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6章 痴心守候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淇儿 书名:偷种
    天界

    玉帝与王母同坐在上位,一脸沉痛地看着下跪在地上的三女儿。虽已嫁做龙王为后,在他们心里却仍像个云英未嫁的姑娘家。只是,此时,他们却不得不拿出天条令律来惩戒大胆扰乱人间秩序的女儿!

    “三儿,你既知天条却知法犯法,你可知扰乱人间秩序是何等的大罪啊?”玉帝威严开口,话中隐含着对女儿的心疼与惋惜!可又能怎么样?他为三界之首,徇私枉法是万万不能的。不然,他要如何树立威信于三界?

    龙后垂着头,始终不言不语!依她看来,她不过做了一名母亲该做的事,何罪之有?

    “三儿,还不认错?”王母眉眼间隐着迫切,恨不得女儿立刻认错,她才有从轻发落的借口亦或是理由!

    摇了摇头,龙后态度坚决语言果断地道,“我没错!”

    “荒唐!”玉帝气得怒吼一声,“你违犯天规在先,如今还不知悔改,当真是胆大妄为!来啊,把她给我拉到炼炉去炼上一炼,我倒要看看她还能嘴硬到几时!”

    “且慢!”王母匆忙制止了两位天将,转头替女儿向玉帝求,“玉帝息怒,三儿从小就是这样,她并非有意冒犯,只是太倔强了!容我去跟她说两句如何?”

    玉帝一听,敛了敛怒色,对王母摆了摆手,叫她看着办!怎么说也是自己的女儿,怎么能忍得下心送到炼炉里去炼?

    “三儿!”王母上前亲自扶起了女儿,一手抚了抚女儿的脸颊,如同过去一样。“母后知道,你为人母者,在孩子危急关头而出是为理之中!可在天界,法理至上,你的那个‘’就收敛一下吧!不要太倔强,不然,吃亏的一定是你!”

    “所以,我就应该看着我的女儿在劫难中死去而无动于衷是吗?所谓的天界法理,绝了的法理,我真想知道它究竟还配得上‘理’这个字吗?”

    最后,在龙后的‘屡劝不改’之下,她还是被罚在瑶池边上面壁思过!可她如何思得下去?心里装的满满的都是二女儿的安危祸福……

    ……

    “第五天了,你还是不愿意醒来跟我说上一句话吗?”凌玉箫一脸悲痛绝,充斥着血丝的两眼涣了神没了气!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他却是哭干泪水方知晚。

    门开了,以为又是丫鬟来送饭,他理都未理!

    “凌玉箫,就算你想死也别死在我们家,我嫌晦气!”哐啷一声,托盘被重重放在桌上,成功唤来男人的注意力!

    龙婧琪冷着俏脸指了指桌上的食物,没好气地讥道,“这是最后一次给你送饭,再不吃就给我滚出龙家!我不想在二姐生死不明的前提下,我们还要替你办后事!自己看着办吧!”狠狠威胁完,龙婧琪泰然转离去!

    五天没吃饭?是想殉葬吗?呆子一个!

    “怎么样?他吃了吗?”三夫人见女儿出来忙上前关切道!

    “会吃的!”就算他不珍惜自己的命,也会为了她那句“滚出龙家”而吃!因为他不想离开她……

    “这个傻孩子,怎么会这么痴啊?”心软的三夫人想到凌玉箫五天来不眠不休,不吃不喝地守护着昭雪,心中一恸,眼泪就这么夺眶而出!

    龙婧琪见此,莫可奈何地摇了摇头!

    “娘,您就别添乱了好不好?”还嫌她们家不够乱吗?像这种多余的同心能省则省吧!

    ……

    “沈小姐,我已经去打探过了,那个龙幽璇并无任何异样,那碗汤好像没起作用!”一个丫鬟摸样的女子低垂着头对沈馨蓉毕恭毕敬地禀报!

    “不起作用?这怎么可能?”沈馨蓉脸上写着难以置信!药是她亲自去抓的,也是她亲自放入汤里的!那位郎中还说,只要是怀孕的人喝下这药,不但孩子保不住,就连大人也会因失血过多而一命呜呼!为什么她会平安无事?究竟哪里出了问题?

    “你确定她喝了汤?”或许她忘了喝汤,或许她不愿意喝,又或是……沈馨蓉依然抱持着最后一丝希望……

    “奴婢确定她喝了那牛骨汤,甚至燕窝也吃了!为了更加确定,奴婢还用钱收买了别院里的两个丫鬟,她们都说是亲自看着她喝下了那碗汤,不会错的!”

    “那为什么……”就在沈馨蓉还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门外传来了太监的声音!

    “骁王驾到!”

    沈馨蓉一听,脸上立见喜色!多久了?王爷他多久没来看她了?

    慌忙跑到铜镜前,对镜打理自己的妆容,沈馨蓉嘴角掩不去的笑明媚得如阳!天知道,她盼他来已经盼多久了!

    一袭深墨色长袍,腰间束着腾龙束带,殷祁佑迈着果断的步伐走了进来!

    “妾参见王爷!”沈馨蓉依理对殷祁佑福了福,后者却是理都未理,径自坐在了椅子上!

    聪明的沈馨蓉察觉到气氛的异样,不黯了黯面色!

    “芳儿,还不奉茶!”殷勤地为殷祁佑奔波张罗,到头来却只换来他冷冷的一句,“不用忙活了,我说完就走!”

    暗恨在心里,表面上,沈馨蓉却仍是不动声色!

    “王爷想对妾说什么呀?”她坐到殷祁佑侧,一双涧水美眸睇向他的时候漾满柔意!

    “我知道是你在母妃送来的汤里下了药,念在过世的沈大人面上,我姑且饶了你这一回!但若有下一次,就是天王老子也保不了你。你最好记得我的话!”说罢,殷祁佑起作势要走!

    “王爷请留步!”

    令他意外的,沈馨蓉竟不顾矜持地飞扑进他怀里!死命抱着他的腰嘤嘤而泣!

    “王爷,妾不知你所说何事,但请不要冤枉了妾吧!”枕在他怀里闷声哭诉,凄苦悲诉的声音任是铁打的心听了也不免为之动容!

    殷祁佑挑了挑眉,狠心将她推了出去!

    “你是不是冤枉的,我心里有数!沈大人一生光明磊落,为人正派,我希望你不要让他死了也瞑不得目!”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偷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