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4章】陪我,不要离开

    若这是苦海的话,那么这船现在这样一直向前航行着,又代表着什么呢?

    一步一步的朝着船栏边走去,叶欣婕的脑海中,蓦地想起了一则传说。

    ——传说,遇苦海,既回头,不然苦难无边……

    夕阳的余辉下,拉着一道影子,老长老长的,是谁?谁在这里?

    ——唯有魔,不听教诲……

    顺着那道影子,她的眼慢慢的看到了那被海风吹起的白色衬衫,以及……丝丝黑发……

    ——争渡向前……

    她的眼,一点点的睁大,望着那距离她,仅仅只有几步之遥的影。他就这样闲适地坐在甲板上,眼,透过船栏,望着那沉沉的海面。他的膝盖微微屈起,一只手抱着膝盖,另一只手则端着一杯咖啡,像是在欣赏着这一刻的美景。

    然后,他缓缓的转过了头,幽深的目光望着她,轻轻的举起了手中的咖啡杯,浅笑悠然,“既然来了,那么就陪我一起看看落吧。”

    心脏的跳动,在一瞬间激烈了起来,她甚至可以数清自己每一次的心跳!

    为何要心跳?

    又为何会有这种悸动呢?

    如同她当年第一次看到他的时候,所产生的那种心悸……

    “我只是来把这件外还给你。”努力地深呼吸了下,叶欣婕走近到了尚豫的跟前,把手中的外递给了他。

    他的视线淡淡的瞥了眼外,却没有接过,只是把白玉色的杯子移向了唇边,轻啜了一口,“外不用还了,送给你了。”

    “不必了!”她拒绝道。

    “那么就扔了好了。”他扭过头,继续望着那满目的夕阳,仿佛除了那之外,就没有什么再能吸引他的兴趣。

    叶欣婕尴尬的拿着外,“尚豫,你知不知道你很……”很什么呢?话骂到一半,却有不知道该骂些什么。

    他却突然笑了起来,那清朗的笑声,透着一种男人的磁。简简单单的,纯粹只是想笑,所以笑了,“真难得,你竟然没有张口闭口地再喊我尚先生。”

    叶欣婕无语,顿时有种苦笑不得的感觉。

    “要来杯咖啡吗?”他问道。在他坐下的地方,一旁还放着一个托盘,托盘上有着几只没用过的咖啡杯以及一个保温的咖啡壶。“这咖啡是我自己冲泡的。”末了,他又补充了一句。

    “好。”连她自己都讶异,她就这样在他边找了个空位坐了下来。

    他转动着咖啡壶,倒了一杯咖啡递给她。

    微温的咖啡,散发着丝丝气。叶欣婕接过,捂在手心中。

    “可惜,我泡的咖啡不怎么难喝。”尚豫的口气中带着淡淡的遗憾。

    “你喜欢喝难喝的咖啡?”她小口的啜了几下。

    “很喜欢。”他半眯着眼,金桔色的霞光,染红了他的半边脸颊。从她的角度望去,恰好他的脸一半炽烈如火,而另一半,则平常如昔。

    奇异的光线角度,仿佛是把一个人硬剖成了两半,一半是表面,一半则是内心,如魔似癫!叶欣婕的脑海中,竟然又不自地回响着在餐厅时船长对她所说的那些话。至今依然执着于6年前的她的尚豫,是不是就如同那——“唯有魔,不听教诲,争渡向前……”

    “什么?”他问道。

    “啊?!”她这才注意自己不自觉地把话说出了口,“没什么,我只是突然想到了关于苦海无边的说法。”

    “苦海……”尚豫喃喃着,视线落在了眼前的人儿上,苦海吗?他早就已经在这苦海中了,或者说,在母亲离开他的那一刻,他跌进了苦海,而6年前,他本来有机会离开,却不曾想,反而沉得更深,深到他几乎绝望的地步,甚至连同周围的人,都一起拉入苦海。“你说,若是成魔了,还有脱离苦海的机会吗?”

    问这话的时候,他的脖颈微微的朝着她仰起,唇半启着,海风吹着他的发丝,露出了光洁而饱满的额头。而他的声音,很轻很淡,飘渺得仿佛风一吹,就会散的。

    “我……不知道。”她怔怔的望着他,贝齿咬着下唇回答道。

    他低低笑着,“呵呵,其实我也不知道呢。”

    伴随着语音的落下,他的左手就这样自然而然的覆盖在了她右手的手背上。她手猛然一颤,手中的咖啡杯几乎跌到甲板上。

    子踉跄了一下,叶欣婕正打算往后退开,子却陡然僵直住了。

    尚豫的右手,已然插入了她的秀发中,那修长的五指,正轻轻的扣着她的后脑勺,明明是很轻柔的动作,可是她却觉得无法挣脱。

    他的脸,一点点的凑近着她,他的手指,在细细的揉捏着她的发丝,她能听到他的喃喃低语,在说着——

    “好像这样看着你,就会觉得自己被救赎了一样。”救赎?谁救赎了谁?又或者谁都没把谁给救赎了!

    “放……放手。”她的声音是那么的虚弱无力。

    他却依然自顾自地说着,“我以为今天,我又会一个人孤零零的看着落了,原来人终究是群居的动物,需要人相陪呢,我也不例外呢。”原来,即使是到了绝望的顶端,可是若是可以看到一丝丝希望的话,依然会想要去抓住。

    他定定的望着她有些慌张的眼神,犹如受着惊吓的小动物般。而她绯红的脸颊,在夕阳的熏染下,竟然是如此的人,如同丰硕的果实,引人垂涎。

    不自的把唇贴向了她的颊边,他张开唇,在她的惊呼声中,牙齿一点点的轻柔的啃着她的脸颊。

    “beata,陪着我,不要离开我,好么?”柔雅的声音,静静的响起在了风中。

    只有他自己知道,对于她,他似乎已经越来越无法克制自己的**了——那种想把她完完全全据为己有的**!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太冷漠【完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