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3章 房里多出的男人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淇儿 书名:偷种
    是夜,月朗星稀,云黑风高,当黑暗悄悄掩去了一世繁华,忙碌中的人们终于得以偷偷闲,休息休息了!

    上正要睡觉的龙婧琪忽而听到房顶上一丝异动,她双目闪烁,一动不动地屏息听着!确实有动静!好像有人在房上走一样!

    黛眉蹙了蹙,她重新穿上鞋向外面走去!这么晚了,能在房上‘走’的人,非即盗!虽有些胆怯,她还是决定出去看看!

    一双柔夷还没碰到门把,反倒被外面的人先行推开了门!

    龙婧琪一惊,下意识地要去关门阻止他进来。这时,一道暗沉却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

    “是我!”

    子猛然一颤,有那么一瞬间,龙婧琪以为是自己的耳朵幻听了!

    “是我!”男人又说了一次,声音很没力,仔细听还有些粗喘夹杂在里面!

    刷地拉开门,果然是有些时不见的轩辕真。意外之余,龙婧琪发现了他的不对劲!曾经那么神采奕奕,精神焕发的男人这会儿却是一脸铁青,双目涣散。再往下看,龙婧琪终于知道为什么了!

    “你受伤了?”她惊呼一声,见他上多处都沾有血渍,肩膀的伤尤其严重,甚至不断有血珠渗出!

    轩辕真嘴唇一勾,露出一抹苦笑!

    “我被人追杀,是受了点伤!”

    追杀?当这两个了不得的字眼飘进龙婧琪耳里的时候,她终于意识到,自己对这男人一无所知!

    无论如何,还是得先为他疗伤才行!总不能人都站在自己门口了,她还来个见死不救吧?

    房间里多出个份不明的男人,这是龙婧琪始料未及的!这么晚了,她又不好去打搅别人。看来这男人上的伤,只能由她来料理了!

    匆匆自衣橱顶端拿出药箱,虽没有二姐那的齐全,但基本的创伤药还是有的!

    伸手,要为男人脱去外衣的时候,龙婧琪迟疑了。虽说两人已经有了肌-肤之亲,可她并不想与他有任何程度的牵绊!

    似看出了她的为难,轩辕真苦笑了笑,道,“我自己来吧!”说完就抬起手,却不意牵动肩上的伤口,他本能地痛嘶一声!

    “还是我来吧!”叹了口气,龙婧琪伸手轻缓地为他脱去外衣!雪白的亵衣已经被血染成了触目惊心的红黑色,看得人惊吁不已!

    顺势将亵衣也一并脱下,龙婧琪当一看到他上多处明显招招致命的伤口时,眼色顿时暗沉了下来!

    “究竟是什么人追杀你?为什么下手这么狠毒?”心底泛起类似不舍的涟漪,龙婧琪深感不快地蹙了蹙眉!她这是怎么了?怎么会在看到他上伤口时,萌生心疼的绪呢?这不像她呀!

    轩辕真嘴角继续淡扬着苦笑,万分苦涩地道,“是我叔叔!”

    “叔叔?”擦拭血渍的动作一顿,龙婧琪因这个答案狠狠悸了悸!

    “是,叔叔!”

    ……

    当初的偷种,龙婧琪只单纯看到这个男人外在条件适中,也算不错,最重要的,他并非中土人士,如此一来,买卖做完他们自是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

    可她似乎忽略了最最重要的一点——份!

    轩辕真,的确非中土人士,可他竟是个王族……太令人不可思议了!

    “就在这里的东北部,大约几万里开外,那里住着我们轩辕部落为首的联盟国!联盟,顾名思义,就是几十个部落落居在一起生活!有机会,我带你去看看,你会喜欢上那的大草原的!”提起自己的家园,轩辕真一脸自豪!从他憧憬的目光里,她似乎已然看到了广阔的蓝天下,一大片绿油油的草原上,人们策马徐行,在风中畅笑着……笑声久久不绝于耳!

    可这似乎并不是重点!因为他的面色已经慢慢沉了下来!

    “现在的轩辕部落是以我爷爷为首的宗亲部落!在我们那里,轩辕就象征着权势!可你应该也知道,权势多了,人自然而然就会变得贪婪,变得虚荣。这是千百年来不曾变更过的定律!”轩辕真的声音里夹杂着许多无可奈何。想来,他是受尽了‘权势’的苦吧?

    一夜的畅聊,叫龙婧琪知道了所谓权势斗争之下被深深伤害的他长久所受的精神之苦。末了,当他体力透支,终于沉沉睡去的时候,她甚至看到他的嘴角依然耷耸着,好像在梦中也被命运摧残着!

    不自觉,她伸手在他唇上摸了摸,想抹平耷耸的那道弧勾!咻地,伸出的手被他紧紧握在大掌里,怎么也抽不出来!

    不得已,她只能坐在边看了他一整夜……

    ……

    “啊!”珍儿一声惊呼,洗脸盆就这么从手中送落,摔在地上!桄榔的响声,不意外地吵醒了上熟睡的两个人!

    龙婧琪睁开眼睛的同时,下意识地蹙起了眉,不悦地训斥,“你干什么?笨手笨脚的!”嗜睡成的她起气非常之大!只要非自然醒的况下,她都会不由自主地发一顿脾气!

    “小、小姐,他……”珍儿见鬼似的指着同样被吵醒的轩辕真,结巴得说不出话来!

    慢半拍地想起房间里还有个男人,龙婧琪一边打着哈欠一边对她交代说,“这件事不准说出去,知道吗?”

    珍儿本能地点点头,脚步一旋,匆忙跑了出去!

    这时,已然醒了的龙婧琪忽而想起自己昨晚明明是坐在边的,怎么一觉醒来就睡在这上面了?

    “是我抱你上来的!”知道她在困惑什么,轩辕真主动开口为她解了惑!

    “哦!”连声谢谢也没有,龙婧琪把这一切都当做是理所当然!

    休养了一夜,见他面色好了许多,她便不客气地赶起人来,“我派人在附近给你找间客栈,你一会儿就过去吧!”声音里听不出起伏!

    轩辕真突然面露尴尬,“给你添麻烦了!不过,客栈就免了,因为我还有事要去办!”

    龙婧琪狐疑地睇了睇他,没好气地冷道,“你不会是要带着伤去报仇吧?”他看起来不像那么蠢的人呢!

    轩辕真失笑地摇了摇头,道,“不是,但有些事也不是逃避就能解决的!”叔叔一心要置他于死地,总不能一辈子都过着躲躲藏藏的生活吧?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偷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