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0章】摊牌

    “我派人跟的是他!只是我没想到,才派人跟上的第二天,却是看到你主动在酒店的门口等他!”瑞恩斯亦不甘示弱地回瞪着叶欣婕。

    空气蓦地沉重了起来,两个人彼此对视着,就连呼吸都变得几近无声。

    最终,却还是那双碧绿的眸子放软了下来,高傲至极的男人换上了可怜兮兮又委屈的表,对着她道,“既然你那时候愿意跟我回洛杉矶,就应该是下定了决心不再留恋尚豫了,可是为什么你还要去找他呢?”沉沉的声音,有着一种晦涩的痛苦。

    她垂下眸子,“我是找他是因为——”

    “是为了宝丽,还是为了再见尚豫?”他打断了她的话,手指抚上了她的眉眼,“beata,你刚才看尚豫的眼神,简直就像是要哭出来似的。你在看着他,而我在一直看着你,一直在想,你究竟什么时候才会转过头来看看我。”

    “别这样!”她拉下了他的手,有些不知所措的干涩的唇角,突然仰起了头,把手中酒杯中的酒一饮而尽,仿佛这样她才有继续说话的勇气,“瑞恩斯,我对你从来都不是那种感。”

    “难道我就这么不值得你吗?”

    “不是的,你很优秀,无论是外表,家世,还是自的能力,你都远远比一般人要强得多,不是你不值得我,而是我不值得你!”

    “那如果我说你值得呢?”他定定的凝视着她,眼中的光芒,如同太阳般灼,几乎要把她燃烧殆尽。

    叶欣婕愣住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少年真的成为了一个男人?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在她上所投注的感,已经远远超乎了她的想象呢?或许暖暖说得对,她的边,总是出现优秀的男人,可是却又总是和她擦肩而过。

    她的沉默,令他的眸中涌出一种无法言喻的悲伤,“还是你想对我说,你只是把我当成弟弟呢?”这样的话,他已经听得太多太多了。他她,得如痴如狂,可换来的,却始终是她可以宠着他,可以让着他,可以狠狠地斥责他,却从来都不是他。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叶欣婕颤颤地抬起手,如同安抚着一个受伤的孩子般,轻柔的抚摸着瑞恩斯那耀眼的金发,“如果我更早遇见你,早在我遇见尚豫之前,我想,我一定会喜欢上你的。尽管最开始,也许依然是把你当成弟弟,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会渐渐地上你,不在乎年龄的差距,不在乎份的差别……”是的,会上。这样的男子,有着白马王子的一切,当他倾尽全心去一个人的话,一个心无所系的女人又怎么会不心动呢?

    “你是说,我遇到你迟了吗?”他喃喃着。

    “因为我是一个很笨的人。”她的声音慢慢地变得沙哑,“笨到一生只能上一个人。我以为我可以很洒脱地忘记他,不他,可是其实不是。原来,我依然——”

    “我守了你五年……”瑞恩斯低低地吼道,“你知道我这五年,是用了怎样的心来守着你的吗?我以为我不会上你,我以为我可以用其他女人来代替你,我以为你终有一天会主动地上我……”是他用错了方法吗?他根本不应该只是这样的守着她,更不应该以为有谁能够代替她。

    无可取代……是她让他明白了什么事无可取代,却也是她让他明白了什么是无助绝望。

    “瑞恩斯,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除了不断地道歉,她甚至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如果她更早的时候,可以明白地告诉他,自己的是尚豫,那么或许一切都会不一样了。

    碧绿色的眸子,无比眷恋地看了她最后一眼,终是慢慢地合上。他一点点的拉着她的右手贴在他的颊边,而他的另一只手,则紧紧的拥住她,像是要把所有的力气,都用在这一抱上。

    “是不是就算尚豫不你了,你也不可能会上我?”他的唇贴在了她的耳边,用着几近破碎的声音问道。

    “嗯,除了他之外,我不会上任何人了。”她很轻地回答道,任由眼前的人拥抱着她。她比谁都清楚,她伤他伤得有多重。

    “好难受呢。”他的呼吸喷洒在她的颈子上,把脸死死的埋在了她的秀发中,“我以为难受到了极点,该是哭泣。现在才知道,竟然是连哭都哭不出来!beata,我真的好想回到以前,回到你第一次那么有兴趣地看着我异色的双眸,认真的说我像个妖精,说你喜欢我的眼睛……”那时候的他其实是开心的,因为她是如此认真的看着他,他的影,占据了她瞳孔的每一寸地方……

    而以后……

    不会再有像她这样的女人了……

    正因为独一无二,所以才会无可取代……

    beata,你知道吗?其实我很你。

    beata,若是我更早的时候,就知道了你和尚豫之间的事,我绝对不会那样放任五年的时间。

    beata,我又何尝不是一个很笨的人呢,笨到一生也只会一人。

    ……

    ……

    寂静的阳台上,两个相拥的人,被沉沉的夜色所笼罩着,而阳台外,一抹人影无声息地走开,越过了人声鼎沸的宴会正厅,独自走到了走廊处,然后像是再也无法压抑般的,用着青筋爆出得右手,狠狠地砸向了挂在走廊上的巨大壁画。

    哗啦!

    壁画前封着的玻璃顿时碎裂开来。殷红的鲜血,染满了玻璃,也染上了墙上的壁画,那么的刺目。

    清脆的响声,引来了纷沓的脚步声,以及惊呼声——

    “天哪!尚先生,你怎么流了这么多血!”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太冷漠【完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