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9章】你调查我?

    “我……我只是……”她的声音有些虚弱无力。

    “你让他欣喜若狂,让他狠下心再赌了一次,可是他赌输了,于是万劫不复。”

    “赌?”她不明白他话中的意思。

    他嗤笑着道,“把你劫上了邮轮,是他下的一场赌注,他要在别人找到你之前,让你重新接受他。可最终,你还是没有接受他,你跟着瑞恩斯走了,而他,在波多尔的港口整整站了两天两夜,甚至还一度——”

    他死死地瞪着她,吐出了四个让人震惊的字眼,“割脉自杀!”

    “什么?!”叶欣婕错愕的掩住了唇,不敢置信的看着单伟平,“他怎么可能会……”

    “是啊,他怎么可能会呢!这样的男人,居然会为了你这么个女人,就这样放弃自己的生命!”就连他自己,到了现在,也依然觉得不可思议。

    “那他后来怎么样了?”她急急地追问道。

    “如果他真的出了什么事的话,你以为你昨天还能见到他么!”单伟平撇撇嘴,“好在发现得早,救回来了。这件事在国内被压着,知道的人没几个。而他清醒后,第一件事就是收购宝丽。”

    是啊,他没事,他没事!叶欣婕这才不自觉的松了一口气。回想起昨天见到尚豫,那被长袖所盖住的手腕上,究竟留下了怎样的疤痕呢。鼻子酸酸的,而眼眶中,似乎又有什么东西要涌出来。

    “尚豫……他是不是很恨我?”低着头,叶欣婕很小声的问道。

    “我不知道。”单伟平转过,背对着她道,“我只知道,昨天豫回酒店后,喝了一个晚上的酒。”而他没有说的是,那个男人在醉梦中,口中喃喃着的,依然是“婕”。

    “如果你对豫还有一点分,一点愧疚的话,就别再伤害他了,现在的他,已经经不起任何的伤害了!”

    寂静的巷子中,单伟平对着叶欣婕下着最后的警告。

    单伟平的话,让叶欣婕变得更加沉默,甚至偶尔晚上做梦,她都会梦见那漫天的血,从那个优雅男人的手腕中不断的喷涌而出,仿佛没有干涸的那一刻。

    究竟会是怎样的心死和决绝,他才会做出这样的行动呢?每每清晨醒来的时候,她摸着脸,却摸到了未干的泪痕。

    随着子一天天的过去,整个股市也变得更加跌宕起伏。而在外加估计祥天获得了宝丽30%股份的时候,所罗门家族的杀入,令得这场收购更加扑朔迷离了。

    “瑞恩斯,你为什么要搅进这趟浑水中呢?”叶欣婕曾这样问过他。

    “因为我不想让尚豫如愿以偿。beata,你不是很喜欢宝丽么,那么不如就让我来把它抢到手。”说这句话的时候,他露着明媚的眸子,弯弯的嘴角是灿若阳光的笑容。

    “你这样做,简直就是在拿金钱开玩笑。”

    “那么尚豫又何尝不是在拿金钱开玩笑呢,还是说你希望他能成功收购了宝丽?”

    她无言以对。是啊,对他们来说,也许只是一个有钱人的玩乐,可是对宝丽的员工,对董事长而言,却可能是生死攸关的事

    于是叶欣婕只能看着宝丽成了一锅沸水,股价被一推再推,高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而时间,也在这种煎熬下,飞快地到了8月底——宝丽的年中宴。

    这样宴会,被媒体称之为“纷争之宴”,因为除了宝丽原本的人会出席外,所罗门家族和祥天集团,都会有人出席。

    如同古希腊神话中的三女神之争,为了得到“给最美丽的女神”的苹果,而引起了无穷的纷争。而现在,所罗门,祥天和宝丽董事会,为了宝丽集团这颗苹果,不正是展开了一场波及无数人的纷争么!

    “天哪!那是尚豫,我在新闻上看过他的照片,没想到他真人比照片还要俊美!”

    “简直就是优雅迷人!”

    “有着东方男人的神秘味道呢!”

    “哎,如果是被这么帅的人当老板,宝丽被他收购,我也心甘愿的啦!”

    “嘘!要让大老板听到了,还不立刻炒你鱿鱼。”

    “今天瑞恩斯·所罗门也要来,不知道一会儿两大帅哥碰面了,会擦出什么样的火花!”

    女人们八卦而充满着激的议论声,似乎是这个宴会再正常不过的一个组成部分。叶欣婕端着酒杯,半倚在阳台的栏杆边,透过那层层人群,怔怔地望着那个被众人所谈论的焦点——尚豫。

    穿着银灰色的西装,在这个西方人的宴会中,他独特的东方味道,如同鹤立鸡群般显眼。他的五官本就很俊美,配合上他惯有的微微浅笑,更让人宛如看到了中国的水墨画般,优雅、内敛却又绽放着迷离的色彩。

    他的手腕被长袖包裹着,令人无法看到手腕,而他所佩戴的条纹领带上,却是一枚国际大牌出名的最新钻石领带夹。那枚他曾说过无比珍惜的红宝石领带夹……仿佛已经没有了存在的价值般,不见踪影。

    是不是这也代表着……他也彻底地把她从他心中驱逐出了呢?

    “你是在看尚豫吗?”冷不丁的,一道闷闷的男声在叶欣婕的耳边扬起。

    “啊!”她一惊,转头却对上了瑞恩斯有些郁的面庞。“你什么时候……到的?”她尴尬的问道。

    “到了有一会儿了。”他绕到了她的背后,子贴近了她,把下巴搁在了她的肩膀上,懒洋洋地道,“你在这里看着尚豫有什么意思呢,就算你在看,他也不会在意你了,不是吗?”

    她手中的酒杯轻微地晃动了一下,“瑞恩斯,我想静一静。”

    他继续用着慵懒的口吻嗤嗤地笑着,“除了他来洛杉矶的第二天,你们碰面结果不欢而散,后来他就没有再找过你!如果他真的还在意你,怎么可能这么久了,却可以做到对你不闻不问。”

    “你调查我?”她猛然地退开一步,转瞪着他。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太冷漠【完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