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6章】错错错

    ——beata,陪着我,不要离开我,好么?

    这一句话,就算是最上等的麻药,侵入了她的思海,占据着她所有的感官。让她的心瞬间疼痛了起来。那么高高在上的男人,为什么说这话的时候,却是如此的乞求呢?带着一种浓重的、化不去的悲哀乞求着……

    叩叩!

    敲门声响起,叶欣婕站起,走到了门边开了门。

    穿着制服的服务人员口气有些焦急的问道,“叶小姐,请问尚先生在你这里吗?”

    “这里只有我一个人。”她回答道。

    “啊?”那人显然有些意外,更多的还是一种不知所措。

    “如果你要找他的话,可以打客服的电话去他房间。”

    “尚先生现在根本不在他的房间中,刚才我已经在船上找了许久了,都没找到他人。暴风雨马上就要来了,如果他是呆在一些露天的地方的话,很可能会有危险。”

    叶欣婕皱皱眉。目前在这种海域里,手机信号根本没有,所以也无法用手机去联络他本人了,“没用广播找吗?”

    “试过了,可是没有得到任何答复。”那人顿了一顿,有道,“若是尚先生不在这里的话,那我再去别的地方找找。”

    一边说着,那人一边急急忙忙的朝外退去,口中还不停的喃喃着“千万别出事儿”之类的话。

    一种莫名的不安猛然锁住了叶欣婕,本能的,她的脚步已经追上了那名服务人员,“我和你一起找吧!”

    “不用了,不用了,请您在暴风雨期间呆在船舱中。”

    轰隆隆!

    对方的这句话才落下,空中已经响起了闷雷声。

    叶欣婕子一僵,雷声,难道说……

    也不等那服务人员再说些什么,她已经迈开脚步冲了出去。

    暴风雨、雷声……她怎么现在才注意到呢?!

    尚豫分明是……

    叶欣婕一路奔到了邮轮第三层的露天甲板上。风呼啸地朝着她吹来,吹乱了她的一头乌发,吹得她上的衣服都嗖嗖作响。在船舱中看着天和海,不过只是一种风景的欣赏,而当她的脚踏上了甲板,才真正的感觉到了空气中的那份压抑,

    山雨来风满楼!

    海浪的涛声,混合着那凛冽的风声,震得耳膜都在隐隐作痛。

    而天空之中,比起刚才,更加沉暗,唯有闪电的电光偶尔带来刹那间的明亮。

    她的脚步急急的朝着昨天两人曾一起喝着咖啡,看着落的地点奔去。

    一抹白色的影,就那样静静的伫立在加班上,面色平静却有脆弱的望着灰蒙蒙的海面——一如六年前她在他公寓的阳台上看到他的样子,也一如六年后,她在展览馆的保险室里看到他的景。

    他的白衣白裤,早已被风吹得鼓起。迎着狂风,黑色的发丝随着气流疯狂的舞动着,他的唇角噙着虚无的笑容,令得他整个人看起来,都有写虚幻。

    “暴风雨马上就要来了,快回船舱,你这样太危险了!”叶欣婕跨步上前,一把抓住了尚豫的手臂,想把他往甲板的阶梯上拉过去。

    他却纹丝不动,只是视线轻轻的瞥向了她握着他手腕的交界处。

    “既然知道危险,你为什么还要来?”华丽的声线,融合着淡淡的高傲,在那狂乱的风中几乎被风声掩盖。

    “你这是什么话,难道要我眼睁睁的看着你一会儿被大浪卷进海里?”叶欣婕气竭。

    “那也可以啊。”他淡然一笑,转过子正对着她,“你可以眼睁睁的看着被卷进海中,我许你。”

    许?意思是他要她看着他死么?!叶欣婕头痛,从来不知道尚豫也有如此难缠的时候。

    “反正,我也只是被遗弃的人罢了。”他仰起头,望着那越来越近的云层,“母亲遗弃了我,我以为世界的末不过如此,可是当婕再一次的遗弃我的时候,我才发现,原来以前的我,从来不曾体会过什么是真正的末。”

    她的手颤了颤,随即又更用力的抓住他的手腕,不是的,不是的!当初明明是他先舍弃了她的!“你有过你以前的女朋友吗?你有过婕吗?若是你当初真的有过的话,我想,她是绝对不会遗弃你的!”

    连她自己都没有发现,她说这话的时候,手指掐在他的手腕上有多用力,指甲几乎要挤进他的中。

    “是啊……哈哈……哈哈哈……”他突然大笑了起来,“你说的没错,是我错了,错在我以为我可以不在乎她,却没料到最终是她不在乎我了!”

    他笑着,好一会儿才止歇,“可是这一次,我不会了,这一次我不会再放任她从我边就这么无声息的走了!”

    随着他语音的落下,她的子被一股力道重重的往前一拉,狼狈的跌进了那具宽阔的膛。

    “尚豫,你这是……”叶欣婕才抬起头,却冷不防有着柔软的冰凉贴上了她的唇瓣,也吞灭了她所有的语音。

    她惊恐地瞪大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近在咫尺的俊颜。

    他在做什么?!

    是在吻她吧,她的唇所接触到的,是他独有的那份凉意。带着一种忧郁的、矛盾的、绝望的、毁灭的……吻着……

    她的手用力的按在他的前,想要推开他,却被他一手扭到了背后,而他的另一只手则牢牢的扣住了她的腰,用力地把她揉进怀中。

    她体的抗拒挣扎,反变成了彼此体之间的摩擦。叶欣婕的脸涨得通红,扭摆着头部,想要避开对方的唇,“你……你快放手……唔……”

    勉强的张开口,后果却是他的舌尖长驱直入,挤进了她的贝齿间,占据了她口腔中的湿与温暖。

    是谁说的?深吻就像是一种心灵间的交流,唾液的相交,竭力地想要去抵达对方的最深处,进行着灵魂与心灵的相交。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太冷漠【完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