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6章 初欢痛昏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淇儿 书名:偷种
    书友QQ群:101707149

    书友论坛 http://bbs.fengwu.net

    手中之物仍在持续壮大,龙婧琪忽然想打退堂鼓了!这么大的东西要进去体里面,怕是要疼得撕心裂肺不可!

    可,事已然到了这个地步,若这时候无故退缩,她的计划岂不功亏一篑!

    纠缠于脑中的天人交战慢慢地停了下来,龙婧琪心一横,咬牙坐在男人的硬之上!

    第一次因为太紧张,手滑了下,失败;第二次同样因为太紧张,还没等找对地方就狠狠地坐了下去,害男人刚起的状物差点没缩回去;第三次,总算是磕磕绊绊地成功,就在龙婧琪小心翼翼地向下坐的时候,下男人不知是有意还是无识,竟向上顶了去……

    “啊!”龙婧琪痛叫一声,两手使劲握成拳!她本打算等痛楚慢慢散去或是变小了点再继续未完之时!可也不知怎的,下依然熟睡的男人竟迅速找回主动权开始腰动了起来!

    “啊!”一波痛楚还未平息,另一波巨大的疼痛又急袭而来,僵硬着体,龙婧琪黛眉深蹙,粉唇紧咬,她怕若不这样,会有更‘激烈’的声音从口中跑了出去!这里是客栈,倘若她不注意点,很可能今晚之事就会成为明街巷中的趣谈!

    漾满痛楚的美眸伴有疑惑地看向下男人,明明他就双目紧闭,呼吸平稳,一副熟睡的摸样,又怎么会在睡梦中‘主动出击’?

    思考的能力一点点脱离大脑,她发现自己渐渐有了晕眩的感觉,眼前甚至有金星闪过……然后,就在痛苦的极致中,她晕了过去……

    龙婧琪不知道,在她闭上眼睛的刹那,她以为早陷入熟睡的男人意外地睁开了眼,甚至那双明晰一切的清眸里不见任何醉色……

    他温柔抱住佳人的腰,将她轻缓地放倒在榻上!伸手摸了摸她汗湿的发,他眼神里融满浓之色!

    “到底你的目的是什么呢?”

    事实上,早在她得知他后离开时出现异常神色的时候,他就已察觉到一丝不同寻常!然后,应邀前来这间客栈的他,更觉得奇怪:佳人为他把酒送行为何要选在房间里?

    “不过,无论你是何目的,我都要定你了!”动作轻柔地在她唇上轻啄一口,男人随即躺在她侧,闭起了眼与她一同沉沉睡下!

    ~~~~~~~~~~~~~~~~~~~~~~~~~~~~~~~~~~~~~~~

    翌清晨,龙幽璇起了个大早跑到龙府大门口‘守株待兔’!哼哼,昨晚小妹彻夜未归这件事她可是一清二楚,这下好了,被她抓住把柄,还怕小妹不被她牵着鼻子走?

    积压了十几年的苦痛,终于得以雪释了!想不到三狐狸这样的小乖乖也会做出如此败俗之事!嘿嘿,小妹,这下你可玩完了……

    “大姐蹲在这是在干嘛呀?”

    “等人!去去去,别打搅我!”沉醉在‘一雪前耻’的快乐中,龙幽璇乐得颠,连后之人是谁都没听出来!

    “大姐等的莫不是小妹我啊?”

    “去,谁等你啊?我有那么无聊吗?”某女不耐地伸手赶人,两眼如雪球一样瞪得又大又圆,就怕自己错过了小妹‘姗姗来迟’的影!

    “那大姐是在等谁呀?”

    “我在等……”咦?她怎么好像听到小妹的声音!抬眸,当对上那双看了十几年的美眸,某女没出息地一股跌坐在了地上,“我的娘诶,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啊?”又不是鬼刹,干嘛鬼鬼祟祟的?吓了她一大跳!

    双臂环,龙婧琪一副大惑不解的摸样,“大姐在说什么呀?小妹一直在府中啊!”

    “在府中?怎么可能?”昨晚,为了司徒恶男求亲这件事,她可是跑小妹房跑了一夜!她是一遍遍地跑去,又一次次的铩归!结果,腿都要跑断了,人却还是没见着!这才有了刚刚想‘守株待兔’的想法!

    “我想大姐怕是梦游了吧?小妹我确确实实一整晚都在府中,不曾出去过。若大姐不信,可以叫来珍儿问上一问便知!”

    ~~~~~~~~~~~~~~~~~~~~~~~~~~~~~~~~~~~~~~~

    “小姐,洗澡水已经准备好了!”说完,珍儿默默走出房门!

    屏风后,龙婧琪慢慢褪去衣服,抬起一双**正要迈进木桶,忽而因扯动下体而痛撕了声!这无疑再次提醒她昨夜失败的计划!想不到最后竟是以她昏迷过去作为事件的终结……还真让人啼笑皆非!

    今晨,天刚蒙蒙亮,她便从一夜昏迷中醒来!意识到计划没成功,她先是小小的懊恼了下,随即迅速整理善后,帮他穿上亵衣亵裤,再将落了红的单卷走!一切收拾妥当,她便黯然离开!

    没偷到种还赔上处子之,这真是她人生中最大的败笔!

    头枕在浴桶檐上,龙婧琪失望地叹了口气!

    “你……为什么叹气?”

    突然一道声音自后响起,龙婧琪吓得幡然一惊,迅速掩住光,转过头查看!一看,她顿时怔了怔,万没料到来的人居然是:

    “轩辕真,怎么会是你?”惊讶过后,她随之想起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你是怎么进来的?”

    轩辕真一脸无波,平静地应道,“是你爹让我来的!”他可是循正礼,先拜会了龙老爷才来她这的!

    “我爹?”黛眉轻锁,龙婧琪知道是怎么回事了!继大姐之后,府中又来找她的男人,可想而知,恨女不嫁的老人家会有多乐!

    “你来干什么?”声音清冷,龙婧琪十分不习惯此刻这样体与他交谈,虽然他在屏风的那一头,君子得未曾逾越雷池半步!

    “你应该知道我来的目的!”

    男人的话吓得龙婧琪不小一颤,心里匪夷得暗忖:难道他知道昨晚的事了?可能吗?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偷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