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章 李有才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骁歌 书名:仙崇
    平溪村并不大,平白无故多了陈放一个人已经不是什么秘密,张老爹直接解释是他远房表弟的儿子,就给瞒了过去。至于伤是路上遇到了歹人,受了点皮苦而已。

    一开始村民还会谈论谈论,时间久了,此事也就渐渐平息,加上陈放生xìng豪迈,很快就和村子里几个小青年熟稔起来,一来是为了了解这个全新的世界,而且是学习认字。他来到这个世界不久,发现字体有很大的不一样,虽然村里大多都是不识字的老农,但是对于他这个进步小青年来说,村口那“平溪村”的石刻都看不明白,实在是有够丢人的。

    张老爹说村里最有文化的就是平rì里专门在村门口大树上乘凉醉酒的酒鬼,叫李有才。

    平rì里就开个私塾当个先生,赚几个生活费。可此李有才xìng格却标新立异的,上个课吧也不老实,树荫下面坐了几个走路刚稳当的小娃娃,他一个人躺在大树上边喝酒边教学,总是讲着讲着就睡着了。最后被小娃娃们用小石子给丢醒,然后继续接着上,继续喝,继续醉……rì子就这样循环着。

    陈放发现这个李有才除了是个嗜酒如命的酒鬼后,竟然发现他一项更不靠谱的本事——醉酒侃大山。而且每一次兴致来了,那侃起来犹如黄河之水滔滔不绝。

    可是有求于人,没有办法,就让他侃一次自己吧。至少比没得侃要强。待放课之后,陈放找了个适当的机会,手中拿了一筒子美酒,笑嘻嘻的站在了树荫下,他才准备开口。就听到树上的李有才一个激灵坐了起来,道:“酒!”随后目光下移,慵懒的眼神中直接迸shè出一道jīng光,死死的盯着陈放手中的一筒子美酒,至于陈放本人就直接被他选择xìng的无视了。

    陈放心中暗骂一句,依旧是堆满笑容道:“先生,我想求你点事。”

    为了这坛子酒,陈放可没少花心思。硬是磨着隔壁“死党”铁生,从老爹的酒园子偷了一大坛子出来,虽然铁生家以酿酒为生,但是偷自家的酒还是第一次。为了此事,陈放没少给铁生好处,平rì里去山上设个小陷阱,死磨硬拉的搞了几只野味,兄弟来兄弟去的招呼着才可以搞到的。为的就是李有才这货。

    李有才顿时清醒过来,立马直了腰板,在树杈上盘腿而坐,一副德高望重的样子道:“你张老爹的远房侄子,陈放?”

    “先生果然慧眼如炬啊!”陈放一溜马拍了过去。结果换来了一个“”字。

    陈放顿时愕然。这老小子竟然还不吃这。当下也不在意,毕竟是有求于入,而且李有才此人xìng格怪异,也不是一个人这么说了。

    “平溪村才多大?就连三婶家昨晚死了一只鸡我都知道,别说是你这么一大活人啦。”

    “先生,我是来学识字的。”陈放心中一阵好笑,只怕三婶家的鸡早进了你这酒鬼的肚子了,这事只怕只有你一个人知道才是。

    “好说好说。”李有才展现了一个“醉人”的微笑,夸奖道:“我最喜欢好学的后生了,尤其是——”说着说着就又开始盯着陈放手中的装酒的竹筒子了。最后差点连哈喇子都丢了出来。

    陈放立即心领神会,故意将手中的筒子移了移,最后恭敬的送上前去,道:“先生,这是孝敬您的,以后这就当学费了。”

    “孺子可教也!我更喜欢的是好学并且带着学费来的后生了。看你一表人才,将来必定前途无量啊。”李有才早已被酒味迷的连他妈都认识了,当机立断的接下了“学费”,大口喝了两口,巴扎这嘴巴到:“应该是铁家酒坊的。不错不错。”

    陈放心中暗骂,干巴巴的笑了几句,最后无奈的摇摇头,好在铁生偷来的那坛子酒并没有整坛子给他,以李有才这嗜酒如命、贪得无厌的xìng格,肯定会再叫他交学费的,所以他分开用竹筒子装好,准备来个细水长流。有酒在,就不怕李有才这家伙不就范了。

    这个世界的字和天朝文字有点不太一样,乍一看的时候很难辨认,极像是中国的古文字,可后来仔细辨认,却也能从中辨一二。陈放上手很快,搞清楚字体的架构后,联想着中国大陆的古文字,慢慢结合,慢慢临摹。半月后基本阅读上已经没有问题了。

    这下反倒是李有才吃惊了,虽然自己也不算正规的老师吧,但也教了不少学生,像陈放如此聪慧的,还是第一个。问其缘由,陈放是点头哈腰,连连称是先生教的好,接着一顿马拍过去,李有才听得大肆受用,直接飘飘yù仙了。至于最后缘由,也懒得再去深究。

    陈放自认为小聪明还是有一点的,但是如李有才说的那般天资聪敏,自己却认为不是,只是这异世界的文字确实和中国的古文字类似,所以只需要师父带进门,后面就可以慢慢研究了。

    读书识字这几rì倒还是让陈放受益匪浅,并非只是简单的认字。而是酒鬼先生确实肚子里有货,每每喝了酒以后就由教书先生变成了讲书先生,一顿神侃浩然大陆的传说。

    还别说,李有才虽然是酒鬼,但是年轻的时候也是一个有志青年,向往着修士的世界,可是由于根基太差,都被大小宗门拒之于门外,无奈之下终rì以酒为伴,最后只能成为一个普通的文艺青年游历大陆,专门记录所见所闻,二十年后竟然将笔记整理成了一本书——《浩然风土人风俗轶事录》。最后李有才流浪到了平溪村,就这样草草的安顿下来,此时他已四十有五了。

    一听这书名,陈放想死的心都有了,暗中腹诽,书名敢不敢不要取这么长啊。暗地里就给该书取个简短的名字——《然录》。好在李有才不知道,将他二十年的心血变改成了如此妖娆的名字,铁定跟陈放拼命。

    为了《然录》,陈放没少花心思,每天是斟茶递酒、鞍前马后、软磨硬泡,李有才这厮硬是没借,每次都是借着酒疯,两眼一抹泪的念着“翠啊,花啊的”,更说什么这是他年轻时候的美好回忆……

    陈放闻言一阵恶寒,最后没有办法,叫上了铁生和李贵两损友,去山头埋伏了一天,硬是猎捕几只野鸡,最后用拿了几根烧鸡腿换的。看来李有才所谓的“翠花”还抵不上两根鸡腿值钱。

重要声明:小说《仙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