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8章 扮猪吃老虎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淇儿 书名:偷种
    龙诀被三女未婚怀孕的消息气到中风,引来龙家上上下下的轩然大波!几位夫人分站在前,以泪洗面;龙昭雪忙于奔波药草,势必要治愈已经昏迷一天一夜的老爹。

    这片混乱中,事的罪魁祸首——龙婧琪始终冷眼旁观,未见有任何绪波动,当真冷酷绝

    “小姐,你昨晚在祠堂跪了一晚,膝盖怕都肿起来了。让奴婢给你看看吧!”无论别人谈论小姐如何如何绝自私,珍儿始终站在她这一边!那些无聊的人,只看到小姐表面上伪装出来的冷漠淡色,有谁知道为了请罪,小姐昨晚在祠堂整整跪了一夜!今晨当她扶小姐起来的时候,她的腿根本已经站不住了!

    或许,小姐真如外面人谈论的那样淡如止水,喜怒不形于色,但小姐的孝心与对家人的感绝对不比任何人少……

    “不用了,你去看看老爷那边怎么样了?”一手抚着传来阵阵痛楚的额头,龙婧琪想得到的只有卧病的老父!

    “二,二小姐!”珍儿走出门外,正碰到怒冲冲要进来的龙昭雪!看这架势,是要与小姐争执一番了!“小姐她不舒服,有什么话能不能以后再说?”

    “滚开!”用蛮力将挡在前的丫鬟拨到一边,龙昭雪气势汹汹地走了进来!

    “有事吗?”清冷的面色不见任何波痕,龙婧琪泰然地挑眉问道!

    “你还给我装糊涂?把爹气中风了,他到现在都还没醒过来,这下你满意了?”龙昭雪真不明白,怎么小妹可以做到如此绝?哪怕是一点的愧疚与歉意,在她脸上都找不到分毫。她真怀疑她的血是不是冷的,心是不是黑的!

    龙婧琪暗叹了一声,忽而改用十分真挚的眼神睨着她,“二姐,我不担心爹是因为我有信心你一定能把爹治好!发生这样的事,是我始料未及的!但我必须得说,我不后悔!将心比心,现在二姐不是也被婚吗?你又何尝不是想逃脱这种窘境,寻获自由?我们的目的相同,你又何必对我咄咄相呢?”

    “可是……”可是什么?小妹明明都说到她心坎里了?若不是爹他着她们嫁人,也就不会发生今天这种憾事了!可她们毕竟做儿女的,将爹气到中风,到底是不对!

    “不管你如何强辩,这件事错都在你!我言尽于此,你好自为之吧!”

    ……

    “哎呦!”

    早上一睁开眼,龙幽璇就开始叫苦连天!她实在是命苦,这几天白要应付不断来袭的“虎狼豺豹”,晚上还得应付不知餍足的‘色狼’一只!

    像现在,恶魔‘色狼’缓缓地睁开眼,用他那双电力十足的桃花眼深款款地睨着她!然后,在她慢慢掉入他电眼魅力的一瞬,饿狼咻地向‘小绵羊’扑了过来!

    “呀,你想累死我啊?”

    抗议无效……

    “呀,你咬我干什么?”还是那么敏感的地方……

    某男继续‘扮猪吃老虎’,嘴衔在某女前一点红梅上,卯足了劲头啃祗咬!

    “哎呦,我的腰啊……”非本意的呻-吟,实在是昨夜被他超强的精力累垮了!

    腰疼?腰酸?他有办法!

    恶男突然抱着她来一个180度大翻转,瞬间变换成男在下女在上的体位!

    “现在由我来伺候娘子,你只要张嘴适当地叫上一两声就行了!”恶男衔着邪笑,下体猛往上一,巨龙瞬间没入女人的柔软当中!

    两人虽每夜都在不辞辛苦地‘耕耘’,可基本都是最普通的男上女下体位,像今天这样的还是头一遭!

    龙幽璇脸皮微微发烫,体被他支配着,害的她眼睛都不知该往哪看!怪害羞的……

    结束了激烈的‘晨间运动’,龙幽璇弓着腰,叉着腿,一点一点往饭厅磨蹭!

    经过的宫女侍卫见她这样,都心领神会地捂嘴窃笑。时而有两个大胆的宫女跑来‘挑衅’她几句,然后在她‘怒发冲冠’之前都纷纷溜走逃命去也!

    不过几天的光景,格外向活泼的龙幽璇已经与这骁幽里的下人们打成一片!有殷祁佑在的时候还好,没有了他,不管是宫女还是侍卫都与她闹做一团。就听整个骁幽里始终洋溢着欢快的笑声!

    但,在这片欢声笑语的海洋里,却偏偏找不到沈馨蓉的影子!

    今天又是三人一同用餐!见殷祁佑宠溺地对龙幽璇嘘寒问暖,布菜喂汤,她嫉妒的眼神里再次蒙上一层晦暗的影!

    ‘啪’筷子一撂,她硬声道,“我吃饱了,你们慢用!”随即气冲冲地下桌!

    殷祁佑理都未理睬她,径自忙着伺候佳人!

    碍事的电灯泡走了一只,马上就有另一只补齐!这不,殷祁弼又来‘蹭饭’了!

    “哎呦,看看我这哥哥嫂嫂,感真是不错呢!”笑得跟个小细似的,也不等人家主人开口说‘请’,他大人就自动自发地坐下来,抄起闲置的筷子就开始‘秋风扫落叶’的一番猛攻!

    “堂堂七皇子也会沦落到‘蹭饭’的地步,看来这经济是真不怎么景气!”殷祁佑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酸溜溜地讽道!也不知这小子是哪根筋不对,自从幽璇进宫以来,他就时不时地往这跑,让他不得不怀疑他是不是动机不纯!

    “诶,三哥,话可不能这么说!想你和三嫂两人如胶似漆,小弟我却是孤家寡人,单筷难下食,这才来你这寻寻暖,你不会连这也要计较吧?”殷祁弼说话的时候,碰巧龙幽璇抬头睇他,见机不可失,他邪邪送出一记媚眼,换来佳人‘白眼’的回赠!

    龙幽璇觉得很奇怪,这个殷祁弼,总给她莫名的熟悉感觉!不知是他上的气息还是什么,总能或多或少地挑拨她的记忆线。可她记忆里又确实没这个人,着实诡异得很!

    “三嫂,一会儿吃好了,由小弟我带你去宫中其他地方转一转怎么样?”吃着饭,闲来无事,某男又开始挑衅殷祁佑紧绷的神经,果然应了那句话‘不到黄河不死心’!

    “听说最近边疆要起战事了,七弟是想率军出征吗?”殷祁佑泰然自若地‘回应’某男的挑衅。要制他,他有的是办法!

    果不其然,一听他这么一说,殷祁弼额际立刻冒出三条黑线,饭也吃不下了,匆匆起,干笑两声后‘落荒而逃’!

    笑话,逍遥子没过够,他可不想早早地为国‘捐躯’!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偷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