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本书来自|陆开中文网第二百二十一章 白狐药草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水流云在 书名:洞房失宠妃
    许墨在赶来的路上中了埋伏,当时他边只带了碧彤和妙彤两个人,当时敌人人数众多,他们三个人是拼死才得以突围的。可是,许墨还是不小心中了一箭,好在在碧彤和妙彤二人的掩护下,他们终是突破了敌人的包围圈,许墨用一口气撑到了沂南城,等到了驻地,因为失血过多而晕倒过去。

    不过,他的伤势并未伤及心脏,只需要一段时间的修养便可以恢复了。

    守在宋昱的边整整三天三夜,莫愁终是体力不支晕倒了。

    好好的睡上了一觉,莫愁又恢复了之前的精神。只是,她感觉头又痛了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不管她是睁开眼还是闭上眼,脑子里总是会浮现出宋昱看自己时那研判而又琢磨的眼神。偶然不在意间,还会有些灼和滚烫的东西在两人之间翻滚,那让她想逃,可是偏偏又有些期待,他盯着她过于专注的时候,那心底的浪经常冲到她的脸颊上,心口跳动的速度仿佛下一刻心脏就会从嘴里跳出来了一般。

    头痛裂,耳朵周围一片燥酥麻拉扯着整个脑袋都仿佛在撕扯挣扎。

    甩了一下头,莫愁跑到了屏风后面。她不想让他看到自己这个样子,她可能永远不能适应朱雀看自己的眼神。是这个原因吗?心底模糊的知道不是,可是那又是什么原因?

    没有时间去深想自己的绪和反应,她用手在铜盆里撩起冷水浇在自己的耳朵上,红如滴血的耳廓有些烫手的温度。耳头疼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可是最近几天似乎越来越,后脑那拉扯的力量也越来越重,这次更甚,仿佛要把后脑勺从脑袋里剥离了一般。

    冷水一次一次的浇在耳朵周围的肌肤上,可是慢慢的连冷水的寒冷亦不足以降低那蒸腾而上的浪。翻滚着,耳上的火明显不在外面,而是在耳内。双手捂住耳朵,有什么东西从耳膜里流了出来,烫的,粘稠的,流出来了,反倒是舒服了。那炽烈的温度亦开始慢慢的回落。

    伸手一抹,居然是一手的血腥。莫愁一怔,在水盆里找到倒映的自己惊诧呆怔的脸。

    ………………虐虐更健康……………………………………

    经过两三天的休养,许墨的伤口已经基本愈合,虽然体还没完全恢复,但是他还是去查看了宋昱的伤势。

    “我二哥的伤到底怎么样了?”宋昱的伤口一直不愈合,血液的流失让他的体越来越虚弱了。宋旭只能干着急,却束手无策。

    许墨皱了皱眉,“我刚刚看了王爷的伤,他中的确实是血红,这毒也的确没有解药,不过有一个办法可以止血。”

    没有解药,却可以止血?

    这是怎样的答案?

    宋旭不作声,他的习惯是不喜欢半路截别人的话头,安静的听,更能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换句话说,也就是以毒攻毒。相传长白山之巅长有一种灵草名叫白狐草,因其枝叶上挂满了酷似白狐皮毛的白霜而得名。将白狐草捻成粉末做药引,洒在伤口之上,用火焚燎,可直接凝固伤口,强制结疤止血。如今的问题是王爷的伤在心脏附近,而且他的肋骨和肩胛受的伤还没有好,火疗之时将会疼痛难忍,一旦大力挣扎,那况会无法收拾。”

    许墨说的很委婉,但是宋旭明白他话中的意思。

    “那现在许兄是什么意见?”宋旭轻声的询问。

    “如今还是先给王爷用些补血的药物来补充拖延,因为这白狐草我也只是曾经听师傅说过,并未真正见过。当务之急是要先找到白狐草才行啊,以王爷现在的状况,恐怕最多也只能撑十了啊。”许墨的言语中透着少有的严肃和担忧。

    “白狐草吗?或许我可以帮到你们!”

    许墨和宋旭不约而同的转头,“凌霄寒!”

    “希望我来的还不算晚,一接到孙新送来的密报,我可是就马不停蹄的赶来了。”一黑衣的凌霄寒站在两人面前,淡笑道。

    “凌兄,你方才说什么?你能帮我们找到白狐草吗?”听到凌霄寒刚才的话,宋旭心中不一阵欣喜,连忙追问道。

    “我们无需去找,如今我的宫里便有一株。这白狐草长在长白上之巅,生长极其缓慢,要七七四十九年才得以孕育一株。十年前,高句丽曾给我国进贡过两株,后来我父皇病危的时候曾用其中一株来续命,现在还剩下一株,我即刻便派人回去取来便是。”凌霄寒一副有成竹的样子。

    “凌兄,这白狐草珍贵异常,你真的就……“宋旭心中不有些犹豫。

    “宁王不必多虑,救人要紧。”凌霄寒打断了宋旭的话,同时也消除了他的顾虑。“如今我们可不单单是盟友,我更希望你们把我当做兄弟,眼下势危急,我这么做其实也都是为了兰儿,只要她能够幸福,我就别无他求了。”

    一提到兰儿,许墨那原本就没有血色的脸变得更加苍白,“其实,兰儿现在的况也很不乐观。依我看,上次坠崖她应该是头部受到了重创,如今脑部留下了淤血,也正是因此才导致她失去了记忆,而且也失去了辨别色彩的能力。如果那血块不能及时清除的话,恐怕会危及命啊。”

    “什么?!”听到许墨的话,另外的两个男人都大吃了一惊。

    他们也都知道卫幽兰失去了记忆,但是没想到事竟然会如此严重。

    …………王爷和兰儿到底能不能转危为安呢…………………………………………

    “二哥,如今皇上似乎是知道你受了伤,看样子是要和苏同文集中最后的兵力进行反扑了。”

    “集中兵力,向皇城进攻,一定要在这个月底拿下皇城!”宋昱少有的从一向冷凝淡漠的眼中透出了杀意,宋晟是他恨之入骨的人,连最后的压抑和隐藏都已不屑。自从宋晟让苏暮妍囚兰儿以后,他就一直有这个心。或许理智些,应该仔细分析之后,再做决定。可是他不想理智,更不愿意理智。

    兰儿上承受的,自己上承受的,都有十万个理由让他动手。

重要声明:小说《洞房失宠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