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本书来自|陆开中文网第一百八十章 斗智斗勇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水流云在 书名:洞房失宠妃
    窗外。

    迷蒙的暮色冷冷的,湿湿的。被大雨洗过的天,被大雨洗过的地似乎还是那么昏暗。没有星月的夜让天地都失去了方向。里,满院的树木浓荫,满院的姹紫嫣红却都被这暮色揉出了狰狞的残色。窗子大开着,迎进屋子里的不止冰冷的雨,更多的是被无的风雨残了却依旧芬芳的玫瑰香。那么柔的花朵却在柔弱下带了尖锐而妖娆的刺,那么柔软的腰肢抵不住风雨的摧残,残了心却依旧妩媚生香。

    屋内。

    暮色顺着窗沿爬进,和着寒意在黑暗里肆意蔓延。卫幽兰半坐在上,子在昏暗里蜷缩成小小的一团。膝盖支撑着下巴,眼睛无意识的望着窗外,一任黑暗一寸寸吞噬,一任暮色层层包裹,一任寒意慢慢渗透。

    初的天,因着这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而变得凉了起来。她的心随着这天气越来越伤。凉到没了温度,伤到支离破碎一切也就该结束了,是不是?手轻轻的压在腹部上,那里有个生命,可是还太微弱,温暖不了她的一寒凉,唯一给的只是她面对的勇气。

    可是接下来的子,只靠勇气就可以真正面对了吗?

    昱,就这么离开了,都是因为自己的执念,都是因为她一直想着要报仇,才造成了今天这种局面。她好恨自己,她好想随他一起离开这尘世间,可是,她已经有宝宝了,为了宝宝她也要活下去,这是昱留给她最后的牵挂和希望了。是啊,现在不是哭的时候,她要振作起来,不能再伤心难过了。昱希望她和宝宝能够好好的活下去,她不会让昱连最后一程也走的不安稳,她会好好的活着,会一点一点的讨回那些亏欠他们的人!

    就在这时,囚的门开了,门外的光亮再无遮拦的划开了黑暗的一角,劈裂了一室的寒凉。

    穿着明黄色龙袍的魔鬼站在光明的边沿,他看她的眼神耐人寻味,有研判,有琢磨,有疑惑。

    “为什么不点灯。”他跨进寒暮的黑暗,反手把门关起,却并没有伸手点灯,只是淡淡的甚至是客气的询问。

    走到旁停下脚步,他盯着她的脸,脸上终于露出了几分诧异。

    “你不怕朕吗?”她居然用那么强硬的眼神与他对视,从小他就被立为太子,后来又坐上龙椅当了皇帝,在他的印象中好像还没有谁敢用这样的眼神来看他,更何况此刻与他对视的还是一个弱女子。

    “为什么害怕?我如今只剩下这么一条命,你若是想要,随时都可以拿去,我倒是相随安王一起去了。”

    “你以为我只是吓唬人的?”不自觉的,宋晟嘴角挂起了一丝笑意。那黑暗中冷的象冰一样的眸子,那微微高昂的头,那在下意识直的脊背。她象暗夜里备战的小野猫。那么柔弱的子居然还想反抗命运?

    “如果你要我的命,不会等到现在。”

    “那是因为你还有利用的价值。”

    “难道现在没有了吗?”

    “宋昱已经死了。”宋晟陈述事实,眼里的玩味更重了。

    “只怕我的价值不只是你威胁宋昱的筹码那么简单的吧?”

    “那你现在是在提醒朕,你还有其他的价值吗?”多有趣的对话,用反问来回答反问。她的强势几乎不亚于他。

    “我的价值,你心里清楚。”

    “你很聪明,难怪他们个个都喜欢你。”宋晟凉凉的笑,眼睛微微眯起,黑暗里朦胧不明,看不清喜怒。

    “那你会配合吗?”

    “我会。”卫幽兰的眼瞬间明亮,那灼烈带着慑人的光芒,整张小脸仿佛都在发光。

    宋晟却有些意外,他没想到是这样的答案。

    “你知道朕要你做什么吗?”

    “只是现在不知道而已。”

    皱起眉头,宋晟忽然觉得面前这个女人的确特别,她这样的人是该说勇敢还是自私呢?宋昱为了她送了命,可是她没在他面前提一个字。她知道自己只是一个筹码,居然不害怕、不哭泣,还与他谈条件,只是为了活下去吗?

    “先说说你的条件吧。”宋晟在边坐了下来,给了她一个舒服的对视角度。

    “那要看你的要求是什么?”

    “哈哈……”宋晟笑出了声。看来“活下去”并不是她的唯一目的。

    “你知道我要你对付谁吗?”

    卫幽兰把头自膝间抬起,突然微笑,笑的如空谷幽兰般,淡然飘香:“我饿了。”

    这是什么答案?宋晟的眼神不觉暗淡了几分,卫幽兰的笑更多的是几分嘲弄。

    “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要吃东西的意思。”卫幽兰依旧微笑,嘴角那微凹的酒窝越发迷人。

    “朕讨厌装模作样,更讨厌顾左右而言它。”

    “我饿的时候就不愿意动脑筋。”

    下一秒,卫幽兰的下颚已深陷宋晟的手掌。“我再用几分力,你这漂亮的下巴就只能是个漏风的窟窿。”

    “我不好受,对你有好处吗?”不躲不闪,卫幽兰直直看进黑暗中带了几分怒气的眼眸之中。她该怕的,可是她不能怕。没有了与他谈条件的支点,她如何保护她想保护的的东西。这样的试探是在试探他的底线,也是在试探她上的这份价值有多少分量。而这个分量的轻重关系着她是否能全而退。

    “你想和我讨价还价吗?”

    “不可以吗?”微笑!尽管下颚疼的像是要开裂了,她却一直在微笑。因为那么近的距离,尽管周围黑暗她还是看到他眼里的犹豫和考量。

    手松开了钳制,却没有离开她的体。顺着***光滑的脖颈,修长的手指来回抚触。

    “你这样的女人真是不讨人喜欢,女人柔顺些更容易达到目的。随时长牙舞爪的与男人强硬,得不到好果子吃。”

    “我想我已经很委屈自己了,我只是要求吃东西而已。”她的语气可没有丝毫的委屈在里面,嘲讽的意味倒是有几分。

    有意思,这个自己囚拘的筹码显然并不安分。

    “苏暮妍关了你五天,那样看着老鼠咬脚指头的子还教不乖你吗?”

    “我想我已经很乖了。”顺服的低敛眉眼,却依旧无法掩饰语气里浓浓的挑畔气息。嘴角那嘲弄的弧度越发让宋晟觉得有趣,这样的对手好久没遇上了,而且居然是个女人。

    “陈俞。”宋晟对门外喊。

    门开了,一黑衣的陈俞垂手而立。

    “去外面看看有什么可以吃的,弄一些过来。”

    “我要鸡汤和小笼包。”卫幽兰提出了要求。

重要声明:小说《洞房失宠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