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本书来自|陆开中文网第二百二十二章 生的几率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水流云在 书名:洞房失宠妃
    “宋昱,我看还是这样吧。皇城交给我来打,你和宋旭只需要集中兵力对付苏同文的余部就可以了。我可是集结了十万大军,想祝你一臂之力呢。”凌霄寒建议道。

    “凌兄,多谢了,这一次若是没有你帮忙,我想我们还不可能会这么快就能进攻皇城,等事成之后,我一定将江南的十个郡县划分给你。”这次的结盟是凌霄寒主动提出来的,宋昱心里也很清楚,他要帮自己的主要原因是兰儿,于于理,他都不想亏欠凌霄寒什么。

    “不,之前我已经讲的很清楚了,我这么做都是为了兰儿。宋昱,你若负了她,就休怪我要带她走。”

    半开合的门口,人影一闪,有了些轻微的响动。宋昱不用看也知道推门而入的是谁。

    莫愁!?

    这是她的新名字!

    这间房间除了她,这个时刻没有人能够靠近。

    “来!”他盯着她,目光淡然,却异常的执着。

    她是他的云锦诗,她是他的卫幽兰,可是她却全忘记了,忘记了自己的名字,也忘记了他和她所有曾经的过往,曾经的承诺和恋,只记得自己是莫愁。请了大夫来诊治,可是都看不出任何的异样。后来是许墨道出了原因,原来是她在坠崖时脑部受到了重创,头部留下了淤血块,所以导致她失去了记忆,也失去了辨别色彩的能力。

    “今天头疼了吗?”他原本不想在其他男人面前如此问她,可是看到她有些苍白的脸,有些疲倦的眼神,还有耳旁那几缕润湿的发丝,却控制不住的询问。

    她脑中的淤血不是没有治愈的可能,可是却她现在的况很不乐观。血块越积越大,导致她耳内流血,头痛裂,精神几崩溃。许墨说,只要进行针灸就可以消除她脑中的血块,只是兰儿现在的况十分的不稳定,贸然施针可能会有危险,只有等她的况稳定下来再进行医治。

    屋子里原本连上宋昱有四个人,凌霄寒、许墨、和宋旭。他们在商讨下一步该如何攻打皇城,宋昱的贴侍卫孙新则守在门外。

    听到宋昱的话后,莫愁并没有直接靠近,只是有些难堪的立在门口。他和她之间的暧昧,经过这些天的相处,她已慢慢适应。她甚至知道自己内心并不排斥,可是理智却又把他一直当作敌人。

    她不动,他亦不催,盯在她面上的目光却渐渐火辣,几乎想烧红她的脸颊。

    暗色的天幕,昏沉着一片黑灰的搅扰。月偶尔在云层里露出半张脸,看一看又缩回了迷云之后。星子不多,坠在月旁零星的几点,却让原本孤寂的夜空多了几丝生气。

    宋旭站在离窗子最近的位置,他抬起头来看看僵持的两人,缓慢的开口:“事也谈的差不多了,我也饿了,先去吃点东西。”

    许墨听出宋旭话中暗示的意思,也站起来,朝门口走去。只有凌霄寒依旧靠在宋昱旁的墙壁上,一点挪动的意思都没有。

    “凌兄……”宋旭走到门口,特意又叫了一声,凌霄寒依旧不动,只是一脸看好戏的表瞅着一个半躺着,一个呆站着的一双人。高大修长的子直直杵在宋昱的旁,宋旭暗自叹了口气又折回来,一把拉起凌霄寒往外走:“凌兄,走,我们吃东西去!”

    “可是,我不饿啊。”凌霄寒半推半就的笑着。【好吧,我承认,这一段又有点恶搞了~】“我饿了,你陪我吃可以吗?”宋旭终于成功的将凌霄寒从房间里推了出来。

    许墨在一旁也暗自叹气,他是真的不懂吗?只怕是故意想留在这里看好戏。凌霄寒对于宋昱的伤好像并没有太大的担心,不止是他,可能孙新和宋旭都不是太担心,因为他们知道宋昱的耐力和体质。可是只有他最清楚宋昱现在的状况,伤口无法愈合,他体里的血液正在一点点的流失,而且伤口还有随时溃烂的危险。他的精神虽然看上去还是像以前一样,可是实际上呢?他的体在无法控制流血的状况下,只会每况愈下。

    其实最理想的作法是提早进行“火疗”,可是他体上的骨伤却暗伏凶险。

    而对于宋昱来说,越往后只怕越危险。所以他今早和宋昱沟通了一下,希望无论如何早下决定,拖延时间并不能真正解决问题。宋昱不是普通人,他清楚自己的体,更清楚所要面对的危机。他只问了他一句话:“‘火疗’之后活下去的机率有几成?”

    几成?

    许墨从来没有如此苦涩和无奈的面对这样的询问。

    血红的毒他也没有解过,只是在师傅留给他的医书上看到过相关的记载。如果伤口不是在要害部位,在一天的时间内用“火疗”救治,活下来的几率是八成。超过一天的,能活下来的几率只有六成,而宋昱,他的伤在口,受伤到现在已经有**天的时间了。就算他的体质比常人好一些,再加以药物控制,生生挨住这伤,可是拖到这个时候才救治,那活下的机率只怕连五成也很勉强。

    而宋昱问的也很直接,他问的是“活下去的机率”,不是“康复”的机率,可见他心里多少已经有了几分底。

    可是他当时给他的答案是:“七成!”

    他不是想欺骗,只是希望这样的答案能给宋昱一点点精神上的支撑。

    而宋昱听完,只是淡淡的笑着点了点头,可是那眼里却盈满了悲悯和牵挂。良久的沉默后,他开口:“如果我有什么三长两短,你要答应我,帮我带着兰儿离开这里,送她去安全的地方。”

    这样的交代象遗言,只让许墨自内心深处渗出无力和绝望。

    “等你好了,自己带她去。”许墨故意拒绝和排斥。

    宋昱却只是淡然而忧伤的微笑,却并没有反驳,因为他知道只要是关于兰儿的请求,许墨绝不会真正拒绝。而以许墨对兰儿的感,这样的安排是目前自己能想到对兰儿最好的安排了。

重要声明:小说《洞房失宠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