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6章 丝帕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骁歌 书名:仙崇
    第016章丝帕

    两人心照不宣,默数一二三后,双双摊开了手掌。

    “这是?!”陈放定睛一看,自己微微发汗右手手掌之中,竟安静的躺了一个玉扳指。此物晶莹剔透,翠绿异常,扳指周围更是闪耀着淡淡的荧光,一看便知此物不凡。

    “嘿!不错哟!”陈放乐了,心想今天果真人品爆发了,不自的伸出了左手大拇指,最后将玉扳指到了拇指之上,果真是合适的不能再合适了,真是越看越开心。

    “这!什么玩意啊。”对面传来了胖子李抱怨的声音,只见他右手在空中随意甩了两下,手指只见赫然夹着一条白sè的丝帕,一看就知是女人之物。更要命的是,这丝帕上竟然没有任何光彩,最让人无法忍受的是不但没有光彩,就连一个字都没有,完全就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了。

    人品啊!陈放心中感叹,不由直了腰杆,右眼眉角得意的抖动了两下,骄傲的看着李胖子手中的丝帕,差点笑喷了。

    就在他得意忘形之际,面前这道肥硕的影,矫健的动了起来,一眨眼的功夫,陈放笑容立即凝固,自己观察自己左手拇指,上面那里还有什么玉扳指啊,竟被一条白sè丝帕所代替。

    我X!陈放将丝帕一把抓了起来,还没来得及开骂,只闻胖子李一道猥琐中带着几许兴奋的声音从不远处飘来:“贤侄,我突然记起来一件重要的事,我表妹家的大姨妈的叔叔堂弟儿子他妈的亲弟弟要过来,我先走一步了。”

    我去!陈放连死的心都有了。这特么不是“叔”,是“坑”啊!自己正是吃饱了撑着,看什么异宝,想到这里,连肠子都悔青了。

    远远望去,一个猥琐而肥硕的影,犹如打了鸡血一般,连滚带爬、连翻带滚的冲下了山,用脚后跟想都可以想到,这死胖子肯定早乐开花了。

    陈放心在滴血,看着手中这块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丝帕,心中早把李胖子祖宗十八代给骂了个遍。最后不由一叹,心中只能安慰自己这条丝帕肯定不是凡品。可任他如何打量,这样自欺欺人的话,真是很难说服自己。

    “哈哈……”就在这时,帝释宗徐武峰驭虹而至,只见他在空中轻灵飘逸,像是落叶一般无声的降落了下来,笑道:“小子,这里很危险,还是逃命去吧。”说到这里,他伸出大手,五指一曲,隔空一股吸力散发而出,陈凡只觉得左手一软,不抓丝帕的手松了开了,那丝帕仿佛有了灵xìng一般,“嗖”的一声,吸到了对方的手里。

    陈放小声的咒骂,刚被人坑,又被人抢。心中那滋味可是有苦难言,虽然这丝帕和玉扳指比起来,显得很普通,但好歹也是从天地秘藏中飞出来的,结果举手只间被人这样被人抢走,实在让他不甘。

    嗯?!徐武峰一开始还以为自己捡到宝了,可仔细打量之下,发现者丝帕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注入灵力后,也没有什么特殊的异象或者光芒,随后又不甘心的挥了两下,还是平静如常,没有任何特殊之处。只见他脸越变越难看,心道:这哪里是什么异宝,就是一破丝帕。一气之下,竟然将其撕了个粉碎,随手捏成一团后丢在了陈放边。

    看到此幕,陈放很想冲上去对着徐武峰脸上捶上一拳,这家伙明抢也就算了,没想到竟将其丝帕给毁了,心中一阵愤怒。

    “咻!”又是一道彩芒飞了过来,直接砸在陈放脚边上。最后发出了嘭的一声闷响。

    这是一面黑sè的小棋,旗之上刻画着一条出海的蛟龙,荧光闪闪,栩栩如生。旗杆前部犹如银sè枪头,椎体部分已经彻底没入了岩石之中。

    “异宝!”两人心头一阵猛跳,没想到又来了一件。陈放看着面前的金丹期修士,又看了看地上的那面小旗,心中暗道晦气,为啥不晚点点再飞过来呢。

    徐武峰一见此物,双眼顿时迸shè出一道异彩,一改颓sè,哈哈大笑道:“看来运气不坏。”

    连忙上前拔出将小旗拔了出来,当即发出一声清脆的金属颤音,旗枪头青霞缭绕,锋锐无比。如一潭碧水一般,晶莹剔透,有阵阵寒气泛出。

    陈放知道,这绝非凡物,如此神物肯定不一般。可这又能怎么样呢,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徐武峰在一声长笑声中夺宝而去。

    心中一阵泄气之下,陈放无奈的向拿那条被撕碎的丝帕丢弃地点看去,不由双目一亮,一种无法相信之sè犹油然而生,刚刚那被徐武峰撕碎的丝帕竟然完完整整的躺在那里,根本就没有任何损坏的痕迹。

    恢复了?陈放心中一阵激动,连忙掩饰住心中的喜悦,不断提醒自己要淡定要低调。

    当他再次拾起这条丝帕的时候,心中可以肯定,这绝对不是一件普通的异宝,不然的话为啥李岩和徐武峰都没有察觉到这个丝帕的特殊之处?李岩那货也就算了,但是徐武峰可是金丹期修士,连他都没有洞悉其中的奥妙,可见这条丝帕绝对是异宝中的异类。

    陈放暗中一喜,他觉得真是运气,心中一阵高兴,刚刚被那虽然被李岩讹去一只玉扳指,又被徐武峰洗劫了一下,但是这都没关系,重要的是,这丝帕还在自己手中。

    少顷,天际之间又有一道光亮朝着这边飞了过来,最后直接出现在陈放的眼前。他jǐng觉的朝着四方打量,见没有人路过,心中更是得意了,当下就做了一个决定,只要这个异宝一到手,赶快闪人,绝不再贪心了。能有机会获得两个宝贝,已经超出他预期希望很远很远了。人不能太贪心,不然死在怎么写的都不知道了。

    就这样。陈放双目盯着拿到赤红sè的光芒,心中已有了决定。正在他准备出手之际。只闻一道yīn阳怪气的声音传了过来:“小子。尔敢!”

    吓得陈放连连后退,哪里还有什么心去抓那到赤芒,连忙把手一缩。

    随即一道巨大的古战车不知何时从空中降落,只见车里飞shè出一条黑影,将这道红芒直截获,随即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遁入了战车之中。

    “咦!小子,你手上是什么?”车内拿到yīn阳怪气的声音再次响起。

    陈放还没来得及做出任何响应,只见自己刚刚到手的丝帕再一次离开自己,直入战车之内。

    尼玛!不带这样玩的吧。陈放见到自己失而复得的丝帕再一次落入别人之手,心中那恨意啊,恨不得把这罗生门的神秘人给撕得粉碎就好。

    不久后,令人意外的一幕出现了战车之中竟伸出一只白嫩的手,食指和中指之间还夹杂那让陈放熟悉的丝帕,道:“垃圾!”随即二指一抖,一股红sè的火焰顿时冒起,一息之间,那丝帕便烧成了粉末,随风而去。同时,战车也原地消失了。

重要声明:小说《仙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