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3章 绝望的吻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淇儿 书名:偷种
    这一天,被几位娘亲拉去试嫁衣,做鬓发,龙昭雪别提有多痛苦了!她最头疼地就是与这些‘三姑六婆’呆在一起。不但要忍受她们手上的摧残,听觉上也受到莫大的荼毒,总之就是两个字——痛苦!

    唉……她好想念她那些毒宝贝!自从得知她要嫁人,娘亲大人就把她的药库给封了,连同那些宝贝毒药,全部都被勒令与她说再见!要是再见还好,若是‘永别’,她真不知以后的子要怎么过!

    推开门走进自己的房间,玩毒人的第六感觉立刻嗅到了一丝不同寻常!她下意识地要逃走却被一道疾驶而来的影牢牢拴在怀里动弹不得!

    察觉到她张开嘴,似是要喊人,来人立刻表明份,“别喊,是我!”

    “师兄?”这个时辰,他怎么会在她的房间?

    凌玉箫没有放开手,仍用两臂牢牢地拴她在前!由于她是背对着他,看不到他的表,却仍因他炙扑打在耳侧的气息而有些眩晕!

    脸不受控制地红了个透,龙昭雪不庆幸这是在晚上,自己的窘迫被夜很好地掩饰住了!

    这时,嗅到来自后男人的浓重酒味,龙昭雪终于能为他今夜的反常做个解释!

    “你喝酒了!”肯定句,而且还喝得不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能叫一向注重言表的凌玉箫把酒问醉,甚至醉得站都站不稳!

    “是,我喝酒了!”把头深深埋在她颈间,嗅到那丝结合着药草清香的女人香气,凌玉箫发现自己真的醉了!

    “师兄,你怎么了?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不断喷打在颈间的炙叫她不可自已地颤了颤,龙昭雪忙要挣出他的桎梏却反被他拥得更紧!

    “别走,别离开我!”男人孩子般的耍赖口吻造成龙昭雪心里的一阵阵悸动!

    “师兄,你喝醉了!我送你回家吧!”没了从前的势不两立,没了以往的飞扬跋扈,这一刻,龙昭雪柔得似水!

    “不,不回家!雪儿,别离开我,求你别离开我!”凌玉箫嘴里不知是不是醉话的哀求声声打在龙昭雪心上,造成不小的震撼!直到这一刻,她才明白,自己也许早倾心于师兄。只是那该死的自尊使然,才让他们错过了这么久!

    一滴清泪自眼角悄然滑落,那不是她的泪,是他的……

    “雪儿……”凌玉箫的叫唤令人心碎,他的眼泪更像把刀深深刻在她心中,叫她为之动容的同时也不免随之心酸落泪!

    他咻地将她调转过来,然后,黑暗中,他准确衔住她的唇,炙了起来!似是要把她肺腔里的所有氧气全部吸走,他用尽全的力量与她唇舌交缠。

    粗喘交协着细吟,他们吻得那般淋漓尽致又浑然忘我……最后,他在她唇上狠狠一咬,血腥瞬间在两人唇舌间蔓延开来……

    ……

    翌,当龙昭雪破着嘴唇出现的时候,尹圣轩立刻关心地上前询问,“你嘴怎么了?”

    “哦……”面色变得不自然起来,龙昭雪垂下头以掩饰潮红的脸,“没、没什么,就昨晚回房的时候不小心撞到了墙上,嘴擦破皮了。”

    她的借口找的很好,说的也堪称天衣无缝,瞬间便蒙骗住了所有人!

    可这所有人里并不包括尹圣轩!有那么一瞬,他眼里突然冒出狐疑的光,而后隐去!不着痕迹地审了审昭雪嘴上的伤势,那根本不是擦伤,倒更像是有人故意咬伤的!

    眼色黯了黯,对于即将成亲的准夫妇,他知道自己应该给予昭雪充分的信任。可……

    “圣轩!”二夫人的叫声打断了他的思绪。隐去脸上那抹暗沉,他瞬间又变回儒雅内敛,风度翩翩的绅士!

    “娘,什么事?”嘴巴甜的男人早已开口唤娘,乐得二夫人是一刻也合不拢嘴!

    “你来看看这礼单,还有什么需要补充的吗?”

    这里那里的一派闹景象,龙昭雪却发现作为主人公的自己偏偏融入不到喜气的氛围里!于是,她来到了府中最清净的地方——龙婧琪的房间!

    “你有心事!”只淡淡睇她一眼,龙婧琪便瞬间读透她脸上那抹似喜非喜的表!“要笑不笑的,很难看你不知道吗?”既然不想笑,干嘛勉强自己?

    龙昭雪苦涩地勾动唇角,结果,她还是逃不过小妹那双精明的眼!

    “珍儿,你去大厅那边帮忙,顺便注意着他们有没有在找二姐!如果找了,就说二姐在我这里!”龙婧琪三言两语打发了丫鬟珍儿以后,房间里就只剩下姐妹二人!

    “说吧,你的心事!”懒懒地躺靠在踏上,龙婧琪提议某女倒出心事!不然,依她根本藏不住心事的格,被尹圣轩发现是迟早的事!

    龙昭雪坐在椅子上,一手烦躁地揪着衣角,心事万千,她却不知如何开口!

    等了半晌也不见她开口,龙婧琪很没良心地冷声催促,“你到底说不说?我的耐可是有限的!”

    “我发现我好像喜欢上别人了!”她说,眼神有抹涣散,似自己都不敢相信这是事实!

    “除尹圣轩以外的人?”简称‘别人’!

    “是!”虽然答得从容,心里还是有点怕会被小妹鄙弃!

    “凌玉箫?”

    “是……咦?你怎么知道?”眼睛突然瞪圆,龙昭雪脸上清晰得写着‘难以置信’四个大字!

    “这些年来,你提到最多的名字就是‘凌玉箫’,不知道吗?”有些时候,感是下意识的;有些时候,感是潜意识的。当意识比人先一步察觉到感,并开始支配她的嘴她的眼她的心,显然这种感就被称作是潜意识的!

    “可这也不能代表我就喜欢他呀!”龙昭雪小声嘟囔着抗议,想拒绝相信自己已经喜欢他这么久了而不自知!

    “如果这时候你还想否定感的话,我只能送你四个字——‘愚不可及’!”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偷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