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十六章 震撼

    究竟谁才是老鬼,这是所有人都很想知道的一件事,也是电影真正的关键节。

    气氛越来越紧张,他们在之前就知道《风声》这部影片是一部谍战剧,但是他们怎么也没想到,居然是在一个孤堡里面上演谍战大戏。

    正如白小年说的,这次临时会议说不定就会要了谁的命。

    军剿匪大队长吴志国,伪军剿匪总队司令侍从官白小年,伪军剿匪司令部译电组组长,李宁玉,伪军剿匪司令部行政收发专员顾晓梦,伪军剿匪总队军机处处长金生火。调查的期限只有五天,武田必须采取各种手段甚至残忍的酷刑才能找出‘老鬼‘。被软的五个人为了保全自己,也在处心积虑的观察着周围其余四人,都希望尽快把‘老鬼‘揪出来以便自己能够安全的离开裘庄。

    人xìng的自私在这里将会展露,原始的求生本能也会一一表现。

    冯晓刚认真地看着《风声》,此刻他心里不知道为什么是感到松了一口气。jīng良的制作水准、演员jīng湛的演技、扣人心弦的节,这些相较于《集结号》,即便他不愿意承认,但是事实就摆在眼前。

    不止是冯晓刚,像王晶、陈凯哥、王忠军都叹服余明希作为导演居然会这么厉害,一点也不弱于那些老导演,镜头处理堪称完美。

    观众的表也已经说明了一切,他们也被《风声》这部影片完全给吸引了。

    李宁玉旗袍破了,顾晓梦帮她缝了起来。隔壁房间的吴志国在阳台上唱起了空城计,顾晓梦和李宁玉也到了阳台,寒暄几句后,各有所思,此段已含蓄的表明了各自的份和立场,并为后文做下伏笔,这个伏笔很重要。

    进行了监听第一轮谈话后,没有丝毫破绽。武田决定鉴定五个人的笔迹,让每个人写了自己的生平简介,通过字迹白小年被锁定为第一个嫌疑人。

    “为什么你的笔迹和老鬼的笔迹这么像?为什么?”王志纹拿着两张纸对余明希问道。

    余明希手脚都被绑住,额头上全是汗水,眼神慌乱,但却还是透露出活下去的渴望,“有人想栽赃我!”

    “肯定是的,肯定是的!”余明希就像是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急声说道。

    “啊!啊!”只能听到余明希恐惧的声音,而他却是被人拖走,“啊——”

    那凄厉的声音,让人心里发寒,颤抖的子,惊恐的眼神,让人内心久久不能平静,脑海里一直浮现余明希那惊恐的表,深入骨髓的恐惧。

    他们的背后不自不觉也出现了冷汗。

    刘亦非望了一眼余明希,这场戏她并没有看,现在正在看的时候,她才知道余明希的演技有多好。

    文质彬彬,yīn柔的白小年第一个死了,不堪种种酷刑后死了,到死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陷害。

    白小年死了,但是老鬼还并没有找出来,接下来依然还会有人死,这场游戏并未结束。

    李宁玉自持冷静,顾晓梦洒脱纵,金生火处事温吞,吴志国亦正亦邪,他们当中谁才是真正的‘老鬼‘?短兵相接明争暗斗之后,谁又能够最终逃出裘庄?

    看到余明希死在水池里,满伤痕,余明希的粉丝也没有心疼余明希,因为他们已经忘记余明希是他们的偶像,他们根本来不及多想,节又有了新的发展。

    武田锁定了第二个人——李宁玉,李宁玉是美国名校毕业的密码人才,业务级别和水平高。李宁玉心里想的只是男友刘林宗,在自己被软前的一个星期刘林宗失踪了。武田试图打开李宁玉的心理防线,并测量李宁玉体各个部分的尺寸让李宁玉受尽侮辱。好在余明希的镜头处理,并没有全

    江燕看着自己的表演,都不掩面而泣,她是真的很难想象自己究竟是怎么做到那一步的,现在想起来,她心里就很难受。

    坐在江燕旁的罗泾拍了拍江燕的肩膀,并未说什么安慰的话。他知道拍摄《风声》这部影片对演员心的折磨。

    江燕的演技也可圈可点,绝望的眼泪在很多时候,能够表达演员的心境。李宁玉并不是老鬼,因为她太脆弱。

    此后,老鬼必然还在剩下的三个人中,气氛更紧张了。反rì的报人员试图让张贴报的瘸子接近裘庄,整理垃圾,试图找到突破口。被武田暗中发现,在吃饭时故意让瘸子接近,收拾餐桌,试探大家的表。李宁玉再也经不起折磨,在餐桌上掀起桌子,愤怒而去。武田观察到表最自然的是金生火,李宁玉实属一个坠入河的xìng中人,对二人排除了嫌疑。

    在审问后,本来要送金生火回房间,胆小的金生火再也经不起折腾,以为要对自己施刑,枪口对准自己结束了生命。

    “我知道你的手段,是生不如死啊”英哒拿枪指着王志纹,声音颤抖,“我赏自己一个痛快吧!我!”

    英哒拿枪对着自己额头,“碰!”地一声......

    金生火的自杀从侧面也能突出刑罚是有多么可怕。在刑罚和死亡之间,金生火宁愿选择死亡。

    “又少了一个!”王志纹平静地说了一句话。

    ......

    “啊!放开我!放开我!”突然冲进来的几个人就要带走江燕,江燕拼命反抗。刘亦非也上前想要拉住江燕,喊着“玉姐!玉姐!”

    李宁玉被带走,屋子里面只剩下刘亦非和胡均两个人,还有那两具尸体。

    气氛更紧张了,展开了吴志国和顾晓梦的斗争。而在这两人中间,必有一人会是武田一直苦苦寻找的老鬼。

    顾晓梦和吴志国被关到了同一间正在被监听的屋子,武田企图通过监听得到信息,经过一段时间的沉寂,顾晓梦终于有了声音,说要举报吴志国,自己捡到吴志国的半根烟,这根烟上有报密码“撤”。

    顾晓梦心里“恨透”吴志国,开始的时候顾晓梦就向武田说明。在自己经手报时,吴志国看过报,而吴志国也曾闯入顾晓梦的房间,企图侮辱顾晓梦。

    顾晓梦把烟交给了武田。于是对吴志国施酷刑,硬汉子吴志国面对酷刑不屈不挠,始终不肯承认,甚至在面对针灸的酷刑时仍然嘲讽武田。

    看着胡均遭受电击,针刺,观众的汗毛都竖起来了,场景血腥暴力,让他们不忍直视,不敢再看下去。

    “为什么这样的镜头没有被广电剪掉?”一些电影评论者,心里都在想这件事,这样血腥残忍的镜头,按照广电一贯的做法是应该剪掉,不让这些血腥镜头出现在观众面前。

    原本以为节到这里已经是水落石出,吴志国才是真正的鬼。但是在最后一刻,李宁玉心思缜密,使得顾晓梦终于向李宁玉坦白了,自己就是老鬼,吴志国是被自己陷害的......

    “我真的把你当姐姐!”刘亦非望着江燕说道。

    “啪!”江燕给了刘亦非一耳光,江燕哭诉着问道:“把我当姐姐?”

    江燕近刘亦非,使劲一推刘亦非,眼睛通红,声音哽咽着说道:“我今天要是被查获,我还有命活吗?刘林宗已经被抓获,你知不知道?”

    刘亦非没有说话,就那样看着江燕。

    在这一刻,两人的演技相碰撞,就像是电光火石,就像是化学反应一样,让观众不自屏住了呼吸,看着两人的表演。

    江燕哭着说道:“揭发你,我要去揭发你!”

    “非常好!我要是死在你手上——无话可说。”刘亦非平静地望着江燕,平静地说道,甚至脸上还带了一丝笑容。

    但是那笑容越来越难看,越来越苦涩。刘亦非也忍不住哭了起来,捂着脸,痛哭流泪。

    两个女人就在那里哭泣。

    镜头一转,又出现吴志国被严刑拷问的画面。

    随后顾晓梦递给李宁玉半包吴志国抽那牌子的烟,让她去举报自己。李宁玉坚决不肯,并在知晓刘林宗要策反自己时,不能谅解其利用自己。

    “你已经过关了!他们现在认定是吴志国。”江燕劝说刘亦非不要在想着报的事。

    刘亦非抽着烟,低着头说道:“错误报是我传出去的,我必须把消息传出去。现在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你去举报我!”

    其实刘亦非和江燕两个女生为了学会吸烟,在拍摄的时候能很真的表演,可谓是吃尽了苦头,好在她们两个都没有烟瘾,也只是为了拍摄《风声》这部影片才吸了一次烟。

    “我怎么可能去举报你呢?都什么时候了,报比你的命还要重要吗?啊?”江燕转过刘亦非的头,望着刘亦非,流泪说道:“晓梦,别人怎么样我不管,我要你活着!”

    “好不容易和你以真面目相对,我真想和你聊上几天几夜,可是现在没有时间了!”刘亦非哭着抚摸着江燕的脸,强笑着说道:“我求你,向他们举报我吧!”

    刘亦非第一次打破了清纯形象,再也不是媒体口中的花瓶,也再不是那个只能走清纯路线的玉女,她以jīng湛的演技真的让在场所有人都动容了。

    江燕的演技一点也不熟给刘亦非,两人不是刚从学校毕业的学生,她们的表演是真的让很多人都感动落泪。感动于刘亦非对任务的执着,哪怕牺牲自己的生命也要把消息传出去,感动于她们二人的姐妹深

    看到这里,观众已经猜到故事的结局,顾晓梦很可能会活不下去,无论她的背景有多硬,也改变不了她是老鬼的事实。而刘亦非也将面对白小年、胡均面对过的残酷刑罚。

    最终李宁玉拿着烟告诉武田在晓梦被子里发现的。这时吴志国已奄奄一息,也解除了对吴志国的怀疑,老鬼最终找到了,就是妩媚的顾晓梦,没有人怀疑过她。

    预告片中出现的绳刑也正式亮相,看见刘亦非被架在那根粗绳上,所有人的内心都是一颤。之前的刑罚在最后的这个绳刑,完全就是大巫见小。

    观众甚至都在想编剧余明希究竟是怎么想出这么残酷的刑罚,隐约都觉得余明希是不是心理变态,才会相处这么残忍的节。

    安静的放映厅,除了大荧幕上电影的声音,一片安静,在这安静下面,却是观众粗重的呼吸声,忐忑的心跳声。

    但是故事到这里并未结束,武田企图对顾晓梦用刑找到老鬼的上级老枪,并以晓梦家人的安全来威胁,晓梦终于假意同意和武田单独谈话。晓梦用言语激将了仕途坎坷的武田,武田在发怒得意之时,晓梦已经打开了自己的手铐,两人厮打了起来,正在两人纠缠之际,王田香进门帮武田解围,开枪击毙顾晓梦,这时敌人才发现已经上当,晓梦就是决定牺牲自己,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她,她就是想死,我们都中计了!”

    刘亦非躺在地上,血缓缓流出,最后的老鬼也死在裘庄。

    这一场密室杀人游戏下来,司令部已经死了两位报人员和一位伪军军机处处长以及一个司令秘书,还有吴志国在医院被抢救。

    与此同时,司令发现武田假传圣旨执行了这次调查。是因为武田在军事会议上殴打长官,即将戴罪回国,武田的爷爷曾经战败自杀,这一直是武田心里最脆弱的地方,这次假传自己被授权展开调查也是想在回rì本前立功,不用戴罪回国。

    司令和武田决定让王田香来承担所有罪名,王田香在与剿匪司令厮打时,被武田枪杀。在司令与武田在假消息已经封锁,所有**地下组织被摧毁况下,准备依照原计划实行逮捕方案。但却竹篮打水一场空,出乎意料的是,没有人上当,行动失败。

    这说明,消息是真的传出去了,但是如何传出去的无人得知。

    不仅仅是武田疑惑,为什么计划会失败,还有很多观众也都非常疑惑为什么计划会失败。当然肯定有人也猜到为什么消息会传出,吴志国唱的那个唐山皮影戏没准就是传递信息的途径。

    三个月以后,武田作为战犯即将回国,自己还在欣然自己可以回家的时候,却被吴志国刺杀了。

    这个时候故事也就清楚了,吴志国同样也是抗rì分子,潜伏在军机处。但是让观众疑惑的还有很多问题,为什么顾晓梦要反咬吴志国?

    若干年后,抗战胜利,吴志国找到李宁玉,请其取出了当年晓梦帮其补的旗袍,上面的针法是晓梦用摩斯码给李宁玉的遗言。

    同时,吴志国也告诉李宁玉,在裘庄当晚自己唱起空城计的时候,晓梦和吴志国就已经心照不宣了。吴志国就是老鬼的直接领导老枪,而顾晓梦并不知道吴志国的份,她只知道吴志国是自己人。二人明白了立场后就立刻表现出了对立,为求保一个人能成功送出报。在吴志国闯入房间的那晚,晓梦说了自己有办法送报出去,但吴志国并不知道晓梦把报绣在了内衣上,打算牺牲自己。吴志国确定晓梦能带出报的况下,决定承担一切。

    在吴志国受尽酷刑奄奄一息的时候,还在唱空城计,并用不同的腔调向医院的同志传送着报,抢救人员中的报人员立刻发出了报。再加上晓梦牺牲,被带出裘庄后内衣上的报,抗rì英雄们就取消了刺杀计划,致使武田和司令瓮中捉鳖的计划失败。

    “因为只有死人才能离开裘庄,晓梦也有用自己的体把报传出去。”胡均抽着烟,低声说道。

    了解一切真相的江燕,看着旗袍上的缝针,此时已泣不成声,她被顾晓梦大无畏的牺牲和**的jīng神所震撼了。

    沉重的背景音乐响起,银幕上不断出现字幕,“讯息是否传出,成败就在今晚。我不怕死,怕的是我者不知我为何而死。”

    而在最后,胡均一个人想着那件旗袍上留下的摩斯密码,眼泪就那样流了下来。

    刘亦非的旁白声也在最后出现,“我在炼狱留下这份纪录,只希望家人和玉姐能原谅我此刻的决定。但我坚信你们总会明白我的心。我亲的人,我对你们如此无,只因民族已到存亡之际,我辈只能奋不顾,挽救于万一。”

    “我的**即将陨灭,灵魂却将与你们同在。敌人不会了解,老鬼,老枪,不是个人,而是一种jīng神,一种信仰。”

    这也是在故事最后,将电影的主题真正升华,也就是主旋律。

    电影已经结束,但是所有人都没有起,也没有鼓掌,放映厅依旧一片安静,只有那沉重的背景音乐还在耳边回旋。

    观众都在想着这个故事,沉浸在这个恐怖而感动的故事中。

    良久,才有稀稀落落的掌声响起,然后所有人都站了起来,拼命地为这部电影鼓掌。

    掌声不停,电影带给他们内心的震撼也久久不能平息。

    震撼!震撼人心的一部戏!(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星光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