体之中,随即跃起,在空中对着地面狠狠的一挑,顿时地面开裂,飞沙连天,一条黄sè的土龙随剑而起,张牙舞爪直追陈放而去。

    哎!就差那么点点了就抓到了。陈放心中暗道可惜,很不甘心的抽回那他那邪恶的龙抓手,连忙又点出一道定神指击在朱芯漪上。

    可怜的朱妖jīng想哭的心都有了,自己体一而再再而三的不能动弹,心里那个恨啊。突然觉得眼前这个练气中期的修士根本就是个怪物,不知道用什么手法逆天的手法,让他定在原地像个傻瓜一般。就算是想要去搬救兵,也是有心无力了。

    陈放不敢小觑后那条剑气凝结的土龙,连忙开启遁速,侧躲闪。没想到那条黄的像条便便的土龙竟然也掉转了龙头,直追自己而来。

    我艹!陈放心中不由暗骂。毕竟对手是练气后期的修士,如果没有两把刷子,怎会做着杀人越货的勾当?索xìng把心一横,内心中那原本有半点的怜香惜玉之心也烟消云散了,散魂剑祭出直刺朱妖jīng部。

    就连陈放自己都觉得有点邪恶了,谁叫着朱妖jīng部那么宏伟,那么突出呢。目测之下,起码可以节省0.1秒的时间。

    “啊!”一声悲催的惨叫声,散魂针已经在朱芯漪体内散发而出,就算不死,一灵力也会散之一空。

    陈放手底不敢怠慢,连忙抽出散魂旗,对着后那条穷追不舍的土龙就是一挥。闷响之下,硬是将这道威势灵力的剑气给挡开了半分,从自己边擦而过。

    “撕拉”一声脆响之下,陈放体左侧衣角,顿时被剑气搅碎,犹如雪花一般漫天飞舞。

    娘希匹的!真特么危险。陈放不抹了一把冷汗,心中血不沸腾起来。这是一种微妙的状态,这种状态让他越战越勇,甚至连他自己都没察觉到嘴角那抹有意无意的笑意。

    与人斗,其乐无穷。陈放心中突然冒出了这样的一个念想。眼前这朱刚烈无疑是一个很好的对手。但是仙路渺渺,修道路上必定成为了自己一块磨刀石。

    “要你命!”朱刚烈见自己妹妹奄奄一息,整个人早已癫狂。手中一道符篆也应声而出。

    掌心雷!?陈放心中一顿,这等符篆自己用多了,随便一眼就能辨认出来,其威力更是让筑基初期都为之动容。

    陈放不敢托大,丢出一张风遁符,整个人只在原地留下了一道淡淡的虚影,手中散魂旗瞬间变大,连连挥动,瞬间狂风大作,一阵阵奇异的风啸声响起,漫天乌云遮天蔽rì。

    一道巨大的龙卷风更是拔地而起,直接与这掌心雷符篆来了个硬碰硬。陈放心中依旧有所担忧,连忙竖起旗帜,以蓝sè妖异的旗面为盾立在了自己的前。

    顷刻间,飞速旋转的龙卷风直接将这掌心雷符吞没,左右摇晃之下,惊雷响起,一道霹雳顿时在龙卷风内部炸开了。

    强烈的气浪掀起,刺的人睁不开眼睛。甚至连陈放都觉得有点意外,原本想着这掌心雷的威力远远不仅如此,没可想到这散魂旗变大之后威力竟然大了不少,竟然直接和掌心雷符篆的威力拼了个旗鼓相当。

    好东西啊!心中一阵感叹。就在这飞沙走石,风沙连天之际,趁着混乱连续两道定神指jīng神力击出。那倒霉的朱刚烈还不知道怎么一回事,只觉得大脑一疼,短暂的窒息感过后,发现自己全竟无法动弹了。灵力催动下,发现一点作用都没有。直到现在他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妹妹会像块木头一般不动了。

    陈放当然不会和他浪费时间,毕竟这种jīng神力造成的定时效非常短。当下脸sè一冷,将手中散魂旗横扫了过去,直接将朱刚烈击成了碎块。

    相比以前,有过几场大战经验的陈放,早已是淡定自若,将大旗往肩膀上一扛。哼着小曲打扫着战场。

    兄妹两的储物袋就这样名正言顺的落入的陈大人的口袋,草草一翻之下,竟有两百灵石之多。看来真是人无横财不富,马无夜草不肥啊。

    “咦!真是什么?”陈放从朱刚烈的储物袋中找到了一个小瓶子,好奇的打开瓶盖一问,一股沁人脾肺药香味飘了出来,让其jīng神为之一震。

    抖动两下瓶之后,三颗绿sè的丹药咕噜噜的滚入了陈放手中。不由定睛一看,嗨皮道:“玄元丹!”

    哈哈!陈放心中那个喜啊。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前几天还苦恼在玉净液药效几乎失效的况下,自己这cāo蛋的练气中期的境界如何提升,没想到这次装土鳖,竟然装出了三枚玄元丹。对其练气中后期而言,这玄元丹可谓是绝对的大补丹啊。没想到这猪八戒手上竟然有三颗,真特么是雪中送炭啊。谢谢啊,哥们在此笑纳啦。

    心大好之下,陈放将这三颗药丸重新塞入了药瓶丢入了储物袋中sāo包离开了,口中还不忘的哼着“今天是个好rì子,心想的事儿都能成……”

    事实证明,陈放当时所担心的埋伏并没有错。岭南城东门外三十里地的林子里,俩傻缺在那里埋伏了整整一天,不但陈放这个土鳖没来,就连朱氏兄妹也绝了踪影。

重要声明:小说《仙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