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2章 战利品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骁歌 书名:仙崇
    第042章战利品

    其实陈放并不知,谢欣确是谢家的人,而且还是偷偷跑出来的。当rì那天地秘藏之事,谢家人都把心思放在了此事之上,恰恰给谢欣钻了空子,偷偷出走去外面寻找真了。只是没想到这真没寻到,反倒是大半年没回家,急的谢家人出动了人马开始到处搜寻。

    而今无奈之下,谢欣动用了谢家核心成员才能拥有的天令,此令一出,谢家人早已有所感应,不远万里之遥赶过来,一定要将谢欣带回去。这也是谢欣为啥一开始不太愿意动用此令牌的原因。真没找到,绝不回家。

    陈放打算等休息一会,恢复jīng力之后,明天去探寻这灵蛇上人的洞,这等好事,他自认为是不会放过的。

    行气一个小周天数后,陈放慢慢收敛jīng神进入观想状态,本来以为大战后会很疲惫,进入观想状态也会很慢,但想不到这次比以前更加轻松地进入观想状态,甚至在用集中心念,都比往常更加容易。看来这真是一处灵地,难怪那灵蛇上人会赖在这个地方不走。

    如今这个世外桃源,陈放可耻的接手了。观想之下,竟到了第二rì的清晨。看到外面初升的大阳,和煦的阳光,闻到清新的空气,他不由得伸了个懒腰,只觉人生是如此美妙,要好好珍惜。

    所谓一年之计在于chūn,一rì之计在于晨。陈放自认为自己是一个锻炼的大好青年,在悠闲的伸了个懒腰之后,随即来了个懒驴打滚,接着又是一招黑虎掏心,最后来了一个白鹤亮翅。舒坦了!

    娘希皮的!这地方真不错,灵气比其他地方充盈多了。经过一个晚上的恢复,陈放觉得神清气爽,好不自在。看了一样地上的被电的外焦里嫩的巨蟒之后,陈放突然间有点饿了,咋了咋嘴巴,道:“看来今天哥们儿有口福了。”

    在陈放yín的笑容下,灵蛇上人来了个死无全尸。竟被陈大人化成烹饪专家,做成了“红烧蛇排”、“灵蛇羹”、“烧烤蛇”等几道美味佳肴,让自己一百口福。吃完之后还不忘夸奖灵蛇上人几句,至于剩下的蛇,都保存了下来,准备在这里来个长期食用。若是让灵蛇上人知道自己真遭受了这样待遇,只怕会从阎王杀出来找陈放拼命。

    在一番地毯式的搜索下,终于狗屎运爆发,陈放找到了一个隐匿的山洞,站在洞口都能闻到山洞里的腥味、鲜血味、腐烂味,甚至还有种野兽上常见的sāo味。相信这定是那灵蛇上人的巢无疑。

    发财了!陈放兴奋的搓了搓手,忍着这股混合的怪味,一溜烟的冲了进去。山洞里面并不黑,沿途点着些火把,也没有什么岔口,除了不小心踢到些白骨外,他很顺利地走到了山洞最里面,这是一个成圆形的空间。片刻后陈放竟破口大骂起来:“尼玛。都是特么啥东西啊?”看着一地的蛇皮,这巴掌大的地方竟是空空如也。

    不是吧!比我还穷。陈放泄气了。极度心里不平衡,费了这么大力,就找一满地蛇皮,一怒之下,竟一脚朝那厚厚的一层蛇皮上踢了过去。

    “咚咚……”一个黑sè的小匣子从蛇皮堆中滚了出来。陈放定睛一看,乐了,看来有戏啊!这丫藏的够深啊。

    刚准备伸手去开启这黑匣子,随即想到灵蛇上人这厮是一条毒蛇,陈放心中多了几分jǐng惕之心,心里琢磨着千万别来个yīn沟里翻船才好。连忙抽出散魂剑轻轻的挑开了匣子。

    慢慢走近一看,这盒子内竟然是两颗丹药,一红一金。煞是扎眼。靠近轻轻一问,这金sè的丹药上散发出来的阵阵药香,让人jīng神为之一振。

    “筑基丹!”陈放严重迸shè出一道灼的光芒。他早已不是当年的吴下阿蒙,这筑基丹虽然没有看到过,可李岩却给他讲过,不论是这外形还是丹药散发的阵阵香味和这颗金sè的丹药一摸一样。

    突然回忆起当rìrì光道人和姜楠之间的话语,这灵蛇上人显然是突破在即,不但要获取处子之元yīn巩固增加自己实力,而且还准备了一颗筑基丹。这样筑基成功的几率就增大了许多。

    对于练气后期的修士而言,这筑基丹可谓是弥足珍贵,能将筑基的几率以提高一半以上。就算是一般的坊市,一颗筑基丹也要有价无市,可见其丹药的稀缺到了一个什么地步。

    看着眼前这颗金sè的筑基丹,陈放风sāo的笑了起来:“苍天啊!大地啊!灵蛇上人你真是个大好人,留了这么贵重的礼物给小弟,小弟何德何能啊。哎,既然你百般哀求,小弟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最后,陈放一脸笑意的将这枚筑基丹可耻的放入了自己储物袋中。目前,对于他来讲,筑基还比较遥远,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有了这颗筑基丹后,风sāo的rì子不远了。一想到了筑基期后,自己那御剑飞行的拉风样,就肯不得马上将境界修炼到练气后期来个筑基成功就好。

    至于边上那颗红sè丹药,就显得普通了许多,既没有药香,也没有流光闪动,不知为何物。不管了,灵蛇上人留下的最后两颗药,相信定有用处,将来再去慢慢探索吧。随手将这红sè丹药也丢入了储物袋中。

    从今天起,陈放就决定就接收这里了。趁着离无极观弟子大选将近一年之际,准备好好在此地修炼一番。随后,他将这白rì观彻底毁去,也绝的了这些善男信女的一些念想。

    晌午之时,陈放下了一趟山,回到了李府之中。一来是向李然告辞,二来是自己那开坛做法的报酬还没给的。虽然不多,但总比没有好。不得不说陈放这货真是一个财如命的主。

    惊闻陈放要离开,李老爷是十分果断,心知想陈放这类修士,自己是无法留住的,反倒也坦然了,将府中最后五十个下品灵石一一给了陈放,并感谢他这段时间对李家的照顾。

    陈放真是微笑不语,淡淡的施了一礼。

    “师父!你要走?!”在后堂之内,李程知道了消息,急急忙忙的冲了出来,直接跪地,双手死死的抱住陈放的双腿,一把鼻涕一把泪道:“师父,我要学道,请带上我把。”

    靠!你小子也来得太快了吧。晚来十秒钟会死啊。陈放试探着抽了抽脚,心里直骂娘,有必要用这么大力嘛。

    李然一见此况,脸sè一阵尴尬,一副yù言又止的味道。其实他内心希望陈放真的能收自己的儿子多徒弟。这样一来,他李家在这远州城的地位会更上一层楼。

    一旁的孙大山和陈放算得上是关系不浅,也不由开口道:“上仙,少爷他一心想道,与其少爷每次都上当受骗,不如给他一个机会。”

    “这——”陈放看着那么多双哀求的眼神,心中顿时一软。叹气道:“好吧!先暂时收做记名弟子。”

    “谢师父!谢师父!”李程眼泪顿时止住,一个劲的磕头,心中早已欢喜万千。

    陈放怎么看都总觉得自己好像有种上了贼船的感觉。;

重要声明:小说《仙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