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1章】谁欠了谁

    “哎,还真是严重呢!”

    “可不是嘛!尚先生运气不好,流了这么多血也难免的。”

    “真是扫兴,本来昨天还想见见他和所罗门大少站在一起,会不会爆出什么火花来呢!”

    一大早,叶欣婕的脚才踏进公司,便听到不少同事都在聊着某一个八卦。

    “你们说的是什么?”她一惊,凑上前问道。

    “beata,你该不会还不知道吧,这事儿都上今天的新闻版了。”一个女同事讶异道。

    叶欣婕摇摇头。

    对方迅速的拿来了今天的早报,指着其中的一条新闻道,“喏,就是这个了。我昨天可是亲眼看到那尚先生的手上满是鲜血的!吓死我了!”

    叶欣婕看着报纸上的新闻,那新闻却只是简简单单的说尚豫在宴会中因为意外而受伤。

    “尚……先生的伤,呃,很严重吗?”她问道。想起之前那些同事们说他似乎流了不少血。

    “应该有些严重吧。”之前那同事说道,“我听到动静过去的时候,走廊上那幅大壁画的玻璃全裂了,碎玻璃围了他脚周围一地,他的手上扎满了了碎玻璃呢!似乎也有不少碎玻璃溅在他的上,至于有没有扎到我就不清楚了,当时还没看仔细,尚先生就被保安保护着离开了。”

    昨晚……叶欣婕努力地回忆着昨晚的景,她是隐隐约约听见似乎出了什么事,只是当时因为瑞恩斯的关系,而没有太去在意,却不曾想到,出事的那人会是尚豫。

    “beata,你在看什么?”娜娜丽走过来,探头看向了叶欣婕手中的报纸。

    她干脆把报纸都塞进了对方的手中,飞快的拿起了皮包,“娜娜丽,我有事要离开下,你帮我请个假吧。”

    “等等!”叶欣婕人才奔到了门口,却被娜娜丽拉住。

    “你是要去探望尚豫?”娜娜丽问道。

    “是。”她回答得无比肯定。

    “可是……”娜娜丽有些焦急,手却抓得更紧了,“你要是去找尚豫的话,那……那……”

    叶欣婕低头,望了望那被紧握着的手腕,终于抬起自己的另一只手,一根一根的掰开了娜娜丽的手指,“我——已经都和瑞恩斯说清楚了,从今以后,你可以不必再为瑞恩斯而刻意地注意着我的一举一动了。”

    娜娜丽脸色骤然变得苍白,“你、你知道了?“

    “恩,知道了有一段时间了。”她点头。

    “那你为什么不马上揭穿我?”

    “因为你是个不错的同事,和你聊天的感觉也很舒服。”她说着自己的答案,“如果将来没有瑞恩斯这层关系的话,也许我们会有机会做真正的朋友吧。”

    娜娜丽怔怔地望着眼前的这个东方女人,过了好半晌,才挤出一句道,“东方人都像你这么笨的吗?明知道我是怀有目的的,居然还说这种天真的话。”

    “也许吧,东方人都是如此。”她如此,尚豫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兜兜转转,折磨半

    “娜娜丽,保重!”说完这句话,叶欣婕匆匆地推开了门,朝着电梯奔去。

    现在的她,所有的念头,都是想要见到那个男人,想要知道他的伤重不重,想要知道他有没有事。

    整个脑海中,竟然全是那张优雅却又霾的面孔……

    一路奔到了尚豫下榻的酒店,叶欣婕却没想到自己还没来得及登记预约,却先见到了单伟平。

    “你可以带我去见尚豫吗?”她气喘吁吁地问道,脸上有着因为激烈奔跑而产生的红彤。

    “这么,你昨天晚上还没看够他么,要现在跑来再看?”单伟平双手环,语带嘲讽地道。

    “对,我是没看够他!”

    “你——”

    这下,反倒换成单伟平愣住了。

    “你放心,我不会伤害他的!”叶欣婕深吸一口气道,“我听说他昨晚因为意外而被碎玻璃扎伤,所以想看看他到底这么样了!或者你让我偷偷地看他一下也成!”

    “如果我说豫快要死了,你也只打算偷偷看他一眼吗?”单伟平冷冷地道。

    死?!这个字眼,如同晴天霹雳般,骤然炸开在了叶欣婕的眼前。那个男人……伤得很重吗?那个男人,就要离开她了吗?思绪甚至还来不及做出任何的反应,眼眶便已经自动地涌出了泪水,一滴一滴,不断的汇聚着,如同掉了线的珍珠,从她的脸上滑落,滴落在了酒店大堂的地板上。

    可是,就算是死,她也……

    “如果你不让我见他的话,我会天天守在酒店里,直到他走出房间,或者……我倒下为止!”她眨着满是泪水的眸子,定定的望着单伟平。

    单伟平怔忡了,眼前的这个女人,又让他不自的想起了当年那个在青青校园中不断的追逐着尚豫女生。是啊!她是叶欣婕,就算变了一张脸,可是骨子里,叶欣婕!他又怎么会忘了,这个女人的执着,甚至一度上豫都低了头。

    “或许豫,真的是上辈子欠了你的吧,所以这辈子,才会让他这样的来还你。”单伟平无奈道,“走,我带你去见他。”

    她一愣神,随即反应过来,赶紧跟上了对方的脚步,嘴里还不停的问着,“他伤得到底有多严重?医生是怎么说的?为什么不送医院?”

    单伟平翻翻白眼,“够了,他还死不了。”

    “啊?”

    “你见了他,自然就会知道你刚才问的那些问题的答案了。”来到总统房的门口,单伟平拿着磁卡刷了下,扭开门把,“他现在应该还在主卧室里休息,你自己进去见他吧。”

    “你——的意思是,让我单独见他?”她微讶。

    “真不明白,为什么豫会为你这种女人着迷。”单伟平喃喃道。

    只是现在,或许豫也会希望单独见见叶欣婕吧,而这,是为好友的他的直觉。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太冷漠【完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