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8章 别有洞天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骁歌 书名:仙崇
    第038章别有洞天

    毫无头绪。这让一贯自认为狗屎运很逆天的陈放有点儿泄气了。回到大堂,心中不免气馁,难道就要那灵蛇上人回复元气后找自己晦气?越想心里越不是个滋味啊。

    就差最后一步了,临门一脚。可偏偏寻不到灵蛇上人的踪影。看着眼前这高大的rì光道人金雕像,心中一阵恶心,越看这死鬼越不舒服,当即双掌聚集一道凶猛的灵力,直接拍了上去,准备让他来个支离破碎。

    谢欣心中也是憋屈,不没有阻拦,反倒也下意识的拍出了一道灵力。

    “嘭——”在强大的灵压下,rì光道人巨大而宏伟的金相顿时被击的粉碎,地面更是一片狼籍。

    咦!陈放心中一阵惊讶,借着道观内不太明亮的灯光,慢慢蹲了下去,拨弄着地面的碎片,随后心中一凉,一阵毛毛汗从背脊中缓缓爬起。

    谢欣似乎也发现了怪异的地方,盯着满地的碎片,美目之中不露出了沉吟之sè。

    地面这满地的碎片之中,竟布满了小孩的骸骨,看来年代已久,早已腐蚀的不成样子,从他们的惊恐的表和各种挣扎的姿势来看,相信生前必定是痛苦而亡。在刚刚灵压的之下,那些骸骨早已变的残破不堪,甚至有些都化为了齑粉。

    陈放记得李程曾经说过关于远州城的一段历史,那段时间城里的很多小孩都无缘无故不见了踪影,看来是被这灵蛇上人给掳来,变成了他增强功力的药引。果真是凶狠之极。

    陈、谢二人看到这一切之后,除去这灵蛇上人之心更甚了。

    “咦!陈道友,似乎地面有条隙缝。”谢欣似乎发现了什么,连忙也蹲下来,一手抚开了地上的残石碎骨,接着观内的灯火,青石板上却是有一条明显的缝隙。

    陈放轻轻将手放在缝隙之上,隐约可以感觉到有微微风吹之意。随即有用手敲了敲,明显可以感觉到声音之下为空心。

    “看来我们运气不坏。”陈放脸上露出了一抹得意之sè。双手用力之下,竟没有搬动那石块。

    尼玛。不是吧。陈放怒了。掏出散魂剑一挥,“当”的一声反弹了回来。

    “有制!”谢欣惊讶道:“难怪我们神识也搜索不到,看到这石板之下必藏有玄机。”

    废话。你能不能说点有建设xìng的话题啊。陈放着急,心中腹诽。任谁都看得出这块青石板不一般,如何破除这制的方法才是最重要的。

    谢欣没有说话,只见她单手摸着那块青石板,眉头一紧,一股无形的jīng神力威压散发出来。

    陈放顿时恍然大悟,夜极天九图上清楚的记载,jīng神的修炼原本就是一种特殊的修炼之法,对破除各种制,有着奇效。可刚才一激动,竟然忘了这茬事了。

    虽然谢欣境界要比陈放略高一筹,可灵蛇上人所下的制也是让她着实头痛,几番尝试自会后竟也是灰头土脸的摇了摇头,道:“灵蛇上人境界比我高,没想到他的jīng神力也不弱。若是想打开着石板,只能强力破除了。不过你我加起来也没有这种实力。”

    嘿嘿!那可不一定。陈放心中得意,潇洒的一抹额前三分飘逸的长发,拉风道:“谢道友,在下对自己jīng神力还是有几分自信的,不如让我试试?”

    “你?”谢欣白了他一眼,颇有点不太相信的味道。

    瞧不起人吗?哥境界虽然不高,但以目前的jīng神力强度,绝对达到了练气后期修士的水准了。陈放当下也不辩解什么,潇洒的伸出二指,随即一股强大的jīng神力爆发出来,着实让谢欣惊的美目一亮。

    微微试探之后,陈放嘴角呼出了一道飘逸的笑意,心中已有分晓。这等制在他面前根本不算什么,二指掐诀,或指或点之下,那青石板竟在强力的jīng神力压迫下弹了起来,最后化成了一堆碎末。

    地面之上一道诡异的阶梯显露出来,一路向下延伸至黑暗之中。

    谢欣心中惊讶,这么多年来她可从来没有看到一个jīng神力功力超过自己功法境界的修士,而且看陈放刚才所露的那一手,看来jīng神力超过境界很远了。心中很是疑惑他是如何修炼出来,但也不得不佩服起他来,同时又让她对陈放高看了一分。

    “陈道友,没想到你jīng神力这么强。”谢欣微微表露出一丝歉意,赞赏了看了他一眼。

    陈放微微一笑,学着古人拽文,装道:“谢道友过奖了,此乃小技尔。”心中却是另一副光景:开玩笑,哥可不是一般人,从小穿美特斯邦威长大的,不走寻常路。

    神识搜索下,明显的感觉了一股妖异的灵压,看来这灵蛇上人的真正巢就在于此。二人不再耽搁,顺手在神龛上拿着两盏烛台,悄悄的从地道潜入。

    一开始石阶一路往下异常陡峭,随着二人的深入,坡度越来越平缓,石阶也开始慢慢少了起来,随之而来的是cháo湿气息和叮咚作响的滴水声,让人感觉十分诡异。

    陈放二人走的并不快,借着烛台灯光仔细的打量这四周的环境,发现路面逐渐宽窄起来,石阶也消失了,地面一路平缓。不久后,前方隐约可见灯光闪烁。快步走了过去后,发现原本cháo湿的地面也开始有青sè石板所提到,四壁也不再是湿漉漉的了,相反也是有巨大的石壁所替代。四周一切也变得明亮起来。

    石壁上有画。随着地道石壁一路延伸至很远。陈放心中好奇,不仔细打量起壁画来,竟是一张张**,图上各种妖娆的女子,摆出各种令牲口们兽血沸腾的姿势,真是让人流连忘返,心起遐想。

    啧啧。陈放自认当年东京很的时候,阅片无数。可那些怎可和这墙上的姿势相比?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你看看那幅老汉推车,可谓是神来之笔,简直就是艺术啊;还有那幅老树盘根,可谓是惟妙惟肖,那难度系数,直体cāo队员;还那洞箫神曲,可谓是百转千回;大有三rì不绝于耳之意;最令人拍案叫绝是万花丛中那朵艳无比的菊花,真是鬼斧神工,让人不想起孟浩然的诗句——待到重阳rì,还来就菊花。果然是yín的一手好湿啊!……

    作为一个曾经jīng读两百本言小说的圣,看到这一切也不赞赏起来,这绝对是艺术品,真正的艺术品啊!作为一个有着远大志向的文艺青年,陈放很不争气的抹了一把鼻血,心中有感,不yín湿道:“天生一个仙人洞,无限风光在险峰。”

重要声明:小说《仙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