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9章 艺术家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骁歌 书名:仙崇
    第039章艺术家

    陈放看着墙上的壁画,早已经进入了忘我的境界,对这些艺术品研究,对于文艺青年陈放来说,有着执著的研究癖好。

    谢欣的虽然喜欢女人,但早已被墙上的壁画刺激的脸颊一红,低下头去,不敢再看。偷偷瞟了一眼陈放,这家伙竟然看得这么传神,心头滋味更是百转千回,不由小声道:“陈道友,你……”说到最后,声音竟连她自己都听不清了。

    陈放猛然回过神来,差点忘记边还有谢欣这个奇女子了,如今看着她艳yù滴的脸盘,连忙掩饰道:“谢道友,你为何脸红?”

    谢欣闻言,连叉死他的心都有了。这不明摆着的事嘛,如此yín秽不堪的图画,任哪个女子看到都会不好意思。当下也不好意思挑明,偷偷瞥了一眼壁画,又看了看陈放,小声道:“陈道友,这些画会动摇我辈修行者的道心的。还是少看为妙。”不知道为何,说了这些之后,竟然心中隐隐约约有想再看这些壁画的想法。

    “谢道友,这你就有所不知了。”陈放这个人,一脸正气凛然之sè,指着这些壁画,严谨道:“这是艺术,我们不应该带着批判的眼睛去看,应该要以一个艺术家的心态去欣赏。”

    “艺术家?”谢欣显然没有听到过如此新cháo的名词,疑惑的看了陈放一眼。

    嘿嘿!看来哥终于有机会将知识转化成力量了。陈放心头狂喜,依旧脸sè不变,重重的点了点头,随即伸出一手按在了那朵艳的菊花之上,右脚脚尖绕过左脚面,交叉点地后,又摆出了坑死人不偿命的六十五度角侧面,以一种坚毅的目光,循循善道:“谢道友。空即是sè,sè即是空。你要明白,心灵的纯洁,才是真正的纯洁。这些壁画多么写实啊,可见创作者对此花了很多的心思,而且也可以看出此人对艺术追求是多么的执着,最重要的是他的心,你不觉得这些画是一种美吗?难道没看出来他们散发着迷人的魅力吗?就感觉不到那种磅礴的气势和一个有追求的人渴望美好的一切吗?”

    谢欣虽然为修士,但是涉世不深,早已被陈放的这一长篇大论,唬的一愣一愣的。尤其是陈放越讲越激动,双目更是放出一道灼的光芒,一手按着壁画上的菊花,一手紧紧握拳,那深激动的解说,让她觉得这一切似乎并不那么不堪了。

    陈放偷偷瞟了谢欣一眼,发觉这丫头似乎有所感悟,连忙下了点猛药,继续道:“作为一个伟大的画师,他秉承了的伟大信仰,为了推动世界的发展,他全然不顾世俗人的眼光,生生的将其美好的人xìng一一展示在此,为后人对人xìng的探索和研究,起了一个模范带头作用,将来他必定载入大陆史册,而这些画也必定会价值连城,让后人敬仰。”

    “真的?”谢欣似乎不像先前那么抵触了,微微的抬起头来,半信半疑的看着这些壁画,心中琢磨着,难道是自己的思想境界太低,只看到了表面现象?

    这么好骗?趁打铁。陈放充分发挥自己的表演天赋,将放在菊花上的手无耻的抽了回来,风sāo的指着一副“仙人指洞”的壁画,牛皮哄哄道:“你看看这,整个画面都围绕着男人的手展开,在他的指尖一次触碰女人肌肤那一刻,你可以想象,一个男人内心的激动和渴望犹如火山一样喷发而出,再看看他那轻微颤抖的中指,直指桃花源深处的美好的愿景,让人感叹人生的美好和大自然的奇妙。”

    谢欣伸头一看,目光注视下,觉得还真有那么点意思了,脸sè红霞尽褪,鼓起勇气,努力让自己的思想境界和人xìng高度提高一点。

    这也相信?陈放这个人,一得意,心中大定,犹如一代伟人,指点江山般,意气风发,继续瞎掰道:“这整幅画意境一点都不落俗,没有某岛国低俗的激画面。画师恪守了中指一族的伟大信仰,以长度挑战深度为主题,充分诠释了一个男人的兴奋和一个女人的陶醉,堪称手技流的扛鼎之作!”

    谢欣听得似懂非懂,其中什么“岛国”、“激戏”、“手技流”这些新颖的词语虽然不太明白,但是大致意思还是能感觉的出,总而言之,言而总之,一句话——这就是艺术。

    陈放见其看着墙壁上的**怔怔出神,心中一笑,还不给老子中招?这次一定要纠正一下你扭曲的人生观、价值观和世界观才行。

    “这就是艺术,艺术源于生活,但又高于生活。”陈放yín一笑,沾沾自喜。哥们这解说不是一般的牛啊。若是能拯救一个迷途少女,这一切还是很值得的。

    “陈道友。我懂了。”谢欣看着这些壁画,眼中冒出了一道灼的目光。紧紧握住了陈放的双手,感触颇多。那种感觉就像是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般。

    哇!这丫头手就是滑腻。激动啊。莫非这丫头真想通了?想和帅哥我来一招“老汉推车”。内心那个奔放啊。来吧,美女,激奔放吧。我已经准备好了,若你想侮辱我,我绝对不会反抗,请你侮辱我千百次。事实证明,他想多了,而且还想的比较远。

    谢欣把手一抽,紧握双拳,醍醐灌顶道:“我决定了。我要努力做一个艺术家,迷死所有的美女。”

    我X。陈放心中一骂,整个人差点翻到在地。他哭了,内心早已经哭的稀里哗啦的。他觉得自己的三观再一次被摧毁。真想找个角落画圈圈诅咒她。

    “陈道友,你怎么啦?”谢欣一对妙目转了过来,看着垂头丧气的陈放,心中疑惑,按照道理来说,自己的思想境界进步,他应该高兴才对,怎么反而感觉他有种恨铁不成钢的味道呢。

    “我伤自尊了。还是去灭灵蛇上人吧。”陈放不再多言,好不容易酝酿出来的绪,顿时飞灰湮灭。觉得自己心血付诸以东流,失魂落魄的向暗道的出口方向独自走去。

    怎么会呢?谢欣心中讶异。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感觉,原本还想多欣赏一下这些艺术品的,最后也是无奈一叹,随着陈放的脚步跟了上去。

重要声明:小说《仙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