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本书来自|陆开中文网第二百零四章 万丈深渊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水流云在 书名:洞房失宠妃
    那女子眼角带着残酷的冷意,直直的望过来,咬牙切齿的说着:“卫幽兰,你终于落到我的手里!”

    这声音……

    她记得,这不正是在安王府里屡次陷害自己的羽美人吗?

    卫幽兰猛地怔住。

    那女子哈哈大笑,伸手扯下手上的黑纱,露出一张精致而扭曲的脸,她望着她,带着报复的快感:“卫幽兰,你也有今天,怎么,你的王爷和你那老相好都不在你边?”

    卫幽兰突然觉得有些悲戚,心中暗道倒霉,嘴上却一句话也不说。

    羽美人一步步地近,他旁的男子却一动也不动,只是饶有兴趣的打量着二人。

    “你不知道,这些子,我从没忘记过要报仇。”她艳丽的脸上冷意乍现。

    “那一谋害你肚里的孩子不成,我便被驱逐出府,我走投无路投靠了九王爷。你以为他拿我当什么?他只不过当我是个棋子,没用了就扔掉,不念半分旧,他们一个个最终想得到的却都是你!如果不是老大救了我,我只怕再也报不了这个仇!”

    “宋家的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安王如此,九王爷更如此,怎么,利用完了,就马上和我撇清关系?”她笑得狰狞,紧紧地攥着拳头,咬牙切齿的道:“你们休想!”

    卫幽兰清冷的保持沉默,她知道,这个当口上,她若是开口说不定会刺激到她做出什么事来,她不想死,也不能死,她和宋昱经历了这么多,好不容易就要守得云开见月明,她一定要等宋昱回来接她。

    就在这时,那个男子却发话了,带着几丝不耐烦:“小美人,咱们把她捉回去慢慢折磨可好?”

    卫幽兰不由倒吸一口冷气,羽美人那么恨她,说不定使出什么险的方法来折磨她,若是这样,她宁愿跳下去。

    也许看到卫幽兰的动容,羽美人肆意的笑起来,她得逞的迈着步子,妩媚的打量她:“也好!”

    山风细细的吹起来,缭绕的散布着雾气。

    卫幽兰直着体,拳握的指节泛白。

    这种时候,真的,好想再见他一面,好想有他陪伴在边。

    若是换做以前,面对那个强壮的汉子,她可以毫不惧怕,三下五除二就把他给摆平。可是,如今她体内的血蛊不定时的就会发作,血液的流失使她的体每况愈下,功力已是大不如前,若是血蛊在这个时候发作起来,那她也就只能坐以待毙了。

    还没等那汉子动手,羽美人就迫不及待的张牙舞爪的扑上来。女人之间的战争,无非撕咬啃抓,这却是卫幽兰最受不住地。

    卫幽兰一个飞抬手就是一掌对准羽美人的心脏直直的过去。

    那汉子眼疾手快,拉着羽美人躲开,两人很快战到一处。

    天色愈加昏暗,杀意便向无形的利剑向四周直直的了过来。

    论武功,卫幽兰显然是在上风,可是,她心里明白,自己的体力已经大不如从前,而且因为动用了体内的真气,卫幽兰明显的感觉到手腕处的蛊虫已经开始蠢蠢动了。

    手腕处突然传来一阵刺痛,略一分神,便已经输了大半,青色的衣结结实实的挨了一掌,子像凋零的落叶一般重重的摔到地上,腔排山倒海一般痛的厉害,闷哼一声,唇角鲜血喷涌而出。

    “行啊,小妞儿,还真有两下子,刚才可是你自己敬酒不吃吃罚酒的,可不要怪老大我不怜香惜玉。”那汉子双手抱着,脸上带着肆意的笑,狰狞的伤疤散发着诡异的光,目光也变得狠戾起来,步步向卫幽兰近。

    卫幽兰闻言不由冷笑,挣扎的站起来,纵一跃,跳下了万丈深渊。

    余光中,她看到那个黑衣汉子飞速的冲过来,企图拉住她,“哧”的一声,青色的裙角决裂而断,飘动在那愤恨的汉子手中,仿佛一抹随风飘动的青云。

    也好,这样也好……

    下沉的趋势愈加厉害,卫幽兰的脸色却愈加苍白,她用尽最后一点功力想要将体的伤害降到最低点。崖下繁茂的枝叶迎面急速的打过来,滑过体,彻骨的疼。

    枝叶沙沙,仿佛无声的哭泣,顷刻,席卷了山涧……

    ………………开虐,开虐啦……………………………………………………

    顺宁七年六月,安王宋昱起兵谋反,他亲率手中的二十万精兵与宁王宋旭手中的五万骑兵一起公然与朝廷对抗。短短的半年时间,以镇西将军为首的西北都护府等诸多亲王将领纷纷归顺到安王旗下,安王在军中本就威望颇高,在收复了西北、江南等地的政权以后,便将矛头直指都城。

    昔高高在上的天都城已不复当年的威姿,原先光彩夺目的琉璃瓦早已黯淡。都城周边的小城池正一个个的被安王的部队攻占,夺取都城似乎只是时间问题。

    在距离都城十里远的地方有一座天佑山,战火似乎还没有影响到这里,山上的别院里依旧宁静祥和。

    初的傍晚,居然出现了少见的火烧云。天还不是太暖和,可是寒气已无人之势。朦朦胧胧的暖,淡淡雅雅的寒,空气里着一抹不确定的游离。

    宋晟站在窗前,痴痴的看着花圃里忙碌的纤细影。一淡蓝的裙裾,边上简单地镶着精致的深蓝荷叶滚边,配上嵌着猫眼石的耳坠,西域蓝玛瑙凿成的镯子,让人觉得淡雅中透着高贵。乌黑的秀发在脑后挽了个髻子,脸上没有打胭脂,却有种淡淡的美,那种美从她的骨子里透出来,带着一股恬静的味道。她背对着他,却时不时的回头,朝窗内的他投来灿然的一笑,然后又回头去继续手边的工作。

    把破碎的瓷片小心的放在盆底,然后加土,埋入分好的兰花幼苗,再撒一层砂土,浇透“定根水”,一盆新植的兰花算是种好了。

    她最喜欢的便是兰花,只要她要,他就帮她去找。

    虽然她大病初愈,体力难支,可是她的笑却让他只能宠溺。

重要声明:小说《洞房失宠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