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本书来自|陆开中文网第二百一十六章 生死不离(上)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水流云在 书名:洞房失宠妃
    与此同时,莫愁也体僵硬的直视着他,无意识的她伸手想去扶他踉跄后退的子,而他已伸手去拉她裹面的黑纱。

    影交错,黑纱飘移,随着夜风开了一朵暗色的怒放之花。

    面纱轻然飘落,熟悉的眉眼,熟悉的鼻子,熟悉的红唇。这是他的她,就算五官可以伪装,可是她看他的眼神怎样去伪装,还有那独一无二的千年寒玉雕刻的玉镯如何作假。那是他特意请了知名的玉雕师傅,取材同一千年寒玉,用内嵌的刀法雕刻在上面的并蒂兰花,兰花不是并蒂的花种,可是他却注定了一生与她紧紧相依,所以那只手镯之上,内雕的花朵不是独朵,而是并蒂纠缠。这份心思如何伪造。

    方才,况危急,他只是看到了一只镂空雕花的白玉手镯,便被扰乱了心神。而当他发现这是个女子每个人手上都有一只白玉手镯之后,才明白这只是障眼法。

    而直到这一刻,他才看清楚那只手镯上精致的雕花,才得以确定,眼前人便是他的兰儿。

    口血色蔓延,明明只是划伤,不是刺入;明明体其他位置的伤口并不致命,可是一种陌生的寒凉却让宋昱修长的子无法控制的开始颤抖。入骨的冰寒自阙蔓延开去,他自己都能清楚的听到血流出体的声音,双膝一软,人已跪倒。

    不能死!他不要死!她才回到他的怀抱,上天怎么可以如此残忍。

    房门“砰!”的一声被直接撞开了,孙新领头,一大票人已冲进了屋里。一地的黑衣血腥,一片的打斗狼藉。屈膝半跪的宋昱,浑是血的宋昱,旁一个半架着他子背对着门的黑衣女子。

    惊恐和狂怒的直冲上头,清明的眼睛立时已泛起了红丝。几乎没有过多的考虑,孙新提脚便向黑衣女子踢去。

    宋昱要出声警告已是不及,孙新跟在他边多年,他的一拳一脚有多大的威力,他比别人更清楚,有多快的速度他也比别人更明白。几乎是拼尽了全力的抱着莫愁的子,转了一个圈,他用自己的体去遮挡攻击的角度。

    “王爷!”孙新的脚已踢出,才发现王爷居然在自己攻击的范围里。生生在半空减力,生生的撤腰扭腿,化去了大半的力道,可是冲过去的速度和力度太快太重,三分的力气还是扎实的落在了宋昱后背上,一声清脆的断裂声在黑暗里穿透耳膜般的凄厉。

    莫愁只觉得人突然被抱着转了一个,然后便失去了平衡,面前这男子和自己不受控制的往后直跌了出去,然后重重跌落。

    她原本可以翻借力让自己不会跌的那么重,那么扎实,可是面前这男子居然象铁箍一般把她紧紧锁在自己的怀里,他的手指握着她的手腕,另一只手臂从背后固定了她的腰。落地的刹那又用锁腰的手掌护住了她的后脑。虽然跌得狼狈和疼痛,体却没有真正受到伤害。

    本能的想直起子推开他,肩头却突然一片湿滑腥,她侧头,他的头正压在她的肩上,嘴角是狰狞的暗色浓稠,可是他却看着她温软的轻笑。

    “我们再也不要分开……”他几乎是咬着牙齿说完这句话,头一偏,人居然已昏了过去。可是握着她手腕的手指却没有一丝的放松,压在她上的修长的体,却颤抖的越发明显。

    孙新一个箭步冲到两人面前,在看到莫愁的脸时,脸上已变了颜色。

    “是你!竟然是你!”他不可置信的瞪着莫愁。

    回转了子高声命令人去叫军医过来,再回头看看紧贴在一起的两人,一时之间居然无法反应。

    这时开始清查现场的一个侍卫过来向孙新报备:“孙大人,一共十名‘杀手,死了八个,重伤一个,还有一个……”他下意识的用眼神瞟了一眼被宋昱压在下的女子。

    孙新此时也回过神来,他快步走到一具已死的黑衣女子前,揭开黑色面纱,看到面孔,心底已泛起了凉意。不死心的又走到了另一具背后插了匕首的黑衣女子前,翻过尸体,揭开面纱,冰冷的凉意已渗透了全

    “大人,这次前来刺杀的杀手都是带了人皮面具,用了同一张面孔。”侍卫尽责的报备,听在孙新的耳里却如寒夜降霜。

    再扭头看了一眼莫愁,那一脸的不可思议已变成嗜血的寒芒:“把他们分开,军医呢?马上再派人去叫!”

    站在一旁待命的两名侍卫领了命令朝莫愁靠过去。他们俯先把宋昱的体抱了起来,却发现宋昱的左手死死的握着莫愁的右手腕:“过来帮忙。”一个侍卫朝门口守着的另两名侍卫喊。

    一个侍卫过来帮忙扶着宋昱的子,另一个侍卫用手去拉宋昱握着莫愁的手,拉了几下居然没有扯开,他使了一个眼色给原本拖着莫愁另一只手的男子。两人合力用手指去掰,可是宋昱人虽然昏阕了,却仿佛潜意识的在抗拒着。任凭两个男子如何的使力,在不能伤了宋昱的况下,居然没有成功分离那紧握的手指。

    不知不觉的,莫愁的眼突然有些酸楚,心底那纠纠缠缠的葛蔓有了一丝松动。耳畔反反复复是他在她耳边那句:“我们再也不要分开……”眼泪终于控制不住的滑落,心里好痛,那样的酸楚,那般的苦涩,仿佛世间所有的委屈都在这时爆发。

    “拉不开就给我剁了那女人的手!”孙新冷眼旁观,眸底划过一丝狠绝。

    一个侍卫已捡起地上一把匕首,青灰色的寒凉,在月色下透着妖异的光芒。孙新一眼瞟到,脸色骤变:“等等!匕首给我。”

    持匕首的侍卫一楞,收了力气,转把匕首递给了孙新。孙新小心的接过,放在鼻下轻轻一嗅,狠辣冰冷的眸子闪过一丝愕然,蹙紧的眉头越发的纠结。

    血红!

    居然是江湖上十大罕见毒药之一!

重要声明:小说《洞房失宠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